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寂寞的舞者

第4896章 西行

    “晨哥,你昨晚是不是对她做什么了?以至于让她对你念念不忘,都找上门来了。”

    “狗屁,我什么都没做好么?”

    萧晨没好气,心里嘀咕,摸几下……不算做什么吧?

    “什么都没做,怎么会来找你,难道是见识到你的强大,爱上你了?”

    白夜再道。

    “……”

    不等萧晨再说什么,女杀手也看到了萧晨等人,眼睛一亮,犹豫一下,快步进来。

    “晨哥……还有各位,又见面了呀。”

    女杀手笑着打招呼。

    “这鼎天宗还挺会找人,一般人,恐怕真经不住考验。”

    萧麟打量着女杀手,暗暗自语。

    “你怎么来了?”

    萧晨问道。

    “我来找你啊。”

    女杀手笑道。

    “找我做什么?”

    萧晨有些奇怪,难道昨天走的时候,忘了什么东西?

    “来谢你不杀之恩和救我之恩。”

    女杀手认真道。

    “……”

    萧晨无语。

    “呦呦呦,美女,你不会是要以身相许报答吧?”

    白夜打趣道。

    “只要晨哥愿意,那当然没问题。”

    女杀手落落大方。

    “晨哥,你听听,你听听……你昨晚就不该回来啊。”

    白夜为萧晨惋惜,多极品的妞儿啊。

    “滚……”

    萧晨瞪了白夜一眼,然后看向女杀手。

    “昨晚不都已经谢过了么?你可以离开了。”

    “可我……”

    女杀手还想说什么。

    “怎么,你当我真不会杀你?”

    萧晨声音一冷,有一丝丝杀意蔓延。

    “不……”

    女杀手脸色微变,身子颤了颤。

    “也许危险还会有,尽快离开河西吧。”

    萧晨语气稍缓。

    “记住,昨晚的事情,谁都不要说……说了,你可能就会有杀身之祸,他们不是你能招惹得起的。”

    “我不会说的,我谁都不会说的。”

    女杀手忙道。

    “离开吧,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萧晨说完,不再看女杀手。

    “姑娘,接下来我们还会有很多危险,跟着我们,你会很危险……没人能保护你,他让你离开,是为你好。”

    萧麟开口了。

    “我知道了。”

    女杀手看看萧麟,想了想,冲萧晨鞠了一躬后,转身离开。

    “七叔,我什么时候为她好了,我只是不想她拖累我们罢了。”

    等女杀手走了,萧晨无奈道。

    “你这么说,搞得我好像还挺关心她一样,这话落女孩子耳朵里,很麻烦。”

    “呵呵,我就问你,要是遭遇危险,你能眼睁睁看着她死,而不救她么?”

    萧麟笑问道。

    “不能。”

    萧晨摇摇头。

    “不过,就算不是她,换成别的女人,我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不对,就算不是女人,是男人,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啊。”

    “反正已经打发走了,又何必在意她是怎么想的。”

    萧麟喝了口水。

    “赶紧吃吧,吃完了,我们就该出发了。”

    “嗯。”

    众人点头。

    餐厅外,女杀手拿出一张纸,上面是萧晨的信息。

    这是委托她杀人的那个男人,给她的。

    这上面有萧晨的基本信息,包括住在什么地方等。

    “龙海龙山……可以去看看。”

    女杀手自语,又回头往餐厅看了眼,大步离开。

    半小时左右,萧晨等人退房。

    “萧先生,你们要往西去,这份详细点的地图,可能会帮到您。”

    前台看着萧晨,拿出一张地图,递过去。

    “这地图,要比普通地图更细致,而且禁区很多地方,也会有标注……”

    “哦?”

    萧晨接过来,打开看看,露出笑容。

    “呵呵,确实细致不少,为何会送给我?”

    “说不好,就当结个善缘吧。”

    前台摇摇头。

    “我爷爷常跟我说,要多与人结善缘……看到您,也不知道为何,就想这么做了。”

    “呵呵,多谢了。”

    萧晨笑着点头,取出一沓现金,放在台面上。

    “这是地图的钱。”

    “不,我给您地图,没打算要钱……”

    前台看着红彤彤的钞票,惊了惊,这么多?

    “我知道,呵呵,不过我不喜欢平白要别人的东西。”

    萧晨认真几分。

    “收下吧,等我们从西边回来,还会来这里住的。”

    “那……就多谢萧先生了。”

    前台犹豫一下,没再拒绝。

    “不过这也太多了些。”

    “呵呵,如果这地图能发挥作用,就千金难换……”

    萧晨把地图叠起来。

    “这地图是谁画的?”

    “我爷爷,他曾经跟着我曾爷爷往西边去过……我曾爷爷以前,为一些人做过向导,有次从红色禁区边缘死里逃生回来后,就再也不西去了。”

    前台解释道。

    “红色禁区那边有什么,他们没说,只是说很危险,但到红色禁区前,这地图是有用的。”

    “难怪……你去过那边么?”

    萧晨问道。

    “没有,我爷爷不让我去,他说可能十次无事,但一次有事,就能把命丢在那儿。”

    前台摇摇头。

    “西去一百五十里后,就有很多危险了……普通人,不适合再往西走。”

    “呵呵,你爷爷说的没错。”

    萧晨笑着点头。

    “好好活着,比什么都强……行了,我们走了,希望还能再见。”

    “您保重。”

    前台犹豫一下,做了个双手抱拳的手势。

    “哈哈哈,好。”

    萧晨见前台手势,大笑几声,转身离开。

    “他们果然不是寻常人……”

    前台看着萧晨等人的背影,自语一声。

    随即,他目光落在台上的那一摞钞票上,眼睛火热。

    “出手真大方呀,要是爷爷允许的话,真想跟着往西边去看看……可惜了,爷爷说我敢去,就给我腿打断。”

    前台摇摇头,收起了钞票。

    “希望他们……还能活着回来吧。”

    外面,萧晨等人上车,发动起来,驶离停车场。

    “晨哥,那前台知道不少啊。”

    白夜点上烟,拿起前台给的地图。

    “他不会是掠夺者安排在这里的眼线吧?”

    “为什么这么说?”

    萧晨看着白夜,问道。

    “出门在外,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白夜一本正经。

    “万一这地图,是把我们引向火坑的呢?”

    “不至于,我看人还是挺准的。”

    萧晨笑笑。

    “要是真火坑,那一万,就相当于是他的买命钱了。”

    “好主意。”

    白夜点点头。

    “这么一说,一万块不多。”

    “是啊,白大少随随便便就能给出几万块,一万块不多。”

    萧晨玩味儿道。

    “几万块而已,有钱难买我开心嘛……再说了,想看热闹,又岂能不花点钱。”

    白夜毫不在意。

    “去电影院看个电影,都得买票。”

    “确实。”

    萧晨点点头。

    “小白,你现在觉悟真是越来越高了。”

    “呵呵,还行吧。”

    白夜笑笑,按灭香烟。

    “赤风,等会儿换我开车啊,这样的路,驰骋一下,非常有感觉。”

    “我也想驰骋一下。”

    副驾驶上的孙悟功,放下了酒葫芦。

    “不行。”

    萧晨等人,异口同声拒绝了。

    “为什么?”

    孙悟功皱眉。

    “你特么喝酒了,这算是酒驾。”

    白夜说道。

    “喝酒不开车,不知道么?”

    “我又没喝醉,再说也没有多少车。”

    孙悟功无奈。

    “那也不行,我怕我还没到无人区,就死你手上。”

    白夜认真道。

    “这传出去了,有点丢人啊。”

    “……”

    孙悟功不吭声了。

    “这要是傍晚的话,我觉得风景会更好……追着落日,想想就唯美啊。”

    白夜看着前方,说道。

    “等快到红色禁区时,我们要休整一番,到无人区,估计就得傍晚了。”

    萧晨摊开地图,说道。

    “往西一百五十里,电子导航就没用了……路,估计也会不好走了。”

    “一百五十里外,有什么?”

    白夜好奇道。

    “不然,他们为什么还要往西去?到了河西,直接就可打道回府了,也算是到了最西边。”

    “那里以前有个镇子,如今已经破败了,没有人住了,大半个镇子,都被黄沙掩埋了……”

    萧晨介绍道。

    “这镇子,是个古镇,他们想要去的,就是这里……可能没什么好玩的,就是打个卡吧。”

    “古镇……这古镇,以前会不会埋在黄沙中,这些年才出现的?”

    白夜眼睛微亮,问道。

    “不是,一直都在,只不过有传说……这镇子,比以前大了不少。”

    萧晨说着,把前台给的介绍册,递给了白夜。

    “你看,这上面也写着。”

    “比以前大了不少?什么意思?”

    白夜接过来,仔细看着。

    “卧槽,还真是,说近三百年左右,镇子比记载中大了些……晨哥,不会有灵异事件吧?”

    “不至于,再说了,就算真有灵异,我们也不怕。”

    萧晨笑笑。

    “死在我手上的鬼,一双手都数不过来了。”

    “也是。”

    白夜点点头。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期待见到个女鬼了。”

    “……”

    萧晨无语,懒得搭理白夜,研究着前台给的地图。

    在一百五十里外,地图上,有古镇的标注,而且还用两种不同的线,勾画出古镇。

    一种是实线,一种是虚线。

    这让萧晨有些好奇,为何同一个古镇,有两种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