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重生在神话世界 纸生云烟

第一千七百四十四章 革故鼎新气象改

    太始者,形之始也。

    冷寂廖廓,肇基化元。万物资始,统御坤元。

    上可化阴阳五行,下则彰生机毁灭,生生化化,周而复始。

    人见太始,自是太始。

    会有铭鼎道人的万物滋生,生机和造化并举,富有创造力会有女冠的有形无质,徘徊左右,似真似虚,似假似实,难以捉摸会有黄金神人的天之后,地之前,不在前,不落后,弱中庸,天上地下,无人与之相争,各不相同。

    而现在陈岩看向眼前,是三十三层玲珑宝塔,功德之气垂落,萦绕若惊虹,亿万篆文生灭,若蛟龙一样,自上到下,进进出出。

    见到宝塔,自然而然有一种莽古,深沉,厚重,扑面而来,刺人眉宇,浓的化不开。

    只是碰到,就觉得沉甸甸的。

    上一代太始之主即使是离开这一方宇宙,可其恢宏浩然的气机,依然落在规则之中,根基深扎,不可小觑。

    陈岩上下打量宝塔,依稀能够见到上一代太始之主横绝诸天的威慑,他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复杂情绪,然后抬起手,并指如剑,倏尔斩出。

    太始道理自指尖迸射,长有百尺,隐有霜色,统御万气,携带着坚定信念,打向宝塔。

    不可阻挡,锋芒毕露。

    新皇登基,革鼎天下,吐故纳新。

    剑光吞吐,一下斩在宝塔上,只听铿锵一声清音,恍若在云中,空旷而了远,继而宝塔之上,浮现出一个人影,头梳道髻,身披仙衣,大袖摇摆,风姿脱俗。

    人在塔上,不见正容,只有一个背影。

    嗡嗡嗡,

    人影出现,整个宝塔仿佛活过来一样,有了超乎寻常的灵性,其上吞吐的篆文,每一个都大若星辰,演绎太始之道。

    上一代太始之主的太始道理,可谓是集大成,其中的玄妙,哪怕只是一缕,都要超乎铭鼎道人等三人的感悟。

    不是太始之主智慧或者悟性超出众人无数倍,而是他身合太始,自己就是太始,上下贯通自己意志,不可思议。

    “咄。”

    陈岩自然能够感应到对方的太始之道,和自己感悟的不同,却自成一体,蔚然大家,甚至延伸过来,字字若晨钟暮鼓,叩问心灵。

    这样的思维,没有直接力量,但直指大道,非常玄妙,令人叹服。

    隐隐间,有一种高人一等。

    这样的局面,就好像宝塔中震荡出的太始道理才是真正的太始道理,其他的都是走了岔路,沦为歪门邪道。

    佛界中。

    冷香幽寂,梵音声声。

    功德池前,舍利树下,圣天佛低眉垂目,眉宇间有智慧的光,背后光轮徐徐转动,时时刻刻都有经文迸射,熠熠生辉。

    这位佛陀没有去参与围剿陈岩的计划,而是静静待在佛界,静待事情变化,他自有乾坤,这么多年来稳扎稳打,隐隐见到曙光。

    此时此刻,圣天佛若有所觉,微微抬起头,就见眼前有规则出于大千之上,浩瀚若天河,浩浩荡荡,现在陡然起了波澜,层层圈圈的,向四面八方扩展。

    这样的变化,像是平地起风波,有一种不和谐。

    其他人看了,都觉得惊讶。

    可落在圣天佛眼中,却是理该如此,他声音不大,道,“上一代太始之主的印记,是羁绊,也是动力,战胜之后,才可圆满。”

    不同于宇宙刚开辟之时,规则无主,有德者居之,现在神器有人,早登帝位,即使是离去,但留下印记,难以磨灭。

    后来者要上位,自要面对前人印记。

    过得去,海阔天空。

    过不去,自会被对方同化,沦为行尸走肉般的存在,没有了自己的道理和意志,比死还难受。

    过得去,海阔天空。

    “呵呵,”

    圣天佛一笑,至于陈岩是否能够成功,他根本不在意,他只知道,此纪元中,肯定会有人成功攀登上境,而以自己兄弟的脾气,即使是陈岩失败了,下次有人晋升半步金仙也会去挑战。

    他这样弄险,只要一次,就会万劫不复。

    到时候,就是自己的机会。

    “我等着。”

    圣天佛声音幽幽,他投身佛门,有自己的打算,只要抓住机会,就有可能化龙,至于纪元天运,对他来讲并不太重要。

    反正离开这一方宇宙的,可不只是太始之主。

    至于天庭其他四位帝君,两位阎君,无量寿佛,凶猴,等等等等,分散开来,都发现太始规则之变化,只是无能无力。

    因为半步金仙寻到纪元,正式冲击上境,以身合道,整个人和规则相合,冥冥一体,这个时候,任何对其攻击,都会受到天地规则之反噬。

    这样的力量,纵然是金仙道祖都得顾忌三分,何况现在金仙道祖不履凡尘,其他人想插手都没插手的能力。

    现在,他们只能静待结果。

    “喜欢失败,”

    瑶池之主立在宝树下,玉颜清冷,暗自诅咒,要是对方真正晋升天仙,可谓是纪元之中开天辟地第一位,前段时间鼓动的天帝之事也可能成真。

    到时候,以金仙道祖坐镇天庭,还不是生杀予夺,无人能挡?

    那真是暗无天日了啊。

    叮咚,叮咚,叮咚,

    陈岩不管其他,全身心浸入规则之中,将自己的太始道理凝结成门户之相,霜白纹理,自上而下,蟠结若龙,晶莹的门环叮当一声响,坠落下来,然后向两侧展开,万气呼啸,交错纵横,统御所有。

    门户一起,硬生生将宝塔吞入到里面,不停地用元气冲刷。

    两种关于太始规则的道理,都是直指根本,进行交锋。

    不关乎力量,而是在本质上的较量。

    陈岩能够发现,自己门户中万气冲刷,一波接着一波,像是惊涛骇浪,可上一代太始之主留下的印记却像是岩石,任凭风吹雨打,都在那里,难以磨灭。

    看样子,不分轩轾。

    可这样的话,对陈岩可是个大坏事,不破除藩篱,岂能晋升上境?

    可没人知道,陈岩面对如此局面,不急不缓,平平静静,胜券在握的样子,他微微一笑,道,“纪元之事,本就是吐故纳新,革鼎换新天,道友所理解的太始之道,不合时宜啊。”

    话音落下,冥冥之中,有一种纪元之力降临,成为打破平衡的一点。

    毕竟上一代太始之主的太始之道,充塞莽古,古老,幽远,和这一纪元新气象隐隐有冲突。要是平时自是无碍,可在两军势均力敌的时候,就被纪元之力压下最后一根稻草。

    咔嚓,

    陈岩听到一声响,很轻,像是枷锁崩断,自己只觉得全身上下一片空明,太始规则若掌中纹理,纤毫毕现。

    他身子一摇,彻底人与规则相合,起翻天覆地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