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人间禁地 我爱吃蓝莓

第六百二十四章 许攸之死

    最终,那些人被我说服,放下了手中的兵器,真正的投降了,这是我希望看到的,等到这边的人全部归顺于我们之后,我召集了梦婷君,夏冰,黑玫瑰,奇门三兄弟以及魔君和邪君,对着他们说道:“现在圣女部落围城危机,已经解除了,我们有必要好好的安排一下接下来的计划了。”梦婷君对着我点了点头,说道:“陈升,多谢你们相救,不如到我圣女大殿里面具体详谈吧。”我点了点头,于是我们一行人便是来到了圣女大殿这边,当然了,来到这边之后,我们就开始商量接下来的计划,因为,时间刻不容缓,琅琊部落那边或许还处于对抗之中,要是我们不能够及时的赶去的话,最终等待我们的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这一点谁也不知道。

    我对着梦婷君说道:“之前沧海长老来到这里,既然是跟你达成了同盟协议,那么现在你们这边的危机已经解除了,我希望你们能够派出来一部分的部队,跟我们一同前往琅琊部落,那里需要们的帮助,可以吗。”梦婷君当即便是答应了下来说道:“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说真的,今天要不是你们,我们圣女部落或许早就被血魔他们给攻占了,你们对我们圣女部落有莫大的恩情,这恩情,我们自然是要报的。接下来,我会拍出来我们整个圣女部落的三分之二的兵力帮助你们,当然了,我们圣女部落的士兵在实力上不如你们,但是,这也是我们的一点点心意,现在圣女部落这边死了不少人,剩下的需要帮助我们处理后事,希望你们能够理解。”我笑了笑说道:“这一点我们当然理解了,那既然这样的话,梦婷君族长,事不宜迟,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因为,现在时间就是生命。”梦婷君点了点头,准备送我们离开,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等到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梦婷君竟然也再次穿上了战袍,我微微一愣,问她这是干嘛,她对着我说道:“现在琅琊部落处于战斗之中,我作为这边的族长,自然有着义不容辞的责任去帮助你们,所以,我要跟你们一起前往实琅琊部落。”说真的,在听到梦婷君说这话的时候,我的心里十分的感动,但是,这是战争,加上现在圣女部落这边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所以,我拒绝说道:“不行,梦婷君,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但是现在圣女部落刚刚结束战斗,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你来安排,你还是不要去了。”最终,经过我的劝阻,梦婷君终于是答应不跟着我么一起,旋即,我们便是连夜朝着琅琊部落那边赶去。

    虽然现在是晚上时十一点多了,但是,我们每一个人都没感觉到太累,一方面,今天我们打了一场胜仗,还将血魔军团给干掉了,另外一个方面,我们知道,琅琊部落那边有危险,即便是现在很想休息,但是也不是休息的时间,于是,我们用最快的速度朝着琅琊部落那边挺进。琅琊部落在整个灵域大陆的最南边,跟圣女部落是在西南方向接壤,虽然两个部落之间也是有着结界的,但是,因为地狱之海的原因,我们很快便是在凌晨五点多种的时候,赶到了琅琊部落,来到琅琊部落时候,天色已经亮了起来,我看到很多士兵因为这一路十分的遥远,脚底上都已经摩擦出血泡来了,于是对着他们吩咐,十分钟的短暂休息时间,十分钟之后,我们直接大军冲入到了琅琊部落的琅琊大殿这边,可是,当我们来到琅琊大殿这边的时候,我们竟然只是看到了断壁残垣,却并未看到正在对抗的军队,当然了,这边很多尸体,也有不少受伤的百姓和士兵,来到这里后,我赶紧打听了一下消息,没想到,一个士兵对着我们说,火云邪神带着军队来到这里之后,势头很猛,整个火云邪神的军队,就像是势如破竹的洪水一样,冲过来,席卷,而琅琊部落的部队,虽然也做了充足的准备,但是最终因为军队数量的弊端,竟然被追赶到了太行王屋那边,听到这话,我心里顿时有些失望,没想到,三大长老最终还是抵抗不了火云邪神,不过想想也对,火云邪神这个侵犯的计划早就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他一直都在筹备这件事情,自然是进入到了琅琊部落之后,就全力的攻击,而三大长老真正的筹备时间并不是很长,加上火云邪神带着三十万大军,琅琊部落这边的军队,也只不过是区区十万多一点,怎么能够跟火云邪神相比较呢。

    想到这里,我赶紧下令,命令所有的军队,全速前进,朝着太行王屋山那边赶去,而在路上的时候,黑玫瑰却是皱了皱眉头,对着我使眼色,眼神看上去有点不是很对劲,我在看到黑玫瑰的眼神之后,愣了一下,问道:“黑玫瑰,怎么了,我怎么发现你的眼神不是很对劲啊。”黑玫瑰撇了撇嘴,对着我朝着夏冰和奇门三兄弟他们都指了指,说道:“不仅仅只是我不对劲,你看看他们,在看看那些士兵,他们现在都表情古怪。”我听到她这话,扭头一看,还真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从他们的眼神之中看到了一丝担忧,说真的,在来到琅琊部落这边的路上,我还看到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兴致昂扬的,但是现在,他们怎么看上去一个个都开始垂头丧气的呢。于是,我便是对着黑玫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黑玫瑰这才疑惑的对着我问道:“陈升,难道你不知道太行王屋山吗。”我微微一愣,旋即摇头说道:“不知道啊,怎么了这是?”黑玫瑰这才对着我解释了,说太行王屋山是琅琊部落长老的埋葬之地,每一届的长老,要是死掉的话,就会被埋葬在太行王屋山之上,而琅琊部落有一个规定,不到万不得已,谁都不能够擅自去太行王屋山那边,可是现在三大长老带着军队竟然退避到了太行王屋山那边,很明显的一点,说明三大长老的军队,基本上可以说是穷途末路了,现在火云邪神,基本上是掌控了整场战争。

    我在听完黑玫瑰这话之后,愣在了原地,有些出神,皱了皱眉头,说道:“这怎么可能,三大长老这边最起码也是有着十万人马的,不至于被火云邪神给打成这样吧。”黑玫瑰这才叹息了一声,对着我说道:“陈升,实不相瞒,我们有一个消息没有告诉你,当然,这个消息我们也是刚才得知的,而且,这个消息,现在已经出了你之外,所有人都知道了,本来,这件事情是想瞒着你的,毕竟,这对你来说,有些残忍,但是现在,我不得不告诉你事情的真相了。”看着黑玫瑰这么欲言又止的样子,说真的,我心里有些像是被蚂蚁给吞噬一样的难受,抓住黑玫瑰的胳膊,说道:“你不要跟我打哑谜了,赶紧说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你真是要把我给着急死了。”黑玫瑰这才扭头看了看夏冰他们,然后,开口说道:“陈升,你的师父,许攸死了。”

    咯噔!一听到这个消息,我心脏颤抖了一下,可是,紧接着我的潜意识里面就感觉黑玫瑰像是在跟我开玩笑似地,我笑了笑说道:“黑玫瑰,你不要跟我开玩笑了,我师父许攸在血煞桥那边呢,怎么可能会死掉,再说了,我师父的实力,跟我不相上下,即便是火云邪神那个家伙,也未必是我的师父的对手,在场的任何一个人或许都会死掉,但是,唯独我的师父不会死,因为,我经常叫做这个家伙叫做老不死的。”我在说话之间,竟然看到黑玫瑰的眼眶开始湿润了起来,说真的,看到黑玫瑰眼眶湿润的时候,我心里便是明白了什么,看来,黑玫瑰不是跟我开玩笑,她的表情十分严肃,她绝对不是在开玩笑。皱了皱眉头,我急忙对着黑玫瑰问道:“你干嘛哭啊,这不可能的,我师父不可能死的。”说着,我抓住了黑玫瑰的胳膊,一阵的颤抖,我感觉,这就好像是做了一个梦一样,完全不现实,因为,我从来都没想到我的师父会死,而且,还是这么猝不及防的消息。

    或许是因为我太激动了吧,看到我的情绪不稳定,黑玫瑰转身走到了一旁,而后,一个看上去很老的老者来到了我的面前,这个老者,浑身都是鲜血,好像是刚刚从血池之中爬出来的一样,我在看到他的时候,愣了一下,对着这老者问道:“前辈,你这是干什么,你身上怎么全部都是鲜血啊。”老者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对着我说道:“你,你就是陈升吧。”我点了点头,这老者,摊开手掌,我看到,他的手掌之中竟然是一块石头,这块石头,看上去通体红色,十分好看,但是,外观上,竟然跟我的三生石有点相似,说真的,我到现在还是没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老者旋即便是对着我开口说道:“陈升小伙子,这是你师父让我交给你的,他说,他走了,或许不能够跟你对抗火云邪神了,但是,他希望你一定帮助琅琊部落的人杀掉火云邪神,因为,只有你,才能够改变所有人的命运。这块石头,按照你师父所说的,可以在月圆之夜带着你离开这边,返回到一个叫做地球的地方,你收好吧。”说完,这老者就直接将那块石头塞给了我,转身走开了。

    而我,整个人有些懵逼,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是真的吗,我怎么感觉,所有的人都像是在跟我开玩笑,这个时候,九天玄女也是走过来了,对着我叹息了一声,抱住我,而我,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地,猛然之间回过神来,一把就是抓住了那个老者,对着老者十分凶恶的问道:“你告诉我,这绝对不是真的,我师父不会死的,我师父怎么可能会死掉呢,你们肯定是一起合伙骗我的对吗,其实你们不用骗我,我也一定会帮助你们将火云邪神给杀掉的,你们干什么要骗我呢,不要骗我了,这一切都是假的,对不对?”就在我发疯似地晃动着这个老者的时候,站在我身边的九天玄女,竟然当着众人的面,将那红艳艳的嘴唇,堵在了我的嘴巴上,然后,紧紧咬住了我的嘴唇,我疼得龇牙咧嘴,推开她,而九天玄女这才对着我说道:“陈升,你还是面对吧,你师父真的死了,他是死在了血煞桥之上,我们大家都中了火云邪神的诡计了,明面上,那血煞桥,其实是邪云部落通往琅琊部落的通道,但是,真相就是,那血煞桥,其实是一个大杀阵!当初许攸师父在血煞桥建成的时候,准备跟三大长老联系的,却因为血煞桥建立起来的那一刻,大杀阵便算是开启,最后,师父因为拯救其他的工人,所以死在了大杀阵中,在临死之前,他拼尽全力,将血煞桥给毁掉了,让人将这块石头给你,因为你师父说过,他曾经给你承诺,会让你回到地球的。”说着说着,没想到,九天玄女竟然也哭了起来。

    而此时此刻,我整个人都站在那里,感觉浑身冰冷,我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可是,从现场所有人脸上的表情我看的出来,他们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可是,师父死了,怎么可能这样,我脑海里回想起来当初和师父第一次在洪荒禁地见面的场景,那个时候,他是一道白光,后来,是他带着我和刘雨荀他们从洪荒禁地之中返回到的神界,也是他帮助很多人治疗疾病,可是,现在,师父死了,受了很严重的伤势,他却不能够救回自己的生命,这真是让我有点猝不及防,我感觉,这一切,都像是梦幻一样,可是,良久之后,我的心脏好像是要裂开了一样,我明白了,师父的确是死了,可是,心痛的时候,我却流不出来一滴眼泪来,而是,身体之中的力量好像一下子全部都被抽空了似地,然后,瘫痪在了地上。

    我陈升不管是遇到多么强大的随后,从来都没有倒下过,可是这一次,在听到师父死去的消息的时候,我没力气了,就那么躺在了地上,感觉,这恍若一梦,我有自己的意识,脑海里回想着跟师父在一起的一幕幕,但是,说真的,我实在是想象不出来,那么可爱的师父,怎么会死在了血煞桥,同时,我内心的怒火,不断的燃烧,燃烧到了我浑身的每一个细胞,我感觉到了,我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充斥着愤怒的烟火,我恨不得马上站起来,冲到太行王屋山那边杀掉火云邪神,可是,我又感觉浑身无力,我后悔,后悔小瞧了火云邪神这个家伙,其实,说真的,火云邪神当初里用血煞桥,来转移我们的视线之后,现在想想,他也不可能就那么轻易的放着血煞桥不用了,要是当初我想到血煞桥有可能有危险这种可能性的话,或许,师父就不会死掉了,都怨我,都是我没考虑周全,都怨我,都是我太大意,太轻敌了。

    我躺在那里,被他们围绕着,他们的眼神之中充满了关切的眼神,可是,我知道,要想站起来,我必须依靠愤怒。良久之后,我缓缓从地上站起来了,我不断的在心里宽慰我自己,其实,这一切都是因为火云邪神,因为,我不是神灵,我不能够提前猜测到血煞桥那边会有危险,我只能这么安慰自己,用愤怒和师父的意愿支撑着我,我站起来之后,缓缓来到那个老者面前,这个老者,此时也是十分背上的样子,我对着鞠躬,抱歉说道:“前辈,对不起,刚才是因为我太激动了,所以,对不起你,希望你能够原谅我刚才的冒失,只是,前辈,我现在想知道,我师父的尸体怎么样了。”那老者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之后,对着我叹息了一声说道:“小伙子,你放心好了,你师父的尸体,我们已经送回来了,只是因为担心你情绪上会失控,所以,我们就一直隐瞒着这件事情没告诉你,现在你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吗,要是这样的话,去见你师父最后一面吧,你师父很快就要下葬了。”我点了点头,说道:“我现在完全可以控制好我的情绪,还希望老前辈不要太过担心了。”说完这话之后,我转身跟着老前辈朝着远处走去,而此时此刻,不管是夏冰还是九天玄女疑惑着是黑玫瑰他们,都跟在后面。

    差不多五分钟的时间,我们来到了早就已经破败不堪的琅琊部落大殿这边,此时,在大殿的正中央,有一口漆黑的棺材,棺材里面躺着的正是我的师父许攸,说真的,我很多师父,不管是小哥还是现在这个许攸师父,他们都像是我的父亲一样对我很好,对我很照顾,现在看到师父,我的眼泪,忍不住就流下来了,这还是我上一次跟洛诗分开之后,唯一一次流泪,我的眼泪落在师父的尸体上,师父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眉头皱着,看上去十分痛苦的样子,我紧紧攥住拳头,对着师父说道:“师父,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帮助你报仇的,我也一定会完成你交代给我的任务的,你尽管放心好了。”说完这话,我的手在师父的尸体额头上轻轻抚摸了一下,而师父,虽然是死了,但是,他好像是能够听到我的话一样,原本仅仅皱起来的眉头,此时已经舒展开了,嘴角也是微微上扬,好像是心满意足的离开的。

    就这样,我的师父许攸死掉了,死的猝不及防,可是,即便是再猝不及防,我也需要面对,而接下来,我要做的就是完成师父想让我做的。因为时间紧迫,师父的葬礼,我虽然是主持,但是,却只是很简单的举办了一下,因为我明白师父的意思,要是他还活着,他也不会想让我将更多的时间浪费在他的身上,要是,将师父埋葬之后,我便带着所有的人,朝着太行王屋山那边赶去。这一次,我必须要杀了火云邪神这个王八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