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昆仑渡魂人 风之寻

第五十一章 斗嘴

    戚路闻言不禁大惊。潘美可是历史传说中的大奸臣,在传统评书《杨家将》中,他公报私仇,致使杨老令公撞死在李陵碑前,其后还暗中杀害了杨七郎。

    怪不得刚才那伙刺客骂他是个狗官,难道自己真是救错了人?戚路正在忐忑不安之际,那潘美已来到他面前说:“不知两位义士是哪里人氏?”

    “我们”戚路见他眼有诧色,顿知自己和老吴穿的这身现代衣裳让潘美感到困惑,赶紧回礼扯谎说道:“小人戚路,这位是我同伴老吴,皆是大理人氏,此次来中原游玩,不想被大人的手下误认为盗贼。”

    “我这下人办事鲁莽,望两位不要计较。”潘美笑意满面地说:“既然两位远道而来,不如随老夫回府吃顿便饭,如何?”

    “这怎么好麻烦大人,再说小人是山野村夫不懂礼仪,只怕去了会给大人添笑话。”

    “大人既然不计小人的身份,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潘美微微一笑,对那站立旁边的中年人说:“师爷就请两位义士回府,本官也好设宴与义士长谈。”

    那师爷赶紧恭送潘美进轿,然后满脸笑容地说:“两位,请随我来。”

    开始那对戚路恶语相向,恨不能把他绑了回府的将领也换了副面容,笑眯眯地说:“两位,请上马!”

    戚路嘻笑着回应:“不绑我们了?”

    “壮士说哪里话,是小的有眼无珠,还请你不计前嫌,原谅小的则个。”

    “哈哈哈哈!”大笑声中戚路翻身上马,他正要得意时,突然想起件事来,顿时眉头紧成一片。他踌躇着说:“请问大人,我等异乡之客,不知现今是大宋何等年号?”

    那将领赶紧回话说道:“壮士真是会开玩笑,当今太平盛世,淳化二年,有谁不曾知晓?”

    “淳化二年?”戚路暗里心惊,表面上假笑着说:“异邦这人,不知天朝年月,还望多多包涵。”

    那将领也不在意,满脸堆笑着说:“还望义士原谅在下鲁莽则个,等下在韩国公面前不要怪罪小人。”

    “呵呵,不打不相识嘛。”戚路顿时明白他是央求自己遮掩些许,赶紧给他吃个定心丸。

    上得马后,戚路暗自扳着指头一算,淳化二年就是公元991年,照法海和白素贞先前和自己的言语,自己已被竖亥提前穿越到了白素贞和许仙相识前的年份。

    竖亥为什么要这么做?戚路不由皱起了眉头。他把眼投向老吴,却见他朝自己做了个鬼脸,正想开口斥责他几句,老吴却不痛不痒地说:“既来之则安之,等下吃了宴席再说。”

    戚路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但碍于众人之面也不好再多言语,一路无话,骑马走了不到半个时辰,已到了潘美的府邸前,戚路抬头看着韩府那几个字,才想起潘美已屡建战功,已升为韩国公,不由轻笑一声随众人下了马。

    那开始和他搭话的中年男子,也就是韩府的师父赶紧上前相迎,把两人迎进府中,几个家丁引他们到厢房,换了一身干净衣裳,然后再带他会客室。

    潘美早已在堂上等候,见两人前来连忙吩咐下人奉上香茶。

    戚路嘻笑着上前说道:“大人,何故如此客气,小的初进贵府,正是眼花缭乱,你却待我为上宾,真是则杀小人。”

    那侍立在旁的师爷忙上前说道:“国公面前不得放肆,还不快快行礼。”

    戚路一听就怒了,须知行跪拜之礼,也是对昆仑诸神中的长辈,眼前之人虽是韩国公,但在他心里不放在眼里。

    戚路正要发作之时,坐在堂上的潘美就将袖一摆,喝道:“恩公对我有救命之恩,你等怎能如此对待贵客!”

    那师爷作声不得,赶紧退到一旁侍立。

    潘美笑对戚路说:“我这下人性格古板,还望两位不要介意。”

    这潘国公越是说得客气,戚路心里越发不安,心想此人在后世名声极差,莫非是李林甫似的笑里藏刀之辈,我还是小心提防为上。

    潘美又说:“两位壮士武艺不欲,不知在那大理国身居何职。”

    “说来真是惭愧,小人乡野散民,未曾在朝廷谋得一官半职。”

    “想来是那大理番王不识人才,我看两位都是俊杰,不如为大宋效,得以一展平生所学,也不枉此生。”

    “大人厚爱,我等闲杂惯了,不习朝廷王法,只怕让大人错爱。”

    “两位淡泊名利,令老夫好生佩服,现今辽邦窥视中原,朝廷正是用人之际,也是你等建功立业之时,壮士何苦自谦?”

    这潘美说得头头是道,戚路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应答,他只好把头扭向老吴,指望他能说上几句,摆脱眼前的困境。

    戚路闻言不禁大惊。潘美可是历史传说中的大奸臣,在传统评书《杨家将》中,他公报私仇,致使杨老令公撞死在李陵碑前,其后还暗中杀害了杨七郎。

    怪不得刚才那伙刺客骂他是个狗官,难道自己真是救错了人?戚路正在忐忑不安之际,那潘美已来到他面前说:“不知两位义士是哪里人氏?”

    “我们”戚路见他眼有诧色,顿知自己和老吴穿的这身现代衣裳让潘美感到困惑,赶紧回礼扯谎说道:“小人戚路,这位是我同伴老吴,皆是大理人氏,此次来中原游玩,不想被大人的手下误认为盗贼。”

    “我这下人办事鲁莽,望两位不要计较。”潘美笑意满面地说:“既然两位远道而来,不如随老夫回府吃顿便饭,如何?”

    “这怎么好麻烦大人,再说小人是山野村夫不懂礼仪,只怕去了会给大人添笑话。”

    “大人既然不计小人的身份,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潘美微微一笑,对那站立旁边的中年人说:“师爷就请两位义士回府,本官也好设宴与义士长谈。”

    那师爷赶紧恭送潘美进轿,然后满脸笑容地说:“两位,请随我来。”

    开始那对戚路恶语相向,恨不能把他绑了回府的将领也换了副面容,笑眯眯地说:“两位,请上马!”

    戚路嘻笑着回应:“不绑我们了?”

    “壮士说哪里话,是小的有眼无珠,还请你不计前嫌,原谅小的则个。”

    “哈哈哈哈!”大笑声中戚路翻身上马,他正要得意时,突然想起件事来,顿时眉头紧成一片。他踌躇着说:“请问大人,我等异乡之客,不知现今是大宋何等年号?”

    那将领赶紧回话说道:“壮士真是会开玩笑,当今太平盛世,淳化二年,有谁不曾知晓?”

    “淳化二年?”戚路暗里心惊,表面上假笑着说:“异邦这人,不知天朝年月,还望多多包涵。”

    那将领也不在意,满脸堆笑着说:“还望义士原谅在下鲁莽则个,等下在韩国公面前不要怪罪小人。”

    “呵呵,不打不相识嘛。”戚路顿时明白他是央求自己遮掩些许,赶紧给他吃个定心丸。

    上得马后,戚路暗自扳着指头一算,淳化二年就是公元991年,照法海和白素贞先前和自己的言语,自己已被竖亥提前穿越到了白素贞和许仙相识前的年份。

    竖亥为什么要这么做?戚路不由皱起了眉头。他把眼投向老吴,却见他朝自己做了个鬼脸,正想开口斥责他几句,老吴却不痛不痒地说:“既来之则安之,等下吃了宴席再说。”

    戚路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但碍于众人之面也不好再多言语,一路无话,骑马走了不到半个时辰,已到了潘美的府邸前,戚路抬头看着韩府那几个字,才想起潘美已屡建战功,已升为韩国公,不由轻笑一声随众人下了马。

    那开始和他搭话的中年男子,也就是韩府的师父赶紧上前相迎,把两人迎进府中,几个家丁引他们到厢房,换了一身干净衣裳,然后再带他会客室。

    潘美早已在堂上等候,见两人前来连忙吩咐下人奉上香茶。

    戚路嘻笑着上前说道:“大人,何故如此客气,小的初进贵府,正是眼花缭乱,你却待我为上宾,真是则杀小人。”

    那侍立在旁的师爷忙上前说道:“国公面前不得放肆,还不快快行礼。”

    戚路一听就怒了,须知行跪拜之礼,也是对昆仑诸神中的长辈,眼前之人虽是韩国公,但在他心里不放在眼里。

    戚路正要发作之时,坐在堂上的潘美就将袖一摆,喝道:“恩公对我有救命之恩,你等怎能如此对待贵客!”

    那师爷作声不得,赶紧退到一旁侍立。

    潘美笑对戚路说:“我这下人性格古板,还望两位不要介意。”

    这潘国公越是说得客气,戚路心里越发不安,心想此人在后世名声极差,莫非是李林甫似的笑里藏刀之辈,我还是小心提防为上。

    潘美又说:“两位壮士武艺不欲,不知在那大理国身居何职。”

    “说来真是惭愧,小人乡野散民,未曾在朝廷谋得一官半职。”

    “想来是那大理番王不识人才,我看两位都是俊杰,不如为大宋效,得以一展平生所学,也不枉此生。”

    “大人厚爱,我等闲杂惯了,不习朝廷王法,只怕让大人错爱。”

    “两位淡泊名利,令老夫好生佩服,现今辽邦窥视中原,朝廷正是用人之际,也是你等建功立业之时,壮士何苦自谦?”

    这潘美说得头头是道,戚路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应答,他只好把头扭向老吴,指望他能说上几句,摆脱眼前的困境。

    哪知老吴只知喝茶,丝毫不做多言,戚路无奈之下只好借喝茶来掩饰面上的尴尬。

    就在他举起茶杯之时,突然眉头一皱,赶紧把眼又投向老吴。

    老吴也是有所察觉,但表面却无言语,只是用手势做了个淡定的暗示。

    潘美见戚路两人无语,还以为是他们对应职官场有所顾虑,继而又笑说道:“如果两位不嫌弃,明日老夫就上殿向圣上禀明,为两位义士讨个一官半职,如何?”

    “这可使不得,大人如此厚爱,可是令小的折寿。”戚路赶紧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