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小农民 西瓜星人

第1818章 此子之命 逆天!

    “怪了,怎么还没出结果?就是个四劫小子而已!”

    “这都快一刻钟了吧!”

    人群中,骚动在扩散。

    各族长老交头接耳,小声议论着,神色都有些疑惑。

    一个四劫小子而已,以这位大长老的本事,应该很快就能算出来,可如今都一刻钟过去了,却还是没有结果,实在有些古怪。

    这哄闹之声,也是传到了那仓颉山耳中,他老脸一红,登时有些尴尬了。

    方才,他可是当众放言,说寻那小子乃是轻而易举的事,可如今一刻钟过去了,却还没寻到,着实有些丢脸。

    “真是怪了!”

    接着,他眉头蹙起,露出了纳闷之色。

    按理来说,推演一个四劫小子的下落,的确是很简单的,可不知怎么的,他推算了一番,天机却是一片混沌,他这对法眼什么也看不到。

    “这不可能啊!”

    他嘀咕着,眉宇紧锁。

    推演踪迹,这是天机之术中最为简单的一种,他以前也推演过不少次,连六劫,七劫的圣境大能都逃不过他这对法眼,未曾失败过。

    可如今,他却被一个四劫的小子给难住了,这实在是件怪事!

    “咳咳!诸位不要急,很快的!”

    他摆摆手,安抚了一下众人。

    “可能是许久没有用了,有些生疏了!”接着,他暗自嘀咕道。

    他却是不信,区区一个四劫小子,能有什么能耐逃过他的推演,这世上能逃过的,唯有那些八劫的帝境强者,以及九劫的至尊。

    如今一时推演不出,应该是自己生疏了,再花些时间便有结果了。

    当下,他轻咳几声,再度催动天机盘,一对法眼照射出璀璨神光,透过那天机盘,凭着冥冥中那一丝玄妙,推演着那小子的下落。

    众人闻言,都是安静了下来。

    “也是啊!他都快上百年没出手过了,难免有些生疏!”

    “对对!一定是这样的!”

    众人皆是松了口气。

    他们再度安心等待起来。

    可是,这一等又是一刻钟,还是没有结果,人群便又有些骚动了起来。

    半空中,那仓颉山也有些急了。

    “不对!怎么还是一片混沌,我什么都看不到?”

    “这不可能啊!那小子怎么可能逃脱我这对法眼?”

    他喃喃着,神色越发焦急。

    逐渐的,他神色更是变得有些疯狂,却是怎么也不敢相信,凭自己这等修为,还堪不破一个四劫小子的天机。

    “一定是哪里出错了!”

    他喃喃着,须发皆张,状若癫狂。

    “我不信,我还奈何不了那小子!”

    他猛地抬手,一拍胸膛,便是噗的一声,喷出口血来,洒向了那天机盘。

    这可不是寻常的血,乃是一名修者的精血。

    吸收了精血,那天机盘嗡嗡一震,气势大涨,其上的金色符篆疯狂涌出。

    那仓颉山瞪大了眼,死死地盯着,想要从这些符篆中,勘破天机,寻到那小子的下落。

    “没有!怎么会没有?”

    他呓语似的喃喃着。

    即便他将天机盘催发到了极致,但还是没有结果,那小子的天机还是一片混沌,他一点都看不透。

    底下人群早已大哗。

    众人都是一脸难以置信之色,看这大长老的表现,分明是失败了,推演不到那小子的下落。

    可是……这怎么可能?

    这可是仓颉族的大长老啊!

    他曾经推演过不少修者的下落,未曾一败,普天之下,能逃过他推演的,也不过寥寥一些人,无一不是神通惊世的超级强者。

    就凭那小子,却是万万不可能的。

    就在众人哗然之间,那仓颉山又是一拍胸膛,噗的一声,喷出了更多的精血。

    他已然疯狂,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推演到那小子的下落。

    这已经不是他个人的面子问题了,已然关乎到他仓颉族的颜面。

    “又喷了!”

    人群中,暴起一片惊呼。

    众人看得都有些咋舌。

    “这下应该行了吧!大长老他都把命豁出去了!”

    在不远处,那一行仓颉族人小声道。

    但很快,他们脸色就变了,即便喷出了两口精血,将天机盘催发到了极致,可是,看大长老的样子,似乎还是没有结果。

    “嘶!”

    看着大长老疯癫的样子,他们禁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他们还从来没见过,大长老这样疯狂的表现。

    而他要推演的对象,只是区区一个四劫而已!

    “再来!”

    仓颉山爆喝一声,再喷一口精血。

    噗噗噗!

    他不停地喷出精血,面颊逐渐削廋了下去,宛若骷髅一般,极其可怕。

    而那天机盘,疯狂地旋转,似乎有些不堪重负了。

    底下众人,还有远处那些围观的人群,皆是沉默了。

    许久之后,又是噗的一声,却是那仓颉山承受不住,口喷鲜血,身形往后倒飞而去。

    “大长老!”

    见状,一众仓颉族人登时迎了上去,将其接住。

    “不……这不可能……”那仓颉山面如金纸,神情疯狂,口中不停地呓语着同一句话,“这绝对不可能!”

    “大长老!到底怎么回事啊?”

    他们焦急地追问道。

    “那……那小子……不是等闲之辈!”仓颉山喃喃道,眸中有深深的震撼,“那小子的命……逆天啊!我族的天机之术,不足以推演他!”

    “什么?命势……逆天?”

    一众仓颉族人登时浑身巨震,如遭雷击。

    命势逆天!

    这等人物,他们多少年没有听说过了。

    那些宗族长老也是脸色大变,露出了惊骇之色。

    “逆天之命?怎么可能!”

    他们却是无法相信,区区一个下界小子,竟有这等逆天的命势,连仓颉族的天机之术都推演不了。

    “错不了!那小子的命……的确逆天!所以我才推演不了,所见只有一片混沌,这样的情况,在我族的历史上,只发生过那么几次,无一不是逆天的命势。”

    仓颉山面色凝重道。

    “此子……不简单啊!”接着,他叹息了一声,露出了落寞之色,“诸位,抱歉了,我仓颉族帮不到你们了……我们走吧!”

    他冲四方一拱手,道了一声歉,便在族人搀扶下,回归了古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