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祸国妖后 焚小酒

第462章 阵法

    在这些情况发生时,不说凤若嫣那边,反正元重?手下的那群无头将士时根本无法前进一步,这一点,足以看出阴灵对我们两名祭司魂力的畏惧,不过它们都是要服从命令的阴灵,所以之后只要元重?的强制性命令下来,就是灰飞烟灭它们也会冲上来的,毕竟,它们是一群将士,

    “邪君,请你将我留下来,蛊寨的人交给我来应付,”

    凤诗纤在最后关头喊了这么一句话,她的话一出,晏子安立刻跟着说道:“主子,让我跟妻子一起,”

    因为他们两夫妻的话,我跟墨邪心思一动,他们脚下的金光立刻就消失了,最后只有闻臣和风展被送了出去,晏子安甚是感激的看了我们一眼,然后就飞快的将凤诗纤抱在了怀中,

    “你干什么要留下来啊,”

    凤诗纤却因为晏子安的行为不满的锤了他几拳,整个眼眶都红了,看得出她是很不想晏子安陪着她送死的,但是又很感动晏子安此刻的选择吧,

    晏子安本身是一名杀手,向来都不是什么多话的人,但是这一次凤诗纤这么一问,他反而有些生气的说道:“我们不是说好了,一起来,一起走么,”

    这一句话,让凤诗纤的眼泪根本止不住,可她却也笑的十分开怀,笑过之后,她就牵起晏子安的手,拉着他朝着凤寄瑶那边走去,

    我跟墨邪?契的对视了一眼,两人的手同时指向他们前进的方向,用我们的力量为他们开道,

    凤诗纤不可能拿下凤若嫣,但若只是阻拦的话,我跟墨邪都觉得没问题,因为凤诗纤才是蛊寨曾经的圣女,蛊寨中人,并不像我们以魂力的强弱来分高低,她们拼的,可是身体里蛊王以及自身的蛊术,

    若是凤诗纤的蛊术和体内的蛊王都比凤若嫣的强,那么鹿死谁手就很难说了,这也是我跟墨邪会让凤诗纤留下来的最重要的原因,牵制蛊寨,她一定可以做到,

    凤诗纤也明白我们这边的情况,所以她跟晏子安并没有走的离凤若嫣太近,在我跟墨邪力量的保护下,她带着晏子安,站在了凤若嫣他们所在的方向,然后凤诗纤就抓起腰间的一个小篓子,将里面的东西直接朝着地上洒了下去,

    密密??的白色虫子瞬间爬满了一大片,并且以诡异的繁殖速度朝着凤若嫣他们所在的位置延伸,

    “小贱人,你真是跟你那个娘亲一样的惹人厌,”

    我感觉凤若嫣可能很不喜欢这些白色的虫子,尤其是在这些虫子朝着她蔓延之后,她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抓起身边的一个手下,猛的朝着下面那些虫子扔了过去,

    “啊,”惨叫声立刻响起,墨邪就在这时候对我说道:“丫头,先不要管蛊寨那边了,我们来对付元重?吧,这个活人墓,不能再留了,”

    墨邪的话将我的注意力拉了回来,我这才反应过来,立刻点点头,闭着眼睛全心全意的去感受两人之间的力量,

    元重?也根本没管我们和蛊寨人之间的事情,他们两房人马也没有任何合作的意思,即便他心里清楚凤若嫣只是想坐收渔翁之利,可他却依旧选择了直接对我们动手,其目的有两个,一是为了柳淳冉,第二个,恐怕就是想逼着我在这种情况下,为他手下的这十几万将士进行超度了,

    这一点让我感到很无语,我不知道他为何就那么肯定我一定会选择超度这些将士,难道他就不明白,他这种逼迫方式,只会让我更想灭了他们这些阴灵么,

    我心里想虽然是这么想,但是作为祭司,尤其还是一名神舞祭司,如果不是在本人胁迫的情况下,其实我还是愿意超度这十几万阴灵的,我不说什么高尚的理由,最佳的理由就是,可以提升我很高的功德,说不定还会成为我晋级的契机,

    但是这些好处一加上被别人逼迫,我心里就不太情愿了,因为别人逼迫的我,只有一个后果,就是献出生命来成全这些已经死了上千年的人,我是祭司没错,可我没打算当圣女,我一点都不觉得牺牲自己的性命来救一些跟我完全没有关系的阴灵是一种多么伟大的事情,

    人活一世,实属不易,尤其我比任何人都幸运的能够重活一世,我更加在乎身边的人,

    除非要他们活着必须得我死,不然我不会轻易舍弃自己这条命的,所以面对元重?的要求,我更愿意拼一拼,而不是将自己的性命就这么送给他,更何况,柳淳冉此刻还在我们的手上,

    我跟墨邪两人的力量所凝聚出来的法阵面积范围越来越大,柳淳冉和凤寄瑶两个人被捆在法阵中,即使他们都意识清醒,却受我们所控,不能说话不能动,

    墨邪先一步放开了我的手,因为法阵的扩大,我们两人的距离被拉开,他的脚踩在龙头上,我的脚踩着龙尾,这样给我的感觉,就好像两人根本没有分开的样子,我的魂力已经朝他体内流去,而他的魂力也注入到我的体内来,

    “丫头,注意骨铃的情况,尤其小心骨铃中的邪灵,”

    墨邪又提醒了我一句,我点点头,开始用自己的魂力在那只骨铃上画起了符文,

    身在阵法中,我的魂力异常充足,在骨铃上刻画符文时,符文也轻松的刻印在了骨铃上,感觉没有废半点力气,

    墨邪也没闲着,他也在画符文,只不过他这符文时画在柳淳冉和凤寄瑶身上的,”

    我们两个人都在为接下来要准备的法式做准备,墨邪准备的是祭品,而我准备的,是法器,

    当年,夜就是用这只骨铃建成了这活人墓,而柳淳冉的前世,应该就是建成这个活人墓的祭品,

    如今,这些东西到了我们手中,十几万的阴灵因为当年夜的这个祭祀而痛苦了上千年,修炼和积累了诸多的怨气,已经不是随意就可以超度的了,

    这一次,我跟墨邪要两个人合力,将当年的情形再现,只不过这一次,为什么为的是送走这十几万的阴灵,

    元重?肯定是明白这一点,所以才不再有半点犹豫,哪怕是柳淳冉到了我们手中,他都没有半点要停下来的意思,

    他手下的士兵就在我们准备的过程中杀到了我们的身边,我一边在骨铃上画着符文,一边毫不客气的将那些冲杀上来的无头尸以祭司的力量一个个打的灰飞烟灭,

    只是十几万阴灵实在太多了,我的魂力消耗的非常快,如果不是有玄龙玉撑着,我恐怕早就因为魂力耗尽而败下阵来,

    本以为这样还能持续到我们的阵法完成,却没想到就是在这个途中,元重?也顶住那幅几乎变脸的模样朝着我们杀了过来,

    元重?的目标很明确,直指柳淳冉,

    墨邪此刻刚把一个符文刻在柳淳冉的身上,元重?就已经冲到了墨邪身后,手成爪状,以蛮横的方式试图迫害我们阵法对我们两人身边形成的保护层,

    墨邪自然是觉察了这一点,可他并没有搭理,而是依旧在柳淳冉身上画着符文,并且还对元重?说了一句:“元重?,你本来是本君难得欣赏之人,而且你与我在有些方面其实态度是一样的,你既然懂柳淳冉对你的重要性,就应该明白丫头对我的重要性,你想牺牲我的丫头来保全柳淳冉和你心中的另一人,那我就只能逼你做另一个选择了,”

    “墨邪,,,”

    墨邪的话绝对深深刺痛了元重?,我不知道墨邪口中所谓的元重?心中的另一人到底是不是夜,但是光看墨邪将柳淳冉现在折腾的样子,元重?恐怕就已经在后悔了吧,

    但是元重?那眼中深深的悔意却怎么也无法改变他的心意和行动,他明知道墨邪跟我会这么做,就是因为他拒绝使用骨铃来解脱这些阴灵,可直到此刻,他都没有为了柳淳冉来选择使用骨铃,

    就因为这一点,让我不禁有些怀疑,那个夜,是不是在元重?的心中,比柳淳冉更加重要,

    “墨邪,你放了小冉,我可以将自己千年修炼来的能力都交给你或者慕容瑾,这样……就算慕容瑾在超度活人墓的阴灵时出了什么意外,以你们的力量,完全可以借尸还魂,这样的话,就等于慕容瑾从来没有死过,只是换了个身体而已,这种方式,是对我们来说最好的方式了,难道你非要跟我拼个你死我活,然后让那蛊寨之人坐收渔翁之利么,”

    “元重?,看来你还是执意想让丫头死啊,”

    这番话让墨邪看元重?的表情都变得如二月冰霜了,他借着阵法的力量直接一掌对着元重?拍过去,哪怕是一掌将元重?拍飞了,他却也没有受到半点伤害,

    在平安落地后,元重?终于是冷冷下令了:“杀,将他们全部杀光,留下小冉,,”

    元重?的话对于这些阴灵来说就是圣旨,那些无头尸,越发的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