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少年王 抚琴的人

349 瞒天过海

    等待是漫长的,尤其对这帮乡下武馆出身的汉子来说,更是如同煎熬一般,他们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充斥着焦急和烦躁,以及悲伤和痛苦,明明今天才刚开过庆功宴,他们的复仇计划一直顺风顺水,怎么就突然遭此大难,

    可惜我不能说,也不想说,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着,到凌晨时分的时候,几乎全身包裹着纱布,像具木乃伊一样的刘鑫终于被推了出来,开门的这一瞬间,触动了现场所有汉子的心弦,他们几乎齐齐跳了起来,围向刘鑫,想要询问真相,现场顿时一片喧嚣,

    “刘鑫,你怎么样了,”

    “刘鑫,到底怎么回事,”

    “大师兄,包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仓皇之中,甚至有人叫起了家乡武馆中的称呼,

    但可惜的是,刘鑫伤的太重,而且刚做完手术,还在昏迷之中,根本没法回答他们的问题,刘鑫躺在手术车上,面色惨白,脑袋歪在一边,任凭现场沸腾如水,也激不起他的半点回应,

    有的人不死心,还试图去拽刘鑫的胳膊,立刻引起了薛神医的咆哮:“干什么你们,都给我出去,伤者现在需要休养,一切等他醒了再说吧,”

    等了好久却等来这么一个结果,这些汉子的内心当然万分焦急,但是他们也不敢忤逆薛神医的意思,只好一个个都出去了,在门外继续等着,我帮着薛神医一起把刘鑫送到房间,接着我也走进手术室内接受薛神医的治疗,

    只是肩膀受了枪伤,所以做了局?,没有全?,我也全程都能看到手术过程,这是我第一次在薛神医这接受手术,之前对他的医术不太信任,想着一个?医生能有多大本事,能粗糙地处理点外伤就可以了,

    现在一看,才知道自己错了,薛神医确实有两把刷子,做手术的时候尤其全神贯注,和平时吊儿郎当的模样不同,完全沉醉于自己的世界之中,刚才外面的讨论,他肯定也听到了,知道野狐已死,但他既不多嘴,也不询问,就是专心致志地做着自己的事情,

    好像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做手术才是他最热爱的事情,

    看着他取出弹头,开始缝合的时候,我才松了口气,表达了一下我的敬佩,赞扬了一下他的专业精神,

    但他摇了摇头:“不,我是热爱赚钱而已,和赚钱无关的事情我没兴趣,”

    我:“……”

    这薛神医倒是坦诚的很,

    相比浑身重伤的刘鑫不同,我的手术很快就做完了,肩膀上裹了厚厚的纱布,其他地方虽然也有伤,但是不太严重,我问薛神医多久可以恢复,他说最少得一个月,我琢磨着擦下李爱国的药,一个星期应该差不多了,

    薛神医把我送回房间,也是一个标间,刘鑫一张床,我一张床,和之前跟冯千月在一起的时候一样,不过能跟姑娘同房,肯定不愿意和同性同房,这是男性的共识,

    刘鑫还在昏迷之中,我问薛神医他什么时候能醒,薛神医瞥了一眼昏迷中的刘鑫,说到明天早上差不多了,但是要想完全恢复就远了,因为刘鑫受的内伤很严重,

    野狐之前暴打刘鑫的场面还历历在目,所以我相信薛神医的话,也同情刘鑫的遭遇,薛神医离开之后,我便拿出李爱国的伤药,把缠好的纱布又揭下来擦了一层,

    刘鑫那边我没管他,他主要受得是内伤,外伤好了也不管用,让他慢慢来吧,刚刚搞定自己的伤,就有两个汉子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理所当然地被熏到了,捂着鼻子问我怎么样了,

    我说刘鑫得到明早才能醒来,你们明天再过来问他吧,

    刘鑫还在昏迷之中,肯定需要人来照顾,所以我让他们去找两个兄弟过来守着,想到明天早上才能知道答案,他们还是十分焦急,想从我嘴里知道一些东西,但我仍旧拒绝了他们,说这是你们武馆的事,我不方便多说,所以你们还是等刘鑫吧,

    他们也无可奈何,

    他们退出去后,我也开始休息,本来今天高高兴兴,最后却闹出这档子事,让我也有点思绪纷杂,不知道他们这个团伙会不会就此解散,我来省城有段时间了,开始注意到自己孤掌难鸣,光靠自己显然很难打败李皇帝,所以把希望寄托在刘鑫他们身上,还想在他们这个集体之中大展拳脚……

    唯有一声叹息,

    这夜睡得并不踏实,?药的劲儿过去之后,也是疼的我辗转反侧,刘鑫那边也渐渐传来呻吟声,知道疼了,恐怕也快醒了,第二天早上,薛神医先来观察我们的情况,一进来就闻到一股子臭味,恼火地说:“谁拉裤子了,怎么连个人都照顾不好,”

    负责照顾刘鑫的两个兄弟赶紧站起,说不是刘鑫拉的,不是刘鑫,当然是我,薛神医又冲我怒目而视,说我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连大小便都处理不好,我只好跟他解释,说不是我拉裤子了,这是我的独门伤药,虽然有点异味,但是效果很好,

    天底下的医生都一样,如果自己治下的病人滥用其他药物,就会特别生气,薛神医训了我一顿,说我滥用其他伤药,出了意外他可不管,

    我说这是肯定的,您就放心吧,我自己全权负责,

    光口头答应还不行,薛神医还让我签了一份责任认定协议,搞得我是哭笑不得,说这诊所是无照经营吧,各方面功能还挺齐全,薛神医忙活完他的事情以后,刘鑫还没醒来,我问薛神医怎么回事,薛神医说这个根据个人体质,有人醒来的早,有人醒来的迟,没什么的,

    那些汉子早早来了,等来的却是这个结果,当然让他们郁闷无比,但是没有办法,刘鑫没有醒来,他们就得继续等着,但是没有想到,这一等就等了三天,刘鑫一点苏醒过来的迹象都没有,那些汉子都快等崩溃了,冒着被薛神医骂的风险,也去问了他到底怎么回事,

    不光是这帮汉子觉得奇怪,就连薛神医都觉得奇怪,这个自命不凡的?医生,很少有判断失误的时候,就算是刘鑫醒来的迟,也不至于迟三天吧,在一众人的包围之下,薛神医仔细地检查了刘鑫,接着便露出了无比凝重的表情,

    看他这样,其他人都吓坏了,纷纷询问薛神医到底怎么回事,

    薛神医摇了摇头,说:“你们先出去吧,”

    众人不知道薛神医要干什么,但还是听话地走了出去,很快,房间里就只剩下我和薛神医,以及昏迷不醒的刘鑫三个人了,看着薛神医凝重的表情,我也特别紧张,以为刘鑫出什么事了,也问了一下他,

    但是薛神医并没答话,而是抬起手来在刘鑫脑袋上拍了一巴掌,“啪”的一声,清脆无比,不知道薛神医用了什么手法,反正声音听着挺恐怖的,旁边的我都觉得好疼,

    我还纳闷薛神医这是在干什么的时候,刘鑫已经“嗷”的惨叫一声,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脑袋,眼睛当然也睁开了,我当然无比震撼,惊奇地说:“薛神医,你太厉害了,”

    这一巴掌竟然能让昏迷的人醒过来,我都想学,

    结果我还没有震撼完,薛神医就呸了一口,说厉害什么,这王八蛋就是装昏的,不给他点厉害尝尝还不肯睁眼呐,

    装,装昏,

    我更吃惊了,意外地看向刘鑫,这家伙竟然装了三天,吃喝拉撒都让别人伺候,这份毅力真是不同凡响,不过他为什么装昏,我的心中已经了然,能够猜到个七八分,

    显然,他也在逃避现实,不知道该怎么和他的师弟们解释,

    刘鑫捂着脑袋,不满地说:“我就装装怎么了,你至于打这么狠吗,”

    薛神医又呸了一口,果断地说不行,刘鑫再装下去,就是砸他的招牌了,

    刘鑫不满地嘟囔,说你一个?医生,有什么招牌,

    薛神医说那不管,反正在他治下,他说病人什么时候醒,病人就必须什么时候醒,

    薛神医这话说的十分狂妄,好像自己是扁鹊再生一样,

    不过,我喜欢,

    哪个病人不喜欢这样的医生,

    薛神医说完之后,没和刘鑫继续废话,便走出门外,将这个消息告诉守在外面的那些汉子了,那些汉子顿时急匆匆跑进来,七嘴八舌地询问刘鑫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着他们一个个焦急不堪的模样,刘鑫的脸色变得惨白,额头上也有冷汗浸出,他心里很明白,如果实话实说,坦诚公布自己和野狐之间的事,显然又会引发一场暴动,这些师弟又要争个你死我活,

    最终,刘鑫还是选择逃避,抱着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的态度,说道:“我才刚醒,脑子还是糊的,你们再等等吧,让我缓一缓,再跟你们说,”

    这帮汉子已经等了三天,也不在乎多等一会儿,更何况野狐不在了,刘鑫是他们的大师兄,他们当然要听刘鑫的话,所以听话地退了出去,

    房间里再次安静下来,

    “王峰,有烟吗,”刘鑫突然问我,声音中充满苦涩,

    我抛给他一支,

    刘鑫点着烟,叼在嘴里,青烟在房间中袅袅升起,

    那些汉子能等多长时间,十分钟,还是二十分钟,亦或是半个小时,老话早就说了,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无论拖延多久,总要给他们一个交代,刘鑫当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眉头始终紧皱,

    这不关我事,所以我也乐得逍遥,玩着手机上的游戏,李爱国的药还是很管用的,我的胳膊已经能动了,再过几天就能完全好转,刘鑫就差很多了,内伤严重的他,刚抽了几口烟,就剧烈地咳嗽起来,每咳一下都如同山崩地裂,

    好不容易等一支烟抽完,刘鑫突然转头对我说道:“王峰,我想请你帮个忙,”

    我放下手机,平静地看着他:“你说,”

    刘鑫跟我说了一下他的计划,

    他准备瞒天过海,

    他准备和那帮兄弟们说,他最近开了窍,所以实力有所进步,野狐看在眼里,担心他会威胁自己的地位,所以就想把他给杀了,还好关键时刻,我和冯千月赶到,野狐丧心病狂,担心自己的事情暴露,所以想把我们俩也杀了,

    我们三人为了自保,所以联手对付野狐,但还是打不过他,因为野狐手里有枪,

    这时候,西装男恰好走了进来,

    见到野狐的暴行,一向心直口快的西装男当然看不下去,所以训斥野狐,但是反被野狐一枪打死,就在野狐准备将我们三个也杀掉的时候,冯家的人来了,使一大把大铁锤干掉了野狐,并且把冯千月给带走了,我和刘鑫也幸免于难,也就有了后来的事,

    “就是这样,”

    刘鑫看着我,目光里露出乞求之色,说:“王峰,现场存活的人只有我、你和冯千月,冯千月已经被带回家了,只有你帮我作证,可不可以,”

    我没说话,也点了一支烟出来,??地抽着,

    我没有急于答应刘鑫,是在检索他这番“故事”里面有没有漏洞,会不会被他的那帮师弟识破,

    都说一段完美的谎言,需要七分真、三分假,刘鑫的这段故事里面完美地贯彻了这点,除了将“龙脉图”替换成“嫉妒心作祟”之外,其他几乎和现场一模一样,完全可以说得过去,也挑不出半点破绽,

    反正野狐和西装男都死了,冯千月也离开了,事情是怎么样的,还不就看我们俩怎么说吗,

    但唯一有点疑问,就是这个人的所作所为,必须要符合这个人平时的作风,刘鑫说野狐是嫉妒心作祟,担心他取代自己的地位,所以才有了这么一桩惨案,他那帮兄弟会相信吗,

    毕竟,野狐平时的口碑还是不错的,这可是个待人温和、仗义热情的大哥……

    就在我琢磨细节的时候,刘鑫却以为我的不愿意帮他,顿时着急地说:“王峰,只要你这次帮了我,我愿意把龙脉图给你看,”

    我的心中一突,但是很快平静下来,回头看向刘鑫,

    即便是被野狐殴打、暴打,以性命做要挟,也不承认龙脉图在自己手里的刘鑫,现在竟然在我面前坦率承认了龙脉图的存在,并且承诺会把龙脉图给我看,是因为被逼得走投无路了吧,

    刘鑫的面色焦急、目光焦灼,看他的模样似乎随时都要跳脚,一干师弟就在外面候着,如果他给不出一个交代,后果必然不堪设想,而这件事的关键就在于我,也难怪他会这样子了,

    我看着他,缓缓说道:“帮你可以,什么龙脉图就算了,我不是很感兴趣,”

    刘鑫在武馆中长大,可能从小就听他们师父说起龙脉图的传奇故事,他的一干师弟也是如此,将这龙脉图看作无上的宝贝,比黄金珠宝还要重要,龙脉图一出,就能让他们师兄弟争得头破血流、自相残杀,

    在刘鑫眼里,龙脉图就是天底下最珍贵的宝贝,就是搬来一座金山和银山也不会换,这么珍贵的宝贝,我却说不感兴趣,也不想去看,当然让刘鑫吃惊不已,呆呆地说:“为,为什么,”

    我看着他,认真地说:“刘鑫,我帮你,是因为你是我兄弟,不是为了那个什么龙脉图,这一点我希望你能明白,那个龙脉图在你眼里或许很值钱,但是在我这里分文不值,所以你不要搞错了重点,还有,你那么看重它,我还是不夺人所爱了,万一你哪天怀疑我了,也把我给杀了怎么办,”

    我说前面的话,刘鑫还感动不已,眼圈都有点微微发红;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却轮到刘鑫的脸红了,他嗫嚅地说:“怎,怎么会呢,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我冷笑着说:“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我只知道你瞒着你所有的师弟,把你师父的龙脉图据为己有了,”

    我也是心直口快,把憋在肚子里的这句话说出来了,我以为刘鑫会和我生气、翻脸,但,并没有,他的感情甚至没有太大波动,平静地说:“对,你说的没错,我是想据为己有,可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没有说话,我倒想看看他怎么解释,

    到了这时,刘鑫的脸色倒显得有点激动起来,说道:“如果我说我是怕师弟们因为这个东西自相残杀,恐怕你不会相信,但我可以告诉你,这东西本来就是我的,我师父早早就跟我说过,我是我们武馆里的大弟子,龙脉图迟早是会传给我的,结果我师父还没来得及交给我,就被龙玉华给杀了,你说我能不去找吗,我承认我也有点私心,拿到龙脉图后想着自己练功,让自己尽快强大起来,好能维持住‘大师兄’的名头,也好能给师父报仇,可我心里也很明白,这东西如果拿出来,会造成多么可怕的后果,包间里的事,你不是没有看到,三个人尚且抢成这样,一堆人会怎么样,”

    听完刘鑫的长篇大论,我沉?了下来,

    我知道他说得没有错,野狐和西装男为了龙脉图所做出的事,让我至今难以忘怀、不敢相信,

    我抬起头,看着因为情绪激动而气喘吁吁的刘鑫,说道:“你不相信他们,就相信我吗,在我面前,你为什么就敢承认龙脉图的存在,不怕我也起了异心,”

    刘鑫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发问,他的眉头微微皱起,又慢慢舒展,缓缓地说:“是啊,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挺相信你的,我本能觉得你不是那样的人,说起来确实有点可笑,不信任朝夕相处的师兄弟,却信任认识没几天的你,连我自己都有点意外,但,我相信自己的眼光没错,从你第一次帮我引开‘敌人’之后,我就认定你是个善良、踏实、可靠的人,后来我们又共同经历了很多事情,你的能力让我赞叹,你的为人让我钦佩,更加让我觉得自己的判断没有错误,所以,我相信你不会这么做的,你刚才所说的那一番话,也证明了这一点,”

    是人都喜欢听好听话,更何况刘鑫这一番“吹捧”,还是发自他的真心,来自他的肺腑,也让我心里暖洋洋的,其实我肯帮他,也是因为在他身上发现了很多让我欣赏的优点,算是一种惺惺相惜的革命感情,唯有“独占龙脉图”一事让我心中有点不喜但是现在,这件事也解释清了,让我心里舒坦了不少,所以就更愿意帮他了,

    “把你师弟都叫进来吧,”

    我挺直了背,缓缓地说:“咱们来一出瞒天过海,”

    刘鑫的眼睛一亮,神情也有点激动起来,

    五分钟后,他们这个团伙之中,所有的骨干都到齐了,大约七八个人,团团围在刘鑫床前,听刘鑫说那晚的惨案,

    刘鑫的声音中夹杂着哀伤和无奈,用一种极其悲凉的语调,将他花了三天时间构建出来的版本,清清楚楚地讲给了他的师弟们听,过程之中,我也时不时地插几句话,力证刘鑫说得全没有错,

    他的这干师弟,这帮彪悍的汉子,一开始当然无法接受,直呼着不可能、不可能,看上去都有点快崩溃了,但刘鑫,始终用不紧不慢的语调,一次次重复着:“真的,都是真的,”

    有的汉子接受不了,直接一屁股坐倒在地,哀声大哭起来,

    “师父的仇还没报,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可悲啊,可悲啊,”一个哭起来,两个哭起来,渐渐所有的人都哭了起来,房间里充斥着悲怮伤感的声音,

    刘鑫也流泪了,他的眼泪不是作假,是真的情到深处、有感而发,野狐和西装男再多不对,也是他的师弟啊,

    那天下午,一帮汉子在房间里大哭、大闹、砸床、砸地,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但是哭过之后,该做什么还得做什么,

    仇要报、路要走,

    这就是男人,

    野狐死了,他们需要一个新的首领,这个人当然就是刘鑫,无论身份还是地位,还是现在的实力和能力,刘鑫都当之无愧,

    从金毛到野狐,再到刘鑫,旁观了一切的我觉得有点好笑,又有点悲哀,

    之前野狐在的时候,扩张的脚步从未停止,隔三差五就有新的敌人等着我们出去征服,但是现在,刘鑫内伤很重,还需休养很长一段时间,所以扩张计划就暂时停止,养精蓄锐,

    我就在房里和刘鑫扯扯淡、唠唠嗑,顺便养伤,日子过得还算潇洒,

    但,我们不出去找?烦,不代表?烦就不上门,

    这天晚上,一个兄弟带来一个惊人的消息,将我和刘鑫都彻底震撼了,说是省城的冯家,突然对我们的地盘展开了疯狂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