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蛊夫 月蓉

401,蛊王樊守(二十九)

    护身蛊虫?!

    难道芭蕉也是半蛊人级别的巫蛊师吗?

    就在我疑惑不解的时候,那些护身甲虫已经飞到了黑苗族族长一家人的身上,几只快速的钻到他们的皮肤里,疼得他们啊啊的只喊,并且快速站起来,在屋子里东撞西撞的,像是再逃,可却不知道哪里有门。由此可以判断出,他们的脑子连最基本的东西南北都判断不出来了。

    我见状,心中一惊,诧异的朝芭蕉看过去,“你这是要做什么,为什么要对他们下蛊?”

    芭蕉闻言,将她头上的长辫子往后一抛,笑着对我说道:“这哪里是我对他们下的蛊?分明是你啊。”

    是我下的蛊?……

    她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么!

    “你胡说什么,快点让你的那些甲虫回来,别再伤害他们!”我气愤的朝她喊起来了。

    可芭蕉却偏偏不肯这么做,而是继续操控甲虫啃咬黑苗族族长一家。

    黑苗族族长一家三人,本来还能走动的,现在被啃咬的痛不欲生,倒在地上打起滚来。打滚的声音都把地板弄得咚咚响,他们嘴上也发出痛苦的嘶吼声,声声令人心颤。他们裸露出来的肌肤上,都趴着护身甲虫,甲虫们快速的啃咬着他们的肉,直到啃到露出白骨为止。

    我见状,走过去想要救他们,可我一过去,自己身体里的护身甲虫就跟着跑出来,不等我碰到他们身上,它们就争先恐后的往族长一家的身上飞去……

    “怎么会这样?”我见到这一幕吓呆了,连忙收回手,控制意识要去操控自己的护身甲虫回来。

    可不等我唤回他们,门口处就传来樊守惊愕的声音,“碧落你在做什么?”

    听到他的声音,我扭过头朝他看过去,刚要告诉他什么情况,结果,芭蕉一声惊呼响了起来,“啊……好多的甲蛊虫……阿守少主,你千万不要进来,她疯了……”

    闻言,我朝出声处看去,只见芭蕉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在地上打起滚来,并且身上趴了好多的护身甲虫,那些甲虫好像还在啃咬她。这是什么情况?

    她在诬陷我吗?

    突然想起之前放护身甲虫的时候,对我说的那句话,什么要为了得到心爱的男人,必须要设点手段。难道,她心爱的男人就是樊守,她为了得到他,就故意放护身甲虫诬陷我?

    想到这一点,我气愤不已,恨不得将她大卸八块!

    有了这一个想法,我身上的护身甲虫,居然都快速的朝芭蕉飞过去。惹得她尖叫连连!

    樊守见状,二话没说,割破自己的手腕处,放出了一些鲜血,然后就往她身上洒去。我那些护身甲虫,一碰到樊守洒过来的鲜血,就顿时化的化,逃的逃了。

    我这会因为身体里的护身甲虫飞出来太多,血液流失过猛,整个人就跌坐在地,气喘吁吁了。

    回头朝族长一家三人看过去,他们已经没了动静,只有护身甲虫啃咬他们身体的噗哧声传来。而他们三个,身体的肉也吃掉了大半,露出森森沾血的白骨。

    他们死了!

    刚才还活生生的三个人,不到二十分钟,居然统统都死了!

    而罪魁祸首,就是那个芭蕉。我不明白,这些女人为了一个男人,居然能做出这么多歹毒的事情来。之前樊雅是,后来是王淑梅,现在又来了一个芭蕉。我真的搞不明白她们的想法。爱一个人,难道必须要去伤害别人,才能得到他吗?

    “阿守少主,我害怕……我害怕……”就在我为黑苗族族长他们的死而感到难过的时候,芭蕉那佯装害怕的发颤的声音,从门口那边传了过来。

    我气愤的朝那边看过去,只见她躺在地上,一把抱住樊守的腿,目光可怜巴巴的朝樊守看过去。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我突然想起了我之前被樊牛大欺负,然后朝樊守求救的画面来。那时候的我,就和芭蕉现在装出来的样子一模一样……

    樊守看到她这个样子,果然大男子汉的保护欲涌了出来,低下身,伸手拉起她来,“没事了,你快起来,离开这里。”

    樊守这目露怜惜的样子,让我醋意大发,“樊守,这些护身甲虫不是我放的!”

    樊守这时已经拉起芭蕉了,听到我的话,紧紧捏着芭蕉的胳膊,手腕处的鲜血不停的滴落下来,他浑然未觉,只神色复杂的看向我,“碧落,我不怪你。”

    什么叫不怪我?

    难道他并不相信我的话,认为我是在开脱?

    “这真的不是我做的!我怎么可能……”我扭过头看了看族长一家人被啃成白骨的尸体,心里一痛,不忍再看,别过头重新看向樊守,“我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绝不会!”

    “就是你……你刚才突然发怒,不但对他们下了护身甲虫,还对我也动手了。好在我会点蛊术,才抵挡了一会,不然,这会我也死了。”芭蕉躲到樊守后面,故意装出怯怯的模样说道。

    她戏演的比樊雅、王淑梅还要逼真,看得我都要信她的话了。

    “真的不是我!”我心里憋屈极了,明明就不是我做的,为什么要诬陷我!

    我这样一怒,身上的护身甲虫就飞出来,和之前樊瘸子那些甲虫一样,围绕着我开始转圈飞了。我见状,吓了一跳,后退着数步,“怎么会这样的……这些甲虫在做什么,滚开……快滚开啊!”

    看到这些甲虫,我好害怕,伸手去驱赶着它们。

    樊守见我这样,心痛的往前走了几步,“老婆,你别害怕,我信你。你心情平复下来,它们就会走的。”

    我本来以为樊守会像之前那样,被人家诬陷我了,还会信别人。谁知,他却无条件信任我。

    刚才如果我是樊守,正巧看到我身上的护身甲虫飞到了族长他们身上,现在又这样,肯定信芭蕉的话,不信我的话的。可偏偏樊守说出信我这句话来,瞬间,我的心中一暖,烦躁、惊恐的心情就平复下来,这些围绕我飞的护身甲虫,也慢慢的飞回我的身上,快速的钻进我的肉中藏了起来。

    我这才深喘息着望着樊守,见他一脸担忧,我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阿守少主,真的是她放的护身甲虫,不信你问阿珠婆,她一直在场!”芭蕉朝阿珠婆那边扫了一眼道。

    阿珠婆闻言,就赶紧附和她道,“阿守,芭蕉说的不是假的。真是这女的放的护身甲虫在这黑苗族一家人身上的。”

    我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阿珠婆,摇摇头,“真是可笑,连条虫子也会撒谎吗?”

    “对啊,蛊虫是不会撒谎的,由此更能说明,这一切都是你做的。”芭蕉反驳我。

    我气愤的捏起拳头,朝她瞪过去。没敢想把她杀了的画面,不然,真怕护身甲虫冲过去,惹樊守不信我。

    樊守这会不管在场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在说什么,他的目光始终落在我的身上,一言不发。

    我见他这个样子,着急起来,走到他身边,认真的看着他道:“守哥,真的不是我做的!”

    樊守闻言,本来是看着我的,随后低下头,拧起浓眉,声音很小的道:“我知道,我说了,我信你。”

    他嘴上说信我,可脸上的表情并不是信我的表情。我看到他这个表情,心里堵得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碧落,你必须学会压制身上的蛊性。”屋外传来汪洋虚弱的声音。

    这时,我才发现汪洋站在门外,默默的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他这话的意思,很明显是在说,是我蛊性大发,才放了护身甲虫害人的!

    连睿智的汪洋都不信我,更何况是樊守呢?

    我心里更堵了。

    “汪洋,我们天一亮,就立马出发去找活蛊人墓。”我闻言没说什么,樊守却猛地扭头朝汪洋看过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