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语时侦探

第906章 消失的盗洞

    门不见了

    “我的个娘,小先生,这下可怎么办才好啊?”浪里小白龙问我,他背着中毒已经整个身体都在泛着紫色的牛鼻子老道,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慌张失措。

    “这门不能无缘无故的没有的,应该是出了什么问题。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上前去看看是个什么情况。”我对浪里小白龙这样说,他皱着眉头,“这个,我还是跟着你吧,跟你我会安心点。”

    “但是你还背着一个人呢,待会体力不支就不好了。”这牛鼻子老道还是很壮实的,这样下去迟早都会累垮的。

    “没事没事,我早些年是个做苦力的,就是搬砖的,所以我有的是力气,你不用担心我,我还是要跟着你才比较安心。”浪里小白龙白着一张脸,看样子是真的很害怕。

    我没办法就让他跟在我后面好了。

    我小心的探查了一番之后发现这个进来的门还真是一点都找不到了,而且这进来的时候双生还悄悄的贴着墙壁做了一些进来的时候的标记,标记还在,就是不见任何的门了。

    “真的不见了。”我沉下一口气,“我们先回头跟他们会合吧,至于老道士”这我也没办法,里面也不见得有的那什么牛粪,而且还是要吃两斤。

    “哎哎,好,好!小先生说什么就是什么!”浪里小白龙还是很害怕的,而且看样子还是想要看大部队走,毕竟这大部队在他也能安心一点。

    我往前走,手上拿着一个小小的手电筒,这个手电筒的光亮是很微弱的,我总觉得随时随地都要灭掉一样。

    这是大龙哥让老鼠的塞给我的,当时老鼠还是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并且还念叨了好久呢,翻来覆去的找出来这么个玩意儿给我。

    我捏着这个小小的手电筒,本来是想让背着牛鼻子老道的浪里小白龙走在前面的。但是他看起来六神不定,我担心让他走在前面,待会他会更怕。

    于是我干脆就跟他并排,不过他要往前面走相对多一点点,要是是两个成年男人,这条墓道那么小,肯定没办法正常的行走的。

    “小先生,那啥,咱们说说话呗?”我听见浪里小白龙的声音都变了,进了墓道里面之后就没见他戴着他的小墨镜。

    所以现在叫他做瞎子好像又不太好,浪里小白龙好像又不太妙。

    “你叫啥名字?”反正他说让我跟他说说话,我就跟他说说话好了。

    “我吗?我叫赵大财,他们都叫我发财叔。小先生不介意也可以叫我发财叔。”赵大财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憨憨的笑了起来,然后差点儿就把背上的牛鼻子老道给摔下来了。

    “你们手上怎么会有那些地图?祖传的吗?”我想了想又问,感觉我手头上的这根手电筒好像在一闪一闪的,我猜测恐怕是要灭掉了。

    “别人的我就不知道了,我的这张是我爷爷早些年的时候捡到的,后来一直的传下来,还有一段时间当做是垫脚布来用过的。因为上面画着什么我们也不清楚。后来我看着挺好的,我拿走了。”赵大财笑着说道。

    我眯了眯双眼,手电筒闪烁了一下,我又拍了一下,手电筒亮堂了,我才继续往前走。

    “那小先生你这本是的是祖传的吗?我看你好像很厉害。”赵大财见没有什么话题说了,赶紧的又找了一个话题说。

    “祖传的本事,没什么了不起的。”我回答道。

    “那本书也是祖传的吗?”赵大财想了想又问,大约是担心我怀疑他居心叵测,赶紧的又回了一句:“小先生你不要误会了,我没有什么恶意的,我就是问问,就是问问。”

    反正这书本在我的小荷包里面,又没有什么,还好当时有个背包作为掩饰,不然真的当众从小荷包里面拿出来东西,真心是一个危险的事情。

    毕竟人心复杂,谁都不知道别人想的是什么。到时候要是真的有人觊觎《万物图鉴》想要拿走这东西杀我灭口,就真的惨了。

    “那什么,那什么”说说话赵大财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但是又想说话,吞吞吐吐说不出来个所以然。

    赵大财这年纪看着都跟我爹有的一拼了,虽然我现在已经忘记了我爹是个什么样子了,但是我估计应该是差不多了,算是长辈,看见长辈这个样子我有点于心不忍。

    于是我就找了一个话头问赵大财:“发财叔,你之前不是在工地工作的吗?怎么忽然之间改行了?”而且这改行改的挺突兀的,忽然之间就变成了和鬼神打交道去了。

    “是这样的,现在住房需求不是很高了嘛。很多地方都被征用去起房子了,不过不是审节目地方都是很干净的,我说的干净小先生你应该懂的吧?”

    赵大财问我,我点点头,“明白,然后呢?工地上面出事儿了?”

    “小先生你真是料事如神,这工地上面还真的是出事了,当时工地里面有个工人高空作业,然后不慎摔下来死了。后来负责人就给了几万块钱就了事了。”赵大财说起之前的事情叹气,“人命真的不值钱,你都不知道,我以前看见那些宠物猫狗,有些贵的就上万块了。”

    听他说我也感觉是挺不值钱的。

    “后来呢?”我继续问,看了几次路况,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条路好像走的有点长的样子。

    “后来家属也有过来闹腾的,不过之后也是不了了之了,我们这群都是心有余力不足,就让他去了。但是没想到,接下来怪事连连发生,我们这边接二连三的发生了事故,有两个进医院去了,还有不少人能看到有鬼,总之都是挺吓人的。”

    “再之后闹得人心惶惶的,上头的人没办法只好叫来了大师做法事。超度的亡魂啥的,然后给了大师好多钱,但是完全没有用,好像是要打大师的脸一样,当天就又出事了。

    结果我很担心再这样下去会出事,我就专门上网看了看,给自己求个符纸啥的。说真的小先生你们家的符纸是真的贵,当时看到好几百呢,我那个时候也是害怕,看你那边的好评率挺高的就买了一张驱鬼符,说真的这张符纸是真的有用,后来我渐渐的就找到了一些新的门路,再之后我也不做这一行了,我就专门做别人口中的大师了。”

    赵发财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嘿嘿一笑,我想着这也算是一种能耐了,毕竟能够发现商机嘛。

    “对了,小先生,咱们这走了那么久了,怎么都没见跟他们会合啊?”赵大财询问道,他问的那叫一个小心翼翼。

    “你这还真的是问道了点子上了。”其实我刚刚就发现了,我们进来的时候并没有走的多远的路,但是现在就好像走了很久了,我手上的手电筒已经有点支撑不住了的感觉了。

    “这是咋了?难不成咱们遇见了鬼打墙了?”赵大财有点害怕的问,我的眼珠子转了转,看着四周,都是一样的景象,看不出哪里不一样。

    “要不咱们再走走?”大约是见我不说话吧,所以赵大财担心我会不管他,他放缓了语气开口道。

    “我们进去的时候有留下来一些标志,先等等,我顺着标记找一下。”我走到了一边去看标记,上面有双生画下来的“X”的标记,但是有些模糊。

    我觉得有点奇怪,他的力度那么大,师不可能画下来浅浅的标记的,我再凑近一些看,发现这上面竟然密密麻麻的哪里都是这样的标记。

    看来这九州墓真的是很有问题。我舔了舔嘴唇,开口道:“你跟紧我,别乱走了,这墓道变的有点奇怪。”

    我的话音刚落,手上的手电筒忽然就灭掉了,我心中小小的惊了一下,不过我也想到了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来着。

    但是一直都处于精神紧张状态之中的赵大财,立刻的就被吓着了,整个人都跳了起来,我黑暗之中能够看到人的身体是红色的,所以能够准确无误的察觉到赵大财现在的状况。

    “你不要慌,我在这里。”我对赵大财说道,赵大财听见我的声音了这才安定下来了一些。“我们没有手电筒了,这下怎么办啊,小先生?”

    他声音发颤的问我,我先安抚了一下他的心神,然后掏出了一张照明符,嘴里面念念有词:“光影速现覆护真人急急如玉皇光降律令敕!”话音刚落我的身边就燃气了一阵亮堂堂的光来。

    “我的奶奶的,小先生这是怎么回事?你自己怎么会发光了啊?”赵大财惊叫一声询问我,我感觉我被他形容成了一个灯泡儿。

    “祖传秘法,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我对他说,四周有了亮光之后,就好了许多,毕竟是能够看到东西了。

    “我们继续往前找找路吧。”我说着回头,眼睛却霎时间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