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惊悚日记 诡来咯

第六百六十章 土眼千里【一】

    话是这么说,然后二爷给我吹了半天以前的经历,基本都是盗墓遇到的危险。

    我觉得都可以出一本小说了,直到二爷喝醉了,沧海让人将人抬了回去。

    看见大汉二爷醉醺醺的样子,我忍不住问道:“他这样明天起得来吗!”

    “还有你给我说说明天的行动!免得我又变成睁眼瞎。”

    沧海就打了个酒嗝,那酒臭味熏死我了,我嫌弃地避开他。

    沧海在趴在酒桌上,自己都喝醉了,嘴巴里还嘟囔着:“明天再说明天再说。”

    “计划也没有多少,都是随机应变”说着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我没套到什么话,索性出了饭店,反正现在不过是下午,离晚上还有一段时间。

    就走到大榕树底下坐着乘凉,看见这家小饭店招牌写着一流好味。

    我不禁笑了笑,在附近买了瓶水解解酒,大榕树的中间就是马路,虽然不宽可也足够两辆车并行。

    只是来往的人太少,饭馆开在这里未免有些冷清,出了那些流派吃饭,估计这荒山野岭,根本没人来光顾吧!

    随后路边就走来一个背着行李包的年轻小伙子,他身上穿着的运动服浑身都是泥,好像是山里面出来的。

    这人看起来白白净净的,我多看了眼,他就走进饭馆,饭馆内顿时一阵喧哗,里面的人都好像吵了起来。

    我闻声赶紧赶了过去,结果发现那个年轻小伙子倒在地上,其他人都惶恐扶着他,一边喊道:“老大,你没事吧!”

    “累了吧!”

    “饿了么!我这就去做饭!!”

    而这小伙子被他们抬着,整个人虚弱,说着我听不懂的话:“土眼千里,遇血太虚,快去找海爷。”

    “挖不得了,挖不得了。都挖到渗头了!”

    其他人一听,脸色顿时铁青起来,最后吵吵闹闹的,连二爷都吵醒了。他不爽地从房间走出来,手还在固定皮带,裤裆连链子都没拉。

    整个人邋遢走了出来,不耐烦道:“渗头也不是一回二回了。”

    “扶老大先进去,我叫醒海爷,让他说说看。”

    我就在旁边全程看着,那个小伙子被抬进了房间,其他都不知道在干嘛,拿着铁锹和斧头都出去了。

    也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看见二爷在小心喊醒沧海:“海爷,海爷,醒醒了。”

    渗头了,水龙吐水,你说咋办?有弟兄已经抄家伙出去了。

    我也不知道沧海到底有没有完全醉,他醒来后,只是睡眼惺忪说了句话:“水龙不吐水,难道还吐痰,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二爷听后打了个哈气,说道:“我就说嘛!那些家伙都出去,至于那么着急。”

    “那我先出去一趟,您要睡进房间去。”

    二爷出去后,沧海这个家伙居然直接站起来,一脸清醒的样子,哪里还在睡觉。

    到底在搞什么鬼!?我疑惑的坐在一边。

    沧海就瞥了下小伙子进去的房间,随后给了我个眼神:“洛城,现在饭馆没人。”

    “你帮我进去按住里面的家伙,要是敢喊死命给我揍他。”

    “揍到吐血为止。”

    我听后有些傻愣了,他无缘无故让我揍人,这是要干什么?难不成跟对方有仇,而且我为什么要帮他去打人?

    然后想也不想地拒绝了:别,你自己去,免得他们流派的老大,招一帮人找我麻烦。

    沧海听后,忍不住用着他那口娘娘腔的语调道:你去不去,到底是去不去?

    出事了明天三更可能就耽搁个好时辰出发。

    放心吧!你打人我兜着!

    最好打重点。

    我觉得莫名其妙的,盗墓还挑时辰,怪不得那么迷信。

    然后我只好走进房间,就看见床上的小伙子,裹着好几层棉被还冻得瑟瑟发抖。

    好像很冷的样子,嘴唇的都是紫的。

    我越看越觉得奇怪,随后一把掀开被子,一拳打了过去。

    流派的老大顿时张开眼睛,惊恐看着我喊道:你干嘛,你干嘛!

    干嘛,打你呀!海爷吩咐的!我举着拳头顿时跟雨点一样,打在他身上脸上。

    能打的地方,全部给打了一遍。

    连我的手都打酸了,期间喘了口气,床上的人拼命缩着,弓着背,直到他全身一阵抽搐,嘴里猛地张开,好像发羊癫疯一样。

    整个猛地颤抖抽动,我见情况不妙,赶紧去扶人家。

    好歹是自己打的人,要是出事了,那我岂不是被沧海害惨了。

    这一顿揍,顿时小伙子嘴巴好像吐出什么东西?黑黑的触角,有点像尾巴。

    我一看有情况,猛地朝他背上一拍!

    小伙子顿时呕吐起来,嘴巴吐出条滑腻腻的黑小蛇,紧接着一条二条三条,地面爬满了一堆蛇。

    我看着差点就反胃了,沧海就领着一桶黄色的液体,连人带水泼在他身上。

    地上的蛇顿时融成了一团,看样子那不是水,而是沧海洒下的雄黄酒。

    我疑惑的看着沧海,不知道沧海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个情况,等沧海把一些粉沫丢在了那团蛇的上面和附近,就见到蛇已经慢慢的化作一滩水,消失不见了。

    我看到这一幕有些奇怪,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个人有问题?而且还有这么多的蛇,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沧海听到我接二连三的问话,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把我给拉到了外面,我还在疑惑的时候,沧海这才开口了,说道:“我只是预测而已,刚才总觉得有什么不安的事情发生,结果就想让你试试了,不过,他的脸色也很不对劲。”

    我这才明白了过来,想要去看看那人醒过来没有,可是,却被沧海给拦住了,再次叮嘱我一番,让我现在先去睡觉,明天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而且还要早起。我这才想起,我自己想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因为知道沧海说那人没问题了,我也就没有再去多管了。

    于是,我就那么转身回了房间,沧海也回去了,不过,就在我快睡着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