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夜半阴婚 慕希言

第006章 还好你遇上的是我

    玄泽一言不发的盯着我,不相信我会这么说

    冷墨渊倒是心情超好,拥着我的怀抱嘚瑟的都快要抖起来了。

    “听见没有,喜欢很久了!正在交往!”他每一个字都咬的重重的,那声音估计连在厕所打扫卫生的保洁阿姨都听得见。

    玄泽剜了眼他,再次对我道:“姒姒,他不是什么善类!”

    “南宫玄泽!”冷墨渊骤然怒道,“我不是什么善类,你难道就是了?”

    我一愣,他们俩怎么好像还认识的样子。

    玄泽望着冷墨渊的眼神恨不得喷出火来,他望望我,又看向冷墨渊。

    冷墨渊反而被他瞪得心情舒畅,搂着我就开开心心的上了电梯,去了楼上的贵宾包厢。

    我不敢去看玄泽,只知道他现在的脸色一定很差。电梯门才关上,我便挣脱开了冷墨渊。

    冷墨渊才明媚的心情一下子又不开心起来了:“哼!”他冷哼一声,正巧电梯到了,拉着我先出去了。

    进入包厢坐下,冷墨渊简单粗暴的要了最贵的菜,就大爷般的翘了个二郎腿问我:“姒姒?”语气那叫一个酸,“他干嘛这么亲热的叫你!”

    “你管得着么!”我也没好气。冷盘已经端上来了,我挑起筷子边吃了起来。

    冷墨渊弄了个没意思,一边握着筷子一边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关系,以后离那家伙远点。”他的语气沉沉的,倒是多了几分认真。

    这家伙是吃醋了么?

    不,估计只是男人单纯的占有欲而已。

    我闷闷的应了一声,冷墨渊给我夹了块白斩鸡又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就你是好东西!

    我懒得跟他争辩,心情虽然不怎么好,但胃口却不错,我估摸着都是肚子里孩子的功劳。

    吃了不少好东西,我这回没再打算付钱。养孩子,冷墨渊该出钱的!

    吃到一半,我的面前已经被冷墨渊堆了不少吃食了。他拨弄着烤鸭片想了半天。将那份考研蘸好酱夹到我面前,拧着眉问我:“你全名叫什么来着?”

    顿时心间一股想掀桌子的冲动怎么办!

    我剜了眼他,努力压制住了那股怒火没说话,狠狠席卷了桌上大半的吃食,就听见冷墨渊在一边抱怨:“脾气不好还吃的多,还好都长在胸和屁股上了”

    真想打死他!

    吃完冷墨渊就走了,还好记得付了钱。

    离天黑还早着,回学校的路上我就想着再去找一份兼职,趁着肚子还没显现出来多攒点钱。然而,找了好几家店,都被拒绝了。

    理由无外乎都是嫌弃我穿的太性感了。还有一家店店员酸溜溜的说,像我这种锦衣玉食大小姐就不要来体验他们穷苦人民的生活了。

    都是冷墨渊给的衣服的错!

    气馁的回到了学校,依旧是宝宝开的门。唐清澈不在,宿舍里还是一片狼藉。我简单的换掉了满是鲜血的床单,才躺下去没多久,就感觉到一股熟悉的寒意涌来了。

    冷墨渊坐到了我的床边。见我睡着,他伸手轻轻戳了戳我的脸:“别装睡啦!”

    “我是真困”我翻了个身。

    冷墨渊傲娇一笑,不知道做了什么,我就听见身后传来翻书的声音。他该不会在看我的课本吧!

    我一个激灵起身,看见冷墨渊手中拿着一本古籍。见我起来,他抬手将那本子放在了我的身前,抓起我的手臂就让我将掌心放在了那本子上。

    直到这时我才看见上面写着“生死簿”三个大字!

    正出神,生死簿发出一道耀眼的光芒,下面飞速翻着的书页停了下来。我想要去看,冷墨渊却先一步抽走了生死簿。

    “花姒?”他举着生死簿笑着读出了我的名字,“原来你叫花姒!姒姒?”

    大晚上的叫醒我就为这个!我不想跟这只幼稚的鬼多说什么,只不过有些好奇那生死簿。上面,会有我父母的信息么

    冷墨渊还在读:“花姒,泽云城人士,出生于诶,原来你才23岁呀!好小哦!”

    “和你这种老鬼比不了。”我敷衍了一句,伸长了脖子想要去看上面的信息,却被冷墨渊发现了。

    这只臭鬼恶劣的将生死簿一合。欠扁的笑着:“姒姒,你想看什么呀?”

    他显然是要跟我对着干,倒不如说实话了。

    “生死簿上,有我父母的信息吗?”我问。

    冷墨渊一脸自豪:“当然有!你父亲是泽云城齐”我正秉着呼吸听他说下去,冷墨渊却忽然停了下来。

    他看着我好一会儿,道:“我干嘛要告诉你?活人是不能随便知道生死簿记载的内容的!”

    “你还拿生死簿当点名册了呢!”

    “我乐意!”

    我被他气的伸手就想要去抢夺他手上的生死簿,奈何远不是冷墨渊的对手。同时,还被他鄙视里一通:“真是奇怪,给你喂了那么多灵果和灵气丹,你怎么还是一点灵力都没有?”

    要你管!

    终于,冷墨渊也厌倦了跟这样弱小的我作战,手一抬便把我压在了床上。

    他身上的温度一丝不差的传来,我与他脸对脸在一起,鼻尖的距离不到一节手指。

    想起白天在浴室的尴尬场面,我立刻伸手捂嘴了自己的嘴。

    冷墨渊不满的嘟嘴了下嘴,趾高气昂道:“你要是亲本座一下,本座就勉强泄露天机,告诉你一点你父母的消息!”

    这不是要我出卖色相么!

    我拒绝!

    “那你走吧。”我回答的飞快,冷墨渊的眉头不解的上扬:“为什么?你不是很想知道吗?”

    “想知道是一回事,但是那样的父母,不知道也无所谓!”

    冷墨渊眼中的不解更深了,他望着我,见我没有任何后悔和想多说的意思,慢慢从我身上起来了。

    “那样的父母?”他不是很理解的打开了生死簿,一目十行快速看了什么之后,轻叹一声:“原来如此”

    骤然,他又像是发现了什么大事件一般站起了身来,头撞上上铺的护栏都浑然不觉。

    “我们是不是在那个养鬼师家才有了孩子!”他问我,语气带着几分急促与愤怒。

    我不怎么想回答这种问题,冷墨渊追问道:“你快说!一个月前的事,我真的没什么印象了。是不是他们家?”

    我剜了他一眼:“大概吧,我也不是很清楚”

    “你怎么会不清楚?”冷墨渊不解。

    我就不懂了,他可以不记得,我怎么就非要记得清清楚楚呢!

    “他们让我去那里找我亲生父母,结果我稀里糊涂在那个天井里睡了一一觉,我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提起这个我也火大,不知道是谁那么缺德,拿父母的信息骗我!

    冷墨渊沉默的盯着我,又问:“他们家是不是姓齐?”

    “嗯,和齐天一个姓。”我道。

    冷墨渊往后退了一步,眼中闪过一道恨意。我不解的抬头,他对上我的眼神,眼中竟然多了几分不真切的心疼。

    一定是我眼花了。

    诶,我突然发现我的夜视能力变好了!以前的话,这么黑的夜晚,我勉强只能看到一个人影,现在居然能将冷墨渊的五官都看清了!

    冷墨渊不知为何低低的骂了一句畜生,忽然又捏住了我的下巴,郑重道:“女人,还好你运气好遇上了我!”

    我觉得这是我这辈子最倒霉的事了。

    正吐槽着,冷墨渊的脸快速放大,我的唇上顿时传来一片冰凉。这个不要脸的家伙居然强吻我!!

    我挣扎着想要推开他,冷墨渊的力气却出奇的大,竟然箍住了我,让我动弹不得。

    他几次想要撬开我的齿贝入侵进去。我抵死不从,他才慢慢偃旗息鼓。恋恋不舍般舔舐了一下我的唇角,他松开了我,不满道:“怎么有你这么不懂情趣的女人!”

    “我还是个孕妇呢,要那么多情趣干什么?”

    “我的孩子才不会那么脆弱呢!不信,我证明给你看!”约炮还说的这么正义凛然!

    他说着又要扑上来,被我一脚踹开了。他捂着肚子瞪着我:“女人,你太不知好歹了!外面多少鬼求本座上本座都不上呢!”

    “那你现在可以一个个去宠幸了。”我嫌弃的挥了挥手。

    冷墨渊被气得简直要冒烟了,最后气冲冲的走了。

    我躺在床上反复的回想着冷墨渊的话,只能分辨出我父母也是泽云城的人。只是,泽云城六百万人口。我又该怎么找呢?

    不然,去警察局看看有没有谁家生了孩子却没有孩子成长的信息?

    就这么办!

    这一夜我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早上醒来的时候,才洗漱完,就听到有敲门声。开了门,居然是上次问我话的女警察。

    “花姒,我们有事要请你配合调查。”她道。

    “还是唐清澈的事么”我说着瞥了眼她身后,对面那间原本唐清澈住着的宿舍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开了,唐清澈正一脸青白与愤怒的在她背后盯着我们。

    女警察点了点头,我起了恶作剧的心思,道:“唐清澈就在你身后,你自己问问她不就知道了。”

    女警察脸色顿时大变,她惊吓般转过头去,唐清澈脸上的鬼像更凶了,可是女警察却看不到她,只能看到一间空荡荡的背阴宿舍。

    她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责骂了我一声:“花姒!你不要胡言乱语!怪力乱神的!坚定的无神论者是无所畏惧的!”

    “那是你看不见啊”我又瞥了眼她身后,“你看,唐清澈已经快把手伸到你肩膀上了。”

    女警察再次受了惊吓转过身去,她头上的警徽闪过一道一样的光芒,唐清澈尖叫一声躲入了一边黑暗中消失了。

    看来是警徽救了这女警察。

    我正遗憾着她不能见鬼,却看见那女警察脸色惨白惨白的抓住了我的手臂:“是谁的声音”

    她的声音在发抖。身子也不住的颤抖着:“花姒,你别吓我,刚刚是谁在尖叫?”

    “唐清澈。”把我关了一天一夜,我在审讯室里快被吓死了,也让你尝尝被吓到的滋味!

    女警察尖叫一声走了,我笑了笑,看见唐清澈从对面宿舍的角落地上探出来一个头,我转身关门。

    她的身子微微有些透明,显然是受了伤还没痊愈。上次她的话我可清清楚楚的记得,可不想再被算计。下次冷墨渊来的时候,得跟他说一声了。

    我才吃完一个灵果,门口再次传来了敲门声,这一回是男人的声音:“花姒?我们是警察,开一下门!”

    我忙将剩余的灵果收起来,才锁好柜子,门就被他们用宿管阿姨处的钥匙打开了。

    “花姒,跟我们走一趟!”来人都穿着警服,我只能跟着去了。

    出门的时候,唐清澈躲在角落里不敢出来。看来有男警察进来后,阳气重,她就不敢出来了。

    正要下楼,又听见一个在里面检查我东西的警察指着被我团在盆里的床单问道:“这是什么!”

    “哦。姨妈血。”反正是我自己的血我也不怕。

    警察面露怀疑,居然还要请示上级。本来还想今天洗掉的床单,就这么被当做证物送进了警察局。我懒得多解释,跟着他们去了警察局。

    审讯室里,他们要我老实交代出我的男朋友,我哪里有!

    可是,他们居然找来了那天我和冷墨渊一起吃饭的饭店经理。那天,我和冷墨渊是男女朋友的事,全饭店都知道了。

    我只能说那是我新交的,至于怎么联系,我一概不知。

    警察不相信我的话。扣着我不放。我已经能猜出来他们脑补了一通我和冷墨渊合谋将唐清澈杀掉,再砍头,最后我为了保护心爱的人而抗下所有罪责的狗血剧情了。

    反正没证据,他们就得放我,我也不急。而且,警察局的伙食还不错。晚饭的时候,我吃了个光光,一点剩饭都没留下。

    夜渐渐深了,我趴在桌上打瞌睡,想着要是审讯室再给配张床,我就把冷墨渊供出去。

    迷迷糊糊的,我就睡着了。肚子上冰冰凉凉的一片,竟然让我格外的安心。

    虽然并没有做好准备要接受这孩子,可是孩子有什么意外,我还是会难受。

    真是复杂的心情。

    睡的正香,一连串的尖叫声却把我吵醒了。

    我睁眼,一道不真切的光亮在我眼前闪过,没入了我的肚子里。我顿时感觉不大好,忙摸着肚子担忧道:“你不是又跑出去了吧?有没有受伤?”

    肚子上传来冰冰凉凉的感觉,没有疼痛感,倒是很舒服,仿佛孩子在蹭我一般。

    我稍稍松了口气,假装威胁道:“你要是再不乖,我就告诉爸爸!”

    肚子里的小家伙似乎动了动,好像打了个饱嗝。我正还要跟孩子交流感情,审讯室的门却开了。

    门外没有人,但是一股很浓重的血腥味传来,闻得我很不舒服。

    类似于清虚观有道家精华笼罩一般,警察局也有着浩然正气。所以唐清澈想对女警察不轨,却被警徽震退了。

    照理来说,警察局不应该会闹鬼才是。

    可是也没哪个犯人敢在警察局闹事闹成这样吧

    思来想去,我谨慎的站起了身。端起自己坐的折叠椅当武器,我悄悄猫到门口。

    越是靠近。血腥味就越是浓重。这样的血腥味几乎让我难以呼吸,可是我却感觉肚子里的小家伙异常的兴奋了起来。

    鬼胎嗜血么

    我那天喝的白开水突然变成了唐清澈的血,难道是孩子做的?

    我心中震惊,已经走到了门口。门外,血流成河

    暗色的地砖地上,全部都是血!浓稠的血液,铺满了整条走廊!滴答滴答的,不断的楼梯上,还有鲜红色的血滴不断落下。

    审讯室的两个守卫警察已经倒在地上了,两人浑身干枯,仿佛全身的血液都被抽干了一般。

    不远处的,都倒着这样的尸体

    我的双腿一软,手上的椅子就要落下去,又被我强行握住了。

    能做出这种事的,一定不是活人。而能在警察局闹事,肯定修为不低,我一定得想办法活下去。

    可是,难不成要踏着这么多血逃出去?脏倒是一回事,我就怕沾上了这些东西,反而被那家伙追踪,逃不了。

    正想着,面前的血河却突然朝两边散去,居然在流浪中央显现出一条干净的路来。

    肚子上的温度更加冰冷了,我知道是孩子做的,握紧了手上的折叠椅就一路狂奔出去。

    迎面有一道黑影走来,那脚型飘忽,一看就不是活人。他见到我,速度加快了朝我走来,我得先发制人!

    我抬手将手上的椅子往那鬼影身上砸去,“哐”一声,椅子碎成了渣渣。

    我斗胆抬起头来,看见冷墨渊那黑成煤炭的脸,觉得完了。

    我居然拿椅子砸了他!

    “对对不起”我后退,真恨不得来的是个真正的怪物。

    冷墨渊飘顺的黑发之上,还残留着不少椅子的木质碎屑。

    我见我后退,迈步追上来,我忙再次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真的不知道!我错了!我以为是坏人!”

    冷墨渊现在的表情已经能杀人了!

    “对不起?”他气的磨牙,猛然抓住了我的手腕往他那里一拉。

    我因为心虚站的不稳,被他一拉,整个人都落尽了他的怀里。我这回乖乖的不敢动了。

    冷墨渊也没收紧怀抱,他低头看了眼全身紧绷着的我,憋了半天的气,最后只能泄气般的叹了口气:“蠢女人!”

    他这是不生气了吗?

    我抱着侥幸心理抬头,看见冷墨渊正自顾自的生气着。他的头发上挂着几片顽固的碎屑,我抬手帮他拿下来了,忽然想起这里不止我们,忙抓起他的手往外跑去。

    “外走外走!这里有只很可怕的鬼,居然杀掉了这么多警察,快走!”

    我一边跟冷墨渊解释着,一边拉着他坐。冷墨渊走了两步,听见我的话,又将我拽停了。

    “行了,不用跑了,那只鬼就在这里。”他不以为意道。

    我一惊:“你做的?”印象里,他也没这么残忍吧!

    冷墨渊鄙视的剜了眼我:“本座需要对无辜活人下手么?”他伸手轻轻抚上了我的肚子。蹲下身来问道:“宝贝,为什么要杀光这里的活人?”

    居然是孩子做的!

    我震惊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肚子上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冰凉,孩子的情绪显然是很激动,却因为年纪太小没有办法告诉我们。

    “孩子为什么这么做?”我问冷墨渊,他摇摇头。

    他的手来回轻抚着小腹,孩子很喜欢他的样子。冷墨渊又道:“宝贝,以我们的身份,完全不需要跟活人一般见识。你杀这么多活人,没有必要。”

    孩子还是很激动的样子,我忽然想起孩子刚刚回到我肚子里的时候似乎打了个饱嗝。跟冷墨渊说了。

    冷墨渊颔首:“嗯,孩子的确喝了这些人的血。”他有摸了摸我的肚子,“宝贝,你怎么喜欢喝血呀?”说着,他的眼神忽然暗了下去。

    “怎么了?”我不解。

    “想起来了一个朋友。”他沉默了一下改了口,语气竟然是带着一丝悲戚:“她也爱喝人血”

    他会想起来了谁?

    冷墨渊忽然抬起头,望向我的眼神一瞬间飘远。

    肚子里的小家伙似乎不满的踢了他一脚,冷墨渊这才回过神来,又摸着我的肚子又道:“好了,爸爸在呢。要喝血,以后爸爸给你带。别自己出来找了,还杀这么多人,看看把妈妈都吓成什么样子了!”

    快被吓死了好么

    不对!重点不是这个!

    “你要给孩子喝人血?”我问冷墨渊,看见他点头,一下子炸了:“不行!”

    孩子还小,冷墨渊是绝对不会让孩子离开母体的。这也就是说,必须得由我喝下给孩子补充了!

    我绝对不要喝!

    “又不是让你人肉。”冷墨渊不满道。

    “那孩子以后要吃人肉,你是不是也要要吃人肉了?”我问。

    冷墨渊不语,一看就是默认了。

    我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你休想!我绝不要变成吃人的怪物!”

    这孩子,果然还是不能留!

    肚子上的冰凉一阵一阵的传来,我知道是孩子在抗议。可是。他再抗议,我也不会同意的!

    这孩子本就来的意外,如果他安安分分的,我也许可以当个普通的婴儿养着。可是,他如今要吃人。而且,照今晚这局势,孩子吃的人肯定需求量还不低。难道要我去杀人给他吃吗!

    我做不到。

    我是人,不是吃人的怪物!

    冷墨渊皱着眉道:“孩子现在只是想喝点血”

    “那以后呢?”

    “以后想吃人也不是不可能鬼胎,本就是这样的”他本不想告诉我,奈何也不想骗我,只是说的声音有些轻。

    我甩开他的手就朝外跑去了,警察局外,居然围着不少人在摆阵。

    见我出来,他们纷纷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谨慎又戒备的盯着我。

    冷墨渊追着我从里面出来,看见外面这副样子,停下了脚步。

    “是只厉鬼!”不知道谁喊了这么一句,顿时,那些人纷纷朝冷墨渊攻去。

    冷墨渊只是手一挥,那些法术攻击便全部被挡住了。他手中的折扇打开一抖,顿时,那些列阵攻击他的人全部被击倒在地了。

    冷墨渊又是一道威压要过去收拾那些人,却被另外的一道威压挡住了。

    齐天迈着悠闲的步子从人群中走出来,是他抗住了冷墨渊的威压!

    “怎么是你呀?早知道是你,我就不来了。”打着哈欠,齐天一脸的困倦与嫌弃。

    冷墨渊剜了眼他,收掉了威压:“你来这里干什么?”

    齐天努嘴指了指我们身后的警察局:“厉鬼作祟,第九组怕自己镇不住,请我过来看看。”他说着不解,“不会是你做的吧?”

    “切!”冷墨渊一脸鄙视,“本座才不屑与凡人动手。”

    “那是谁呀?一瞬间就将警察局里的所有人都杀了个干净,还触动了我留在这里的大阵。”齐天好奇的伸长了脖子往里望去。

    我出声道:“是他儿子。”

    齐天诧异了一下,却是在问:“是男孩子呀?性别都能看出来啦?”

    “还没,还要过几天才能确定。”冷墨渊道。

    齐天道:“要是个女孩子就好了,冥宫已经有白焰一个男孩子了呢。”

    “本座的孩子,男孩女孩都好!”冷墨渊忙护短起来。

    齐天笑着,我再次提醒道:“是这孩子杀了警察局的所有人。”齐天你作为清虚观观主,不忙着驱魔卫道注意力喂狗了吗!

    “哦。”齐天点头应了一声,笑眯眯的看向了我的肚子:“真厉害!”语气里居然满满的都是赞扬!

    我快被气死了,再次提醒道:“他们都死了!死了!”

    齐天不以为意,示意我淡定:“你放心好啦,没事哒。”

    他这淡然的态度让旁边的一个中年男子也看不下去了,擦着满头的冷汗紧张的走上前来:“观主这些都是我们泽云城的精英警察难道就这么死了?”

    他显然不甘心。

    齐天这才再次瞥了眼警察局里面,又看向冷墨渊。问道:“你不收拾烂摊子?”

    冷墨渊白了眼他,转身走回到了警察局里面。齐天示意我和那男子跟上,带着我们一起进去了。

    冷墨渊的眉心显示出一枚黑色的曼珠沙华印记,一朵黑色的花朵从他手掌之间旋转着展开。

    他的法力蔓延了整个警察局,这里的一切就如同时光逆转一般。地面上鲜红的血液褪去,倒在地上干枯的尸体逐渐变得生动丰盈起来。那些死去的警察,居然全部复活了!

    我愕然。

    我听见复活过来的警察三三两两的议论着刚刚发生的事,还没反应过来自己是真的死了还是做了一场可怕的梦。

    齐天又问:“他们的记忆你不删?”

    “没空!”冷墨渊冷冷道,拉起我的手臂转身带我出去了。

    “那剩下的你处理吧。对了,不想再出现这样的事,就别再找这姑娘的麻烦啦!”齐天跟那中年男子说了一声,剥了颗糖丢进嘴里,一个叠影便追上了我们。

    “你伤势加重了呀。”他的眼睛不断瞟着冷墨渊,语气幸灾乐祸的。

    冷墨渊冷哼一声:“受伤了又怎样?本座还能揍你!”

    齐天撇撇嘴:“我可不跟你打,回头你恶人先告状,我还得被揍。”

    “知道就好!”冷墨渊忽然停了下来,伸手朝一个做了个丢的手势,一顶红纱幔帐软轿就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八只凶神恶煞的厉鬼抬着轿撵,冷墨渊抱着我飞入软轿之中,懒洋洋的躺在了宽阔的软轿之中。

    “行啦,你去疗伤吧。我去找二二,让他们兄弟这个月都别休息了。知道你这副样子,他们肯定很乐意开工哒!”齐天说着坏坏一笑,在冷墨渊揍他之前,从原地消失不见了。

    “算你逃得快!”冷墨渊愤愤,“起轿!”

    骤然,轿子被八只厉鬼抬起,在大马路上大摇大摆的踩着汽车顶盖一路往前飘着。

    冷墨渊闭眼躺在床上,我想起齐天的话,不由得问道:“你受伤了?”

    “没有。”

    “嘴硬!”

    冷墨渊的眼睛蓦然睁开了一条缝,他看向我,我却转过身去不想看他了。

    背上覆盖上了一片冰凉,冷墨渊居然坐起来抱住了我。

    我想要挣脱开,他却无赖道:“我现在可是病鬼,你不能趁鬼之危!”

    我趁得动么!

    白了他一眼,我没有说话。冷墨渊的头靠在我的肩上,即使没有任何温度,却还是让我的心感觉沉沉的。

    吃人肉,喝人血

    绝对不要!

    下定了决心,我推开了再次闭眼的冷墨渊。他不解的抬起头来,我道:“放我下来,我要回学校。”

    “你那破地方有什么好回去的!”冷墨渊一股子的嫌弃。

    “你管我!我要回去!”要是被他带回到幽冥路的话,天晓得我什么时候还能再回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