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心魔 沁纸花青

第三百二十九章 刘凌

    李云心极少在老道面前露出忧心忡忡的模样。即便有些时候老道瞧得出,他也是将担忧掩藏在狂放不羁或者玩世不恭的面目底下。很少像这个样子把忧虑写在脸上。

    于是这叫老道心里微微一颤。张了张嘴,一时间不晓得说什么好。

    这时候李云心又叹了口气,说:“这些天怎么样?”

    他的眉眼之间有掩饰不住的紧张焦虑。可老道又觉得那些焦虑并非是由什么迫在眉睫的危机情况引起的。李云心的心思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要深沉,便也不好胡乱猜测。所能做的只有将这些日子的事情细细地说老道知道这也是某种安慰。

    “这些日子依着从前搞神龙教的法子又往北边去了一点,但是收获倒不大。渭城一毁,把这附近的妖精都吓跑啦。”老道边说边起了身,走到铜炉边打算给李云心烧一壶水去,“三花和舒克、斯基都在北边,照心哥儿之前说的,那个小妖魔保护协会么……”

    “但是那三花这个事情……心哥儿既然对她起了疑,还要放出去,我有点想不通。但是你自然有打算了,我也不多嘴。”老道将烧水的壶搁在炉上,弯腰拿炉钩捅了捅炉中的炭,那火势就旺盛起来。

    “这边就是这些事情。你走之前说咱们做做样子就成,但是我瞧着舒克和斯基是很上心的。前天回来了一趟,跟我说了些听着也收拢了十几个小妖魔,据说有一个修为还在他之上。旁的……就是南边的事情。”老道转脸看李云心,“我昨天去南边翠岗看,那刘凌人不见了。”

    李云心原本坐在桌边直勾勾地盯着桌面,听刘老道说话。听到此处终于像是有了点兴趣,轻轻地“哦”一声。然后略挑一挑眉:“怎么个情况?”

    “心哥儿吩咐我隔三差五去瞧瞧,我昨天就过去了人已经走了。心哥儿说的那锦被带走了、银钱和吃食也没留下来。我又细细看一看,觉得不是遭了歹人。”老道又走到大屋西边一个柜前,拉开抽屉在里面找东西,“周围我也都搜索了一番,没见到尸首。我估摸着……是自个儿走了吧。”

    然后转过身,将找到的东西给李云心看:“你说她当真不见了就把这个取回来这个她倒没带走。”

    他从柜子里找出来的是一枚桃木牌。颜色发黑,上面刻着的字迹也模糊,显然已有些年头了。这东西在庆国乃至南方诸国都常见百姓家将桃木制成的巴掌大小牌子挂在屋檐下,上面刻些“丰年有鱼”、“吉祥如意”之类的话儿,一则祈福,二则辟邪。

    想来这牌子在屋檐下挂得久了,又无人打理。牌子发了霉又风干,如此不知多少年月,既裂了纹又发了黑。

    李云心一招手,那桃木牌便飞过来落进他掌中。然后他两根手指搓了搓,那木头便被搓成了碎屑,纷纷扬扬地落了一地,露出里面一枚符箓来。

    刘老道吃惊地张开嘴,倒没想到李云心留了这样的东西。

    “也是一着闲棋。”李云心捏着那符箓看了一会儿,眉眼间的忧虑略淡了些。仿佛有关刘凌的这件事分散了他的注意力,叫他将心思暂时地放在别的事情上了,“刘凌,凌空子。虽说雪山气海废了不能修道法,但是见识总还在的。对于道统剑宗而言她是个废人,但是对于别的……”

    刘老道已慢慢走过来,坐在他身边,盯着他手中的符箓看:“共济会?”

    “是。对于共济会而言,大概还有大用。”李云心站起身,慢慢走到那铜炉边,伸出手若有所思地烤火,“我见过的清量子、福量子、檀量子,这些个什么量子,都自称剑道双修。还说他们修这些东西用不着渡劫。我看样子也是的那些量子说话做事的确就是有了强大力量的世俗人模样。”

    “但他们又都是阴魂,在别人身上附来附去。如果说要修他们那种法门必须得是阴魂之身的话……刘凌对于他们而言就也是个宝贝了。有经验有境界有感悟,去掉雪山气海这个障碍,大概进展会一日千里。”

    “没想到他们真看上了她。”

    “是……共济会将她带走了?”刘老道吃惊地说,“心哥儿早知道?”

    李云心摇摇头:“用猜的。凌空子从前有心境,可以不在乎什么荣耀恩宠。但现在成了凡人,心境没了想起从前风光,看看眼下落魄,心里必然意气难平。她那样的人啊……见识过这世间最神奇的东西、有过最强大的力量。从前金银珠宝世俗权力都不放在眼里,到如今不但都没了,还比世俗人还要惨……”

    “我是她,一定不择手段往上爬,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她有这样的心思,只要共济会朝她一伸手,她起身就会走。你看如今不就是走了么。”

    李云心说到这里,将手中的符箓丢进火中:“现在看看我猜得对不对。”

    符箓很快燃烧起来,于是炉中升腾起火焰。那火焰又很快扭曲变形,竟变成了人和景物的模样。虽说都是火,但有红有黄有蓝有白,也算是色彩分明、形象生动。

    因而再现了翠岗某一时刻的模样。

    “有阴魂靠近,这符箓就会发动。”李云心说,“我猜是共济会的林量子我在渭城的时候他就在。后来和福量子一起杀了昆吾子,再就没了消息。”

    由火焰构成的情景当中,大概可以看到刘凌的轮廓模样她似乎在和人说话。但是对着空气说话,神色惊疑不定,畏惧多过疑惑。

    而另一个人看不到,大抵当真是阴魂。

    至于说了什么则是听不到的。这毕竟是符箓、又是个小把戏。道法诚然神奇,然而李云心从前那个世界的某些东西相比道法更神奇这正是其中之一。

    两人大概交谈了半个时辰。那符箓所燃起来的火光也渐渐变得不稳定、像是即将消弭。

    似乎没什么特别出人意表的影像,但这意味着李云心的猜测是正确的。

    “所以说,共济会的那群人也傲气的很啊。”等火光终于消散了,李云心微微笑了笑,“大概也知道是我的闲棋,还偏要给自己找麻烦……唉……麻烦。”

    说到这个词儿,他原本好看了些的脸色又变得难看起来。

    =

    明日起恢复四千字更新了。

    听了这个好消息,不如大家去给《末日便利店》投投票庆祝一下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