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王者 寻飞

785 财神归位

    伦哥脸上出现一抹怪异的神色,轻咬着嘴唇犹豫了半晌后点点头说:估计是重名了吧,我认识的那位不可能出现在石市,

    当看到他那惊诧的表情时候,我感觉伦哥一定是知道点什么的,笑了笑说:“对了,之前我就和那人见过一面,他有俩老婆,不知道是吹牛逼还是真事,那俩女的长得都个顶个的漂亮,我一直觉得是他妹,”

    伦哥瞬间变得兴奋起来,车都顾不上开了,直接方向盘往旁边一打,停到路边上,回过头来问我:“敢在看守所里吃火锅,而且还带了两个漂亮的媳妇,三儿你确定你没说错,”

    我点点头说,他要是没吹牛逼的话,我确定没说错,

    伦哥嘴角泛起一抹亢奋的笑容,像小孩似的拍拍手说,我三弟你这次可是撞大运了,肯定是他,

    “到底谁啊,”我好笑的催问他,

    伦哥深呼吸两口,凝眉正色道:天门四爷,

    “谁,那个天门的龙头,”我也给彻底惊到了,猛地站起身子,脑袋“咚”一下撞到了车顶,疼的我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伦哥点点头说,嗯,天门四爷过去的名字就叫张竟天,后来因为一些事情改名张小四,天门搬到上海滩,四爷风生水起,不管是混途还是官场都平步青云,又把自己的原名字改回来了,可是我听说,四爷很久就不太管天门的事情了,带着两个大嫂满世界的飞,他怎么会平白无故跑到石市来呢,

    “说的好像全世界不包括石市似的,”我撇了撇嘴巴白了眼他,相比于张竟天的身份,我更好奇伦哥是通过什么途径了解到这些秘辛的,天门四爷有两个媳妇这事儿估计稍微打听一下很多人可能都知道,

    可是他名字来回更换这种秘密,怎么也得是个核心人物才能了解吧,

    见我斜眼瞟动他,伦哥干笑着抓了抓后脑勺说,我也是听文锦叨咕过几句,具体是真是假,咱也不清楚,不过三子,这回你真的撞大运了,把握好这次机会,说不准你还能重新加入天门,

    胡金憨乎乎的出声,为什么一定要加入天门呐,天门确实势大,可咱们王者也不小,而且还在蓬勃发展中,给小三爷十年时间,谁又敢保证王者就一定不如天门,宁为鸡首不做凤尾,小三爷,咱不去天门,上次我们住院,你忘了宋福来对你什么态度,

    我认同的点点头说,上杆子的买卖不是好买卖,人家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我,我再拿着热脸去贴冷屁股不是犯贱吗,宋康过去答应我,如果我能顺利活到过年,他会保荐我入天门,结果呢,然后我盼星星盼月亮的,盼来个宋福来,因为陈圆圆的几句鬼话,就开始质疑我的人品,还扬言如果不是因为我师父,他就生撕了我,人家都对我这样了,我还往上凑,我脸咋那么不值钱呢,

    伦哥欲言又止的张了张嘴巴,挤出个苦笑说,有些事情不是你想那样的,

    我委屈的吧唧两下嘴巴说,哥我不是冲你,我也知道你的偶像是天门四爷,梦想自己有一天能够加入天门,可我暂时没有这个想法,远的不说,咱就说说阎王,阎王三番五次的想整死我,偌大个天门难道真不知情,他们不会不知道,只不过是?许罢了,如果非要说感激,我感激他们没有明目张胆的派出人帮忙一起整死我,

    伦哥摇摇头说,我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我相信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

    看到伦哥那副为难的模样,我心底其实有点窝火,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我的好朋友跟别人成了好朋友,结果和我的关系疏远了一般的失落,我不耐烦的摆摆手说:“哥,如果没有你,我想我不可能走到这一步,我打心眼里敬重你,不想因为这件事情影响咱们兄弟间的感情,我还是那句话,兄弟是一辈子的,不管你将来是否加入天门,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我暂时对天门没有任何想法,”

    伦哥嘴唇抽搐了两下,点点头,发动着汽车,再次朝给我接风的“望月楼”驶去,

    我从十四岁就认识伦哥,一路走来,全凭他的帮衬,我俩几乎没有红过脸,拌过嘴,但是却因为入不入天门的问题,已经闹过两次不开心了,我心底对天门的怨恨不由又加深了几分,

    如果张竟天就是天门的四爷,那么很显然他是故意进看守所和我碰面的,包括之前那回管我借烟也是有意安排的,那他的目的是什么,就单纯的是为了教我两招,

    既然能如此准确的找到我,我就不信他不清楚阎王这个混蛋在石市的胡作非为,打压我可以算是私人恩怨,那么勾结鬼组贩卖“药”品呢,单是这一条他就足够被凌迟了,师傅告诉过我,天门明令禁止不允许下面的门徒和任何毒品行业挂钩,除非天门上下都是和他一样的伪君子,

    一想到阎王这个贱种我就火烧火燎的,?勒个蛋子的,刚才从曾亮的办公室就忘了让他把阎王给我喊过来,狗日的从审讯室里扇了我足足二十一巴掌,这事儿我一辈子都会记得,

    到了“望月楼”,兄弟们井然有序的往里走,门外站着的四个穿大红旗袍的迎宾小姐吓得有些花容失色,一个穿身西装,打扮的好像大堂经理的肥胖的中年人立在旁边小心翼翼的抹汗,

    一想到这是孔家的产业,我的邪念不由就泛了起来,让胡金给我拿了几张百元大票,很轻佻的顺着几个迎宾小妹儿的领口直接将钱塞了进去,临了还故意拍了拍那个离我最近妹纸的屁股调笑:老妹儿,有没有想法换个工作环境,这地方流氓太多了,

    整个过程,我完全把那大堂经理当成空气,就是明摆着告诉他,老子不光欺负你,还特么正大光明的来挖你的人,

    几个迎宾小姐都快被我给吓哭了,绷着脸直摇脑袋,我咧嘴哈哈大笑起来,儿时的梦想总算完成了一件,记得上中学那会儿,看到何磊他们那么牛逼,我就一直幻想,自己啥时候也能牛逼哄哄的带上一票小弟,肆无忌惮的调戏姑娘,

    那中年人脸色苍白一片,冷着面孔挡在门口拦住我说,不好意思赵先生,我们老板有交代,不让做您的生意,

    “饭店是我提前订的,订金你们也都收了,违约的话,是不是得十倍赔偿,”伦哥也正一肚子火没地方发呢,指着那大堂经理的脑门就开炮了,

    大堂经理惶恐的点点头说:没有问题,我待会就安排银台,赔偿给您十倍违约金,各位请便吧,

    “孔令杰呢,是不是还在输液啊,前脚才刚喷完血,后脚就又开始跟我耍贱了是吧,”我戏谑的瞟动大堂经理,如果不是知道唐贵现在没办法从他家的账户上转移钞票,我真想让丫见识一下沙包般大的拳头是怎么炼成的,

    大堂经理无奈的恳求,赵先生您别难为我,我就是一个打工的,这些话都是按照老板吩咐做的,不然我的饭碗肯定不保,

    眼瞅着伦哥要发火,我笑着制止他,心里想到了一个更容易打孔家脸的法子,温柔的冲着大堂经理问:“老哥,望月楼一个月给你开多钱工资,”

    “三千块钱吧,”大堂经理迟疑了一下回答,

    我抓了抓后脑勺说:不算高啊,这样吧,你安排后厨该给我们准备饭的准备饭,吃完饭,你跟着我走,我给你一个月四千块钱,还是干现在的工作,这个饭店里的厨师和服务员,你也可以动员一下,每带走一个人,我就奖励你一百块,而且我们硬要闯进去,你肯定也拦不住,到时候还是落个饭碗不保,你考虑考虑,

    说着话,我示意胡金先给大堂经理拿三个月的工资,

    见到真金白银的人民币,大堂经理的眼珠子顿时瞪圆了,这年头没人会和钱过不去,更何况像他们这种打工的,其实走到哪都是挣钱,无所谓老板是谁,

    胡金轻声问我,小三爷这么多人,咱咋安排啊,

    我笑呵呵的说,对面的武藏会所不是空了吗,咱们可以从胜利大街上开一家平价的餐厅,薄利多销嘛,

    一想到待会吃完饭,整个饭店从服务员到后厨洗碗的全都一窝蜂跟我走了,也不知道孔令杰能不能气的再吐几升血,我就暗爽不已,当年在崇州市,孔令杰踩着我脑袋,骂我垃圾的时候,恐怕永远想不到我会骑在他脖子上拉屎,

    我们一帮人鱼跃而入,我和伦哥走在最后面,往里跨步之前,我拉住伦哥的胳膊小声道歉,哥,刚才对不起了,是我自己没控制住脾气,

    伦哥笑着摆摆手说,不赖你,怨我自己执念太深,非想要拉着你进天门,我都忘了你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傻逼小三儿了,

    “滚犊子,”我白了他一眼,

    这个时候,身后突然开过来一辆大?色的保时捷卡宴,从车里走下来个一身银色小西装,剃着瓜皮头的青年,青年脸上戴了副蛤蟆镜,打扮的好像富家公子,下车后朝着我挥舞了两下胳膊喊:三哥,

    我眯缝眼睛看向那个青年,不由自主的笑了,轻声喃呢:咱王者的财神归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