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儒道之天下霸主 先飞看刀

第16章 双蛟出海:与众不同!

    “老夫并不知道什么罪证,老夫只知道一件事!”辛冠斌看向四周,朗声道,“那山庄本是老夫用来预防万一的藏身之处,这些日子,江湖上是是非非实在太多,老夫隐隐觉察到,有人在暗中针对老夫,便先让我的妾室与儿子辛环搬到那里居住。本以为那里颇为隐秘,无人知晓,但就在两天前,有人袭击了那个庄子,劫走了老夫的妾室和孩子,并给我留下字条,说他只求钱财,到时自会与我联络,若我将此事声张,他便撕票杀人。老夫老来得子,无奈之下,只能先留在家中,等待消息。只是老夫万万没有想到,劫走我妻儿的……”

    猛然一指:“竟然会是舒大头领!”

    舒畅喝道:“老狗,你在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掳走了你的妻女?”

    “你敢说闯庄的,不是你箭雁岭的人?”辛冠斌猛然一握宝剑,怒不可遏。

    “我们箭雁岭的好汉闯庄,不过是为了收集你在暗处操纵黑庭鬼宗的证据,和你的妻儿有何关系?”舒畅亦是怒道,“你这老狗适才既已伏罪,本人还算你是条好汉,现在自己怕死,反来攀咬陷害。”

    “老夫适才为何要承认?”辛冠斌怒道,“你们给我看的所谓清单是什么,你们自己知晓。”

    他指着祝明辉,朝众人喝道:“刚才这厮呈给老夫看的清单,只有十二个字:毁纸认罪,当场自裁,妻儿无恙!老夫的妻儿已经落在他们手中,为保妻儿无事,我怎能不按着他们说的做?”

    此言一出,众人尽皆哗然。奇峰迭起,当真是出人意料。更有人联想着刚才辛冠斌那颇有些异常的样子,不由得看向箭雁岭一方,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所谓的箭雁岭十八雄,就当真是令人不齿。

    舒畅却也是又惊又疑,不由得扭头往祝明辉看去。祝明辉嘶声道:“大哥,你莫非也相信这老狗胡扯?这些罪证全都是从这老狗庄中搜出,被劫走的赈灾银两也流入了这老狗的钱庄,这老狗如何脱得了干系?他跟这两个妖女分明就是一伙的,他早知道我们再追查他与黑庭鬼宗的关系,不但让这两个妖女杀了七哥,还故意演了这场戏。他说这女人和这孩子是我们箭雁岭的人劫的,要真是我们的人劫的,怎会这么简单的就被这两个妖女救出?”

    箭雁岭十当家“无影鞭”阴不阳、十五当家“妖灵”荆不言对望一眼。五当家“分金秤”姬荣低声道:“老大,看来十四弟说的没错,这两个妖女跟黑庭鬼宗本来就是一伙的,老七就是这般被她们害死。”

    一提到“铁刀熊风”熊暴之死,舒畅立时怒气上涌,金刀一提,朝着两个少女怒道:“你们这两个妖女,无端杀吾七弟,如此深仇不共戴天,此刻竟敢勾结这老狗一同上演骗局,当真是视天下英雄如无物么?”

    朝四周朗声道:“众位,我箭雁岭所收集到的证据,无一不确凿。这老狗说我们掳了他的妻儿,逼他自认罪行,何人为证?这两个妖女,原本就与我箭雁岭有仇,她们装成被恶人追杀的避难女子,我七弟侠义心肠,好心收留,她们反趁着我七弟不备,将我七弟刺杀。事后我们方才查得,她们便是刺杀了宇文辟的混江双蛟,更有消息传言,她们曾帮助入侵华夏的蛮夷,刺杀朝廷钦差,幸好为黄山四侠等侠义之辈所阻,敢问傅大侠,可有此事?”

    众人往傅定波看去。傅定波略一沉吟,道:“确有此事!”

    舒畅喝道:“众位,似这等妖女,她们的话如何能信?这老狗的妻儿到底是从我箭雁岭的人手中救出,还是被她们带着在外头逛了一圈,直等这老狗假作自裁时,方才装作及时出现,谁能知晓?”

    辛冠斌怒道:“姓舒的,老夫有名有姓,你他娘的再老狗老狗的叫个不停,莫要管本人不客气?”

    舒畅冷笑道:“难道我还叫错了不成?就凭这两个妖女协助蛮族入侵中原的恶行,你与她们狼狈为奸,不是老狗是什么?”

    其他人也不由得纷纷骂道:“不错,这两个妖女的话如何能信?她们勾结蛮族的事,有傅大侠作证,难道连傅大侠也在陷害她们不成?她们果然也是黑庭鬼宗的人!”……

    虽然这两个妖女俱是娇媚,不免让人叹息着“卿本佳人,奈何做贼”,但她们恶迹斑斑,她们的话要是也能够作为证明,那就真的是活见鬼了。

    红色衣裳的少女却指着舒畅,笑得肚子疼:“你那个七弟是因为侠义心肠,好心收留我们,结果被我们趁他不备将他刺杀?逃走的那个用扇子的家伙是这样跟你说的?哈哈,笑死我了,真的是笑死我了,哈哈哈哈……”

    ……

    ***

    红色衣裳与秋香色襦裙的两个少女,自然就是笺丽与小梦。

    她们会掺和进这件事,某种程度上也是意外。正如秦泽与秦无颜、赫连峰三人事前所猜,她们两人的确是在往这个方向赶来,毕竟,宁江安排给她们的两件事,其中一件就与冠杰庄有关。

    那一日,两人一边说说笑笑,一边赶路。途中,小梦想起一事,不解的道:“说起来,笺丽,你不觉得挺奇怪的吗?这几个月以来,外界玄气大盛,许多人的武功都在突飞猛进,可我们两个好像还是跟以前差不多。”

    春笺丽不以为意的说道:“别人练了多少年?我们练了多少年?那些实力大涨的,原本就是苦修多年的武者,只是一直没有能够突破,火候早就已经到了,只是路数不对罢了。”

    宁道:“但这也很奇怪啊?就算别人练武的时间比我们更长,但按道理说,他人能够增进七分,我们至少也能够增进一两分才对,为什么我却感觉,在这前后,我们的实力几乎就没有因为外界的玄气波动而受到任何影响。唔,如果非得说有什么影响的话,那就是周围的敌人都变厉害了,我们自己却没什么变化,感觉上,就好像自己变弱了一样,虽然我知道自己并没有变弱。”

    继续道:“就像那红娘子,据我所知,在九阴真经出世之前,她也只是准宗师级的高手,就算准宗师已经很厉害了,在以前,整个华夏的宗师级也不过就是二十个左右。但是刚离开龙虎山时,我们两个也差不多算是准宗师级的啊?就算现在玄气大盛,我们怎么也不应该,就弱到了两个人打她一个,都还不一定能赢的地步吧?”

    “这个……”春笺丽也不由得沉思起来。

    确实,虽然谁也弄不清是怎么回事,但如今玄气大盛,乃是不争的事实,这几个月里,就算是阿猫阿狗,实力也长进了许多,刀气、剑芒仿佛人人都能用出。然而她们两个,却是完全不受影响。虽说以她们两个人的年纪,能够有现在这样的成就,在别人眼中已经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但仔细想想,还是有一些奇怪。

    春笺丽抬起头来,此刻,她们两人身在一处林中,阳春三月,鸟语花香,阳光从树枝间洒下,游移在她的脸上,是一种让人慵懒的暖意。她回想着自己修炼三元流珠心法后的许多细节,忽道:“小梦,你先把剑交给我,然后收束剑气,我看一看。”

    小梦摘下随身配着的宝剑,交给春笺丽,将自身的剑气完全收束。春笺丽退后两步,将她打量了一阵,道:“小梦,一个人有没有练过武,以我们的眼力,按照正常的情况应该是很容易判断的吧?就不说那些修炼外功的了,即便是修炼内功的,哪怕不使用内力,行走之间,也仍然避免不了劲气散,气血运行之间,即便是宗师级的高手,也很难做到完全收自如。”

    小梦道:“是啊,怎的了?”

    春笺丽道:“但是,你现在就这般站着,在没有佩剑的情况下,我完全看不出你和没有练过武的普通人有什么区别。仔细想想,师父教给我们的心法,和其他人根本不是一个路子,恐怕和九阴真经也不是一个路子,所以师父不让我们去看九阴真经,说它对我们没什么用。你想,那么多人,靠着九阴真经突破到宗师级别,按理说,就算我们不去练它,看看也是好的啊?师父却说连看都没必要去看,这肯定是有原因的。”

    小梦从一开始接触武学,练的就是哥哥找给她的“璇玑剑舞”,对其它武学,了解自然不如春笺丽。她说道:“你的意思是……”

    春笺丽继续说道:“你想啊,玄气大盛,为什么天下武者的实力,大多都能够提高,即便是那些外功高手,以及蛮族的‘猛士’也不例外?只因为这玄气无处不在,按照道家的说法,所谓‘玄’者,玄之又玄,就因为大家都无法将它说明白,所以说它是‘玄’。这一次的玄气大盛,就是这个样子,大家都说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谁都知道,天地间存在着一些以往所没有的神秘力量,所以说它是‘玄’。这种力量,充斥在天地间的每一个角落,自然也流入每个武者的气血之间,随着气血的流动挥出来,是也不是?”

    小梦用手指点颊:“是这样的吗?”

    “当然是这个样子,你之所以觉察不到,是因为你的修炼法子,跟其他人完全不同,”春笺丽说道,“从一开始,你炼的就是自身神魄,你气血中的力量,完全来自于你的神魄本身。随着你练成金魄,散出来的剑气,实际上就是你金魄本身的煞气。而经过了龙虎山那半年多的潜藏磨砺之后,你自身已经形成了一个不为外界所动摇的、完全独立的气场,就像是师父曾经提到过的,属于你自己的‘小宇宙’。外界玄气大盛,你不会受其影响,外界玄气完全消失,你也不受其影响,因为你的力量完全来自于‘内’,而不假借于任何外在的力量。”

    小梦想了想:“唔……好像是这个样子。但是笺丽你以前修的,不是我……不是师父教你的心法,为什么也不会受到影响?”她差点把“我哥”说出来,话说回来,她一直觉得哥哥一直不把他就是“师父”的事说出来,纯粹是出于捉弄人的恶趣味。

    笺丽说道:“虽然我以前练的是道家的罡元剑法和拜火教中的一些邪术,但在终南山的时候,师父教我的三元流珠心法,也同样帮我练成了属于我自身的‘小宇宙’。我的身体里,是存在着圣凰血的,如果不隔绝内外,修炼自身神魄,我娘……又或者是女尊,就能够轻易的通过我体内的圣凰血,对我施加影响。三元流珠心法,便是通过我自身的身、心、意三昧,炼化圣凰血,合成‘三元’,形成完全属于我个人的独立气场,也正因此,我和你一样,并不受到外界玄气的影响,身外那大盛的玄气,完全渗透不进我们的血气,相对于这片天地,我们自身的气场,可以说是完全独立的。”

    小梦道:“原来是这个样子……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虽然听起来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但在这段时间里,好多人不用怎么练功,实力就呼呼呼的往上涨,而她们两个人却因为自身的气场独立于天地,而完全没有收到影响,获得玄气大盛的好处,感觉也是蛮可惜的。

    “我觉得应该是好事。”春笺丽说道,“就算不依靠任何外在的力量,我们就已经胜过了许许多多的人。再说了,现在玄气大盛,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谁又知道那一天会不会突然玄气大衰?求人不如求己,求外不如求内。虽然是那样子的师父……咳咳,但我觉得,师父分别教给我们的心法,全都是独一无二,与他人完全不同的,只要走在这条独一无二的道路上,我们将来的成就,绝不会比其他人差。”

    她没敢告诉小梦,那可是一个欺负了女儿家后,还要追着别人的娘去虐待的师父。那可是母女啊母女……唉,碰上这样子的师父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好在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吧……(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