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曾盛装嫁给你 田小姐6

第三白七十章:袭警?事情大条了!

    “罗舒,你这个要求……”莫文泽眉头皱成了“川”字,“明显有些强人所难了,”

    “这不是要求,是警告,听不听在你,”我淡淡看了他一眼,缓缓起身,“没别的事我回去休息了,”

    莫文泽伸手拦我让我等下,说他还没说完,我耐着性子重新坐下,让他有什么事情一次性说完,别想是挤牙膏似的,那么不干脆,

    他轻笑了下,看我的表情显得有些无奈,问我中午那会儿在医院到底和沈梦说了什么,为什么我出来的时候他依稀听到沈梦说“得逞”什么的,

    “罗舒,你该不会是想对我妈做什么吧,我知道你恨我妈,但我妈已经病入膏肓,没几天可活了,你千万别乱来,真出了事,孩子们怎么办,”

    莫文泽一脸认真的看着我,语气很严肃,

    我打量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问,“你是在担心沈梦呢,还是担心我呢,”

    “你们两个我都很担心,我妈得了绝症,快不行了,已经得到了惩罚,你没必要为了报仇把自己陷进去,放过我妈,让她安静的离开,也放过你自己吧,”莫文泽苦口婆心的劝说我,看得出来他说的是真心话,

    我微微一笑,“谢谢你的关心,不过我想你有点多此一举了,我很恨沈梦不假,但我罗舒不是沈梦,做不出你想的那种事,也没那个必要,”

    “那我妈为什么要说那些话,”莫文泽死死皱起眉头,一脸不确定的看着我,

    “这个问题,你应该亲口去问沈梦,我想她会告诉你为什么,”

    “你以为我不想吗,可下午我再去的时候那些警察不让,非要省厅的领导同意才行,也不知道到底怎么了,我妈属于保外就医,不至于这样才对,”

    “那我就没办法了,你还是自己再想想办法吧,行了,挺晚了,我先过去了,”

    说完我起身不顾莫文泽的阻拦回到房间,拿起电话时莫凯言那边已经挂断了,正要再打过去,莫少谦的电话进来了,

    我问他怎么这会儿才给我打电话,不是约好晚上请赵成一起吃饭的嘛,之前打他电话也一直没人接,

    莫少谦说他下午在执行一个很重要的任务,手机锁在更衣柜里的,这会儿才执行任务回到刑警队,

    “你睡了没,要是没有的话,出来吃宵夜吧,我正好把赵成叫上,”

    “也行,告诉我在哪儿,我现在就过去,”阻止沈梦自杀的事不能再拖,不然我做得一切就前功尽弃,也太便宜沈梦,

    换了身衣服,打开大衣柜里的门,刚推开衣柜门我就看到莫文泽穿着睡袍正要上床休息,假装没看到他径直往门外走,

    他跑过来拦着我问我这么晚去哪儿,我抬头看着他展示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这还不够明显,”

    “太晚了,外面不太安全,有什么事明天再去吧,”

    “你是要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咯,要不要我和宋老打声招呼先啊,”我似笑非笑的看着莫文泽,

    莫文泽干笑了两声说怎么会呢,我点头说那就好,“让开吧,别耽误我时间,”

    不理会脸色僵硬的莫文泽,径直出门,下楼正撞见欧阳野要回房间休息,他问我这么晚要去哪儿,我说有点事要出去一趟,让他给我开一辆车过来,

    欧阳野想了想说现在太晚,要亲自送我,说我一个人出门不安全,

    我没拒绝,赶到和莫少谦约定的地方,我问欧阳野要不要一起,他摇头说他只是个管家,就不去了,在车上等我,让我有什么事记得叫他,

    我点头,下车径直往不远处的一个烧烤摊走去,莫少谦,赵成已经到了,正喝着啤酒,桌子上空空如也,

    我走过去笑着打趣他们,“你们俩这酒瘾还挺大的,没菜也能喝得这么开心啊,”

    “罗舒,你可算来了,你再不来,我都得被老莫这家伙灌趴下了,你瞧瞧,这家伙是有多抠门,烤串舍不得点一个,净让我喝酒,”赵成指着他们脚边的四只哈尔滨啤酒的空瓶半开玩笑的向我告状,

    “你这家伙要不要这样,刚才明明是你说等罗舒来了再点烤串,咱们俩大老爷们先喝酒的,现在居然还说我抠门,你这家伙的脸皮简直比城墙还厚,”

    “哪有,你可别乱说……”赵成瞪了莫少谦一眼,不满的嘟囔着,

    “不认账是吧,要不要我把老板叫来和你当面对质啊,”

    “得得得,你赢了,怕你了,怕你了,”

    ……

    他们两人斗嘴的样子很是好玩,我就安静的坐在一旁看,

    说起来这一年多莫少谦的变化很大,我已经很久没看到他这么随意和人开玩笑了,

    叫老板过来点了三十根羊肉串,三十根牛肉串,一条烤鱼,五根烤韭菜,五根烤花菜,又让老板烤了块五花肉,我刚想问问莫少谦和赵成还要不要再点点儿什么,莫少谦连连说够了,这些我们都吃不完,

    旁边的赵成不屑的看了莫少谦一眼说,“你这家伙简直就是个战斗力五的渣渣,这点东西都吃不下去,还敢说是我赵成的朋友,我都嫌丢人,”

    说完赵成还不忘让老板再加五个大腰子,莫少谦一脸鄙视的看着赵成,说他就是个十足的吃货,

    赵成也不生气,还说:“我是吃货我光荣,你就只能羡慕我,”

    两人一顿插科打诨,烤串已经陆续上桌,和他们两人干了一杯,谢过上次赵成帮我给罗浩办保释的忙,我冲莫少谦使了个眼色,

    莫少谦会意,把握要请他帮忙的事情简单说了下,赵成哈哈一笑说这事儿搁在别人那儿或许不容易,但在他这倒不是太难,不过要想他帮忙,今天必须让他喝痛快了,吃痛快了,

    我看得出来他是在开玩笑,自然满口答应,

    吃吃喝喝不知不觉过去了大半个小时,我们桌子上的竹签快堆成山了,赵成还在吃,不时和我们碰杯,让我们和他喝酒,

    果然像他说得那样,他根本就是个大吃货,

    喝了很多啤酒,我脑袋有些晕,肚子也涨得难受,给他们说了声,跑到二十几米外的下风口的公共厕所去方便,

    出来的时候,感觉脚步都有些发飘了,只顾着回去没瞧见前面有人,一下撞在了对方身上,

    我连声说对不起,想绕过他回去,却不想被我撞的人居然一把扯住了我的手腕,

    “你干什么,放开我,我不过是撞了你一下,也道过谦了,你至于这样吗,”我不满的嘟囔着,挣扎着,这里的光线不太好,我根本看不清面前的人长什么样子,

    “别乱动,”熟悉的声音传入我耳朵里,我晃了晃脑袋仔细去看,却怎么也看不清面前的到底是谁,

    忽然我眼前出现了刺眼的亮光,是手机闪光灯,莫文泽的铁青的脸出现在我面前,

    “莫文泽,是你啊,你跑来做什么,”

    “你说我来做什么,你这么晚出来就是为了和两个大男人吃宵夜,还喝成这样,”莫文泽的脸色很难看,似乎在压抑什么,我脑子有些迷糊,根本没注意这些,不满的嘟囔了句,“我干什么关你什么事,”

    “你晚上出门不关我的事,但是你喝成这样就关我的事,你要吃亏了怎么办,你还有没有点防范意识,”

    “少吓唬我,我和少谦他们吃饭怎么了,你不会是嫉妒吧,”

    “嫉妒,哼,”莫少谦冷哼一声,拽着我就要走,“跟我回去,”

    “松手,你给我松手,”我一边挣扎,一边拼命的想要扒开莫文泽的手,可他却怎么也不松,我着急了一口咬了上去,

    莫文泽啊了一声,下意识的松开手,惊愕的看着我,我转身就要跑,

    “给我回来,”莫文泽一把扯住我的手腕把我拽了回来,死死按在他怀里,

    “放开我,不然我要喊救命了,”

    “跟我回去,”莫文泽不理会我,把我抗在肩上就要离开,我大喊救命,黑暗中一个人影冲公共厕所里摇摇晃晃的跑了过来,挡在莫文泽面前,

    “大庭广众玩绑架,胆子不小啊,把人给我放咯,”

    “这是我们家务事,滚开,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莫文泽冷冷的声音传进我耳朵里,

    “还这么嚣张,看我今天不好好的收拾收拾你,”

    我趴在莫文泽的背上,感觉莫文泽脚步踉踉跄跄的倒退了几步,正寻思怎么回事呢,突然感觉自己站在了地上,晕乎乎的晃了晃脑袋,隐约看到不远处两个人打作一团,

    准确说是其中一个人被另一个打的躺在地上,根本没还手之力,

    我根本看不清到底谁是谁,想去分开他们又怕被误伤,突然想到莫少谦和赵成是警察,正要找他们,莫少谦突然出现在我身边,问我怎么回事,

    我舌头有些打结,怎么也说不清,他示意我先别说话,跑过去说自己是警察拉了下才把莫文泽和那个突然出现的男人分开,

    莫少谦又捡起莫文泽掉在地上的手机,透过闪光灯发出的刺眼的光芒,我这才发现救我的居然是赵成,他衣服有点凌乱,嘴角有血迹,

    另一边的莫文泽就没有那么幸运了,鼻青脸肿的,衣服上还有好多脚印,

    被拉开之后,赵成擦了一下嘴角,看到有血,顿时脸色一冷,瞪着莫文泽说,“好小子,绑架也就算了,居然还敢袭警,今儿我不把你拘个十天半个月的我就不姓赵,”

    莫文泽尽管狼狈,却并没有丝毫的示弱,死死盯着赵成:“有种,你来,我就不信你能颠倒黑白,”

    “来就来,老莫,带手铐没有,给我把他铐起来带回所里去,”赵成推了下莫少谦问,

    莫少谦看了一眼恼羞成怒的赵成,又看了一眼身旁的寸步不让的莫文泽,无奈的哭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