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一念永恒 耳根

第八章 我和你拼了!

    眼看许宝财找上门来,白小纯猛地站起身。

    “来的好快……”他眼中露出迟疑,虽然这小半年来,他做了十足的准备,可还是觉得自己没准备好,原本按照他的想法,是等到了凝气第四层后,才能保险。

    可眼下对方既然带着七八个人一起来了,白小纯知道躲不过了,于是狠狠一咬牙。

    “拼了!”他深吸口气,穿上了七八件皮袄,又将煮灵米的备用锅背在背上,这才紧张的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几乎在他走出的同时,张大胖等人也都拎着菜刀大勺气势汹汹的在火灶房的大门前,与许宝财等人对峙。

    “我说怎么今早听到乌鸦在叫,原来是你们这群监事房只懂得压榨同门的兔崽子,来我们火灶房撒野!”张大胖冷哼一声,站在那里如同小山,声音如雷,传遍四周。

    “张大胖,别人忌惮你火灶房,但我们监事房可不在乎你们,我们接到许师弟的哭诉,今日过来行使监事房的权利,你敢反抗?”许宝财身边的七八个身影,一个个都神色傲然,他们的衣着虽也是杂役打扮,可袖口处却有一个明显的监字,代表了他们监事房的权利以及身份的非同寻常。

    尤其是其中一个大汉,更是虎背熊腰,散出凝气三层的灵压,眼中寒芒闪过,冷眼望着张大胖,对于张大胖身边的其他人,视若无睹。

    “放屁,追杀我师弟还有理了!”张大胖冷笑,右手抬起时呼的一声,他背后那口大黑锅居然自行飘起,气势如虹,使得大汉身边的众人,纷纷神色一变,而那大汉则是双眼一缩,手中掐诀间一杆小旗飞出,散开阵阵雾气,隐隐能听到雾气内传出阵阵野兽的咆哮。

    就在这剑拔弩张之时,许宝财一眼就看到了走出草屋的白小纯,顿时新仇旧恨齐涌心头,大吼一声。

    “白小纯!”许宝财话语间身体猛地冲出,右手抬起一挥,立刻手中的木剑呼的一声飞出。

    张大胖等人面色一变,正要去挡住时,监事房的大汉讥笑,立刻阻拦。

    可就在许宝财话语刚刚传出,身体冲去的瞬间,白小纯这里眼睛赤红,也随之大喊一声。

    “许宝财,你逼人太甚,我和你拼了!”白小纯心脏怦怦跳动,他这一辈子也都没与人打过架,更不用说与修士斗法了。

    此刻紧张中近乎神经兮兮,大喊一声为自己壮胆的同时,凝气三层的修为之力顿时爆发,拼了全部修为,将体内灵气全部注入木剑内,操控手中的木剑,向着许宝财一指。

    木剑嗡的一声,隐藏在五颜六色的剑身上的两道银纹,微微一闪,竟使得剑身瞬间膨胀了一大圈,爆发出了一股逼人的寒芒,直奔许宝财。

    速度之快,气势之强,使得张大胖等人以及监事房的众人,全部都大吃一惊,更让他们倒吸口气的,是此剑锋利之意外散,笼罩四周,让人触目惊心,他们彼此再顾不得争斗,纷纷看去。

    许宝财还没等冲来太近,就先被白小纯的气势吓了一跳,如此样子的白小纯,与他记忆里几个月前完全不一样,仿佛换了一个人,那一副咬牙切齿拼命的样子,让许宝财心里一惊。

    紧接着,他双眼猛地睁大,露出不可思议的目光,他看到白小纯的木剑飞来的速度之快,几乎形成了一道白色的匹练,尤其是那把木剑的气势,他只在外门弟子的斗法中看到过,顿时骇然,头皮发麻。

    砰的一声,白小纯的木剑直接就撞在了许宝财的木剑上,许宝财的木剑猛地一颤,居然无法阻挡丝毫,从剑尖开始寸寸碎裂,眨眼就彻底摧毁,成为了无数碎片向后激射。

    而白小纯的木剑,没有半点停顿,猛地冲出,直奔许宝财,许宝财吓的魂飞魄散,用出了全部力气快速闪躲才勉强避开,被木剑擦肩而过,刺在了一旁的大树上。

    轰的一声,那大树直接就被破开了大半,直接倒下,掀起阵阵尘土的同时,许宝财也发出一声惨叫,右臂鲜血飞溅,面色苍白的急速后退。

    这还是因白小纯对于控物不是很熟练的缘故,否则的话,那一剑足以让许宝财死无全尸!

    “凝气三层!!不可能,这不可能!”看向白小纯时,许宝财已是一副见鬼的恐惧神情,能让木剑有如此威力,至少也需要凝气三层才可,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仅仅是数月的时间,这白小纯居然变得如此惊人,这与他的认知发生了逆转,让他无法接受,如同噩梦。

    莫说是他这里骇然,此刻监事房的大汉以及身边的众人,全部都倒吸口气,看向白小纯时,已是极为凝重。

    “以灵化锋,使剑光外散,这是将紫气驭鼎功修到了举重若轻的境界,才可以形成的神通之法!”监事房的大汉深吸口气,看向白小纯时目中隐隐露出忌惮。

    他们这里都尚且如此,更不用说张大胖等人了,他们一个个看向白小纯时,神色内同样满是震惊,白小纯凝气三层之时,他们有所察觉,可那把木剑上的剑光四散,且明显膨胀了一圈所代表的举重若轻的境界,他们这还是第一次在白小纯这里知晓。

    就连白小纯自己,也都被这木剑的威力震了一下,他呆呆的看了眼倒塌的大树,又看了看此刻面色苍白的许宝财,立刻仰天大笑起来。

    “许宝财,原来你这么弱啊,吃我一剑!”白小纯振奋,他发现自己居然比许宝财强大这么多,立刻精神抖擞,哈哈大笑时直奔许宝财而去。

    许宝财被白小纯目光扫过时,身体就哆嗦了一下,此刻看到白小纯大笑以及来临的身影,他立刻恐惧,连滚带爬的就要逃走。

    可还没等逃出几步,白小纯已来到了近前,看着许宝财,白小纯想到之前被此人追击的一幕幕以及自己这段日子的苦修,其中种种苦涩化作力气,抬起脚狠狠的向着许宝财一脚踹了过去。

    “让你再追杀我!”白小纯右手握拳,一拳落在许宝财的眼睛上,许宝财惨叫倒地,有心反抗,可他凝气二层的修为,在白小纯面前根本就没有什么反击之力。

    “惹到我的头上,让你知道小爷不是吃素的!”白小纯跳起来狠狠踏了下去,咬牙切齿,拳打脚踢,许宝财的哀嚎不断。

    砰砰之声传遍四周,无论是监事房的众大汉,还是张大胖等人,此刻都呆在那里,看着被暴打的许宝财,又看了看越打越兴奋的白小纯,纷纷心底发毛。

    而许宝财眼泪都流了下来,内心委屈到了极致,他才不信白小纯是这几个月变的如此强大,尤其是那举重若轻的神通,没有个数年乃至更久的造诣,根本就无法形成。

    在他看来,这白小纯分明是有大来头,而且在最开始就是这么强,因性格卑鄙无耻,所以装出那么一副弱弱的样子,最过分的是,他居然装的那么像,自己都当真了。

    想到这里,许宝财悲从心来,气恼上头,竟生生的昏了过去。

    看到许宝财昏迷,白小纯这才拍了拍衣衫,从许宝财身上站了起来,右手抬起一召,立刻木剑飞来,被他放在了袖口,摆出一副高手寂寞的样子,努力去掩饰目中的激动兴奋之意。

    监事房的大汉深深的看了白小纯一眼,面色阴晴不定,最后一抱拳。

    “白师弟藏的真深,佩服,佩服。”他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转身没有迟疑,带人离去,将昏迷的许宝财也拎走。

    直至众人离开,张大胖等人来到白小纯身边,一个个看向白小纯时,都露出笑意,监事房毕竟是外人,而张大胖等人知道白小纯数月来的努力,此刻对他这里,更多的是服气。

    “你小子,行啊,那小半年没白玩命!”张大胖一拍白小纯的肩膀。

    “那是,我拼起命来,自己都害怕。”白小纯得意的抬起头,如一只骄傲的小公鸡,惹得张大胖等人再次大笑起来——

    一念永恒这本书,第一个完整的周现在开始了,这一周我非常渴望,冲到双榜第一!!

    兄弟姐妹,助我一臂之力!

    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