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督军 普祥真人

第五百七十八章 送行

    关押郭剑的地方并非是牢房,事实上,鲁军如果把郭剑关在牢房里,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人买通狱警进入监狱,将这位搅的八百里秦川天翻地覆的豪杰变成一堆碎肉

    赵冠侯将他的关押地列为绝密,门外安排了足够多的兵力护卫,不至于真的被人劫走或杀死人犯。杨玉竹因为持有赵冠侯签发的通行证,才得以一路畅通无阻,直入内室。

    这是一处很小的院落,郭剑就被关在上房里。身上并没有上刑具,但是人很委顿,歪倒在床上不动。在他身上,盖着一条破被,面前则放有一张炕桌,似乎是预备着吃饭时用。除此以外,房里就没了什么陈设,但是气味不错,并没有常见的恶臭与血腥,郭剑身上,也看不到受刑的痕迹。

    杨玉竹只一看,就知道是被人挑了手脚大筋,任你是通天的好汉,受了这个刑,就等于成了废人。就算是被救出去,也骑不了马,使不了枪,一身顶好的功夫全都废了。

    门外看押的人得了命令,已经走开,把房间留给他们两个。郭剑抬了抬眼睛,目光先是一亮,随后又一黯,摇头道:“瓜婆姨,这个时候,来看我做啥?看看我是怎么倒霉的?滚!陪你新的男人去,我已经成了废人,没有啥可看的。”

    杨玉竹不搭理他的喝骂,径自来到他对面坐下,将食盒放下,把里面放的酒菜,摆在了郭剑身前的炕桌上。

    “这些是我亲手做的,都是你爱吃的。你不要动,我喂你。”

    郭剑将头侧过去,“我不饿。”

    “听话,把嘴张开,要不然,我明天就不来了。我这怀着身子,还跑来跑去,你不心疼我,也心疼下咱娃么。”

    郭剑一愣,猛的瞪大眼睛看着杨玉竹的肚子“你说啥?”

    “你听不见么?去长安的时候,我就知道有了,可是没办法,当时的情况那么危急,我同你说,你肯定不让我去,只好瞒着你。好在这娃跟你一样,能折腾,身子好,跟着我跑来跑去,啥事都没有。我找大夫看过了,孩子好的很,一定是个男娃。”

    “哈?我有娃了?我郭家有后了!”郭剑一阵大笑,想要挣扎着动一动,但是杨玉竹已经按住他“别乱动,都要当爹个人了,咋还那么不老实。来,张嘴,我喂你吃饭。”

    郭剑听话的张开嘴,把杨玉竹送来的食物一口口吞下去,细心着品味着味道。边吃边点头“好……就是这个味。好久没有吃到这么香的饭了,还有这酒,也够味道……还记得你第一次给我做饭,那时候我就想,要是天天能吃到你做的东西,就是给个皇帝,咱也不换。”

    “看你说的,我这做的,还能比上御厨了!就知道骗我,不老实!”

    两人互视一笑,仿佛又回到了昔日相濡以沫,同甘共苦的岁月。那时,他们经常被陕西的官军或是绿林的同道追击,居无定所,漂泊无依。食物上也无法讲究,饥一顿饱一顿,找到任何可以果腹的东西,就把它吃下去,味道上就谈不到。

    杨玉竹是个很懂得生活的女人,她会用尽一切手段,在尽可能的范围内,把粗劣的食物,做的精致可口。如果运气够好,可以偷到一只羊,或是抓到一条狗,再搞到一些调料。她所烹制的食物,就能让所有的兄弟全都食指大动,争抢着多吃一碗。

    只要把她亲手调治的食物吃下去,身上就仿佛有了使不完的气力,任是多凶险的局面,也不会怕。

    这顿饭吃了足有四十分钟,郭剑将所带来的食物全部吃光之后,才咋着嘴道:“好咧,有这一顿,上路的时候,就知足咧。玉竹,跟你商量个事,这个娃,能不能让他姓郭,莫姓赵?”

    杨玉竹哼了一声,“啥姓赵?你的娃,咋会姓赵?自然是要姓郭,将来给你延续香火,跟姓赵的有啥关系么?”

    “你……没做他的姨太?”郭剑一愣“那你是咋进来的?”

    “没啥,我们谈了笔买卖。我帮他劝降杨九娃,他就让我来看看你,给你带点吃的。”

    “这赵冠侯,倒是个好说话的。”郭剑摇摇头“可惜啊,他的眼睛瞎,这么个大美人看不见,这么好的姨太太不要,这是他自己糊涂。我要是他,就算你再怎么撒泼,也先把你拾掇服了再说,绝不会让你跑掉。临走了,还要欠他个大人情,将来不知道要怎么还了。”

    “你们两个,有点像。如果不是起来闹葛明,说不定,你们两个能换贴,拜个弟兄。”

    郭剑苦笑一声“拜弟兄?就像王天纵那样的弟兄,还是算了。我把他当大哥,他拿我受赏,这样的兄弟,提起来就丢人。不过他也没有好下场,你且看着,赵冠侯饶不了他们。”

    “不提他们,提咱。你……给娃留个名字。”

    郭剑想了想“随便,你爱叫啥,就叫啥,叫啥都好。总之一句话,告诉他,他爹是怎么死的,让他知道,自己该走什么路。长大成人,为不为我报仇,让娃自己看着弄。”

    杨玉竹没说话,房间里,陷入了沉默之中。很久之后,郭剑才道:“我知道,我烧长安的事做错了。如果不烧长安,云贵两省的兵会来,四川也有援军,局面不一定是今天这样子。可是……可是一想起你和那个阎文相都光着身子的样子,我的心里就不舒坦!不放那把火,我的气就出不来。”

    “我明白,我今天要跟你说明白,我自从跟了你,就只有你一个男人,将来,也不会再有。”

    “不……你该找个男人,找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好好过日子,做成个人家。娃没有大,那是要受罪的。再说,你这么漂亮,走到哪里,都有男人惦记。若是没有个男人为你遮风挡雨,你又该怎么样?想想当初你在戏班里,那些变着法要欺负你的男人,你该怎么办?听我一句,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知道,我快上路了,可我不后悔。这辈子,我快意恩仇,想做啥,就做啥。好的酒席吃过,好的女人困过,死了不冤!这世上,我惦记的就只有你,还有你肚子里的娃。只要你们好过,我就心安。听我的话,离开陕西,到山东去,那里才是你该去的地方。”

    杨玉竹问道:“你这是啥意思?”

    “别急,我没说你和姓赵的有啥不清白,我信的着你,我是说,山东比这安全。关中这地方,将来不管换了谁当都督,都不会放了你。图财图色,都要霸占你。山东是个宝地,赵冠侯也能护住你平安无事。就算你真嫁了他,也没啥要紧,总算咱娃有个好去处,不至于受别人的气。这个天下,不会因为我的死就变的太平,只会更乱。关中这个地方,将来不知道要闹成啥样子。山东,大概是唯一能让人吃口太平饭的去处了。”

    “你……你对他还挺信的过?”

    “那是自然,他要是没本事,今天我们两个就要换个位置了。能战胜我郭剑的,又岂是等闲之辈!将来天下动荡,他说不定,还能成帝王之业。跟在他身边,总比跟在我身边有前途。”

    杨玉竹扑哧一笑,粉面紧紧贴着郭剑的脸,感觉着对方那坚硬的胡茬,与自己肌肤摩擦的感觉“你个瓜汉子!我才不会嫁他,我谁也不嫁,就只给你守着节。将来咱的娃生下来,我拉扯着他,教他本事,教他念书,让他知道,他爹是个什么样的英雄,也让他当一个英雄。”

    “不……不当英雄,当英雄,太累了。”郭剑也感受着这片刻的温存,叹息道:“让他当个庄稼汉,挺好的。我就想啊,我要是不拉队伍,找个地方,开一片田,带着你过日子。我去种田,你在家里织布,晚上的时候,你给我唱碗碗腔,等吹了灯,我们就一起生娃,生他一屋子的娃娃。不用拿刀,就能让人活下去,那才是真正的好日子。将来咱的娃,一定能过上那样的好生活。可惜,我看不见了……人做事,天在看,天道轮回,欠债得还。这是江湖的规矩。我欠别人的,该到了清帐的时候了。玉竹,我想再听你吼几声碗碗腔,成不?”

    几粒水珠,落在郭剑脸上,他反倒笑起来“瓜女子,哭啥么?人生在世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从我拿刀上山的那一天,就知道,有今天这样的结果。我能闹的老袁不安,能闹的西北翻天覆地,为拿我,要破费上千万的军饷,这就值了。你好好唱戏,莫要哭,你一哭,我这心里也不是滋味。”

    “受逼迫去拣柴泪如雨下,病撅撅身无力难以挣扎……”杨玉竹紧拥着郭剑的身体,唱起了哀婉的腔调。郭剑脸上,现出陶醉之意,轻轻点头为爱妾合着拍子,等到一曲唱完,他也小声的唱起来,却是唱的当初胡云翼最喜欢唱的那段秦腔,苟家滩。

    “青龙背上埋韩信,五丈原上葬诸葛。人生在世莫轻过,纵然一死怕什么……”

    这一晚,并没有士兵来催促,于是杨玉竹就与郭剑紧拥着,度过了最后一个团圆之夜。他们说了许多话,从相识到相守,点点滴滴的记忆泛起,又是哭又是笑,一夜不停。

    等到天亮,士兵来敲门的时候,杨玉竹已经收拾整齐,开门之后,对士兵道:“郭剑已经死了,你们找验尸官来。”

    士兵已经得到上级命令,并没有奇怪,马上出去找人,时间不长,验尸官已到。杨玉竹自己,则不在房间里停留,依旧由女兵搀扶着,前往帅府。

    赵冠侯这时刚用过早饭,正揽着苏寒芝的腰说着什么,两人笑声不断。等到杨玉竹进来,苏寒芝才连忙起身,“玉竹姑娘,郭剑……”

    “走了……感谢大帅赏的药,他走的很舒坦,没受罪。我……我想自己安静一会……”

    “请便,不过下午的时候,请玉竹姑娘来一下,我有个热闹请你看。”赵冠侯笑着朝杨玉竹一挥手。

    “热闹?什么热闹?”

    “枪毙白朗,郭剑……”

    他边说话,边举起了手中的一份电文“大总统担心,沿途生出其他变化,白朗不需要递解进京,直接就地处决。郭剑同样。另外,郭军俘虏,由地方自行处理,但主要将领,都判了死刑。这一下,会枪毙很多人的,这样的热闹,我觉得你不该错过。”

    “镇嵩军呢?”杨玉竹不自觉的咬住了下嘴唇,紧盯着赵冠侯问道。

    “镇嵩军接受改编,改编为陕西省陆军第三旅,王天纵担任旅长,授予少将军衔。其部下一律按级别给官衔,补发三个月军饷。其后,到商南接受改编和补给。”

    “商南?”杨玉竹愣了愣,随即问道:“商南现在是冯焕章留守?”

    “没错。玉竹姑娘还有什么想问的么?”

    “没了。我说过,我累了,要回去睡一下。等到枪毙人的时候,再让人喊我好了。”

    说完这话,她轻轻摇动着依旧纤细的腰肢,向着内宅方向走去,苏寒芝小声道:“她会不会寻短见?我让凤喜去看着她。”

    “不必了,她自己舍得死,也舍不得肚子里那个死,没必要管她。再说,现在她就算真死了,也是她自找的,我管不过来。姐,我接着给你讲这个百万阿尔比昂镑的故事……”

    另一间房间里,刘佩萱身上已经换了一身热孝,在面前,则摆着自己父母的灵位,香烛的烟火,伴随着刘佩萱的呼吸而变换着形状。女子重重的给自己的父母灵位磕头,小声念叨

    “爹,娘,咱家的大仇,眼看就要报了。女儿赔上自己的身子,为你们报仇,为咱家雪恨。等到晚上的时候,我要郭贼的五脏,来祭你们的在天之灵!将来,我还要做太太,做大太太,做督军的正牌夫人,给你们二老争脸!我绝不会一辈子,只当个秘书!”)

    :/34/34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