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庶子风流 上山打老虎额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草原英雄

    全场静默。

    杨廷和本来侃侃而谈,想着只要自己再劝说一二,就极有可能说服张太后,就算这个目的没有达到,也为自己赚足了名声。

    可却是被这幼稚的童音打断,沉眉一看,说话的正是太子朱载垚。

    此时,杨廷和倒是没有恼火,却有一些小小的愤怒,太子殿下是国之储君,虽然年纪小,可是自幼竟生出这样的三观,这不是国家之福啊。

    于是杨廷和耐心地道:“太子殿下此言谬矣,这是国家大策,岂有好坏之分,镇国公的出发点可能是好的,可是……”

    只是……

    还不等杨廷和说完,朱载垚却是很是蛮狠地打断他道:“没有可是,叶叔叔尽忠职守,他说的,就是对的,听他的就准没错,这……”他歪着脑袋想了想,又道:“这也是母后说的。有他才有本宫,这一句是母后说的,本宫是太子,是未来的天子,这是皇祖母说的,皇祖母的话也没错,皇祖母还说,天子是不会有错的,所以,有叶叔叔才有天子,天子不会有错,叶叔叔也就不会错,谁要是敢说他错,就是昏臣,是乱臣贼子,父皇说,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这也没有错,这是……这是……”

    说到这里,朱载垚看向了李东阳,接着道:“李师傅也这样说过,是不是……所以你再敢非议镇国公,便是乱臣贼子。”

    杨廷和的下巴都差点要落在地上了,他突然发现自己挺蠢的,居然还傻乎乎地跑去跟一个四岁多的孩子讲道理,这简直就是自己找不自在。

    只是,原本好生生的振振有词,却是被一个孩子破坏,似乎传出去,也显得有些可笑,这令他感觉挺受伤的。

    张太后待朱载垚说完了,方才道:“垚儿,不可无礼,你的杨师傅也是忧国忧民,方才说出这样的话,快给杨师傅赔个不是。”

    朱载垚顿时乖了,立即上前朝杨廷和作揖行了个礼,依旧很是小大人的样子。

    杨廷和的面色很尴尬,只得应下,道:“殿下太客气了。”

    朱载垚便道:“客气是应当的,母后说,对师傅们要客气。”

    杨廷和愈发尴尬,看来继续劝说张太后是没可能的了,眼看在这里实在没有太多必要,只好泱泱地和李东阳诸人一起告退而出。

    待出了仁寿宫,李东阳在前,谢迁与王华在后,杨廷和快步追上李东阳,低声道:“李公,我还是很担忧关外……”

    李东阳淡淡道:“宫中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自太后到陛下,对此都是坚决支持,此事尝试一二,又有什么妨碍?”

    杨廷和道:“眼看着就要入冬了啊,这一入了冬,那草原也就成了修罗场……”

    李东阳面无表情地道:“嗯,只是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得找到陛下,其他的,就不要分心了。”

    杨廷和深深地看了李东阳一眼,心里不禁想,莫非……

    李公的意思是,一切都等入冬之后再说?

    这就是了,等快要入冬的时候,那些疯了一样的胡人势必会洗掠那关外汉人的牧场。

    哼,一旦流了血,且看那叶春秋该如何交代!

    想到这里,杨廷和本是不平衡的心终于舒坦了一些,便含笑地朝李东阳行了个礼:“是。”

    ………………

    哒哒哒哒哒……

    此时,朱厚照正愉快地骑着快马,驰骋在草原上。冷风刮面,他也恍若不觉。

    细细而看,他的腰间插着数柄骑枪,整个人显得英姿勃发。

    在朱厚照前方数十丈外,一头獐子正疯狂地奔跑,朱厚照毫不迟疑地抬手便击发了骑枪,连续射了三发。

    啪啪啪,那獐子猛地跃起,只是在半空扑哧了一下,接着便血流如注地落地。

    “好枪法。”

    身后一骑火速追上来,却是那赵大哥,赵大哥很佩服地看着朱厚照。

    这个家伙简直就是天生的草原英雄啊!不但文武双全,而且对骑枪上手奇快,马术也是精湛无比,而且居然对这里的人文地理了解得比他还清楚,这家伙竟还粗通一些蒙语,更可怕的是,他说起兵法来,可谓头头是道。

    牧场里三百多人,无一不对这个年轻人信服有加,连黄东家见了他,都对他青睐无比,竟有将女儿嫁给他的意思,不过这朱寿,却也没有答应,只是不置可否,专心地教人使用骑枪和骑马之术,他总是随身带着一张舆图,闲下来的时候,他便趴在帐里琢磨着舆图。

    也不过几个月功夫,他已脱颖而出,隐隐之间,已是这个牧场真正的主事者了。

    “小赵啊。”朱厚照看着赵大哥哈哈一笑,从前的赵大哥,现在成了小赵了:“将这獐子捡回去,叫刘东几个剥皮,煮了,晚上下酒吃。”

    赵大哥连忙笑着下了马,快手地捡起獐子挂在马下,一面道:“朱公子枪法如神,教人佩服。”

    朱厚照撇撇嘴,望向天穹,道:“哪里,不过是勤学苦练而已,这骑枪实是好东西,银子花得值,你知道这骑枪最大的妙用是什么吗?”

    赵大哥道:“自然是比弓箭射得更快,比弓箭射得更精准,比弓箭……”

    朱厚照抿抿嘴,他唇上的一撇小胡子被这冷风吹得乱七八糟的,原本白皙的皮肤,略略带了几分黝黑,他却只是笑着摇头道:“错了,这骑枪的真正作用在于上手快,要培养一个弓手,若是在从前,需要数年,可是现在,只要是个汉子,苦练个把月,便可媲美一个蒙古的骑射手了,骑枪的真正妙用就在于此。就如一个真正的武士,没有三五年,是绝不可能在战场上成为雄狮的,可是有了这骑枪,只需一个月,人人都可是武士,这才是真正厉害的地方。”

    赵大哥很多时候不得不承认,这个小伙子,虽然年轻不大,可是他说的每一句话,居然都极有道理。

    赵大哥连忙点头道:“朱公子高见。”

    朱厚照豪迈地笑着道:“哪里是高见,这是常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