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同桌有点冷 陪你倒数

第571章 死狱

    我跟赵兄都双手托着陶瓷便池,看向中央的孙伟,孙伟伸出三根手指,一根根落下,当第三根手指落下时,我跟赵兄奋然用力,将便池推飞,

    孙伟就像一只猎豹般冲了出去,在我眼中他几乎快到成为一道残影,我只看到一抹预示死亡的匕首之光,

    只是二十秒后,孙伟就再次回来,我看见他额角有一层汗,浑身上下一丝血迹都没有,反而全是棉被里面的绒絮,白茫茫的,

    孙伟紧紧的握着一点血迹都没的匕首,道:“没人,”

    赵兄和我都是一惊,怎么可能没有,就这这时,巴颂惊恐道:“有人,”

    我们再次一惊,看向声源,也就是队伍的最后面,最后面一个个穿着监狱警卫服的人手持枪械纷纷爬了上来,而且,后面人很多,不过就算如此,我们也有一战之力,

    在狭隘的排污道中,千军万马也没用,只能容下三两个人并行,而他们有武器,我们也用,这么近距离的射杀,谁死谁活还不一定,

    可,我们头顶突然也传来枪栓拉动的声音,我抬头一看,看到一堆?漆漆的AK47枪口,堆在一起就像蜂窝煤,

    警卫挑了一下枪口,意思让我们爬出来,这么近的距离,我们虽然也用枪,但根本没办法反击,所以,只有投降,

    我们所有人都爬了出来,把武器扔在地上,我看见大先生的床铺上空无一物,只有被匕首刺烂的棉被和枕头,

    咳咳咳,

    一声咳嗽声传来,我抬头,果然看见给我鸡爪子那个干瘦老头,他看向我,很失望的摇头,

    而他身后是曼陀、蒋凝以及……大先生,

    大先生眉眼带着嘲讽的笑意,挑衅的看向我以及孙伟,孙伟当下就没忍住,在这么多枪口下,就要冲上去干,可警卫又不是木头,直接用枪口怼在他的胸膛,把他生生给怼了回去,而孙伟浑然不惧,用自己的胸膛顶着枪口,一步不退,

    老头看向我,只是淡淡说一句,“在这里,只有拳赛能够解决问题,”

    说完,他没再废话,把我们全压了下去,我这次被关在一个极其狭隘的小房间里面,从结构上看应该是禁闭室一类的,

    老头一开始还对我保有着尊重,并没动用武力,只是让胖子劝说我,企图阻止这件事,可在我强行用自己的办法作完这件事后,他显然已经对我失去了耐心,只是将我扔进禁闭室了事,

    一个人呆在禁闭室时,我的脑袋很空,耳边一直萦绕着那句:在这里,只有拳赛能够解决问题,

    言下之意,所有人都不能动用除拳头以外的武力,除了老头子,这句话虽然不含任何恐吓的成分,但却让我感到浓烈的压迫感,好像这座监狱根本就是法外之地,甚至说并不存在于这座星球上,它有着独立有别于任何国家的法律和道德,或者可以说根本没有道德,因为,在这里,只有拳赛能够解决问题,

    在关禁闭的第二天,我迎来了第一位探视者,是蒋凝,她穿着军装,没有化妆,只是嘴唇上涂着淡淡的唇彩,

    她看着我,莞尔一笑,抽出一根极细的香烟,放进嘴里,身后的侍从殷勤的给他点着,

    或许并不能叫侍从,应该叫男宠,他是一个有着蓝眼睛黄头发的欧洲人,年龄不大,眼中都是怯生生的恐惧,

    蒋凝吸了一口烟,将带着唇痕的香烟递给我,道:“抽一口,就是我的宠物了,”

    我真的对这个自以为是又喜欢惺惺作态的女人厌恶之极,甩手就把她的烟抽飞,道:“去你妈的,”

    被我这么粗暴的拒绝,她竟然毫不生气,只是笑着让她的男宠把烟捡回来,我真的搞不懂这女人有什么目的,老子又不是吴彦祖,非得要收我进后宫,

    “狱老给你安排了一场拳赛,一个月后,监狱泰拳赛争夺战,你将打第一场,赢了,自然万事大吉,还可以杀死大先生,”蒋凝道:“可要是输,也万事皆休,”

    “我的对手是谁,”我问道:“不要告诉我是大先生,”

    “你想多了,要是大先生还有打的必要吗,”蒋凝道:“由我来安排对手,当然,如果你乖一点,我会安排一个弱一点的,如果不乖,那就没办法了,我得不到的东西,只有毁灭,”

    我看着讨厌到不能再讨厌的蒋凝,冷冷一哼,决定装一个大逼,道:“不管是谁,我都会打败,”

    “这可是生死斗,”蒋凝提醒我道,

    “那我就把他打死,”我继续装逼道,

    “可如果是孙伟呢,”蒋凝嘻嘻笑了起来,道:“如果孙伟是你的对手呢,”

    听到这话,我顿觉浑身冰凉,如果对手是孙伟……而我们之间必须死一个才能报仇的话,那……我不敢想象那样的场面,更没办法抉择,

    “怎么,”蒋凝道:“害怕了,”

    我瞪着她,道:“你到底是谁,”

    我真的搞不清楚这个蒋凝是什么来历,几次三番的不杀我也就算了,屡屡想要收我当男宠,平心而论,我不算帅哥,也有自知之明,自己绝没有到让女人疯狂的地步,尤其是这种极有权势的女人,

    “你想过没有,为什么我抓住你们后一次都没有问过你的来历,”蒋凝反问道:“你不觉得奇怪吗,”

    我心中一动,这确实很奇怪,非常奇怪,如果是一个正常的人,在遭受我们的袭击并将我们逮住后,一定会严刑拷打,把真相逼问出来,

    可这么长时间以来,竟然一次都没有,甚至还好说好量要我们参加什么拳赛,一开始虽说准备武装政变,但基本是胖子在逗比,根本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作用,

    “因为我们早就知道你的来历,而这一切也全都是对你和你的部队的设计,”蒋凝道:“至于是谁,我想不用说你也知道吧,”

    我咬着牙,再傻也想明白了,我们的向导是刘语,带我们来丁山的自然也是刘语,而跟我有着血海深仇的也只有刘语,我真的是蠢,竟然没有防着刘语这一手,

    “我们早就商量好了,在监狱周围设计信号干扰源,让你们的通讯受到干扰,然后联系到我们为你准备的小伙伴,”蒋凝道:“你早就应该想到的,因为我姓蒋,你还有一个仇人也姓蒋,”

    “这么说来,蒋静是你姐姐,”我道:“而巴颂也应该是你们的人,”

    “蒋静是我天才的妹妹,”蒋凝好看的眉目动了动,道:“巴颂当然是我们的人,不然狱老怎么会知道一切,你以为天上真有神仙看着,”

    “我也真是蠢,竟然相信刘语,”我冷道:“竟然也没杀蒋静,”

    “你还不算太蠢,”蒋凝笑道:“没贸然的帮曼陀,不过你也是吓了我一跳,竟然差点信了胖子那个废物的话,”

    “这么说来,是你跟刘语联合,而非曼陀,”我问道,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刘语他们几个联合,跟曼陀没什么关系,这个问题我必须找出答案,不然不分敌我,是最可怕的,

    “也可以这么说,”蒋凝道;“曼陀只是一个副监狱长而已,职位和权利都很小,没办法代表监狱跟外界联合,”

    “跟刘语联合圈套我们,又利用我们杀死曼陀的援军,一环扣一环,你可真是毒啊,”我道:“不过,现在刘语失踪,我的人跟曼陀的人都不见,你估计也不清楚情况吧,你一定很担心,担心他们就在附近,等着给你致命的一击,”

    “我没什么好担心的,”蒋凝道:“刘语的失踪,当然还有钱的不见,确实让我有点失望,不过担心可万万谈不上,这座监狱,固若金汤,你们军师的几个人不可能攻破,”

    “哼,”我冷笑,如果军师还活着,一定会救我出去,我坚信这一点,也坚信不管再坚硬的防御都无法敌过军师的智慧之剑,

    “外面的事,你还是不要考虑了,因为你这辈子都不能再出去了,”蒋凝笑道:“实际上,这座监狱的人,包括我在内,都没有再出去的可能,因为这是一座死狱,”

    我心中一动,死狱,永远都不能出去,

    “你现在应该想的是如何应对一个月后的拳赛,”蒋凝拍了拍我的胸膛,道;“你身子还算壮实,但跟真正的拳手来比,你还差得太远,如果你上台,必死无疑,当然,就算你很强,也没有任何意义,只要你不屈服于我,我就给你安排孙伟,或者赵子储,”

    我盯着她,冷冷道:“草泥马,”

    “该打,”她轻飘飘在我脸颊上扫过,道:“跟了我以后不许说脏话,”

    “我草泥马,”我继续骂,没用多大声,但无论我多平静,都显得那么无力,

    “调皮,”蒋凝笑着抽烟,道:“蒋静本来让我杀了你,可这座监狱不能动用拳头之外的所有武力,而且,我也觉得杀了你实在可惜,蹂躏你,羞辱你,让你喝污水,吃老鼠,才有意思,哦,对了,我把你吃老鼠的视频全发给蒋静了,我想她一定看的很享受,”

    “去你大爷的,”我一拳打了出去,接着脚踢肘击,连续攻击,我不算泰拳高手,但跟赵子储这些宗师呆一起久了,耳濡目染也不算太菜,我不信打不过这个小娘们,

    可事实上……我真的打不过人家,我一直以为蒋凝在大会上说的那些话是吹牛逼,但现在看来完全不是,

    她轻易躲过了我的拳打肘击,而后只有轻飘飘一拳,准确的砸中我的心脏,一瞬间,我的心脏在巨力下抽搐骤停,全身血液都为之一凝,就如同死了一般,可怕至极,

    不过,她又接连打了我心脏数拳,又让我骤停的心,再次跳动起来,可就是这几拳,让我有种鬼门关走一遭的错觉,有那么一刻我真的感受到了死亡,也从未感觉死距离我如此之近,

    人体不是机器,在经历过心脏骤停后,我的身体剧烈抽搐,躺在地上吐着白沫,后来的事情我就不太清楚了,我只是觉得天越来越?,越来越?,

    等我醒来时,已经在一个软床上,一个有着非常魅惑颜色的软床,而且我浑身赤裸,很明显洗过澡,周身还喷满香水,我对这种化学品极其厌恶,连续打了几个喷嚏,才算解气,

    我跳下床,看到了自己的衣服,我赶紧穿上衣服,并寻找藏在衣服中的匕首,而匕首自然不可能有,只有一个系着红绳的痩鸡爪子,一层层的皮肉交叠在一起,好像在嘲笑我的愚蠢,

    我当时并不知道这个丑陋的鸡爪子,将会救了我的命并且让我免受羞辱,所以,我愤怒的把它扔在地上,

    这时,蒋凝走了进来,她依旧穿着万年不变的军装以及长筒靴,我看见她在笑,那分明是暧昧且邪恶的笑,

    我突然明白她要干什么,心中又是愤怒又是无力,她走到我面前,十分无礼的揪住我的头发,让我看墙角的一个监视器,

    “整个监狱都在看着我们,”蒋凝道:“我要当着数千人的面把你的衣服扒光,然后狠狠的羞辱你,”

    我怒发冲冠,一拳就打了过去,经过上一次的战斗我清楚的明白,我跟蒋凝之间有着巨大的差距,虽然我是男人,但远没有这个女人强大,我也知道我会输,可我必须进攻,为了尊严,

    但结果总是悲凉的,她只用了一招就击败了我,

    蒋凝一肘打在我的胃上,让我本来就空空如也的胃,泛起浓烈的酸水,涌上喉头,

    接着,她一记下劈把我打倒在地,我如同一个死狗般趴在地上,狼狈不堪,毫无尊严,甚至连不远处那只干瘦的鸡爪都不如,

    蒋凝抓住我的脚踝,拖着我向床上走去,这种屈辱的姿势,让我难以忍受,我似乎都能听到数千个男人高喊着那些污言秽语,让一个女人强奸一个男人,

    猛然间,我想到一件特别重要的事,这件事足以让我化解危机,我伸出手,一把抓住鸡爪子,愤怒的甩到了蒋凝的脸上,吼道:“老子要挑战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