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大国手 隐为者

340国家意志

    凌晨三点钟。

    这时间点即便是环卫工人都没谁做事,都还在睡觉,整座城市沉浸在安静的氛围中。惟独一道身影在房间中来回走动,脸上神情不断变化,时而愤怒时而可怜时而无助时而悲惨…

    睡觉?

    杨剑朝从昨晚酒醒之后就再也睡不着,想到酒宴上的表现,想到郑喜雀的驱逐,整颗心沉到谷底。他清醒后就给郑喜雀打电话道歉,但得到的答复是,从今之后你不要再跟着我。

    郑喜雀说出这话时的态度非常坚决果断,而且还特别告诫,自己要是不该掉这个性格,今后在任何地方的考古界都将一事无成。

    “郑喜雀,你敢说我一事无成?难道不知道你的那些本事我都已经学的七七八八,要不是说为了你的遗产,老子会像是哈巴狗般的跟在你身边?去尼玛的吧!”

    “姬年算什么东西?他是有师父的,你都好意思和人家争抢?麻痹的,你眼睛瞎了吗?我这么好的苗子你不要,却上杆子要收姬年当徒弟,你纯粹就是利欲熏心。”

    “你相中的无非是姬年的声名,相中的是姬年能将你的相面术发扬光大,我也能啊!我哪点不比他强,你就这么瞧不上我吗?我就这样让你厌恶?”

    “我比谁都精通考古,孔雀陵寝是我早就开始研究盯上的,你驱逐我,想要阻止住我的脚步,做梦吧!没有你们考古队,老子同样是能进去。等到老子进去后,将里面的东西全都搬走,到那时看看谁才是考古界的第一人!”

    ……

    杨剑朝肆无忌惮的怒吼咆哮!

    咚咚。

    就在这时候他房间的大门忽然敲响,听到这阵敲门声的时候,杨剑朝以为是错觉,但当敲门声再次响起时,他才敢肯定是真的。

    不是吧?都这么晚了,是谁会来找自己?带着这种疑惑,他走向门口,透过猫眼看出去的时候,发现门外面站着的竟然是麻爷。

    说起来他和麻爷也是认识的,而且平常关系不错。当然这个所谓的交往是以麻爷隐藏孤狼首领的身份为前提的,对外麻爷给出的掩护身份是古玩店老板。平常麻爷也会叫上杨剑朝喝喝茶聊聊天鉴鉴宝。

    只是这个时间点,麻爷过来为何?

    “麻爷!”

    杨剑朝狐疑的打开房门,麻爷面带笑容的走进来,并没有坐下的意思,而是坦然凝视着,“杨老师,这个时候来拜访还请您多多原谅,我也是没办法,所以说过来找您求援的。”

    “求援?”杨剑朝不解的皱眉。

    “对,就是求援。”麻爷微微一笑淡然说道:“咱们是老朋友,有些话我就不藏着掖着。我知道您最近一直在研究孔雀陵寝,也清楚您今晚已经被踢出考古团队。”

    “郑听说喜雀郑老对您的表现是非常失望,当着众人的面说你不再是跟随他的人。这对你来说实在是有些过分,让您以后在考古这行怎么见人啊。”

    杨剑朝脸色骤变。

    “麻爷,你是来笑话我的?”

    “笑话您?不,我没有那个想法,我说了是过来求援的。既然是求援,就要有求援的诚意,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希望您能保密。”麻爷神色平静的说道。

    “我对孔雀陵寝感兴趣,因此想要请您当向导,带着我们进去!”

    杨剑朝如同雷震,难以置信的盯着麻爷,惊声喝道:“麻爷,你是盗墓的?”

    “盗墓的?这话说的多难听,你们下墓就叫做考古,我们下墓就叫做盗墓贼,这好像有点偏见吧。当然现在的您是没有机会再进去的,您已经和考古队没有任何关系。”

    “杨老师,只要您能带领我们下去,我可以给您报酬。墓葬中的东西,您可以拿走八分之一,要知道就算是八分之一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同时只要您能将孔雀陵寝的奥秘破解,我想即便是考古队也要对您另眼青睐不是?届时郑喜雀也会明白自己到底犯了多大一个错误,和您相比,那个什么姬年就是一根葱!”

    麻爷像是一个魔鬼般劝说着,处于震惊中的杨剑朝难以相信在酒店发生的事情,麻爷为什么会知道的如此清楚。

    不过麻爷这话说的没错,要是说能够将孔雀陵寝的奥秘破解,考古队那边将会被自己折服,同时还能得到一笔宝藏,还有比这个更加好的事情吗?

    如今惟一腻歪的地方就是对方是盗墓贼,这对自己的名声恐怕是有所影响。除非自己以后不想要在公众露面,不然光是这个经历就足以让他名誉受损。

    谁愿意和一个盗墓贼有过深交流?

    麻爷多精明的人,察言观色之下微微笑着说道:“杨老师,您是聪明人,应该清楚从我过来找您那刻起,咱们之间的关系便已经确定。你是没有任何退路的,假如说不答应我的话,会有什么下场您能想到吧?”

    “你威胁我?”杨剑朝脸庞闪过一抹惊恐,色厉内荏的喝道。

    “不是威胁,只是阐述事实而已。我也知道您在担心什么,其实这些担心都是多余的。只要咱们做的神秘点,没有谁会察觉到您是跟着我们的。”

    “而只要咱们能从陵墓中出来,我可以送给您一个洗清自己的机会,这个机会就是这个,我相信只要有这个在,便没有谁会怀疑到您的身份,届时就算他们清楚您曾经和我们有过联系,也会认为您是卧底!”麻爷说着就递过来一份资料,而杨剑朝在看过后神色微惊,不敢相信的瞪大双眼,抓起资料惊疑质问。

    “这是真的?”

    “当然,我说了我是带着诚意过来的。杨老师,现在您的后顾之忧全都没了,而只要咱们能做成这事,等待您的就是大好前途,难道说你还要犹豫不成?”

    “杨老师,识时务者为俊杰啊。”麻爷语重心长的说道,眼神玩味的扫射过来,碰触到他的眼神,杨剑朝心弦微颤,那种隐藏着的宛如毒蛇般的冷意,让他周身寒彻。

    “好,我答应你!”

    “这就对了,咱们现在便是革命战友。”麻爷舒畅的大笑道。

    既然已经做出选择,杨剑朝也就不再犹豫,而是认真的问道:“麻爷,这事咱们就这样说定,事成之后,我要这个机会,我要孔雀陵寝中八分之一的宝物,我要和你保持单线联系,除了咱们外再没有谁知道这层关系。”

    “我相信以着我的学识,只要拥有足够的地位和声望,届时咱们有大把的机会合作,您说是吧?”

    “这个是当然的,我也不想要失去您这个最佳拍档。杨老师,我觉得您的社会地位指日可待。”麻爷高兴的笑道,双眼眯缝成一道线,迸射出来的精光夺人心魄。

    “考古队天亮后就会动身,咱们现在就走吧。这次孔雀陵寝的探险,考古队当时制定的是两个入口规划,我知道他们明天会选择的是常规入口,因为另外一个入口是危险的。”

    “不过在我看来,富贵险中求。另外一个入口只要咱们运作的好,是能抢在考古队之前抵达孔雀陵寝。到时候只要速度快点,考古队连汤都别想喝上。”

    杨剑朝恶狠狠的说道,此刻的他就像是一个赌输的赌徒,双眼血红,将所有恨意全都归罪到考古队头上,归罪到郑喜雀头上。

    “都听您的。”麻爷憨憨的笑着。

    不知情的绝对会认为麻爷是个和蔼可亲的人,谁能想到他骨子里面藏着的竟然是狼子野心!

    ………

    夜幕褪去,白昼降临。

    不像是盗墓团伙那般需要隐藏行迹,考古队在收拾妥当后便动身前往目的地。

    因为孔雀陵寝所在位置是位于大山里面,因此考古队全都是乘坐着改装后的越野车。再加上大卡车上装着的考古装备,整个车队浩浩荡荡的开出兰州城。

    姬年是跟随在白古典和郑喜雀身边。

    “老白,那边我也都安排好,按照时间算的话,咱们差不多十点钟就能抵达山脚根下,那时就得步行。等到目的地后,炸药爆破工作也会完成,只要将洞口炸开,咱们就能下去。”

    “我原本想的是早点炸开,但考虑安全问题就等到今天才炸。等到咱们下墓后,外面会留着工作人员守候,严禁任何人靠近。”或许是因为杨剑朝的事情,郑喜雀和昨天不同,神色明显凝重不少。

    “没有动用当地的公安力量吗?”白古典挑眉问道。

    “动用了,他们派人过来在外面协助戒严。但你也知道,真正下墓的是咱们这群人,公安的人再厉害对墓葬都陌生的很。与其让他们跟着下去当累赘,倒不如留在上面好些。”郑喜雀说道。

    “你说的对,就按照你说的办。”

    白古典侧身冲姬年嘱咐道:“等到下墓后,你要紧紧的跟随着小米,毕竟说起来这种事,小米比你有经验的多。我知道你身手好,但墓葬里面不是说你会功夫就没事,懂吗?”

    “懂,我会寸步不离的跟着小米姐。”姬年认真的点点头。

    “别这么紧张,把氛围搞得这么严肃做啥。不就是个下墓,要从心态上放松下来,那根弦一直紧绷着的话反而不利。”

    “再有就是考古和你平时看到的那些盗墓电影不同,电影都有夸大的成分在,说的够玄乎的。其实墓葬就是那么回事,要带着科学的观念去对待,别墓葬没事,自己却吓唬住自己。”郑喜雀和蔼的笑着说道。

    “多谢郑老提醒,我明白。”姬年恭敬的说道,心里想到的却是,您老研究的不是相面术不是风水术吗?竟然能说出来科学观念对待,这怎么听都感觉滑稽的很。

    车队井然有序的前进。

    就在考古车队开出兰州城的同时,从城内几条道路分别开出去几辆车。他们像是跟屁虫般,就这样全都心有默契的吊在考古车队后面。时不时的还会有人发出联系声,光是听声音就知道他们纪律性何其散漫,根本没办法和麻爷的孤狼相比。

    “耗子,你们也来趟这趟浑水?”

    “浑水?穿山甲,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这次是什么,弄不好干完这次,咱哥们就能金盆洗手,所以说这趟买卖我是做定了。”

    “你们两个就别瞎咧咧,咱们都是准备喝汤的,所以招子都放亮点,别被考古队包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