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王者 寻飞

2825 棋子

    听到我提起“大洋马”贺鹏举的脸上闪过一抹怪异的表情。

    我歪了歪脖颈笑道:“咋地?你没钱招待我啊?”

    贺鹏举起身,拿起挂在衣架上的外套,慢斯条理的穿起来,平静的说:“听人讲你从来不好这口啊,怎么突然转性了呢?”

    我理直气壮的撇嘴道:“你见过有不偷腥的猫,不吃肉的狗么?过去一天天神经绷的比骨头硬,想吃也没精力,现在我都特么被砸上通缉犯,按秒过日子了,再不抓紧时间享受一下生活,到阎王爷那报道都不知道咋吹牛逼。”

    贺鹏举豁着白牙咧嘴大笑:“哈哈,有道理,走吧,我正好也想放松放松。”

    我俩顺着青石板铺成的小街,慢慢走向路口,临出街口的时候,贺鹏举扭头无限回味的又望了一眼那条古香古色的小巷长叹一口气,脸上写满了依恋。

    我笑呵呵的问:“你家总部楼被人拆了的时候,我都没见你这么心疼过,这条街上住着你初恋情人啊?”

    贺鹏举眼中闪过一抹感伤:“我和我哥都是这在条街出生、长大的,当初为了倒腾海鲜,我们哥俩挨家挨户的给街坊邻居下跪借钱,要是没有那些老街坊,也不会有今天的漕运商会。”

    “你的根儿呗。”我乐呵呵的笑问:“那咋没看见熟人跟你打招呼呢。”

    贺鹏举叹了口气道:“我混好以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在黄岛区的市中心批了一块地,盖了栋几楼,把街坊们全都安置过去了。”

    我搓了搓手掌调侃:“心眼子真多,所以说这条街现在姓贺呗,而且还属于政府也查不出来的产业。”

    贺鹏举被我怼的咳嗽两口,斜眼看向我道:“我发现咱俩还真不适合长时间呆一会儿,不然肯定得闹出人命案。”

    我贱嗖嗖的抱拳道:“行了,亲爱的贺二爷咱别忆苦思甜了,赶紧打电话喊台车,太**冷了。”

    十多分钟后,一台没挂车牌的“瑞纳”停到我俩跟前,开车是幺鸡,拽开车门进去以后,幺鸡就从副驾驶上拿出一套崭新的衣裳递给贺鹏举:“大脑袋晚上带人到王延庆门家口放了几枪,王延庆俩跟班一死一伤,警方已经立案了,抓了不少咱家的编外马仔,反正现在半个青市的混子都知道,漕运商会跟虎啸的开战了,咱们还略处于下风。”

    “嗯。”贺鹏举风轻云淡的边换衣裳边点点脑袋道:“让大脑袋再偷袭王延庆两波,就可以离开青市,这张卡给他,不要问他去哪,也别让告诉我,能逃的出去,将来有的是机会把酒言欢,逃不出去的话,唉卡里的钱给他家人。”

    “明白。”幺鸡眼神复杂的注视着银行卡,最终点点脑袋。

    贺鹏举话锋一转看向我问:“三弟,我已经入局了,你打算啥时候进来呢?不能让整个青市的人都以为只是我们漕运商会跟虎啸开战你说是吧?”

    我摸了摸鼻梁挤出一抹苦笑:“关键我在青市现在啥产业都没了,两家酒店兑给了旁人,桥梁公司也被收购了,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公开场合站在二哥的身后,让人知道我王者跟漕运商会是一条线,其他的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幺鸡板着脸看向我呵斥:“赵成虎,你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你躲在二爷身后,完事所有人都以为你王者是我们漕运商会的附属,你咋那么精呢?”

    我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斜楞眼睛看向贺鹏举:“现在宠物这么智能?不光会学人说话,还有思维能力?”

    “三弟又调皮了,三弟既然不愿意下海,那我这个当哥哥的只能帮你喽。”贺鹏举楞了几秒钟,随即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朝着那头声音很轻的吩咐:“捎话给监狱里的罪和瞎子,就说王延庆把赵成虎绑了,打算最近两三天交到京城。”

    “老贺,你特么干啥呢?”我一把攥住贺鹏举的手腕。

    贺鹏举耷拉着眼皮微笑:“没什么,我跟罪和瞎子的管教正好是同乡。”

    我瞪着眼珠子低呼:“你真他妈不够揍,有事跟我唠就完了,挑唆小孩儿们干啥?”

    贺鹏举拍了拍我大腿出声:“你堂堂王者龙头,让你拎着片刀去找老王,傻子都能看出来有猫腻,这事儿还得是你家人去干,尤其是嫡系,罪、瞎子、大伟、孟召乐、宋子浩的身份都比较符合,嘿嘿。”

    我“蹭”一下掏出手枪直接对准贺鹏举的脑门厉喝:“卧槽尼玛!你算计我?马上给刚才那人打电话,别让他瞎哔哔。”

    “要么你开枪吧,我还真活累了。”贺鹏举面不改色的翻动手机屏幕,甚至还笃定的玩着“连连看”,语言平和的说:“放心,我只是想借住你家的二代们告诉京城大拿,咱们两家合伙都没能把王延庆怎么着,到底谁才是真正的黑涩会,还不够一目了然嘛。”

    我拿枪管戳着他的脑门,真想不管不顾的直接嘣了他,可理智最终战胜的冲动,我狠狠的怼了他一下后,咒骂:“骂你是畜生都埋汰畜生这个词,一个不小心就着了你的道,操!”

    贺鹏举巧笑道:“三弟,你还是没明白什么叫龙头,什么是老大,不避讳的说,我们赋予底下人各种锦衣玉食的同时,他们也得承担这背后的风险,就比如我这现在让幺鸡拎枪去派出所杀人,你哪怕心底一百个不乐意,但还是得去,对么幺鸡?”

    “对。”幺鸡面无表情的点点脑袋。

    贺鹏举嘴角挤出一抹笑容:“你想百年昌盛,可又舍不得付出,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

    我咬了咬嘴唇没吱声,脑子里快速琢磨着罪和瞎子会不会干出傻事。

    贺鹏举像是洞穿了我的想法,轻飘飘的出声:“我那个同乡前阵子刚办了去米国的护照,他会想办法,让罪和瞎子无惊无险的走出监狱,这点你不用担心。”

    我龇牙低吼:“我真想狠狠的草泥马。”

    罪和瞎子身上的事儿本身蹲个三五年就能漂干静,如果因为贺鹏举一句话越狱,这辈子恐怕都难以上岸。

    说话的功夫,汽车停到了一间门脸不是特别大,但是蛮有逼格的夜总会门前,贺鹏举拍了拍我肩膀笑道:“到地方了,今夜咱俩都好好放松一下吧,幺鸡,把信号屏蔽器揣上,省的三弟心不安分。”

    我斜眼瞟视他:“老贺,你这是要软禁我的节奏么?”

    贺鹏举满脸挂满了道貌岸然的虚伪笑容:“别瞎说,窝藏通缉犯,我也不成了从犯嘛,就是单纯请你娱乐一下,过了今晚你乐意去哪,我都不拦着,反正计划已经开始了,具体应该咋走,你我心里都有数。”

    我们三人走进夜总会,夜总会的老板应该跟贺鹏举很熟悉,早早的就安排了几匹金发碧眼长得很正的“大洋马”在等候,贺鹏举左右各搂住一个姑娘,朝我笑呵呵的问:“咱是分开进行,还是组团整把刺激的?”

    “我没你那么变态。”我白了眼他,挑选了一个皮肤白皙,身高大概在一米七左右的洋妞,示意她带我把我领到包房。

    昏暗的包房里,洋妞先走进浴室洗澡,我则坐在大软床上盯着窗外发愣,沉寂了四五分钟左右,我打开窗户喊了一嗓子:“想放松就特么快点哈。”

    完事关上房门走了出去,我刚一出包间,就碰上了幺鸡,这货叼着一根烟,背靠在墙壁上,朝我努努嘴挤出一抹笑容:“赵总这速度可够快啊,啥啥没听着,已经完事了?”

    我翻了翻白眼道:“我就是找个地方涮涮笔,你有意见呐?”

    这个时候屋内突然传来一阵异样的动静,“吱吱嘎嘎”床响,夹杂着“yesyes”的粗重喘息。

    我摸了摸鼻头低声呢喃:“畜生”

    注意:章节内容如有错误,请一定要在下面留意告诉我们,我们会及时修正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