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语时侦探

第1823章 绝不放过

    说实话,此时的柳道铭已经根本不是那薛少白可以想象,若是在柳道铭没有将星魂抽取出来之前,薛少白想要逃走,那是非常简单的事情,但是,此时柳道铭已经将星魂完全抽了出来,有星魂在手,虽然柳道铭现在还只是初期六级驱魔师,但完全可以发挥出中期六级驱魔师的实力。

    而此时的薛少白虽然在真灵气的帮助下,一时间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了可以和四级驱魔师媲美的地步,但此时那柳道铭已经将星魂给抽取了出来,若是此人没有将星魂抽取出来的话,自己要对付这家伙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是,如今这家伙已经将星魂从大地之中抽取了出来,以此人现在的实力,自己根本就不是这家伙的对手,若是强行要和这家伙交手在一起的话,那最后的结果肯定是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那薛少白当然要选择跑路,毕竟他也不是白痴,既然不是对方的对手,那还要强行和对方交手,那这种行为简直就和白痴没有任何区别。

    不过,那薛少白也知道,既然现在那常木婉还在自己的控制中,若是自己没有将这女人放开的话,柳道铭肯定不会让自己逃走,原因很简单,柳道铭根本就没有掌握真灵气,想要炼化那常木婉体内的禁制根本就没有任何可能。

    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自己没有出手将常木婉体内禁制解开的话,那常木婉很有可能一辈子都要背负这个禁制,到时候,那常木婉还有什么未来可言?这禁制在那女人体内,让这女人几乎连视野都没有,完全就成了一个瞎子聋子,那女人现在才多大?才不过二三十岁而已,而且还是一个正儿八经的三级驱魔师,寿元起码还有上百年时间,哪里可能受得了这种日子?

    而且,那柳道铭现在也不可能出手将自己干掉,原因很简单,若是这家伙出手将自己干掉的话,常木婉这女人也只有死路一条,毕竟这女人体内除了自己的禁制之外,还有同心咒在体内,这一道禁制若是没有解开的话,那一旦自己有任何闪失,这女人也只有死路一条。

    那常木婉也不是白痴,很是清楚这里面的玄机,既然这女人清楚这里面的玄机,又怎么可能随便就这样放弃自己?

    若是就这么放弃自己,让自己离开的话,那自己将来若是再遇到其他高级驱魔师,万一遇到什么危险的话,这常木婉也肯定会有陨落的危险,是以,只要那柳道铭不是白痴,不想让常木婉有任何闪失的话,一旦自己遇到什么危险,这家伙肯定就不可能袖手旁观,必然会出手将自己的小命保下来,否则的话,这家伙也就等于是眼睁睁看着那常木婉和自己一起死掉。

    无论是自己还是那常木婉,两个人之中,不论是任何一个人有意外,对柳道铭来说都是不折不扣的损失,原因很呢简单,这家伙如今正惦记那真灵气,但是,掌握真灵气秘密的,在这世界上,偏偏就只有自己和常木婉。

    是以,若是这家伙不想永远都无法掌握真灵气话,肯定不想看到自己或者常木婉有任何意外。

    想到这里,便看到那薛少白心中也有了一点自信,他非常清楚,对此时的柳道铭来说,自己绝对不能从他手中逃走,不然的话,这家伙不仅要被自己平白无故的威胁,最关键的是,自己若是从这家伙手里逃走的话,将来就算在自己遇到什么危险,这家伙也绝对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有任何闪失。

    随后,便看到那薛少白眼中出现了一抹笑意,微微一笑后说道:“老家伙,我猜你是怕我从你手中逃走吧,嘿嘿,这也难怪,若是我从你这老家伙手中逃走的话,那也就意味着常木婉的安全根本就得不到丝毫保证,如果你不想看到我和她都一起死掉的话,那么,一旦我遇到什么危险,到时候你这老家伙就绝对不可能袖手旁观,否则的话,你小子就是在用自己道侣的小命开玩笑。”

    听到薛少白的话,柳道铭的眼中不动声色的掠过了一丝杀气,随后冷笑一声,说道:“你小子说的倒是不错,我现在的确是不可能放过你离开,毕竟你若是从我手中离开的话,对我来说,简直是后患无穷的事,不仅我要担心你小子的小命,最关键的是,若是不想婉儿有任何闪失的话,我还必须无所不用的保住你这小子的命,完全就成了你小子的保镖,所以,我想你只要不是白痴的话,都可以猜到,我绝对不可能放你小子逃走的!”

    “嘿嘿,你说的不错,我早就已经猜到了你不会放我逃走。”薛少白点点头,丝毫也没有意外那柳道铭说出不肯放过自己的话。

    正如那柳道铭所说,一旦放自己离开,那这家伙直接就会成为自己的保镖,在柳道铭看来,这家伙肯定没有任何兴趣要成为自己的保镖,如果此人有兴趣成为自己保镖的话,那对他来说,完全就是一种侮辱。

    原因很简单,这老家伙现在已经是六级驱魔师的境界,而自己现在才什么修为?不过只是区区初级驱魔师而已,一个初级驱魔师,怎么可能有资格在一个六级驱魔师面前狂妄?更别说让对方成为自己的保镖了,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要知道,那老家伙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方才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了六级驱魔师的境界,那家伙既然将自己的修为冲击到这个境界,就肯定没有丝毫兴趣成为任何人的保镖,而且,那薛少白因为是初级驱魔师的关系,成为他的保镖对柳道铭来说,也是特别丢脸的一件事,以柳道铭的修为,绝对没有任何兴趣成为那薛少白的保镖。

    想到这里,便看到柳道铭的目光微微冰冷了几分,说道:“小子,还算你有点智商,知道做你保镖这种事乃是我的底线,以我现在的修为,根本没有任何人有资格让我成为他的保镖,哪怕是你,也根本没有资格让我成为你的保镖,不过,你小子既然敢这么想,甚至还将自己的念头说了出来,也着实证明你小子是一个胆大包天的存在了,居然连六级驱魔师也不放在眼里,实在是有你的!”

    薛少白微微一笑,说道:“不将你一个六级驱魔师放在眼里有什么大不了的,想我修炼了这么多年,又有几个驱魔师是被我放在眼里的?”

    这番话当然是薛少白在胡说八道,他如今的修炼时间加起来也没有一年时间,但是,如果告诉那柳道铭,自己修炼时间连一年都没有的话,那柳道铭肯定不会相信,甚至还会说自己是胡说八道,对自己也只会更加的不屑。

    是以,为了不让那柳道铭轻视自己,那薛少白当然只有稍微夸张一点的告诉这家伙的修炼时间。

    而眼前那柳道铭毕竟也是第一次接触薛少白,若是那薛少白进入杀降坑,并且还威胁到常木婉的存在的话,那柳道铭说不定根本就不会和薛少白有任何交集,但是,因为后者如今威胁到常木婉的关系,让那柳道铭不得不和他打交道,也正是因为这一次的交集让柳道铭意识到,原来这个世界上的天才当真是数不胜数。

    这家伙不过初级驱魔师的修为便可以爆发出如此可怕的力量,若是让这家伙将修为提升到五级驱魔师的话,只怕自己这个六级驱魔师在这家伙面前也没有任何优势。

    想到这里,要说那柳道铭的脸色没有丝毫变化,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虽然意识到了薛少白的可怕,但要那柳道铭就这样退避三舍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原因很简单,如今那柳道铭已经是六级驱魔师的修为,本来在对付这么一个初级驱魔师的时候还要利用星魂这件事就已经很是让人耻笑了,如今更是还要眼睁睁看着这家伙从自己手中逃走?

    这一点,是柳道铭无论如何也不会想要发生的事,而这件事一旦发生的话,那自己在江湖上的那点威名,可能顷刻间就会荡然无存。

    柳道铭不是白痴,本来要用星魂才能斩杀那薛少白这件事就已经让很多搞基去莫斯不齿,如今在动用星魂的情况下还没有将对方斩杀?这种事若是发生在自己身上,那柳道铭可以肯定,自己绝对会被人嘲笑死。

    是以,为了自己的声誉着想,此时的柳道铭怎么可能让薛少白从自己手中逃走?若是当真让这家伙从自己手中逃走的话,那柳道铭可以保证,自己这一生也绝对无法在任何一个驱魔师面前抬起头来,任何一个驱魔师想到自己,肯定都会首先嘲笑自己,根本不会将自己难处放在眼里。

    毕竟在任何一个驱魔师看来,既然自己已经是四级驱魔师,在薛少白这家伙面前肯定拥有强大的优势,而且,因为薛少白只是一个初级驱魔师的关系,就算后者有什么手段,自己身为一个四级驱魔师,要将其化解也不是什么难事。

    哪里可能知道,后者居然是用常木婉来威胁自己,若不是因为常木婉的关系,那柳道铭根本不可能将薛少白放在眼里,此时的他,肯定已经将自己的雷霆手段施展出来,将薛少白直接诛杀在眼前了,怎么可能还会让薛少白在自己面前狂妄?

    “哼,小子,你说不错,我的确是不可能放过你,不过,你也用不着去想可以从我手中逃走的好事,如今的你,不过只是一个初级驱魔师,在我没有抽取出星魂之前,你也不是我的对手,更何况我现在已经将星魂抽取了出来,既然将星魂抽取了出来,那我要对付你,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柳道铭冷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