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祸国妖后 焚小酒

第464章

    灵识没有醒悟的阴灵会一下子忘记很多事,但是这个时间不会多长,因为我们会让它们统统都想起来,

    想起曾经他们做过的事情,想起他们当初为何会将自己的灵魂献祭给骨铃,想起这一切之后,他们就可以做出选择了,

    反抗的话,就由我们动手,用他的灵魂来消除诅咒;如果他悔悟的话,他就懂自己该怎么做,

    骨铃吞噬的灵魂只有五个个,而且从他们灵体的样子来看,全部都是祭司,

    除了夜,另外四个被吞噬的灵魂必定也是骨铃曾经的主人,只是它们用了骨铃之后,都对骨铃献上了自己的灵魂,

    它们都跟夜站在一起,眼神中同样出现迷茫之色,但是他们的眉心处,一个鲜红的‘恶’字出现在那里,每一个阴灵都是如此,

    夜的出现很明显让阵法外的元重?感到了强烈的不安,他用更浓烈的阴气将我们的阵法包裹住,他手底下的这些无头尸也对我们的阵法攻击的更厉害了,

    而夜的阴灵在经过片刻的回复灵识期之后,第一眼看到的不是阵法中的任何人,而是在阵法外一直疯狂攻击着我们阵法的元重?,

    元重?此刻还是本体的模样,全身都已经乌?了,除了能看清他的身形轮廓之外,早已经面目全非,

    但是就是元重?这个样子,夜似乎也在第一眼认了出来,而且,我看到他眼中慢慢的难以置信,

    “王……你是王,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夜看到那样的元重?,似乎根本无法接受,他根本就不顾自己的灵体在阵法中的损伤,竟然直接对着阵法外撞了过去,

    我跟墨邪控制的阵法魂力自然是将他的灵体伤的痛苦不堪,他的惨叫声立马就盖过了外面刀剑相撞的声音,

    元重?自然也看到了夜的灵体,但是他的态度很奇怪,我先是从元重?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激动之情,可是片刻就冷了下来,而且,似乎还因为夜的出现,让他对我们的攻击更加的拼命了,

    仅仅是一瞬间,我跟墨邪就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这让我跟墨邪不得不再次加强了阵法,两个人联手再次将这股压力顶了回去,

    那些无头尸的攻击也越发凶猛了,一开始动我们阵法的那些无头尸几乎都是在呼吸间被消灭,可是现在这一批却不会了,它们在攻击我们的时候,最多就是手中的武器被毁灭掉,可失去那些武器之后,它们就会徒手对着我们阵法攻击起来,

    我跟墨邪分析了一下这种情况,墨邪飞快的伸出手将夜的魂魄抓到柳苏雅所在的位置,此刻的柳苏雅因为我刚刚的动作早就处在了昏迷状态,

    墨邪在处理柳苏雅和夜的同时,我夜将柳淳冉抓到手中,将他放在了跟夜对立的位置,他们两人的位置就处在了法阵的南北方向,

    我们四人的位置站好后,墨邪直接将一道灵符打在柳苏雅身上,我将红绸收回,她就被墨邪直接扔出了法阵,

    “慕容瑾,开启超度仪式,”

    将柳苏雅扔出去之后,墨邪对我说了这句话,我点头,两人立刻开始进行?契的祭司之舞,

    墨邪跟我的舞姿是有天壤之别的,他是为仪式而舞,而我是以舞作为仪式,

    当然,这并不代表我们两人就不能配合进行仪式,相反,我们两人这样合作能够让自己这边的力量更加强大,

    因为是要对活人墓中十几万的阴灵进行超度,所以我从一开始就用了全力,虽然这会让我事后很可能遭受到凤若嫣的攻击,但是若我现在都没有勇气完成曾这个仪式,那么根本没有以后可言,

    这个仪式中,墨邪的力量对于我来说非常重要,而我的舞蹈对于整个活人墓中的情况来说很重要,

    墨邪看着我翩翩起舞,他开始用手中的剑搜集起身边七根柱子上的力量,在这场仪式中,墨邪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为了压住阵法里的另外两个妖孽,然后为我接下来的事情做好万全的铺垫,

    当然,他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不光是夜恢复了灵识,就连柳淳冉清醒过来,夜的注意力虽然在第一时间被元重?吸走,但是面对柳淳冉,他也同样分了注意力在他身上,

    柳淳冉清醒过来后,情绪激动的喊着要元重?立刻回墓穴中心,夜就是在那个时候严重爆发出仇恨的情绪,若不是有我们两名祭司做控制,夜恐怕早就对柳淳冉出手了,哪怕他完全不知道能不能杀了柳淳冉,

    柳淳冉应该是知道元重?怎么被困在这活人墓中的,但是当他见到夜露出一副迷茫的表情时,我就肯定他并不知道上一世他们之间的感情纠葛,

    柳淳冉与他们两个男人相遇的那一世,他可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公主,她让元重?爱惨了,却也让夜恨到极致,

    “你们放开我,我要杀了这个妖女,是她,一定又是她,一定是她没有死,我的王才会变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夜激动的怒吼声在我们的阵法中传开,这一次,我跟墨邪都没有将他的声音封在阵法中,因为要超度这活人墓中的阴灵,除了我的力量,还需要他们三人解了这数千年前的感情纠缠,

    因为,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更希望他们三个和这十几万的将士都能够安心的接受超度,去往轮回之路,

    不过这三人的感情真的有些让我看不懂,夜的激动程度在我看来有些不正常,而他的话传出去之后,元重?却非常愤怒的开口了,

    “你够了,夜,小冉他什么都没有做过,他更加没有半点错,”

    “王,你为何不肯听劝,长生不死是每个君主的愿望,统一天下也是每一个君主的愿望,我一直在为了王你而努力,可你为何总是为了这个妖女将之间折磨成这个样子,长生不老不好吗,你为何要如此作践自己啊,王,,,”

    夜的情绪很不稳,他这种情绪还影响到他的灵体,墨邪看到他这个样子,一道灵符打过去帮他稳住了灵体,然后继续开始操控着阵法,稳住阵法,

    我依旧在一旁翩翩起舞,金铃的铃声一声又一声的传入夜、柳淳冉和元重?的耳中,

    我的金铃带着一定的精神里影响,这种影响不光是针对人类,像他们这种有情绪有思路存在的阴灵,我也是同样可以影响的,

    最后夜最先怒火中烧,它恰好在这时候发现自己的灵体可以控制一些阵法中的力量,所有毫不犹豫的朝着柳淳冉杀了过去,柳淳冉也在我们两人的控制上恢复了本身的实力,他们两个人就在阵法打斗了凄厉,

    我跟墨邪看着这一幕,两个人都没有出手阻止的意思,但是我们两人的动作又都没有停,因为夜灵体的力量释放的越多,对我们超度那些阴灵就越有效果,

    夜对柳淳冉没有半点手下留情,柳淳冉虽然不清楚事情的始末,但他终究还是从夜断断续续的咒骂中听出了一些苗头,知道对方想要杀他之后,他自然也不会那般坐以待毙,

    两人在我们的阵法中看似打的不可开交,所有的力量却被我们通过阵法吸收了过来,

    墨邪进入了念咒的状态,我脚下的无比也变得越来越快,同时我也开始念起了咒语,

    元重?在阵法外看到我们这些人的动作,整个人显得有些慌乱了,此刻他手底下那些无头尸不论有多少朝我们扑过来,都会在武器消失后被我的力量逼退,因为身为阴灵的它们,以普通的阴灵感受来选择对我信任,

    正因为有他们这些转换过来的信任,还有夜跟柳淳冉的配合,我的力量就在此刻慢慢开始超度起外面那些无头尸,

    无头尸被超度的场景也很特殊,他们的面前会出现一个开辟的空间,从按个空间里,他们的头颅或身体或许就在那,

    这些无头尸会将终究的头和四肢拿出来重新装在自己的身上,装好之后,我能够看到一些歪歪斜斜脑袋挂在他们头上,或者接的根本完全反边的头颅等等等,反正就是各种奇形怪状,甚少有自由的模样,

    可是只要他们的尸体上缺少的部分归位,一道金光就会落在他们身上,在瞬间就帮他们恢复好,

    我就是这样为他们超度的,这才是对这些无辜将士最好的超度,当然,代价也在夜和柳淳冉身上,夜的灵体是越来越透明了,而柳淳冉,则是肌肤一下子老化的很快,

    他们两个人都没发现自己身体的不对,因为此刻他们眼中只剩下情敌对阵你死我活的架势,这一点直接把外面的元重?给急到了,

    毕竟一个是多年的兄弟,一个是自己的挚爱,我虽然能看出在元重?的眼中柳淳冉更加重要,但是这并不能改变他此刻无法对夜出手的事实,

    元重?对自己束手无策的表现,就是将自己整个人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