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韩娱之名侦探 有鱼的天空

第七七七章:为志豪鸣不平的郑父

    “讨厌,谁傲娇了。?”杰西卡抱住陈志豪的胳膊轻轻拍打一下,满满的全是撒娇的意味,看的刚从厨房端开水过来的小水晶一脸嫌弃“奔三的人了还撒娇,欧尼别恶心人了。”

    “呀!郑秀晶你说什么呢?我可是你欧尼。”杰西卡瞬间炸毛,对着小水晶喊着。

    恶心,竟然说她冰山公主杰西卡撒娇恶心,不知道多少男人想看自己撒娇都没那个机会,她运气好看到竟然说自己恶心,果断不能忍。

    对于姐姐的炸毛小水晶一点不带怕的,淡然自若坐在陈志豪另外一侧,她已经吃准这位姐姐习性了,有这个男人在她变不成暴力西卡。

    果然,看自己坐在另外一侧姐姐立即没脾气了,翘着二郎腿拿着遥控打开电视观看起来,而此时电视上正播放最新新闻。

    “大家好,我是sBs记者金,刚得到最新情报杀害张基河的凶手也向韩国警察下了战书,我身后的就是东国大学,据说是这次挑战的主场战,我们可以看到朴世杰检察官和金喜善检察官都在里面严正以待,看来记者得到的消息确定属实。”

    “我是kB根据知情人士透露凶手在网上布了85,112这组数字,而这组数字曾经被张基河用来挑战过国民侦探陈志豪陈教授,隐藏的线索就是指示我身后的东国大。”

    听着新闻里的报道,众人也停止了交谈,陈志豪很诧异到底是谁把这消息透露出去的?难道是那群人吗?那他们这么做的原因是为了什么?只是简单的想引起韩国国民注意?陈志豪觉得没那么简单。

    “老公你告诉我,昨天临时去东国大是不是就是处理这事。”杰西卡也不是傻子,之前不知情所以没有多想,现在都报道出来了要是还不怀疑那真是pabo了。

    因为杰西卡说的是所以郑父郑母都没听懂,不过一旁的小水晶却听懂了,大眼睛有些担忧望着陈志豪,要知道对方可是穷凶极恶的坏人,敢在警察的监视下进入医院杀死张基河,这样的人这个男人能对付吗?

    虽然内心满是担心,不过小水晶脸上依旧没任何表情,现在她的样子比她姐姐更像冰山公主,把所有的心事用一副冰山脸彻底隐藏了。

    对此陈志豪也没有隐瞒,点了点头回应道“是啊!昨晚去那边看了下情况,不过当时天都暗了没什么时间找寻,所以他们决定等天亮再查询看看,现在看来依旧没有收获啊!”陈志豪看着电视里的报道摇了摇头。

    “为什么?或许他们已经有所现了呢?你又没在现场怎么知道的?”杰西卡对此很疑惑,反正她就没看出什么。

    陈志豪笑了笑,解释道:“你看他们的眼神;举动,如果真有现不会像现在这样邹着眉头,就算破解不开对方给的线索他们也不会在外面游走;找寻,肯定在屋内想破解的方式,所以我猜想他们还没找到有用的线索。”

    “哦!这样啊!”杰西卡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而旁边小水晶也似有所悟的点了点头。

    看女儿和女婿在用聊着什么,虽然绝大部分他们都没听懂,可东国大中韩口音有些相似他们听懂了,再结合现在电视上的报道,夫妇二人不难猜想他们在聊什么,之前自己这个女婿就破了张基河案件而成了韩国民众的英雄,为此他们也深感骄傲。

    不过郑父有些纳闷,按理说生这么大的事情警方早应该给他打电话了啊!没自己这个女婿帮忙他们能行吗?

    “志豪这事你知道吗?警方没找你寻求帮忙吗?”

    “内!知道的,昨晚我已经去看过了,不过因为当时天色太暗所以没有搜寻,可能晚点还得去看看吧!不过有朴世杰I;金喜善I他们在哪里应该没问题的。”对于郑父的询问陈志豪出声回答道。

    郑母听陈志豪回应也出声了,不过丈母娘习性瞬间显露无疑“不是我看不起我们韩国警察,没志豪你在他们没什么搞头的,看看之前张基河案子就知道了,大半年一点线索都没有,可志豪你一接手这才多久?案子就破了,他们还好意思把功劳往自己身上推。”

    对于这点郑父也表示不满,自己女婿帮忙破了那么大的案子,别说上电视表彰了,好歹送锦旗奖金吧!可这些都没有,真不知道韩国政府是干什么的,以为他们郑家女婿好欺负呢?

    “志豪你这次干的好,叫他们在那边等着,否者他们还以为你好欺负呢!叫这群人知道你的厉害。”

    杰西卡听父亲的话虽然有些赞同不过还是出声否决了“阿爸别瞎说,这些案子危险度都很高的,上次要不是老公及时破解密码,那63大厦现在早没了,乐天世界肯定也会变成废墟。”

    “是啊!老公你别瞎说,要是叫外人听到你这话会以为你不爱韩国的,到时候那群anti肯定借机难。”郑母也打断郑父的话,毕竟韩国是他们的祖国,安稳;繁荣才是他们期望的。

    “我知道,这不是没有外人吗,而且我这是为女婿打不平,冒那么大的风险什么好处都没捞着,反而叫打酱油的警方把功劳全部接收了,他们好歹招待记者招待会表达下谢意,然后送点奖金什么的啊!也就是知道你这好脾气,要是我直接不甩他们。”

    陈志豪笑着安抚着郑父,想着不愧是练武之人,哪怕到了中年这脾性还是难改的,不过这事的确也亏得放在自己身上,要是其他人受到这样的待遇不吵不闹算很好了,不过可以肯定是不会再出手帮忙的。

    耗费自己的脑力帮他们破案,而且还在炸弹堆里行走,换做一般不相干的人谁会那么做?而且到最后什么好处都没捞着,哪怕他本身不在乎什么名誉;金钱,可他收不收是一回事,他们做不做是另外一回事,要不是看在金喜善面子上陈志豪可能真懒得再帮忙。(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