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九幽天帝 给力

第3488章 来自神血圣地?【二合一】

    印离与八阴童子发出那阵如同厉鬼般的凄厉叫吼后,只见从天棺之中探出的那只庞大血色鬼爪,再而猛然壮大,仿若一道擎天巨爪,蕴含无边鬼力。

    显得更加狰狞恐怖!

    石枫见之,面色都为之一动。

    “我靠!”宁成见到,直接靠出了声。

    他可以很清楚地感应到,此爪若抓来,只凭他自身之力,绝对被瞬间毁灭。

    就算他掌控超凡之器天地圆盘也是如此!

    观战的众武者们,面容也都齐齐大变。

    很多人,都觉得自己的身体很不舒服,浑身发毛。

    就这样望着,感觉自己的生死,自己的魂魄,受到了那只鬼爪的掌控。

    只要一捏……

    这一刻,只见那只巨大的血色鬼爪大张,然后往上,朝着石枫、凌夜枫、萧天亦、云易梦、宁成五人,真的猛然一捏……

    仿若要将这片都给捏碎……

    “啊!”灵虚门灵含烟望着那方恐怖的画面,都忍不住发出一阵惊然大呼。

    “天阴山!”

    “天阴山!天棺之力!”

    “天阴山!”

    此时此刻,人们的脑海之中,皆是这个念头。

    天阴山,实在是太强,太恐怖了。

    不愧为诸神界巅峰势力!

    天棺,不愧为天阴老仙赐予天阴传人之物!

    “灭!”这时,凝视那只恐怖巨爪的石枫冷冷一喝。

    手中的天魔血剑,再而往下斩动。

    与此同时,凌夜枫手中的黑夜神幡猛一摇荡,漆黑如墨的黑夜之力顿时往下席卷而出。

    萧天亦的天心神炉,催出滚滚汹涌的熊熊白色暴焰,云易梦与宁成掌控的天命通神骰与天地圆盘,也跟着猛然壮大,暴坠而下。

    四股超凡力量,紧随石枫绝对剑力之后,与那只无边恐怖鬼爪,无比狂猛地撞击在了一起。

    “轰!轰!轰!轰!”

    阵阵绝世爆破不断震响,仿若那片天地在不断崩塌。

    阵阵狂力暴猛肆虐!

    在狂暴无匹力量的冲击之下,观战诸人尽管都离得挺远,身形还都在纷纷飞退。

    “啊!”就那灵含烟也是如此,面露忧容,心中对一位,真的是充满担忧。

    ……

    不过很快,暴猛之力开始有所退散,不过那片天地,还是极度混乱。

    “到底,战局如何?”有观战之人说。

    “不好说啊!与天阴山战斗的那一位,也不简单啊。”

    “是啊,拥有无双战宠,手持无双战兵,这召出的四个下属,也都有超凡战器……”

    ……

    “含烟仙子,敢问那一位,到底什么身份?”这时,也有一位娇艳如花的女子,飞到灵含烟身旁,问她道。

    虽然说,这位女子美貌不及灵含烟,但却多了种柔媚,有种别样的风情。

    “原尊神宗宁轻浅。”灵含烟转头望着身旁女子,心中暗道。

    跟着对她缓缓摇着头,说:“我,也不知他到底是何来历,他一直不肯告诉我。

    只跟我说,他为一介散修。”

    “散修?”听到灵含烟这话,宁轻浅轻然一笑。

    说那一位是散修,她宁轻浅是完全不会信的。

    他的真实修为不过在神王三重天,却拥有无双战宠,无双战兵,五个掌超凡之器的属下……

    若真是散修,那得达到何等大气运!

    根本就不可能!

    ……

    “力量大退!”

    忽然,又有人大呼道。

    人们见到,那方狂暴之地的狂暴之力,已经退得差不多。

    上空,那一道身穿黑色战甲的男子还傲立于那,不过他身后四人已经不见,不知所踪。

    下方,那一具天棺还静静悬浮,那一只血色鬼爪,已经消失。

    再下方,天阴山传人印离,以及天阴山八阴童子,竟然全部瘫软了下去!

    看上去已经显得无比虚弱,就好像……用尽了体内的一切力量一般。

    胜负已分?

    “就这样?这一位,就这样战胜了天阴山众强?”

    “这可是天阴山集聚九位强者啊!竟然就这样……”

    “先前,谁说这位招惹了天阴山必死无疑的啊?现在你亲眼看看啊!”

    “真没想到……真没想到……竟然会是这等结果啊!”

    “胜了!他竟然胜了!”这一刻,一抹欣喜之容浮上了灵含烟的脸面,她满脸大喜地说道。

    “呃!”忽然间,一道痛苦的呻吟,忽然从那片战场响起。

    人们见到那位天阴传人印离,喷出一口猩红的血液,本就无比虚弱身躯,此刻看上去更加弱了。

    那张煞白的面容,满是不甘与难以相信,空白的双目还望着上方,狠狠嘶吼道:“为什么!为什么!”

    凶狠的声音无比沙哑,仿若地狱爬出的恶鬼。

    “没有为什么,只因你太弱罢了。”石枫说。

    真没想到,这世上,竟然有人说他天阴传人太弱。

    “你!放屁!”听到石枫那话语,印离再吼。

    “能败我,你不过仗着你手中之剑罢了!论真实战力,你,不过为一介蝼蚁!若无那剑,你,就是一粒可随时被本座捏碎的残渣!”

    吼着这番话语之际,印离的情绪已经变得无比激动。

    身躯已颤抖得无比厉害。

    一股无上恨意充斥着他的心头,他此刻真的想……将上方的那个人,给狠狠捏得粉碎。

    可……

    ……

    “很可惜,没有那么多的不过,若无。

    本少,就是有这柄剑,你,今日就是败在了本少这柄剑下,而你既败,那便,接受败的惩罚,死!”

    说到最后之时,石枫吐出的那个“死”字极为嘹亮,回荡这片天地。

    “哈!哈哈!哈哈哈哈!”然而听到石枫的那个“死”字后,印离却是忽地大笑了起来。

    不过紧接着,一股无比凶险的感觉,再于他的心头产生,笑声以及脸上的笑容忽地一凝。

    这种凶险之感,就跟第一眼见到这个人时的那种感觉一样,竟然又……有了这种感觉。

    此刻……感觉仿佛更甚。

    “呃!”又一阵痛苦呻吟从印离嘴中响起之后,只见他那双空白的双目猛地大睁,头,微微低下。

    咽喉之处,一道剑口触目惊心,一股股鲜红的血液不断地从中涌出。

    那张煞白面容,再一次流露着满满的难以置信。

    这个世上,竟然真的有人……敢杀自己……

    敢杀这个自己……天阴山传人……

    “我……我……我……要死了吗?”

    这一瞬间,一道道念头,于印离的脑海中飞速闪过。

    “你,资质出众,从此刻起,你,便是我天阴老仙的弟子,你,便是我天阴山的传人!”

    ……

    “在这世上,谁敢招惹我天阴山,便是毁灭!”

    ……

    “天阴山,我天阴老仙,谁不敢战?谁敢与我天阴老仙一战?”

    ……

    “我……印离……我是,天阴山的传人……我……是天阴老仙的唯一弟子,我……”

    一切回归现实,当印离脑海中浮现这道念头之际,无尽的黑暗,顿时吞噬了他一切意识。

    天阴山传人印离,就此陨落!

    石枫九幽冥功运转,一位无上之境武者的死亡之力与魂魄,顿时被他吞噬。

    不过没有就此结束,印离咽喉处喷涌的鲜血,顿时喷的更加凶猛。

    众目睽睽之下,只见印离的身躯,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正在急速干瘪了下去。

    很快,便化为了一具无比干瘪的干尸,更加的触目惊心,跟着,往下方大地,飞坠而下。

    而那些喷出的鲜血,全部往上方狂涌,最终触及石枫肉身,被他吸得干干净净。

    “他……他所修的,乃是噬血的功法啊!”人们见状,顿时有人大呼道。

    不管在任何世界,修炼这等功法者,恐怕都将遭人排斥。

    毕竟,吞噬人的鲜血,提升自身修为……

    凡修这等功法者,必将杀伤,很多都会乱杀无辜,杀人利已。

    “我们诸神界,大都噬血者,都被称之为邪道,人人得而诛之……唯有……”

    “唯有……神血圣地!”

    “神血圣地!”

    “神血圣地!”

    当人们呼出“神血圣地”四字之时,面容之上,不由自主地浮现了一抹恭敬之容。

    神血圣地,屹立诸神界已有无尽岁月,而神圣圣地所修炼的功法,正是噬天神功。

    虽是噬天二字,实则吞噬的是血。

    其他势力噬血,人人得而诛之,神血圣地修炼噬血,不是人们不想诛之,而是……不敢!

    神血圣地,实在是太强太强,那就是一座庞然大物,强大到令人窒息!

    ……

    “此人噬血,掌无双血剑,无双战宠,莫非他,乃是神血圣地的人?”

    “噬血功法能如此光明正大动用,很有可能!”

    “难怪他可敢与天阴山一战,更……将天阴山传人印离的血都给吸干了!”

    “估计,还真的是出自神血圣地了!

    不过,神血圣地虽然是强,但天阴山,也不是好惹的啊!

    而他,杀死的可是天阴老仙的唯一弟子啊!”

    “为了印离,天阴老仙还真的会与神血圣地开战。

    两大巅峰势力……”

    “神血圣地!他,原来出自神血圣地!”这时,就是那灵含烟,脑海之中也闪过一道道念头,美目随之一动。

    “神血圣地。”还悬浮灵含烟身旁的宁轻浅,也是轻喃。

    ……

    石枫杀死了印离之后,双目扫了一眼还悬浮于身下的那具天棺,跟着,又望向了那八阴童子。

    “阁下!”

    “阁下饶命!”

    “阁下饶命,请听我等说。”

    ……

    这时,只听得八阴童子旋即纷纷出声,双膝一弯,纷纷对上空之中的石枫跪拜。

    见这八人下跪,石枫双目微眯。

    其中一位八阴童子旋即又开口:

    “我们八人,都是可怜之人,我们因为身体特殊被天阴老仙选中,植入天阴蛊,每逢阴雨,便遭天阴蛊虫噬咬,遭无尽痛苦折磨。

    我们此生所做一切,都非所愿,您与印离之战,我们八人不过受他操纵的牵线木偶!”

    “哎!”当那位八阴童子说完这句话后,三位八阴童子,发出一阵深深叹息。

    这一刻,这八人煞白如纸的面容之上皆是无奈的哀色。

    这片虚空,尽是哀伤的情绪。

    就连围观的武者们,都感受到了其中的悲哀。

    “哼!”而石枫,却是发出一阵不屑的冷哼,说道:

    “你等过往,可怜与否,本少没有兴趣知道。

    你八人身上,皆伴有无数股怨念在身,这是被你八人残杀者留下,你八人,根本不是什么好货。”

    说完这句话后,石枫手中的天魔血剑,旋即往下一斩。

    他,已然对这八人,也做出了终极审判。

    顿时间,“啊!啊……”

    只听道道痛苦的惨叫声响起。

    八颗人头,立即冲飞。

    天阴山八阴童子,据说乃是天阴老仙调教而出,赠与天阴传人印离的八个奴仆。

    杀死了这八阴童子,石枫九幽冥功再而运转。

    旋即间,只见这八具无头尸体,鲜血顿时喷的更猛,然后,八尸也在急速干瘪下去。

    石枫吞噬了八阴童子的死亡之力、血液、魂魄之后,那八具无头干尸,也暴坠向了下方大地。

    此战,就此落下了帷幕。

    以石枫大胜而终结。

    而至于凌夜枫、萧天亦、云易梦、宁成,先前因为碰撞之力太狂暴,石枫担心他四人抗衡不住,便将他们及时收入回了须弥山中。

    “就这样,结束了!”

    “这位经历这场苦战,最终,斩杀天阴九强。”

    “苦战?你真的这么认为吗?

    难道你没发现,那头撕裂天磁神兽的六头狂兽,一直未被他祭出?”

    “呃……这则意味着……面对天阴九强,他其实还留有手段?这……他到底还有多少手段没使出来?”

    “看来,他确实出自神血圣地无疑了。

    而且于神血圣地中,身份必然也极不简单,肯定是哪个大人物的传人!”

    ……

    天魔血剑血光闪耀,重新于石枫右手中指,化为血色剑纹。

    跟着石枫低头,身形往下一坠,坠向那座还敞开着的天棺而去。

    天棺,顿时于这时一个颤动。

    “嗯?”忽然间,石枫冷声一喝:“还想找虐?”

    随着这阵喝声,刚刚被他收起的天魔血剑旋即再而闪现于手,一股无上剑威立即冲下。

    在这股无上剑威之下,刚一颤动的天棺旋即静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