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捉婚 作者大熊

429 领证风波

    在谭霄羽的催促下,我和阮修辰被迫出了家门,我前脚穿鞋,谭霄羽后脚就握着四个户口本大声嚷嚷着,“我和江青和的户口本拿着了,你和阮修辰的也拿着了,一会儿啊,我们可别登记错了,”

    我无语的回头瞧了她一眼,“我说你是有多脑残,能把结婚证登记错,就算你脑子不灵关,人家民政局的工作人员还能跟你一样犯傻吗,”

    谭霄羽此时已经是兴奋的不行,上蹿下跳的说:“哎呀我不是开心吗,你都不知道,刚才我接到你的短信的时候,别提有多兴奋了,”她分别拉了一下我和阮修辰的手臂,“喂,你们俩这段感情到底经历了多少坎坷,我可是一笔一画的都看在眼里呢,你们两个想开了要结婚,我可是比谁都高兴,”

    我笑着摇摇头,“你和江青和能走到一起,我也很高兴,”

    谭霄羽回头拉了江青和一下,特变态的说:“小伙,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跑不掉了,”

    说实话,这世上,应该没有比谭霄羽更调皮捣蛋的女人了吧,

    出了家门以后,阮修辰提议我们都做他的车,这样办理完结婚证以后,可以回到我家小聚一下,

    谭霄羽举双手赞成,江青和则完全听她的,而我都听阮修辰的,

    车子开出去以后,这一路,谭霄羽的碎碎念就没停过,她一会儿大声豪气的说着一些有的没的,一会儿神经质的看看户口本是不是都带在了身边,

    总之,她特别的兴奋,但也特别的紧张,

    不过,在我看来,最紧张的人还属江青和,

    因为江青和平时可是一个能说会道的人,但是,今天从见面开始,他说过的话,就没超过五句,整个过程里,他的注意力都停留在谭霄羽的身上,谭霄羽疯闹的时候,他就在旁边傻笑,谭霄羽安静的时候,他就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跟她一起安静,

    这一路上,不论谭霄羽说什么,他都点头附和,最多的,就是说着好好好一类的废话,

    车子行进的过程中,我总是忍不住的回头看看他们两个,两人真的是一静一动,但是,能感觉到属于他们彼此的默契,

    谭霄羽这次,是真的遇对人了,

    我侧头看了看安静开车的阮修辰,我把身体往他那边稍稍挪动了一点,小声说道:“你觉不觉得,今天的江青和异常的安静,和平时的他,完全就是两个样子,”

    阮修辰微微笑了笑,表现出一副统领全局的模样,说:“你没看他都紧张的说不出话了么,在别墅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他很紧张,”

    我瞪了一下眼,“那你为什么不紧张,同样都是领证结婚,你这么就这么淡定,你看人家都紧张的不会说话了,你是不是不爱我,”

    阮修辰很不屑的瞥了我一眼,“因为你早晚都是我的,我紧张什么,”

    “切……一点挑战都没有,”

    我正回了身子,而这时,阮修辰腾出另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他的视线落在车窗外的路况上,嘴里呢喃着说:“在你没有完全属于我的时候,我才紧张,不过以后不会了,以后,只有安心和幸福,”

    我低头抿着嘴角笑了笑,我忽然觉得,我好像是找到了我这一生的依托,

    嫁给阮修辰,应该是我最正确的选择,

    或许,结婚了以后,我们的生活,真的就会变得好起来了,

    怀着这样虔诚的心态,我们的车子在二十分钟以后,抵达了民政局门口,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今天来领证的人很多,为此,我特意看了一眼日历上的时间,果不其然,还果真就是个黄道吉日,大家都是冲着这天来的,

    人家民政局还没上班呢,休息大厅里就有人在等候了,都是一对一对的,脸上无不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当然,也有一对是来这里办理离婚的,夫妻两人背对背的站在两边,各自忙活各自的事,就等着人家工作人员一上班,给他们盖个合法章戳,从此分道扬镳,

    还真是,结的快,离的也快,

    谭霄羽在看到有人排队的那一刻,立马就跟阮修辰炸了毛,“怎么样,我说人多吧,我说得早来吧,你看你看,今天结婚的人多多啊,跟游乐场似的,你说,这些人结婚怎么这么草率,像组团来的似的,”

    我的额头上顿时冒出了三行黑线,我戳了一下谭霄羽,小声说:“你安静点吧,你看人家都看你呢,别人都是一对一对的,就我们两对两对的来,我们才是组团,”

    谭霄羽扬了一下脖子,“咋的,我们人多力量大,”

    我偷偷的笑了两下,一旁的阮修辰就把我拉到了他的身边,摸着我的脑袋说,“你别和她说话了,别被她带笨了,”

    谭霄羽耳朵尖,听见阮修辰埋汰她,就蹦高要过来收拾我们俩,阮修辰把我藏在了身后,硬挺挺的站在谭霄羽面前,

    这两人就跟小孩闹笑话似的,

    民政局正式开始办公以后,休息大厅里的人顿时就恢复了秩序,按着先来后到的规矩,一对一对的登记结婚,登记离婚,

    大厅里挺闹的,不过,多是欢声笑语,

    而我也是这一刻,才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一丝丝的紧张,我好像真的要嫁给阮修辰了,虽然没有钻戒,没有求婚仪式,没有惊喜,

    但是,我能感觉到他赤诚的心,还有他握紧我的双手,

    他真的是太着急了,着急到,忘了应该先求婚再结婚的,

    我站在他身后,心里早已经乐开了花,阮修辰大概是察觉到了我的小情绪,回过头,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然后认真的说:“你紧张吗,我现在心跳加速,我感觉我有点紧张,”

    我抬起头,这才看到他的脸已经通红通红了,

    红的跟发烧了一样,

    而我,竟然真的伸手去摸了摸他的脑门,特傻的问了一句,“你不会是真的发烧了吧,怎么你的脸这么红啊,”

    阮修辰有点害羞的咽了一下喉咙,尴尬道:“你可以摸摸我的心跳……”

    我把手放在他的胸口,噗通噗通噗通……

    真的好快啊,比我的都快,

    这时,他也伸手摸了一下我的胸,我下意识的一躲,就避开了他的手掌,

    他拧着眉头说了我一句,“怎么了,反正你马上就是我的人了,”

    我做出一副哭笑的表情,“那也不行,这么多人看着呢,你别乱摸,”

    阮修辰深吸了一口气,“好吧,我太紧张了,”

    我掐着他的胳膊就调侃了一句,“也不知道刚才是谁说的,一点也不紧张,啧啧……”

    阮修辰脸着红转过了身,平复自己的心跳去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站在我们身后的谭霄羽和江青和,我这才发现,谭霄羽已经有长达五分多钟的时间没有瞎说话了,现在的她,淡定的跟个假人一样,一动不动的盯着前面的队伍看,右手死死的抓着江青和的手,都给人家的手腕勒出红印了,

    我伸手在谭霄羽的面前晃了两下,说:“喂,你傻了,突然这么安静,”

    谭霄羽没说话,眼神特别的呆,

    我顺着她的目光探视了一下,也没看到什么特别的东西,

    忽然,江青和在一旁开了口,“她是紧张了,刚才叭叭个没完,现在老实儿了,”

    我噗呲一下就笑出来了,“哈哈哈哈……谭霄羽,你怎么这么怂,”

    谭霄羽回了一下神儿,看了我两眼,然后又转头看向了江青和,特别认真的说:“江青和,我们真的要领证了吗,你确定你要和我结婚吗,如果我们今天把证领了,以后,我们就是真的夫妻了,我告诉你,在我的人生里,是不可能有离婚这两个字的,如果有,也只能是丧偶,你真的要和我结婚吗,马上就轮到我们了,你确定吗,”

    谭霄羽说完这些话的时候,眼睛里闪烁着虔诚的光芒,我知道,现在的她特别的认真,她正在为她的人生重要关卡,做着最后一次确认,

    江青和毫不犹豫的点着头,“我做好准备了,我要娶你,这一生,就你一个人,”

    谭霄羽狠狠的倾吐了一口气,“好,”

    其实我以为,谭霄羽还能再说出些什么的,可在这一刻,她将她全部的真心,都融入到了自己的眼神里,

    我想,江青和看得懂,

    我不自觉的在这时握紧了阮修辰的手,他回过头,看着我说:“你有想和我说的话吗,”

    我摇摇头,

    他又问我:“你做好准备了吗,”

    我点点头,

    “那我就放心了,”

    他冲我温柔的笑了笑,那笑容里,有对我无限的信任和依赖,

    这就足够了,一个眼神一个微笑,就足够了,

    我想,我的人生要在这一刻被改变了,一切都将会变的不一样,一切都将会朝着美好前行,

    可是,就当我以为一切都顺风顺水的时候,不幸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前台的工作人员开始招呼我和阮修辰前去办理手续,而办公大厅里,忽然就响起了很用力的推门声,

    玻璃门撞在了墙边的木椅上,哐当一声,吸引了屋子里所有人的注意,

    我们几人纷纷回过头,竟然看到了怒气冲冲的赫霖,

    没错,是赫霖,他几乎是跑进大厅的,脸上挂着惊恐的表情,身子不均匀的喘息着,好似刚从火灾现场奔跑出来,

    我们四个人都愣了一下,在赫霖注意到我们的时候,他飞快的跑到了谭霄羽的身边,一把就拉过了她的手臂,将她甩到了墙壁一边,险些撞倒,

    工作人员此时正在催促我和阮修辰,可我们不能坐视不理,只好让后面排队的人先去,

    我和修辰纷纷上手去阻止赫霖,可是,即便拦住了他的身子,却堵不住他的嘴,

    “谭霄羽,你至于吗,就为了报复我,随便找一个男人就敢结婚,你特么怎么能这么狠,打掉我的孩子不说,现在还想用这种方法来刺激我,”

    谭霄羽整个人有点懵,这时,江青和在一旁搀扶住了她的身子,不停的安慰着谭霄羽的情绪,

    谭霄羽是被吓到了,毕竟是在这种场合下,

    赫霖挣扎着就要去谭霄羽的身旁,我在旁边按着他的手臂,用力的喊道:“赫霖你是不是有病,谭霄羽要和江青和结婚,关你什么事,你能不能别在这里添乱,你这样做,千佳怡知道吗,”

    赫霖的情绪彻底失控,他特别凶的推着我和阮修辰,然后冲谭霄羽发火:“我告诉你谭霄羽,你耍我可以,但是,你也别想好过,我是肯定不会让你结婚的,你必须为我那个死去的孩子付出代价,”

    赫霖的嘶吼声在大厅里回响的那一刻,我们几个人,顿时成了全场的焦点,

    好像,我们正在上演着一出狗血家庭剧,

    我们的颜面,都没了,

    阮修辰冲江青和使了一个颜色,意思是他们两个人联手把赫霖给弄出去,

    江青和起身就走到了赫霖的身边,他和阮修辰一合力,直接就把赫霖给抬出去了,

    我跟着跑在了后头,出了大厅以后,阮修辰和江青和把赫霖扔到了地上,

    赫霖爬着身子就要跟江青和对抗,这时,谭霄羽走到了他面前,呆滞的看了他好一会儿,

    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从我们的身边走过,我们四个人,面面相觑的对视着,

    忽然,谭霄羽小步的挪动到了赫霖的面前,她吸了吸鼻子,说:“你没有必要来这里闹的,也没必要怀疑我对你是否还有所谓的感情,我那天说了我不爱你了,就是不爱了,我现在,只想和江青和结婚,我爱他,这是毋庸置疑的,并不是为了气你,或是报复你,我想你多虑了,”

    谭霄羽的话说的相当的平静,有种一击毙命的感觉,

    赫霖皱了皱眉,“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我还不了解你,每次只要吵架或是闹矛盾,你就要死要活的威胁我,谭霄羽,我早就吃透你了,”

    谭霄羽笑了笑,“所以,你之前那么好态度的和我交往,都是在伪装吗,我还以为,你依旧和大学那时候一样的单纯呢,看来我是低估你了,不过还好,我及时止损了,”

    赫霖的脸上渐渐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谭霄羽,你是认真的,你真的要和他结婚,”

    谭霄羽点点头,她握着手里的户口本,说:“江青和让我知道了什么才是真正的爱,也让我知道了,人生是用来善待的,而不是折磨的,我想我可能也变的和以前不太一样了,不过,是变好了,”

    赫霖开始无尽的嗤笑,他无奈的摇摇头,并不想相信谭霄羽的话,

    江青和在这时走到了谭霄羽的身边,拉着她的手就打算回到民政局,而谁都没料到,赫霖开始打起了感情牌,

    他抓住了谭霄羽的另一只手,诚恳道:“那我现在说我爱你呢,我现在说,我最爱的人其实是你,千佳怡不过是我事业的跳板,而我真正爱的人,是你呢,你还要和他结婚吗,”

    这一次,我在谭霄羽的眼里,看到了百分百的决绝,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她微微的挑动着嘴唇,笑着说:“结,当然要结,因为我不爱你了,因为我爱的人,是江青和,”

    谭霄羽转身就要走,可是突然,赫霖直接抓过了她手里的户口本,发疯似的就开始撕扯本子,直到碎片落了一地,他才停止了自己的疯狂举动,

    谭霄羽傻眼的看着一地的碎片,狂吼道:“赫霖你有病吗,我都说了我不爱你,我不想和你再有任何的关系,你为什么还要来干扰我的生活,”

    赫霖发着怒火,指着谭霄羽说:“因为你是我的,我赫霖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

    话落,我们之间的气氛彻底冰冻住了,所有人都不说话,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赫霖冷笑了两声,他在那些碎片上死死的踩了两脚,随后,便转身离开了这里,

    赫霖走了,谭霄羽却被气哭了,她一边抽噎,一边蹲在地上去捡户口本子的碎片,可是她捡着捡着,就没了声,

    我以为她怎么了,蹲下去的时候,发现地上碎裂的那个户口本,竟然是我的……

    刚刚在民政局的时候,户口本都是谭霄羽拿的,我就是太相信她了,所以在她给我本子的时候,我连检查都没检查,就接过来了,结果,还是拿窜了,

    我拿了她的,她拿了我的……

    我心里顿时一片黑暗,整个世界都要坍塌了,

    阮修辰看出了我的不对,当他知道了眼下发生了什么之后,他看了看时间,说:“我找人帮忙处理吧,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其他的办法,现在先这样,江青和你带着谭霄羽先去领证,毕竟你们的户口本没问题,我找一下朋友,看看能不能处理这件事,”

    谭霄羽帮着我把地上的碎片捡了起来,我发傻的看着已经烂掉的户口本,感觉整个人都崩溃了,

    难道老天就是故意不让我和阮修辰结婚吗,

    谭霄羽在旁边不停的说着对不起,我摇摇头,安慰她没事,毕竟这也不是她的错,

    可是没多一会儿,路边的位置,突然就停下了一辆车,就在我们旁边的位置,感觉好像就是冲着我们来的,

    我抬头朝那辆车子附近看了看,车牌号很熟悉,好像是姚北的……

    姚北,她怎么知道我们在这,

    脑子?木的一刻,身后的阮修辰站到了我面前,显然,他也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敌意,

    车门打开了,走下来的人,的确就是姚北,不过,还有更厉害的角色,林芝雅……

    我很纳闷,她们两个,是怎么知道我们要领证的,

    情况越来越糟糕,眼前的林芝雅几乎是飞奔到了我们面前,她眼神绝望的看了看我,然后又看了看阮修辰,说:“儿子,你要和她结婚,这件事你有和我商量过吗,”

    阮修辰没说话,后头的姚北就极速的走了过来,她故意表现出一副失落的姿态,说:“芯瑶,是你逼着修辰,让他带你来结婚的吗,”

    我真是一句话都不想说,因为眼下不仅结不成婚,甚至还要面临一场巨大的危机,

    林芝雅见我们都不说话,强行拉着阮修辰,就往车子的方向走,“我们谈谈吧,我觉得你今天的举动,有些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虽然你是成年人,但是,不管怎么样,我都是你的母亲,你的婚姻大事,我必须要知情,”

    林芝雅的情绪马上就要濒临燃爆点,阮修辰本来是不打算走的,可我怕事情闹大,如果就这么把老人家气进了医院,就得不偿失了,

    我在身后碰了阮修辰一下,意思是让他跟林芝雅好好的解释,别把事情闹大,

    他顺从的跟着去了,临走的时候,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让我在这里等他,

    他们母子俩一走,姚北就露出了她的狐狸尾巴,她趾高气昂的瞪了我一眼,完全没了刚才楚楚可怜的模样,

    她说:“你很厉害嘛温芯瑶,竟然能把阮修辰给骗到这里来,要不是许珊看到了谭霄羽发的微博,我看你今天就要得逞了,”

    微博,原来是谭霄羽发了微博,

    怪不得赫霖和许珊能知道,

    我回头瞪了谭霄羽一眼,她立马就赎罪的开始锤自己的额头,嘴里小声的嘟囔着抱歉,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事情已经搞砸了,而且战争已经爆发了,

    我在心里小小的失落了一下,然后佯装潇洒的同她说道:“所以呢,我和阮修辰的证没能领成,你很开心对吗,不过……我并没觉得这有什么丢脸的,起码它证明了,阮修辰现在想娶的人是我,而不是你,”

    面对挑衅,姚北瞬间就炸了毛,“你以为领个证就了不起了,谁知道你用了什么下三滥的手段,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温芯瑶,”

    我耸了耸肩,故意道:“没关系,今天领不成证,我和修辰可以明天再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