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韩警官 卓牧闲

第五百零二章 猴子不能撤!

    把蛰伏在暗处的毒贩逼出来,说起来轻描淡写,做起来却不是一件容易事。

    交叉比对,首先要收集到足够的可疑人员资料。采用技术手段,一样要先锁定其中最具嫌疑的人。

    在坐的既然是领导也是缉毒警,非常清楚掌握这么多情况有多不容易,能够想象到南港市局投入过多少警力,做过多少前期工作。

    韩博不知道领导们在想什么,继续汇报道:“王晓亮,27岁,林吉省新海市人,初中文化,未婚,在团伙中排名老五,负责操控其团伙在东海及我江省东州市的贩毒网络。经常出入东海的各大娱乐场所,花天酒地,花钱如流水。

    刘军,24岁,与张伟新一样是南湖省人,未婚,可能与主犯张伟新是同乡有一定关心,让他这个送货人变成了团伙骨干,排名老六。主要给张伟新开车、当保镖,有时间也帮老五王晓亮暗中监视东海的另外几个送货人。”

    “分工明确。”蒋总队长点点头,一脸严肃。

    “报告各位领导,他们确实分工明确,通过监听发现他们不仅贩毒还涉嫌故意杀人。一个送货人携款跑了,老二荣正丰、老三谢留柱、老五王晓亮及当时还是送货人的刘军一直追到那个送货人老家,蹲守好几天,将那个送货人杀了。”

    “这一点有没有查实?”

    “他们在对话时没提被害人名字,只提到去的是东山省新庄市。掌握这个情况之后,我们立即与新庄市公安局联系,新庄同行证实去年8月21日,他们辖区有一个从东海打工回乡的青年,在市里的一个洗浴城洗完澡出来时,被几个身份不明的男子连捅十二刀,当场死亡,案件到现在都没破。”

    这帮混蛋心狠手辣,幸好及时掌握他们身份,掌握他们的一举一动,不然李固真有生命危险。

    韩博深吸一口气,心有余悸地说:“老四郭青山六天前来东海,既是参与分赃,也是与几个主犯商讨怎么报黑吃黑的仇,打算找几个送货人去南港杀我们的线人。”

    这帮家伙真是罪大恶极!

    蒋总队很想收拾他们,不过这是南港市公安局的案子,东海市局只是协助。

    “韩博同志,你们接下来有什么计划,需要怎么协助。”

    “感谢蒋总队支持,我们是这么考虑的,整个团伙中就老二荣正丰一个人接触过毒品,要是现在收网,荣正丰死不开口,就算愿意立功赎罪,光凭他的指证也很难把该案办成铁案。”

    现在不比以前,司法机关对证据的要求越来越高。

    比如南州区那起投毒杀人案,全世界都知道那个女人是凶手,结果因为“证据不足、事实不清”被检察院打回来了。超期羁押违反法律法规,万般无奈,只能放人。

    韩博不想搞出一锅夹生饭,不想办出“证据不足、事实不清”的案子,凝重地说:“此外,他们的两个上家,我们还没有掌握。禁毒专项行动仍在进行,打击力度那么大,连金三角毒-枭‘小西川’都打掉了,那两个上家依然有货,说明他们极可能有一条从金三角背货的运毒渠道。省厅和我们局党委要求我们深挖细查,不光要将张桂新团伙一网打尽,也要查源头,打掉整个犯罪链。”

    案子查到这个份儿上,当然要一查到底。

    蒋总队沉吟道:“韩博同志,同时盯住六个主犯,接下来又要往上查,警力我相信你们应该没问题,技术力量恐怕不太够。”

    “确实不够。”

    韩博抬头看看王副总队长,诚恳地说:“我请示过我们局领导,省厅对这个也很重视,王总队都亲自来了。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想与东海市局组建联合专案组,联合侦办这起特大贩毒案。”

    这可不是求援那么简单,也不是一般的协助。

    组建联合专案组就意味着这既是南港的案子也是东海的案子,南港市局做那么多前期工作,涉及到成绩,涉及到将来的评功评奖,甚至涉及到接下来缴获的毒资,正常情况下是不会让别人插手的。

    表面上看请级别比江省禁毒总队高半格的东海禁毒总队与一个市局禁毒支队合作,南港方面好像沾很大光,毕竟人家单位级别在这儿。

    事实上南港吃了大亏,要让出一半成绩。

    尽管事实上确实如此,但蒋总队并没有想过跟兄弟省份的一个市局禁毒支队抢功,只是想把这个祸害东海比祸害南港更严重的犯罪团伙打掉。

    涉及案件管辖权,省厅都不好说什么。

    韩博的态度其实就是南港市局的态度,蒋总队倍感意外,欣然笑道:“我们这边没问题,王总队,你看呢?”

    案件越查越大,涉案人员越来越多。

    接下来估计要去东广,要去南云,毒案不是其它案件,办案周期很长,要投入大量的警力和经费,需要许多兄弟省市公安机关协助。

    犯罪团伙的主要成员大多在东海活动,东海同行参与更有利于侦破,王副总队长能有什么意见,微笑着说:“我没意见。”

    “那就这么定,韩博同志,组建联合专案组依然由你担任专案组长,由你全权组织侦破。”

    “是。”

    接下来半个小时,研究接下来的侦查方案,给联合专案组配齐办案所需的人员和装备。

    开完会,与专案组的新任副组长见完面,远在bj的程文明打来电话。

    他不打过来韩博一样会打过去,办案要紧,顾不上拜年,开门见山说:“程大,考虑到猴子的安全,要考虑接下来的案件侦破,你是不是安排一下,让猴子跟人打一架,把他关进看守所,等收网之后再让他出来。”

    毒案要破,违法违纪的经济案件一样要破。

    李固现在的老板在整个职务犯罪活动中扮演着中间人的角色,那帮涉嫌侵吞国有资产的家伙作案手法一样隐蔽,要是掌握不到足够证据,等他们把生米煮成熟饭,想将他们绳之以法就难了。

    市-委书记作出过批示的大案,涉及资金高达一千八百多完,在这个关键时刻能够贴靠中间人的李固怎么能去看守所。

    程文明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保密纪律必须遵守也不能解释,紧皱着眉头说:“韩支队,我觉得变相把猴子保护起来不合适,太多的巧合就不是巧合,现在让他进看守所,张桂新团伙会起疑心的。”

    “太危险,那帮家伙心狠手辣,他们要是去了,我们抓还是不抓?”

    “他们是心狠手辣,不过他们要先找到猴子才行。让猴子继续行踪不定,时不时露个面,让他们无从下手。”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是被他们撞上怎么办?”

    “不是有彪子么,再加强点力量,猴子还有手下,让他多聚集一帮人在身边。强龙不压地头蛇,他们总共才几个人,他们敢动手么。”

    “我认为还是不保险。”

    程文明岂能不知道自己出事之后,他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不敢让部下乃至线人冒一点风险,生怕李固跟自己一样出事。

    李固现在的处境也确实危险,程文明不是一个铁血心肠的人,同样担心李固出事,但李固在纪检部门侦查的这起经济案件中太重要,真不能撤。

    他咬咬牙,依然道:“韩支队,我初四回去,回去之后什么不干,就负责猴子安全,出了事你拿我是问。”

    老部下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韩博还能说什么,何况老部下一样是为打掉“骆豪团伙”,只能答应道:“行,你多费点心,我一时半会回不去,钱支队要帮我主持支队工作,猴子和彪子就拜托你了。”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挂断韩博电话,程文明立即拨通李固手机,低声道:“在哪儿,说话方不方便?”

    案件不破,专案不撤。

    李固虽然不是公安民警,但在本案中却是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同样不能撤,同样不能回良庄老家过年。

    “程疯子”问方不方便,意味着接下来要谈的事必须保密,连“任大傻”也没资格知道,正在开发区一个兄弟这儿打麻将的李固,借口出去撒尿,嘴里嘀咕着换人换换手气,让一直旁观的小任帮着玩一圈,走到门外问:“姐夫,现在方便了,什么事?”

    “第一件事,骆豪想要你命,多留点意,别让他们找到你。”

    “要我命,这是南港,就怕他们不来,来了看我怎么帮你收拾他们。”李固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打鼓,抓捕蒋辉团伙时间发生的一切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刻,贩毒什么东西搞不到,什么事干不出来,打架不怕,万一他们有枪呢?

    程文明对他太了解了,知道他在虚张声势,接着道:“第二件事,既要保证自身安全,也要跟你们徐总多走动,打打电话,明后天去他家拜拜年,搞清他们牵线的那件事的进展,看他们下一步打算怎么运作。”

    “姐夫,事可以办,钱谈好没有?”帮他们打击贩毒团伙是还人情,干这个是两码事,涉及到经济利益,李固不会客气,又问起能有多少奖金。

    “我会帮你争取的,只会比前一件事多,不会比前一件事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