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同桌有点冷 陪你倒数

第575章 可怕的蒋凝

    天灵盖的炸裂,并没有瞬间让刀疤脸死去,他吐着血沫,浑身抽搐,我蹲下身,看着他,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拯救他蹩脚的中文发音,“是死,不是屎,”

    刀疤脸突然变的极其狂暴,他死死盯着我,浑身剧烈的颤抖,想要反击,但最终愤怒还是耗尽了他所有的生命,脖子一歪,死了过去,

    啪啪,

    蒋凝竟然带头鼓掌,而且拍的很用力,甚至让我有一个瞬间,对她的敌意全消,周围呆愣的人,也都反应过来,疯狂的鼓掌,

    尤其那些兄弟们,疯狂的大叫着,冲上拳击台,七手八脚的把我抬起,抛向空中,欢呼着,

    我第一次享受如此激烈的欢呼,也第一次感到头皮发?的激动,这或许就是那些中二少年所谓的热血吧,

    欢呼停歇后,我走下拳击台,没有搭理对我微笑的蒋凝,更没有理瑟瑟发抖的大先生,径直走向狱老,道:“我赢了,”

    狱老道:“我看见了,”

    “大先生的生死是不是可以由我决定,”

    “当然,”狱老道:“这座监狱,拳赛能解决一切,”

    他的话音刚落,大先生嗷的一声叫起来,就往门口冲,想跑出去,但这种举动无疑是愚蠢且疯狂的,能够得到的也只能是警卫狠狠的一枪托,

    大先生被砸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狼狈不堪,亦绝望恐惧,

    我蹲下身,看着他,道:“为什么要杀我兄弟,”

    大先生满脸惊恐的摇着头,道:“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我冷笑着,这人死到临头还要撒谎,不过大先生明显要飚演技,他抱着我的腿,痛哭道:“我真没杀你的兄弟啊,都是雷歇干的,”

    “我相信你,”我玩味道:“就算我信你,那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本是盟友的我们,第一次见到你,你却一副要弄死我们的德性,”

    我这句话自问直接抓住了重点,大先生一直以来的德性,已经明摆了我们之间的敌对,

    本来我以为大先生要哑口无言,可没想到这老王八蛋说谎都不带打草稿的,道:“当然了,我侄子巴颂把你们诓进来,你们肯定不会放过我啊,我只能弄死你们了,”

    “你还要说谎,”我厉声喝道:“你以为我没有听见那天晚上的告密吗,”

    大先生瞬间呆愣,道:“啥,”

    我告诉他我们偷听的事,他马上又是一呆,接着毫不犹豫的改口,道:“我是骗人的,我骗蒋小姐,让她信任我,我是骗人,本来她答应我,把你们诓骗进来,就放我走,可后来食言了,我只能寻别的办法,”

    我皱着眉,看向蒋凝,蒋凝抖了抖烟灰,道:“不好意思,我食言了,”

    在一旁的孙伟忍无可忍,冲上去一脚把大先生踹翻,怒道:“雨哥,不用跟他废话,这种小人,杀了便是,”

    我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没理由再相信大先生,退一万步讲,就算不是他杀的猴子等人,单把我们诓骗进监狱这一条,就够他死了,

    “这个人可以任我处置了吧,”我对狱老道,狱老没说话,点了点头,我转而看向孙伟,也向他点了点头,我想就算没有武器,孙伟都有一万种办法杀死他,

    孙伟上前,很熟练的锁住了大先生的脖子,大先生惊恐的拍着孙伟还没用力的手臂,吼道:“玉观音,”

    我和孙伟都是一愣,连赵子储等人都呆住了,玉观音,这个人怎么又出现了,这个人一直隐藏的在黑暗中,是敌是友我们都不清楚,只是他总能在最关键的时候出现,而且只是一个名字,

    “是玉观音杀了锅盖头,也是玉观音杀了黑蟒,一切的一切都是玉观音在主导,猴子也是他杀的,他的目的就是搅乱金三角从中盈利,是他,一切都是他干的,”大先生突然失去理智一般,大叫着,

    “玉观音是谁,”孙伟问道:“他现在在哪里,”

    “我不知道,”大先生道:“我只是听过他的声音,不过我一定能把他约出来,我能,你们相信我一定能的,”

    孙伟看向我,问我的意见,我皱着眉,现在看来大先生还不能杀,我有些踌躇,这时蒋凝笑了笑道:“诸位,进了这座监狱是没办法再出去的,所以,想杀谁就杀谁,别犹豫,机会只有一次,”

    我对孙伟摇摇头,还是不要杀了,稳妥一点,把玉观音揪出来再说吧,孙伟点头,松开了大先生,大先生死里逃生,早已经吓瘫了,他曾经是纵横金三角的枭雄,但是在死亡面前,还是尿了裤子,就像人们说的,无论世界再不平等,在死亡面前,人人平等,

    “不杀了,”蒋凝看着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这位大先生以后我罩了,谁也别想再动他,”

    “你……”我和孙伟等人怒上眉梢,都很是不忿,

    “怎么,不行吗,”蒋凝有恃无恐道:“在这里,只有一次杀人的机会,你错过了,就不会再有,”

    “一个吓尿裤子的老废物,你也喜欢,”我冷笑道:“也不知道他下面的能不能用了,不过你这人爱好特殊,说不定就爱吃腊肉呢,”

    “你错了,我喜欢小鲜肉,”蒋凝笑道:“至于我为什么要罩他,理由很简单,我觉得上次食言很对不起这老东西,应该补偿一下,当然,你也可以认为,我就是想让你不爽,”

    “我作到了,”我道:“我很不爽,”

    蒋凝笑着拍了下我肩膀,道:“那我就爽了,”

    说完,她就准备离开,不过,我跳上了拳击台,用刀疤脸的血在拳击台上写了一个大大的名字,没错,就是蒋凝的名字,

    “我要挑战你,现在,立刻,马上,”

    蒋凝回身看向我,淡淡道:“你得排队,”

    我一呆,什么情况,不是说赢后的血字挑战,是级别最高且立即执行的死斗嘛,让我更没想到的是,赵子储竟然站了出来,道:“你确实要排队,”

    “没错,你得排队,”韩逸也道,

    “而且还在我后面,”孙伟也道,我顿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向肖磊,没想到肖磊也点点头,道:“你确实要等一会儿,”

    肖磊小声跟我解释了一番,原来,这三个家伙刚才用极快的速度打赢了一场死斗,并且用跟刀疤脸一样的方式,写了血字向蒋凝挑战,

    确实,血字有着最高级别,可当血字的对手是一个人时,只能遵从时间先后原则,而显然,我将是最后一个人,

    “明天,第一场,”蒋凝很霸气的勾了勾手指,道:“是谁,”

    赵子储一步跨出,神情淡然,蒋凝看了他一眼,道:“恩,挺帅的,死了可惜了,”

    说完,她转身离开,这种臭屁的自信,连养气功夫极好的韩逸毒忍不住吐槽,道:“这位女施主可真会吹牛逼啊,”

    我忍不住笑了出来,不仅是我,大部分兄弟都忍不住笑了笑,连曼陀都忍不住笑了,她的笑依旧很美,像瞬间点亮了整个世界般明媚,

    赵子储无疑是我们中最强的,我想也是最有可能击败蒋凝的人,虽然我没有跟蒋凝真正交手过,但单凭几招的对手,我就知道这女魔头的可怕,也深深明白,只有赵兄才用可能击败他,

    实话说,我对赵兄还是挺自信的,就问他,道:“有几分胜算,”

    赵兄伸出一根手指,道:“一分,”

    “有这么牛逼,”我道,说到底不就是一个女人嘛,再牛,也不应该打过一个男人吧,况且又是赵兄这么牛逼的,

    “师父说过,我是他见过最有天赋的男人,”赵兄并无吹牛之意,只是淡淡道:“而最有天赋的女人叫蒋凝,也就是他的小师妹,”

    “乃佛的小师妹,”我问道,赵兄点点头,狱老是乃佛是师父,又收了蒋凝,说是小师妹也并不过份,

    第二天,吃过早饭,我们稍作休整,就去拳击台准备这场生死决斗,我们到时,蒋凝还没到,没办法我们只能等着,不过摄像头都开着,很显然整个监狱都在关注着这场决斗,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蒋凝才姗姗来迟,依旧是那身军装以及金发男宠,不过,她身后,今天多了一个同样穿着军装的男人,

    这男人衣着整齐,长相也极其英武,步履间透着一个职业军人的笔挺,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阳刚之气,这种感觉我只从同样是军人的孙伟身上体验过,

    当然,孙伟很少穿军装,一般都是一副吊儿郎当,一切都不挂在心上的慵懒模样,

    赵子储早就等在拳台上,也作了热身动作,就等着开战了,战术方面,我们也有讨论,基本也就是攻击左脚的伤口,用持久战拖垮她,

    不过,这些战术,赵兄想在接触后再选择,他的意思我明白,先正面刚,刚不过再用计,赵兄自身有这样的实力,自然不用多说,

    蒋凝还是一副冷冷淡淡的表情,男宠为她脱了外衣,露出里面军色的衬衫,平心而论,她的身材还是不错的,当然,有着大量锻炼量的女孩,身材都不会太差,

    穿军装的男人突然挡在蒋凝面前,道:“我来解决吧,”

    蒋凝推开他的手,邪恶的笑了笑,道:“我喜欢自己把那些自以为很强大的男人……撕裂,这样才有征服的快感,”

    说着,她跳上台,微笑看着赵子储,死斗向来没有裁判,两人一上台就是开始,赵子储很绅士道:“女士优先,”

    “先让我出手,是为了探路,”蒋凝道:“没关系,怎么探你都得输,小师侄,”

    言罢,蒋凝鬼魅出手,一拳打了出去,紧接着便是肘击、膝顶加连环踢,她的路数很普通,技术动作当然也很专业,但好像轻飘飘并没有什么力气,

    快确实是快,路数也很诡异,很难躲,但总觉得阴柔有余,刚劲不足,说到底就是没力气,估计是女生的缘故,

    我们都这么认为,我想赵兄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才会选择硬接着一记膝顶,借而攻击她柔软的下颚,

    可赵兄的意图竟然没能达成,因为,这一记膝顶力气太大了,直接把他给顶飞了,

    赵兄摔在地上,刚准备站起,就一口黑血吐了出来,这一顶力气之大,竟然直接内出血,

    蒋凝攥了攥拳,手指咔咔作响,道:“听说你是这群人里面最强的,这也太菜了吧,就只是一招,”

    赵兄抬起头,昂然站起,擦掉嘴角的血,冷冷看着蒋凝,

    蒋凝继续道:“刚才把你打倒,我本来可以趁胜追击,打你个半死不活,结束战斗,我想你也知道高手对决间,被击倒意味着什么,可我并没那么作,你知道为什么,”

    赵兄没搭理她,一拳打了过去,接着便是疯狂的拳打肘击,他的技术动作自然也是极其标准的,但也同样被极其了解泰拳拳路的蒋凝躲开,

    “我就是要戏耍你,”蒋凝边躲拳头边笑道:“我就是要戏耍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男人,我要在你的兄弟面前,在数千名男人面前,活活将你打死,一点一点,一寸一寸,彻底将你碾碎,”

    砰,

    蒋凝准确无比的打在赵兄的心脏之上,这一招我曾经尝试过,那种痛苦,就像死了一次,

    就算赵兄比我强百倍,但还是难以忍受,他身子晃了晃,跪倒在蒋凝面前,

    难道就这么轻易的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