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凶灵搜索引擎 怪作者

第五百二十章 手术

    这曹鹏既然都会克制极寒之体的方法,那么算个卦不算什么难事。

    之后冷霜儿让我们把他抬到卧室去,将浴室里面的热水打开,放了大半个浴缸,让我和郝建把他的衣服脱完之后就将他放进去。

    冷霜儿也没忘了那个出租车司机,很大方的给了他一千块,并叮嘱他不要和别人说这件事。

    出租车司机哪见过这么阴寒的别墅啊,怎么看怎么像是鬼屋,所以拿了钱立马就跑了。

    我觉得今天的冷霜儿好像是长大了,处事特别的周到,心很细。

    冷霜儿翻了个白眼,说天天跟着我们三个混,看都看会了。

    冷霜儿说一会你们也别走了,这里客房挺多的,冰箱里应该有之前所储备的速冻食品,煮点吃了吧。

    之后就给自己的司机打电话,让他来接自己。

    我说你之前不是打车来的吗,这回去怎么还用司机呢?

    冷霜儿说道:“你是不是傻,出来打车只是为了不让家里人知道她去哪了,回去的话就无所谓了,我走一会到别的地方就行了。“

    之后就开门出去了。

    大晚上的让一个小姑娘自己走我实在是不放心,所以追了出去,想要送送她。

    冷霜儿也没想到我会出来,不过也没拒绝我,只说一会司机到了我得回避一下,不然明天她那几个妹妹就该说她半夜出去找男人了。

    我无语,不过冷霜儿说的也是实情,所以我也理解。

    走了一会之后就到了一个蛋糕店,让店员给她拿出了一个定好的蛋糕。

    我很惊讶,这姑娘连这个都想到了?

    是我们太长时间没见了吗,我好像都有点不了解她了。

    冷霜儿没看见我在发愣,连连催促让我走,司机马上到了。

    我只好先回去了,刚好郝建也在打电话叫我,说饺子都快煮好了,抓紧回来吃吧。

    回到了别墅之后发现郝建已经将曹鹏洗好了,但是冷霜儿忘了一件事,我们这没有能给曹鹏穿的衣服啊。

    这还有一个姑娘呢,总不好就让他那么光着吧,最重要的是人家姑娘有对象,还是我们的兄弟。

    要不然的话弄出一段一见钟情也是好事一件。

    最后没办法了只好将他的衣服裤子好好的洗了洗,用洗衣机和烘干机轮番上阵,终于是能够穿了。

    只不过他屁股那里的裤子被磨穿了,所以只能平躺着。

    忙活完曹鹏之后三个人吃了今天迟来的晚饭,三盘速冻饺子。

    这煮饺子也是讲究方法的,白娜因为家里就是开餐馆的,所以会做,煮出来的饺子火候正好。

    这要是郝建来煮嘛,呵呵,那就是面片汤啊,一个完好的饺子都不会有。

    吃过饭之后我被分配去刷碗,郝建累的两条胳膊都抬不起来了,连滚带爬的回到了我们三个的客房。

    白娜自己住一间。我们三个谁也没办法和白娜住,不然之后让疯子知道了我们可就没法做兄弟了,百口莫辩啊。

    真正能好好躺在床上休息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多了,也不想去洗漱了,就这么睡吧,明天再说。

    苏倩倩大好事太忙了,一直也没给我打电话,我怕她担心,就给她发了一条短信,大概意思就是我们已经安全回来了。

    发完之后我也不管她回没回,直接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眼看着就要中午了。

    当然这还不是自然醒,我们是被曹鹏的哼哼声给吵醒的。

    估计这货昏迷了一天都该饿了,身上一饿一疼,就把他给刺激过来了。

    郝建那是外面下雨打雷都是不会醒的主,所以一点反应也没有。

    我已经醒了,觉得让曹鹏在那里一直哼哼着也不太好,于是就爬起来去曹鹏那里看他怎么样了。

    昨天郝建给他洗澡的时候就发现有几处擦伤,剩下的就没什么了。

    但是过了一晚上之后曹鹏的身上满是淤青,估计之前没有少遭罪,挨打是必不可少的。

    我摇了摇曹鹏,想让他彻底醒过来,好好的和我说一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但是曹鹏似乎是伤的挺严重,摸了摸他的额头还挺烫,看来这货是真的生病了,再熬下去估计都会烧坏。

    于是我一脚把郝建踹醒,让他抓紧穿好衣服我们要把曹鹏送到医院去。

    之后我又到白娜屋门那里敲了敲,白娜倒是早就醒了,但是见我们一直没动静也就没过来叫我们。

    听我说了一遍曹鹏的情况之后也知道不太妙,所以连忙就过来和我们一起将曹鹏给抬到了客厅。

    我眼看着我们去医院有点艰难,一咬牙就叫了救护车。

    别墅区很安静,来了一个救护车几乎是所有人都知道了,但是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这可是一条人命,面子什么的就不用管了。

    医生来了之后连连埋怨我们说怎么不早点送,再晚一点的话这人就救不回来了。

    之后在车上就给曹鹏做了急救措施,让他稍微的好受一点。

    但是发烧什么的只能到医院再解决了。

    曹鹏的发烧是因为体内有炎症,发烧是自身在抵抗,但是曹鹏这高烧持续不退,如果体内的病治不好的话,那就算将身体上的温度降下来也没什么用。

    到了医院之后由郝建去挂号,我和白娜跟着曹鹏一起去了急救室。

    医生们说要开个会来研究一下,给我急的一头汗,大哥们能不能靠点谱,都啥时候了还开会。

    后来我才知道这么开会是为了能让各个科室的人都说一下自己的想法,研究一套最好的方案。

    开完会之后就要将曹鹏推向手术室,可是手术需要家长签字,我们这也没人认识曹鹏的家长啊。

    后来我想起来冷霜儿的父亲认识曹鹏的父亲,便给冷霜儿打电话让她联系一下。

    冷霜儿叹了口气,说她爸爸现在不在家,不知道又去哪里出差了。

    不过后来她又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她父亲的书房了肯定是有那些人的名片的,经常来家里的那几个人的名片,一定是放在最显眼的位置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