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三品

第九百六十九章刹那战靴

    “这么倒霉呀我,”黑珍珠差点哭了,

    精卫呵呵一笑:“救命要紧还是谈恋爱要紧,自己好好想想,别一天没心没肺的,我也走了,”说着翅膀向后,以钻天之势,直上九霄,顷刻之间,或者说是眨眼之间,已经回到了敦煌的上空,

    “多亏了轩辕战铠来得正好,自然灵文,抹杀邪恶,”

    林强还没来之前,袁天罡他们正在下面吐血呢,那十二只冥王旗,好像十二座大山一样,镇压着本来就已经很脆弱的太极图,太极图就像是钢化玻璃一样,碎裂成了一块一块的晶体,眼看就要瓦解,

    支撑太极图的灵气此刻有一部分来自于袁天罡和魔道中的高手,所以他们可不就跟着一起吐血嘛,压垮太极图就等于压垮了他们,

    “宗主再不回来咱们就死了,”红莲老魔想哭,

    “死就死吧,本来也没打算活,”鸠盘婆喊道,

    “咔嚓,”看来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所有人都闭紧了眼睛,准备在太极图被攻破的瞬间,一起灰飞烟灭,自爆元神而死,

    这时候太极图真的崩塌了,但他们却没有受到意思的伤害,反而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分别注入他们的身体,让他们感觉很舒服,

    “是宗主,”有人指着天空喊道,

    林强端坐虚空,身边连一点护体神光也没有,仿佛凡人那么自然,不过他的口中开始吐出长短不一的音节,在场的无论朋友敌人全都听不懂,每次他一张口,就有一个簸箕那么大的字母从嘴里冒出来,一共十三个,分别向十二把冥王旗打了出去,其中最大的一个,镇压在城池的中央地带,并且是最高处,差不多有井口大小,

    无声无息,自然而然,

    “嗷嗷嗷,”可是没有想到,这看似无声无息自然而然的咒语,居然引发了突变,十二杆冥王旗全都传出了巨兽咆哮的声音,顷刻间冲出来十二位身高五千丈的魔神,掀起云雾中满天的旋风,抱着脑袋又蹦又跳,

    “好疼啊,是什么咒语,”

    “把它打回去,”

    十二祖巫毕竟是十二祖巫,刚刚没有防备被林强偷袭,但转眼就恢复了过来,纷纷拿出法宝,开始反击林强,

    东方木之祖巫句芒,脚踏两条飞龙,鸟身人面,手持一条由乙木青龙,喷出一捆一捆的巨大圆木向林强打来,

    西方蓐收,左耳有蛇,乘两龙,乃是西方金之祖巫,此人凝练了二十一万把无极金皇刀,也从嘴里喷出了出来,

    北方水之祖巫共工,就是撞断了天柱的那位,在十二亿年前,曾经炼化过某星球的整座海洋,化作十二滴天一神水,每一滴就相当于地球上太平洋的重量,此时全部撒出去打响了林强,想要拍死他,

    南方祝融:兽身人面,乘两龙,火之祖巫,撑开太虚火阳伞,喷出燧人之火,向林强烧过去,此火号称万火之源,所有的火,除了红莲业火之外,全都是它本源幻化,所以厉害无比,也向林强打去,

    当然他们打的都是林强嘴里吐出来的咒文,

    烛九阴:,人面蛇身,是一条赤色的烛龙,是掌握时间的祖巫,从怀里掏出掏出一口叮当乱响的铜钟,顷刻之间化作千丈大小,飞起来就往林强的头顶笼罩下来,此钟号称时间之钟,它的作用就是让时间停止,

    魔神强良嘴里衔者一条紫电大蛇,手中握着一条花蛇,虎头人身,是条腿,两只手比腿长了一倍,是掌握世上一切雷霆的祖巫,此刻嘴里的紫电大蛇浑身缠绕着雷电化作一把混沌雷剑,刺向林强,

    这一下他和时间之钟其实是打了个配合,其余的人打的都是符文,而他和烛九阴,打的是林强的本体,因此他俩受伤最严重,体内有一股自然的力量在蒸发他们的巫力,可是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当啷,钟声一响,时间本来就应该停止,可是林强的头顶上忽然长出一颗参天大树,把他笼罩,顿时五行消失,两仪失灵,巫力也进不去,他的世界成了自然空间,所以时间该咋样还咋样,那是他所主宰的自然世界,

    因此林强一伸手就向强良的混沌雷剑抓了过去,顿时一把就抓在了手里,不过他也未免太轻视十二祖巫,强良虽然着急,但还没有黔驴技穷,只听他阴笑了一声,忽然手印翻转,顿时那把闪耀着紫色电光的宝剑,居然化作了一座城池,把林强给镇在里面,

    城池之内雷声轰隆,爆炸不断,要不是林强又轩辕战铠护体,非给炸成了飞灰不可,紧跟着无数的根须和树枝从城池之中钻了出来,城池的墙壁开始斑驳脱落,就像是地震中的大厦一样,最后只听轰隆一声,空中变成了车祸现场,强良的巨型法宝雷暴之城,被自然之树的成长力量给炸开了,

    别拿豆芽不当菜,那玩意儿成长的时候,能把山掀翻了,

    “我先宰了你,给蚩尤一个教训,”林强打算拿强良开刀问斩,所以从手中化了一把天子剑出来,照着强良的胸口捅了过去,这把剑的威力超越诛仙四剑,乃是轩辕圣剑的总纲核心,所以一旦刺中绝无幸免,大巫本体也要灭亡,

    可十二祖巫也没这么好对付,单独还行,一次对付十二个,林强哪有那个本事啊,

    奢比尸:人面、犬耳、兽身,珥两青蛇,名曰奢比尸,是测算天象变化的祖巫,他最先看出不对劲儿,可他不打算救援,因为林强吐出来的灵文跟化功大法一样,正在化去他的巫力,他自保要紧,这家伙心眼多,

    可他怎么也不能看着强良去死啊,他的手上套着两个巨大的铜环,耳朵上也有两个铜环,分开来代表阴阳,结合起来就是四象,此刻他用两枚铜环抵挡咒文,另外两枚铜环,扔出去将天空中十二颗星辰调动过来,引发了它们的吸力,顿时就把林强的手臂给吸住了,林强捅了两下,都没成功,

    那可是十二颗星球的力量啊,

    天吴:出生在朝阳之谷,开天辟地之后,第一个演化出风的变化,所以被称为风之祖巫,也被成为风神,也掏出了‘装载乾坤风口袋’,敞开口对着林强吹起来,

    龠兹:不是山海经里的神,而是上古的氏族名里有这样一句,电之祖巫,此刻在他面前正用一张灵符当盾牌,打出的是不灭电符,上面紫色电流狂舞,分开就是千万条灵蛇,合在一起就是一条八爪电龙,

    打个比方说吧,这种电压要是电到祖巫或者仙人,就和高压电电到凡人的效果是一样的,立即起火,灰飞烟灭,不过他现在对付林强的自然灵文,已经够吃力了,看来是没有什么余力发动进攻了,

    玄冥:其实就是雨师,实为海神,是雨之祖巫,他用的是比手掌大一些的暴雨金钵,倒扣过来之后,立即就是狂风暴雨,如果再加上一点寒冰元素,就改成了冰雹和狼牙兵山了,这个金钵里面有四海之水,随便他调动,取之不竭用之不完,

    后土:共工生后土,中央土之祖巫,他是水神共工的儿子,在十二祖巫里面辈分最小,可是本事不小,伸手一指,露出一枚鸟篆指环,具有指挥大地的力量,

    林强刚刚伸手把两枚星球抓在手中,忽然感到大地震撼,低头一看城池因为被灵文镇压所以没事儿,但是城池外面有一片千里狂野居然拔地而起,折叠开来,轰隆一声就把他夹在了中间,

    大地折叠,

    “这小子被我拍死了,大家甩开这该死的咒文,赶紧离开这里,”后土心里也害怕,不敢多做停留,一边运转法力对付咒文,一边收了自己的冥王旗,打算飞回总部,可是没想到,空中忽然喷出两股白气,围着土墙转了一圈,形成一个太极图案,使劲儿一转,轰隆一声就把土墙给撕裂了,

    顿时大地坠落,激起九天高的尘土,

    “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我谁也不抓,你们都可以回去,我只要蚩尤的女儿,二十四神将,给我包围她,”林强也是看出来了,十二魔神真不好对付啊,以他现在的功力打三四个没问题,再多了,只能自保,

    所以他故意这样说,是为了分化和松懈他们,让他们各自为政的逃跑,毕竟都已经中了‘自然灵文’马上就要被大自然给同化,谁不害怕,同化跟融化差不多,果然,十二祖巫一听之后,嗖的一下子分成十二个方向逃跑了,

    林强瞄准了一个穿着红色斗篷的少女,头上高发髻,眉心一点红,身材丰盈绝不骨干,绒毛艳丽,但不妖媚,是冷艳的那种类型,他一下子就感觉到了蚩尤的气息,而且以前在魔族的领地见过,

    这次还能让她跑,林强哈哈大笑:“帝江的原型是一只神鸟,其状如黄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浑敦无面目,是识歌舞,是掌握空间速度的祖巫,原则上来说他的速度是无敌的,我也领教过陆压的速度,的确厉害,不过也不过就是血影神功而已,现在我也会,你觉得,你有帝江的速度吗,”

    林强速度化作万丈长虹,把红衣少女包裹起来:“美女,说说你的名字,最近有没有约会,对我的第一印象还行吗,”

    “没约会也不找你,从来印象都不好,瞬杀,”那女孩手里多出一把宝剑,一瞬间连续斩了十万次把林强斩的一块一块的,然后继续逃走,但是跑到一半,又被林强的长虹,化作围在中间,就像是一条红色的浴巾一样,

    呜呜的转动,

    “你觉得自己走得了吗,你是帝江吗,拥有挪移空间的力量嘛,啊,哈哈,”

    “有个事儿没人告诉你吧,”女孩冷厉的骂道:“天机本小姐是帝江的徒弟,她的法宝在我身上,我走了,”

    “不可能,”

    但林强伸手去抓的时候,嗖的一下子天机女居然真的消失不见了,立即现出真身,自语:“我去,她居然能从我的手上逃生,这,这怎么可能,”

    “傻逼,听说过‘刹那战靴’吗,其实你刚才抓谁都能抓一个,可白痴就是白痴,居然选择抓我,哈哈哈哈,世上没有人能够抓住掌握了空间挪移法术的‘刹那战靴’,所以,后羿你一辈子都是个大傻逼,我父王的手下败将,”远处传来了天机女狂妄的讥笑声,

    “好吧,刹那战靴,我记住了,”林强苦笑的,从云头中坠落下来,

    “参见宗主,”那些劫后余生的人,几乎是热泪盈眶的膜拜着林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