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寂寞的舞者

第1689章 前一夜

    等龙皇的人离开后,萧晨等人也驱车离开了。

    商务车上,萧晨靠在后座上,撕开衣服,看着腹部的伤口。

    “妈的,差点就捅要害上去了。”

    萧晨骂了一句,不过想到他一刀把幽冥的脑袋砍掉了,又觉得这一刀非常值了。

    更何况,还救了南宫翎,让她丫头不再找自己的麻烦了,简直太值了!

    “晨哥,当时真是吓了我一跳,知道么?”

    白夜看着萧晨,说道。

    “不过你牛逼,一刀就把人脑袋砍掉了。”

    “呵呵,还行吧。”

    萧晨笑了笑。

    “其实我也没想到,应该是托尔斯的死,让幽冥的心乱了,要不然,那一刀也中不了。”

    “化劲高手,被你一刀砍掉了脑袋……换做是我,就算挨两刀也行啊。”

    大胖看着萧晨,说道。

    “没点出息,怎么就不能变强,一刀不用挨,秒杀化劲高手呢?”

    萧晨没好气,拿出了九炎玄针,刺进了伤口周围的穴位里。

    随后,他又拿出了药粉,洒在了伤口上。

    一阵凉爽的感觉传出,压制住了火辣辣的疼痛,让萧晨稍微舒出了一口气。

    随即,就见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缓缓收拢。

    “应该不影响明天的事情。”

    萧晨嘀咕一声,想到今晚的战斗,暗暗庆幸。

    不管他杀幽冥还是杀托尔斯,运气都占了一部分。

    托尔斯大意了,根本没想到,他的驭刀术,可以让刀芒化作实质!

    所以,在他以为刀触碰不到他时,受了重伤!

    “驭刀术……还得好好练,出其不意可杀敌!”

    萧晨嘀咕一声,运转古武心法,开始疗伤。

    车上的人,也纷纷闭嘴,不影响他。

    半小时左右,他们回到了萧家庄园。

    秦兰还没睡觉,在等着他们。

    见他们回来了,才放下心来,迎了上来。

    当她看到萧晨全身染血的样子,皱起了眉头,受伤了?

    “兰姐。”

    萧晨冲秦兰咧咧嘴。

    “嗯,受伤了?”

    秦兰点点头,目光落在他腹部的绷带上。

    “嗯,一点小伤,没事儿,不用担心。”

    萧晨点头。

    “你们呢?”

    秦兰又看向白夜等人,或多或少的,今晚都受了伤。

    就算没受伤的,身上也有血,斩杀敌人时,砰溅上的。

    “我们都没大碍,兰姐,晨哥就交给你了。”

    白夜摇摇头,说道。

    “行,都去休息吧。”

    秦兰点头,她已经安排好了房间。

    等白夜他们都离开了,秦兰才瞪向萧晨:“我怎么跟你说的?”

    “兰姐,我也不想受伤,但没办法啊!而且我跟你说,这一刀挨得太值了,干掉了幽冥……”

    萧晨咧着嘴,说道。

    “少废话,走,进去。”

    秦兰扶着萧晨,进了别墅。

    等她听完萧晨为了救南宫翎,挨了这一刀后,神色略微有些古怪:“我说呢,怎么会受伤,原来是英雄救美啊?”

    “没,算不上,毕竟人家是帮忙,我要是不冲上去,她就得香消玉殒……再说了,就算不是南宫翎,换做任何一个人,我也会冲上去的。”

    萧晨忙摇头。

    “是么?”

    秦兰瞪了萧晨一眼。

    “把衣服裤子都脱了,我给你擦拭身子,全都是血。”

    “嗯嗯。”

    萧晨点点头,把衣服裤子什么的,全都脱了。

    因为身上有伤,他不能洗澡,所以秦兰就去打了盆水,用毛巾,一点点给他擦拭着。

    “那丫头呢?什么反应?没要以身相许?”

    秦兰一边擦拭,一边问道。

    “啊?”

    萧晨一呆。

    “以身相许?兰姐,你这是啥想法?我救她,又不是为了啥。”

    “嗯,我知道。”

    秦兰点点头。

    “不过,那丫头对我的态度没那么恶劣了,希望以后不会再拿着剑追我了。”

    萧晨笑了笑。

    “嗯,这就是在以身相许的路上了。”

    秦兰点头。

    “……”

    萧晨无语,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十来分钟后,秦兰给萧晨擦拭完身体,又拿过了药箱。

    “要不要重新上药,包扎一下?”

    “嗯嗯,好啊。”

    萧晨点点头,刚才毕竟在车上,也就是随便包扎了。

    等解开纱布,秦兰看着萧晨腹部的伤口,身子微微一颤。

    “你还真是不要命了?差一点就是要害!”

    “唔,兰姐,你别说我了,我心里有数儿。”

    萧晨苦笑。

    “哼!”

    秦兰冷哼一声,不过也没再多说,给他重新上药、包扎。

    “行了,赶紧休息吧!”

    “不急,我打个电话。”

    萧晨摇摇头,拿过旁边的手机,给塞尔罗打去电话。

    秦兰收拾着药箱,转身出了房间。

    “喂。”

    电话接听,塞尔罗的声音传来。

    虽然还算平淡,但萧晨能清楚感觉到,这平淡背后压制的,是激动与兴奋。

    在这个时候,萧晨给他打去电话,说明了什么?

    说明,萧晨的计划成功了,塞尔罗死了!

    如果失败了的话,萧晨没机会打出这个电话了!

    “塞尔罗,该你了。”

    萧晨点上一支烟,淡淡地说道。

    听到萧晨的话,塞尔罗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激动:“死……死了?”

    “嗯。”

    萧晨轻笑,看来塞尔罗还真是恨托尔斯啊,要不然,怎么会这么激动,甚至有点小失态。

    “太好了,狗娘养的,终于死了!”

    塞尔罗骂了一句,破坏了萧晨对其原有的印象。

    原来,这个一直以来,都温文尔雅,看起来非常绅士的家伙,也会骂娘啊!

    “塞尔罗,你那边准备一下,我不希望……黑暗教廷往我这边想。”

    萧晨淡淡地说道。

    “你放心,我这边已经准备好了……萧晨,没有走脱一个么?”

    塞尔罗又问道。

    “全灭。”

    萧晨吐了个烟圈,缓缓说出两个字。

    “幽冥,恶鬼……他们也死了?”

    塞尔罗再问。

    “我把托尔斯杀了,剁掉了幽冥的脑袋……”

    萧晨想了想,说道。

    “什么?你亲手杀了他们两个?”

    塞尔罗真震惊了。

    无论托尔斯还是幽冥,都是化劲高手啊!

    尤其是幽冥,除了本身外,还是精神系异能者,实力非常强悍!

    现在,他们竟然全都死在了萧晨手中?

    那萧晨的战力,得多强?

    “嗯,今晚运气好了些。”

    萧晨点点头,他这么跟塞尔罗说,无非也是加大自己合作的筹码。

    不管怎样,塞尔罗都是黑暗教廷的【黑暗之子】,身份与地位不同。

    再者,他也要有足够让塞尔罗忌惮的实力,免得后者生出什么别的心思来。

    借刀杀人这玩意儿,在他十五岁就玩得很溜了。

    杀人灭口,在他十八岁的时候,也玩腻歪了。

    如果说,塞尔罗借他的手,杀了托尔斯,然后再灭他的口……这事儿挺正常的。

    毕竟杀托尔斯这事儿,就算放在塞尔罗身上,也是不能泄露出去的秘密。

    而死人,才是最能保守秘密的,不是么?

    “萧晨,我越来越觉得,我做了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

    塞尔罗认真道。

    “呵呵,合作愉快。”

    萧晨轻笑一声。

    “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吧!”

    塞尔罗说道。

    “好……他们的尸体,已经让我一把火给烧了,这边肯定查不出什么痕迹来。”

    萧晨想到什么,说道。

    “我知道了,谢谢你,萧晨。”

    塞尔罗说完,挂断了电话。

    “呵。”

    萧晨笑了笑,把手机扔在一旁,重新点上了一支烟。

    “打完了?”

    秦兰从外面进来,手里拿着一件衣服。

    “这是你明天要穿的衣服,可以么?”

    “休闲西装?可以。”

    萧晨点点头。

    “嗯,我知道你不喜欢穿西装,所以就偏向休闲了些……以你如今的地位,穿什么都行。”

    秦兰点头。

    “真的?那我穿T恤吧,更舒服些。”

    萧晨笑着说道。

    “你确定?虽然你穿什么都行,但穿的太随便了,对来宾就显得有些不礼貌了。”

    秦兰看着他。

    “额,我开玩笑的,这件非常不错……兰姐,你给我选的?”

    萧晨讪笑。

    “不是我,是小晴买的,她亲自去挑选的……小男人,这后宫之主,对你不错哦。”

    秦兰说着,把衣服挂了起来。

    “咳,兰姐,你也是后宫之主,没见苏晴都喊你‘兰姐’么?”

    萧晨干咳一声,心里却有些意外,衣服是苏晴买的?

    “那是因为我年龄大……唉,别提这个让人心烦的话题了,都变成黄脸婆了。”

    秦兰摇摇头。

    “谁说的?我兰姐最漂亮了。”

    萧晨抱住了秦兰。

    “别乱动,好好躺着,养一晚上伤,明天有得你忙……你不希望,别人看出你受伤了吧?”

    秦兰拍了萧晨的胳膊一下,说道。

    “嗯嗯。”

    萧晨点点头。

    “行了,你睡觉吧,我还得忙一阵子。”

    秦兰说完,向外走去。

    “还忙?”

    萧晨看看时间。

    “对,谁让你一直当甩手掌柜的。”

    秦兰说着,推开门出去了。

    萧晨耸耸肩,靠在床头上,目光落在不远处的衣服上。

    “这算是和苏晴确定关系了吧?希望……有朝一日,你不会怪我吧!”

    萧晨收回目光,自语一声。

    随即,他想着明天的事情,又露出了几分期待之色,这是一个崭新的萧家,他成立的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