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不可名状舰娘的镇守府 liuyuxi

第七百三十三章 徒有其表的水晶

    “请问总督阁下,您身边的那艘深海栖姬呢?”大约是感激亚顿的“救命之恩”,挣脱休伯利安那两艘星际舰娘魔掌的萨拉托加很认真的对亚顿问道。

    萨拉托加这种丝毫不见外的样子,让休伯利安有些不满,毕竟这艘舰娘可是战俘,阶下囚,这种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是几个意思。

    可惜目前头顶大包的休伯利安正在和秋风之墩一起摧毁某些不应该留在舰装空间里的“娱乐”设备,所以除了怒目而视外,并不能做出更多实质性行动的休伯利安只能希望亚顿来让萨拉托加认清现实。

    然而亚顿并没有满足休伯利安的的期盼,而是一副看上去好像并不把萨拉托加这种行为当做一回事的说道:

    “你说的是酱吗?”

    “嗯,就是那艘飞行场姬,我曾经……我曾经和她有一点关系。”萨拉托加一时语塞的不知道该怎么跟亚顿解释。

    “什么样的关系?”亚顿注视着丝毫不见消散的水晶世界说道。

    “……”萨拉托加看着亚顿无比平静的表情,低下头把目光放在亚顿胸口下方那道触目惊心的伤口上后说道:“那艘埃塞克斯上尉,是被我击沉的。”

    “嗯……”亚顿早已从刚才古代栖姬版的萨拉托加反应上就猜出这个结果,只是没想到这艘最初代舰娘竟然如此坦白。

    这大约是因为过多的复仇之心冲淡了本土舰娘和深海舰娘之间先天性敌对吧。

    “对于酱来说,那是另外一艘舰娘经历的故事了,和她无关。”亚顿对萨拉托加提醒道。

    很早以前,通过夏洛特身边的女仆长声望,还有夏洛特的父亲夏源堂大将的反应,亚顿就知道了酱曾经的身份。

    不过知道归知道,并没有人,哪怕可以算是酱前世,那艘埃塞克斯上尉曾经的提督夏源堂大将,都没有真正的把酱看做是那艘已逝的舰娘。

    就算酱有一天沉没变回了舰娘,那也是另外一艘新的舰娘了。

    同样清楚知道这一点的萨拉托加叹了口气道:“也是,她不是我们,她的生命虽然短暂但是灿烂,哪像我们这些背负诅咒的鬼魂。”

    背负诅咒的鬼魂,亚顿还是第一次从本土舰娘的口中听到这种自称。

    “难道不是吗?连死亡都是一种奢望,只能不停的在舰娘和深海之间徘徊,幸好变成深海的时候会失去记忆,至少不用那么痛苦了。”萨拉托加语气很沉重的说道。

    “所以说,很多像你这样的最初代舰娘都选择变成深海吗?”亚顿对萨拉托加说道。

    亚顿问出这个问题的原因,是亚顿通过很多只有战区总督才有资格审阅的机密资料里发现,这个世界本土舰娘里从古至今几百艘的最初代舰娘,有至少五分之四被确定成为了古代栖姬。

    就算是剩下的五分之一,也有很大一部分被定型为失踪,这也就是为什么六大战区之一的太平洋战区,只有企业号,北宅,赤城三艘最初代舰娘作为守护者。

    亚顿本以为这个问题会从萨拉托加那里获得一个肯定的答案,没料到萨拉托加在犹豫了很久之后说道:

    “不……我们……她们变成古代栖姬的是另外一个原因,另外一个更让她们绝望的原因。”

    “无法迈向宇宙吗?”亚顿很平静的说道。

    “……”萨拉托加没有选择回答,但是突然急促的呼吸声表露出萨拉托加的情绪非常激动。

    亚顿也不多话,就这么认真的看着美丽的水晶世界在漆黑的深海领域里散发光芒的景象。

    一直到好几分钟后,情绪才稍微缓一点的萨拉托加突然语锋一转的提起了亚顿胸口的那个伤口道:

    “总督阁下,您身上的这道伤口,是那艘最初代的大和号造成的吧?”

    “你对她很熟悉吗?”亚顿对萨拉托加问道。

    萨拉托加先是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道:“不管是在舰娘之中还是在深海之中,我都没有接触过那艘听说第一艘舰娘的家伙,不过我知道只有日系舰娘才喜欢用这种刃口的武器,能够对总督大人您造成这种伤口的,我印象中日系舰娘只有她有那有那种能力。”

    “嗯,她的能力有点意思。”亚顿承认了萨拉托加的推测。

    “可惜我的能力并不能帮助总督阁下。”萨拉托加莫名其妙的对亚顿说了这样一句话。

    “这并没有什么关系。”亚顿无所谓的说道,似乎这道伤口对她来说只是个画面效果而已。

    “也对,您毕竟是太平洋战区的总督,作为这个战区的守护者,企业号肯定肯定会帮助你的,毕竟企业号的级力量和那艘大和号同处一源。”

    看来每一艘最初代舰娘都不是易与之辈,哪怕是萨拉托加这艘被复仇之心差点烧坏脑袋的家伙。

    所以萨拉托加能够在第一次看到这道伤口,就察觉到只有拥有相同级力量的企业号能解决亚顿身上的这个不算麻烦的麻烦。

    “我会让她帮忙的。”当然有没有也无所谓就是,亚顿这样想着,但并没有把话给说出来。

    并不知道亚顿还有半句话没说的萨拉托加继续保持低头的姿势,顺便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正在焚烧处理各种“娱乐”设备的那两艘星际舰娘。

    萨拉托加看着一堆有些她认识,有些她只听说过,有些她连见都没见过,但是能猜出功效的“娱乐”设备。

    终于知道面前的亚顿总督,还有那两艘舰娘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星际战舰的萨拉托加只想说:

    “你们这群外星船真会玩”

    等到休伯利安烧掉这些东西后,亚顿也不管休伯利安还有没有私藏什么,招呼来了一直在附近溜达的酱还有鹦鹉螺号。

    果然酱还是完全不认识萨拉托加的样子,倒是鹦鹉螺号一副对萨拉托加似曾相识的表情,萨拉托加也同样认出了鹦鹉螺号,不过只是犹豫了一下,什么都没说。

    “亚顿你说这里永远不会消失?”休伯利安有些惊讶的问道,)如果真的永远不会消失……那么这么多能量水晶,都足够她把这颗星球改造成殖民地了。

    “很可惜这些并不是真正的能量水晶,只是看起来像而已。”亚顿伸手掰断了一块之前差点把酱牙崩碎的水晶丢到休伯利安手里说道。

    “……难道亚顿你想进军首饰业?”确定手里的水晶只是虚有其表的休伯利安问道。

    “没兴趣,这里就留给酱你当母港吧。”亚顿对飞行场姬酱说道。

    ““似乎酱对于把自己的母港定在这个水晶世界很开心,所以了一连串。

    “起名?”听到酱建议的亚顿思考了一会,然后把目光放在了远处高耸的,很有可能在以后会被酱当做母港地表的水晶山说道:

    “就叫水晶溪谷吧”

    “!”看来对这个名字酱更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