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穿越宁采臣 西瓜有皮不好吃

第六百六十六章:伊人

    歌舞声声,琴声瑟瑟,花园中,聂小倩与傅清风同坐抚琴,坐在一起,本就像极,再加上穿着同样的衣服,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孪生姐妹,反而把一旁的傅月池给比下去了,倒不是说傅月池没有聂小倩漂亮,而是因为聂小倩和傅清风真的太像了,简直一模一样。

    “小倩妹妹和清风妹妹真的太像了,要是单独见到,一不小心都可能分辨不出来了”

    白素素在宁采臣旁边感叹道,旁边的林雪莲、甘钰莹、高兰、杨如玉、陈圆圆几女则是极度赞同的点了点头。

    “上次我我爹爹还把小倩姐姐错认成姐姐了呢。”

    傅月池也在旁边开口道,闻言在场众人都不由得笑了,宁采臣也不由得婉儿,实在是聂小倩和傅清风真的太像了,从外貌上几乎难以找到差别,若是两人在一起的时候还好一些,虽然两人长的一模一样,但是在气质上还是有些差别,可以分辨一二,但若是单独出现,就是白素素等人都有时候难以确认到底都傅清风还是聂小倩。

    “呜锵”

    有和缓清幽的箫声响起,那是蔡琰,手持一只玉箫,其声和缓幽鸣,玲琅婉约,若夜中仙子,宛转悠扬,若虚弱幻,和聂小强、傅清风两人弹奏的琴声交织在一起,与此同时,魅姬、陈圆圆、永乐、雪姬、媚儿等人在花园中间的空地上跳起了霓裳羽衣舞,很快,赵灵儿、林雪莲等女也加入了进去

    到最后,白雪小丫头也坐不住了,跑到了空地上跟着跳了起来,一直持续到很久,夜深人静,花园中才渐渐平息

    开城,落霞宫,烛光点点,夜已经深了,但是这里的烛火依旧灭有熄灭,金阳一声粉装,美艳动人,朴慧娴则是一身白衣,文静美丽,两人坐在宫殿的最中间,就这么静静的坐着,也没有说话,美艳的脸上却带着一丝抹不掉的幽怨和落寞

    “姐姐,陛下回来了”最终,朴慧娴开口,她对金阳改了称呼,不再叫公主,两人如今姐妹相称,金阳年长。

    “陛下回来了。”金阳呢喃一句,美眸有些无神:“陛下回来了,可是还记得我们吗”

    “慧贤,你说,如果我曾经不是高丽公主,你也不是朴将军的孙女,那该多好啊”

    悠悠的声音从金阳口中说出来,有一丝无奈,一丝幽怨,还有一丝凄凉,朴慧娴则是娇躯一震,脸上也露出凄凉之色,高丽国早已覆灭,但是她和金阳的身份,却一直是难以逾越的天堑,一个昔日高丽国公主,一个是昔日高丽国大将军孙女,哪怕高丽国覆灭,但是她们的身份依旧有些敏感。

    自从高丽覆灭,她们进入晋国,虽然一直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宁采臣也没有为难她们,但是,这并不是她们想要的生活,因为这种生活让她们感到与整个晋国有些格格不入,就像是被排斥在外,难以融入进去,就是宁采臣,进入晋国后,宁采臣也仅仅看过她们两次。

    这让两人有一种被抛弃的空虚感,这种感觉说不上来,但是却实实在在填满心中,甚至很多时候,两人心中不止升起过这样的想法,宁采臣来看她们,哪怕是看一眼也好,按理说,宁采臣是覆灭高丽的罪魁祸首,应该是他们的仇人,但是不知为什么,或许是当初自己本身就是被高丽抛弃的弃子,筹码,心里对于高丽的感情也淡了,对宁采臣,她们自始自终都没有升起过仇恨,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们发现,在无人的时候,脑海中反而会不断的冒出这个人,不自觉的想他。

    这是一种思恋,但却让两人感到无尽的折磨和凄凉,因为自始自终,宁采臣只主动见过她们两次,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再她们面前,她们感觉,自己像是已经被宁采臣遗忘了,心中有一种痛,金阳不止一次这样想过,若是自己没有高丽宫主这个身份该多少,是不是结局会被改写。

    大殿中再次陷入安静,金阳和朴慧娴的脸映射在烛光下,美艳而凄楚。

    “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吗?”

    就在两人出神间,一道突兀的声音响起,让两人身体一震,抬起头,就看见宁采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身前,一身白衣,丰神如玉!

    “陛下!”朴慧娴和金阳似乎都有些发呆,表情有些愣愣的,金阳站起来,右手慢慢伸了出来,似乎想要抚摸宁采臣:“我是在做梦吗?”

    “还没睡觉就开始做梦了啊。”

    宁采臣微微一笑道,声音不是很大,不过这一下,却是让朴慧娴和金阳都是清醒过来,脸色纷纷一红,随后则是变得慌乱,赶忙施礼道

    “拜见陛下,不知陛下驾临,请陛下恕罪。”

    两女都显得有些惊慌,虽然心中很想见到宁采臣,但是现在宁采臣出现,又是一番表现,毕竟在心里,两人对宁采臣都有一种很大的畏惧。

    “起来吧,私下里不用这么多虚礼。”宁采臣摆手道。

    “谢陛下。”听到宁采臣的话,两女明显松了一口气,身体站了起来,又看向宁采臣,朴慧娴文静一些,也内向一些,只敢怯怯的看着宁采臣却不敢说话,金阳则显得大胆多了,看着宁采臣:“不知陛下前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说完,两人的目光都看向宁采臣,有些忐忑,还有一丝欣喜,一丝希冀。

    “哦,是这样的,朕打算这几天带素素、小雪她们一起在韩郡好好游玩一下,不过朕也是初来乍到,不知道哪里好玩,哪里风景好,就想到了你们,怎么样,愿不愿意给朕当一回导游。”

    宁采臣微笑道,目光看着金阳和朴慧娴,在两人的眼中,明显看到了一闪而过的失落,不过他也没有说什么,装作没有看见。

    “能与陛下和诸位娘娘出游,是金阳和慧贤的荣幸。”

    眼中的失望一闪而过,金阳开口道,宁采臣眼神也细细的打量了一下金阳和朴慧娴,金阳一身粉装,一米七多的身材高挑性感,绝美的脸上一双大眼睛格外妩媚,朴慧娴一身白衣,并不比金阳矮,标准的瓜子脸,精致美丽,柳叶眉下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显得很文静,有一种我见犹怜。

    “嗯,那就这样说定了,你们也准备一下吧,明天早上我们就出发。”

    宁采臣一笑道,说完准本转身离开,看到宁采臣就要离开,金阳却是脸色一急,朴慧娴眼中则闪过一丝失落。

    “陛下留步。”金阳叫住宁采臣。

    “还有事吗?”宁采臣转过头看向金阳。

    被宁采臣看着,金阳的脸一下子红了,像是水蜜桃,要滴出水来,银牙咬了咬下唇,似乎在做着重大决定,最后一双媚眼看着宁采臣

    “今晚,让金阳和慧贤侍奉陛下吧。”

    一句话说完,金阳的脸都红成了苹果,朴慧娴的脸也一下子红了,直接低下头,都不敢看宁采臣,因为这话太露骨了,一般女孩子都难以启齿,可以看见,说出这句话,金阳也做了很大的精神斗争,脸颊两侧都红到了脖颈处,不过一双美眸还是倔强的看着宁采臣。

    宁采臣也愣了一下,看着金阳,他没想到对方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愣了一下,随后则是摇了摇头。

    宁采臣摇头,金阳的眼睛却是一瞬间红了,心里一痛,像是被针刺了一下,她已经放下所有的尊严,甚至女子的廉耻矜持都放下了,结果得到的却依旧是宁采臣的摇头,朴慧娴也是脸色苍白

    “今晚算了吧,来日方长。”

    宁采臣开口,让金阳表情一顿,因为从宁采臣的话中她听出了另一个意思!

    “唔!”

    下一刻,金阳身体一僵,红唇直接被堵住。

    “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明天一起出去”

    偷袭了金阳,宁采臣又在朴慧娴嘴上亲了一下,然后直接离开,只留下站在原地脸色通红的金阳和朴慧娴。

    离开落霞宫,已经夜深人静,宁采臣直接向着白素素几女所在的宫殿而去,所谓夜深人静,那啥最好不过了不是,来落霞宫,说不上无心,也算不上有意,不过看到金阳和朴慧娴的时候,他的心却是被触动了,也才有了刚刚的一幕,当然,这主要是他看出,金阳和朴慧娴两人对他或者晋国已经完全没有什么仇恨之心,对当初高丽的灭亡也没有耿耿于怀,不过这个时候,宁采臣脑中只有一个想法,奋斗,奋斗,我老宁家要开枝散叶啊!

    虽然刚刚在落霞宫也可以那啥,俗话也常说家花没有野花香,但是这时候,阔别重逢,宁采臣觉得还是需要浇灌家花,再说,金阳和朴慧娴也不算野花,当初高丽可是打着联姻的名号将金阳和朴慧娴嫁给了他,只不过他当时抢了女人又把高丽给灭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