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绝美老婆 旺角黑夜

第958章 我怎么能死在这里!

    遗迹。

    第二层空间。

    四位老人难得的全部围坐在一起,小屋旁,四爷爷的手中正拿着龟甲,几枚铜钱在龟甲中正不断地转动着。

    而在龟甲的下方,则是摆放着一些零散的小石子,如果粗略来看,这些小石子只不过是被随意扔在这里的而已。

    然而,实际上,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这些散乱的小石子其实摆放的十分的有规律。

    当然,这规律一般人是肯定看不出来的。

    这一次,就连长期闭关的大爷爷都难得的出来了,而他的眼神,也正满是凝重地盯着地上的那些散乱的石子。

    二爷爷和三爷爷也同样的抱着手臂,一句话也没有说。

    良久,当铜钱落入石子中的时候,四爷爷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怎么样了?”首先开口询问的,竟然是大爷爷。

    听到大爷爷的话,四爷爷缓缓的摇了摇头:“难,很难!”

    “这小子现在修为越来越高了,要算他的未来,也越来越难了。就算是我现在,也只能勉强看到一些。至于具体的情况,也算不到了。”

    四爷爷开口道:“我只能算到,这一次,对他来说,是一次莫大的危机。但同样的,也是一次大机缘。”

    “碍于契约的束缚,我们帮不上忙。而且,就算我们出去,估计那些家伙也早就做好了准备了吧。”三爷爷凝声道。

    “管他什么人,敢拦住我们的路,杀了就好!”二爷爷颇为暴躁地说道。

    “话不是这么说。”四爷爷这个时候,却摇了摇头:“现在的我们,如果出手的话,恐怕很快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了。而且,契约的事情,也会因此而提前解除掉。到时候,我们的敌人只会更多。”

    “我说过了。”四爷爷缓缓地收起了铜钱和龟甲:“这次,对他来说,是一次危机,同样的,也可能是一次机缘。如果他能闯过去的话,从此就海阔凭鱼跃,天高仍鸟飞了。”

    “可是,尘小子他……”二爷爷捏了捏拳头。

    “老二,你要相信他,毕竟,他可是少主的儿子呢。”这个时候,从开始问了一句话就一直没有开口的大爷爷突然开口道。

    “在羽翼下生长的雏鹰,是没办法展翅飞翔的。”大爷爷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脸上带着感慨之色:“当年的少主,不也是这样的么?这次,我们不插手,我倒是想看看,这小家伙到底能够走到什么地步。”

    “老大,你……”

    “好了,这件事情不用多说了,生死由命,这次,就看他自己能不能撑过去吧!不是因为相信少主,而是因为,我相信他。”大爷爷的嘴角突然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他虽然长期闭关,但是每次出关,最先询问的,却还是李尘的事情。所以,对于李尘的事情,他也是十分的清楚的。

    虽然他表面上看似漠不关心,但是实际上,他比谁都要信任李尘。

    “小少爷,加油吧。”

    ……

    沙漠。

    黄沙漫天。

    但是在某一片区域内,却显得跟其他地方不一样。

    因为,在这里,除了一望无际的沙尘之外,还出现了一些别的东西。

    比如……火!

    黑色的火!

    “实在是想不到啊。”杰拉德身上的西服已经完全破碎了,就连穿在里面的白色衬衣,也显得极为凌乱,但他的眼中,却出现了强烈的兴奋之色。

    “想不到,在这里,居然还能碰到你这样的强者!而且,你身上,居然还怀有地狱火这种东西,难道,你已经去过恶魔世界了?”杰拉德问道。

    之前被他握在手中的绅士棍,不知道已经掉到什么地方了,而他的身体,也已经完全完成了蝠化。

    一对直径足有三四米的巨大黑色翅膀在其背后展开,两颗锋利的獠牙同样从口中显露。而更加恐怖的是,杰拉德双手那宛如刀锋一般锋利雪亮的爪子。

    隐隐还能看到,那爪子上,带着不少的血迹。

    而在杰拉德的对边,宁汪洋单膝跪在地上,用手撑住了手中黑剑的剑柄。

    相比起杰拉德来说,宁汪洋显然还要更惨一些。

    在他的胸口,衣服已经被撕碎成了碎片,在他的胸膛处,更是血肉模糊,黑色的魔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布满了他的全身,使得他看起来也相当的诡异。

    在宁汪洋的左腿处,更是有着一道恐怖的伤痕,差点直接将他的整条腿给切断。

    他如今的状态,也是靠着真气勉强封住了伤口才维持住的。

    破损的黑色风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一层厚厚的血浆给覆盖。

    在这些血液上,隐隐还有火星跳过,看起来十分的可怖。

    “恶魔世界么?”宁汪洋缓缓地站了起来,他的一只眼睛已经完全变成了纯黑色,在这黑色之中,隐隐还有红色的光芒在跳动着,宛如恶鬼一般。

    “我没去过那个地方,但是我知道,我必须去那里。”宁汪洋语速缓慢地说道:“我早就已经没有了选择。死在这个世界,或者去那个世界重新开始。”

    “是么?”杰拉德听到宁汪洋的话,不禁大笑了起来,笑声尖锐而凄厉,宛如夜间的枭的一般。

    “我收回我之前的话。”杰拉德定定地看向了宁汪洋:“你是一名强者。一名真正的,值得我尊敬的强者。”

    “但是,那个地方,我也是非去不可!所以,为了表示我的尊敬,我会用全力来杀死你,这,是不是也算是完成了你的夙愿了呢?”杰拉德蝠翼一展,直接腾空而起。

    “夙愿么?”宁汪洋神色有些落寞地看向了手中的黑剑:“其实,我也不想死呢。不怕死,和想不想死,可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只不过……”

    “嗡”

    就在这个时候,宁汪洋手中的黑剑,突然震动了一下,发出了一道嗡鸣声。

    “老朋友,你也是这么想的么?”

    感受着手中黑剑的震动,宁汪洋怔了怔,随机抬头看向了从空中扑过来的杰拉德。

    “是呢,还有希望,我……怎么能死在这里呢?!”

    宁汪洋手臂一震,黑剑突然对准了天空,黑色的火焰再次自黑剑上燃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