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青春禁岛 那根

第776章 没有免费的午餐

    只不过呢,我刚刚到门口时,回头道:“对了,王储殿下,哦,现在我暂时这么叫你。我送你的那块鸡血玉料,你带在身上的吧?”

    他抬头一看我,说:“什么意思?”

    我笑笑,说:“到了伦敦之后,还是将玉料交还给我吧,我觉得它挺珍贵的,送给你也太可惜了。”

    “你无耻小人!拿回去吧,一块破石头,我不稀罕!”他气得是眼珠子都要爆突出来了。

    我点头一笑,没说什么,直接出门离去。

    到达伦敦,夜色正浓,我们各自回家,调整时差。霍格金森呢,还在机场上车的时候,就把那块鸡血玉的石料交还给了我,让秘书给的,他都很不想见我了。

    我第二天半上午才起床,先去了伯莱亚医院。打算探望若亚公主和布鲁斯男爵。

    若亚公主一切都好,老女王也一直在那里陪着她。不过,我去的时候,安娜王妃和娜伊斯已到了那里,陪着老女王,孝心一片。

    老女王这些天精神还不错,身体健康也恢复了不少。她还摸手抚在若亚公主隆起的肚子上,感受着两个胎儿的胎动。母女俩都带着安慰的笑容。若亚公主一片慈母柔情的笑意。老女王更是脸上皱纹透尽的慈爱。

    看着那情景,我也深受感染。胎中的生命充满了活力,让大人忘记了世界一切的争斗。然而,争斗始终是还要来的。

    老女王说后天上午,温莎城堡要举行贵族大会,希望我能准时参加。

    我一听就知道是霍格金森的事情要来了,暗自笑,表面上应诺下来。

    随后,我准备出去探望一下布鲁斯男爵。马修斯公爵在外面的花园里,拦下了我。他是女王身边的红人公爵,随时都和女王一路的。只是我去病房的时候没见到他,出来时倒见了他。

    一番见面的客套之后,马修斯对我神秘道:“公爵,后天上午有一次贵族大会,你已知晓了吧?”

    我点点头,说:“知道啊。女王陛下刚刚还说呢!”

    他道:“所为何事呢?我竟然一点风声也不知道。”

    我绅士般的摇头一笑,说连公爵大人你都不知道,我也还真是不清楚,估计是有什么大事吧?

    他点点头,脸上有些阴云不定的样子,对我说:“听说王储回来了,我早上去见过他,他气色有些不好,话也不多,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公爵,莫不是在果克发生了什么不愉快吗?”

    我一脸惊色,说没有啊,一切都挺愉快的啊!

    他没再说什么,只道得去陪着女王陛下了。但我却把他叫到医院停车场,让他坐进我车里,取出霍格金森还我的鸡血石料来,交给他,说是我从果克回来给他带的礼物。

    这个家伙就是个财迷,一见那玉石,眼睛瞪大了,连忙说:“上帝啊,这么完美的石料,至少千万美元啊,公爵,这么珍贵的礼物,实在让人难以承受啊!”

    我很真诚的笑道:“公爵大人对我果克地区的帮助,以及我们之间铁一般的友谊,让我总觉得应该送一点什么表示谢意的。就请不要推辞了,一定得收下。”

    他只得点头道:“公爵一片诚心,让人感动。好吧,那我就收下了。还有别的事吗?”

    我又取了一块鸡血玉,这一块是已经精雕出艺术模型的,是一头披血的展翅玉龙,递与他,道:“公爵,这是我的另一片心意。是果克玉匠历经三年雕琢而成的血玉龙,请继续收下。”

    这家伙已经是惊懵了,双眼里都映着玉的血红之色,惊得有些声音发颤,说:“上帝啊!这一块更是价值连城啊!公爵。这也太珍贵了吧?”

    我淡道:“只希望公爵大人喜欢啊!这一块是祝公爵龙腾天下之势,家族兴旺发达。先前那块毛料呢,你可以找人随意打造出型,比如弄成私人大印之类的。”

    他双手都颤抖了,握住那鸡血玉龙,连忙道谢,也说:“先前的毛料,一定要收藏下来。不能随意打造。温特尔公爵,这真是让你破费了啊!以后,有什么需求的话,尽管开口啊!”

    我说没什么需求啊,只是为了友谊,为了合作万岁。

    他呵呵一笑,很愉快的和我紧握了双手,然后拥抱了一下,才下车让随从将两块玉马上送回他家,放到储物格里。

    我心里暗暗冷笑,老狐狸,你以为老子的玉是那么好收的吗?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同样没有免费的上等鸡血玉,哼哼

    随后,我才去探望布鲁斯男爵。但医生告诉我,他的腿伤稳定之后。便回约克家族在约克城的办公大楼去了,说是要继续工作。这样的男爵,工作干劲让我敬服。

    我当即坐车回约克城,去了办公大楼。那时候,布鲁斯的安保力量是空前加强的,让我很满意。

    布鲁斯拄着拐杖,正在他的审计办公室里,拿着资料和下属在讲些什么。他看到我来,更是热情带笑,请我坐下,说大体的审计工作都要结束了。

    我谢谢他的辛苦工作,同样还叫他注意身体,要好好养伤,不能操劳过度。他却说,族长大人这么信任,我一定得更好的工作。才能回报您啊!

    我点点头,询问了大体情况,让我也是非常震惊的。光是道费尔家里,就审计出了四十亿美元的财产属于倾占家族财产。而他那一个派系和胡克斯伯爵那个派系,很多的家族成员纷纷捐资,其实是吐出自己个个倾占的家族财产,包括现金、地产、古董等等,总额价值已经逼近七百亿美元了。

    这一点也不开玩笑。约克郡是属于约克家族的私有领地。大片的土地都是家族的产业一样,光是每年产生的财税收入很吓人的。所有的约克郡政务公作人员,无论哪个部门,都属于为约克家族打工的性质。而且,约克家族的成员,掌控了各个重要部门,确实有很多机会倾占、贪污。别告诉我欧美发达国家就没有贪污犯罪,天下乌鸦一样黑的,只是看有没有机会。

    只不过,约克家族的腐败,在就家族内部而言。但不管怎么样,老子就是要整顿,因为我是族长。

    第三天上午,我便去了温莎城堡,参加女王主持的贵族大会。

    就在大会上,霍格金森显得有些憔悴,向女王请辞王储的爵位,而且以精神压力太大,无法面对政务和家族管理事务的压力,坚决不再任职。

    这样的请辞,估计老女王是预先知道的,无可奈何,表情倒还很淡定。而在座的贵族们,都是伯爵以上的玩意儿,还有首相的特使,无一不惊呆了。

    就连马修斯公爵,也在老女王的身边站着,惊得眼珠子差点没掉在地上。

    我站出来说:王储殿下正是年富力强的人生阶段,为何如此啊?

    其他人也是纷纷应和,自然也包括我约克家族里的胡克斯伯爵等人。

    霍格金森看着我,眼神阴郁,摇摇头,大声说:“我是一个无能的人,无法堪担大位。前两天,家族的生意也让我打理得不好,基金和股票下跌得太厉害了,是我的无能啊!又要做王储,又要掌控经济,我都要崩溃了似的。每当深夜,想起王国的重托。我总是失眠,内心充满了恐惧,我害怕做不好,实际上我也做不好,希望女王陛下能同意我的辞呈。我只想回归乡下,隐居起来,不问世事,我太累了。我不是那块料啊!再见了大家。请不要挽留我了。”

    说完,这家伙居然将辞呈双手放到女王宝座前的桌子上,然后扭头就出了女王大殿,头也不回。

    老女王从宝座上站起来,默默的看着儿子的背影,一动也不动。满堂的贵族大臣们,也真是傻眼了,不知道再说什么。

    我看着霍格金森的背影。他本高大,但那时已显得落拓无比,完全没有了先前为王储时的那种气势了。就这种状态,我还真是担心:他会不会郁郁而终?

    最终,老女王还是阅读了辞呈,然后宣布同意霍格金森的请求,不再担任任何的皇室职位,保留亲王爵位。赐皇室领地莱锡城乡下农场收益于他,作为以后的生活开支所用,准许继续居留白金汉宫和温莎城堡,并且也可以住莱锡城的华尼兹河岸庄园之中。对于这货,老太太的赏赐还是挺重的。

    至于新王储的任命,老太太还是有些心累的感觉,说了一句按惯例来吧,但也没有明说。

    在场所有人都明白,这大位落到还在少女时期的娜伊斯头上了,只是还没有正式宣任而已。不知道老女王为何这样做,只怕还是有她的理由吧?

    但不管怎么样,霍格金森最终在我的打击之下,失去了大位,安娜王妃和娜伊斯保住了,这就是意义的所在。

    老女王的精神状态又不太好,但我及时送上了果克玉匠赶工精雕出来的女王玉像,高近一米,栩栩如生,慈眉善目,呈现出来,全场震惊,无人不呼精品。女王见之,也是感动非常,心情也不错。她收下了我的礼物,然后便叫大家散去。

    接下来的时日,一直到元旦,我都乐得清闲。训练,享受生活,在果克与伦敦来来回回,治理约克家族和果克地区,典型的空中飞人,习惯得连时差都不用倒了。

    伯恩古堡里,我在英语语言学教授朱迪丝的陪同下,阅读着所有的家族藏书,如饥似渴。朱迪丝年近四十,是个漂亮而有书卷气息的知性女人,高挑身形,面孔圆润,银灰色眸子的大眼睛,戴着金边眼镜,斯文隽永的感觉。

    当然,训练是保持着的,从来不落下,巅峰状态谁都喜欢保持,因为没准儿哪天就用上了。

    有时候也要去温莎城堡,探望一下老女王,在城堡里小住几天。到了天黑的时候,悄悄去安娜王妃的别墅里,激情相会,无比难忘。当然,有时候也在城堡的树林里,穿着大衣,拥抱着,感觉非常不一般。有时候,她也穿皇室宫廷冬袍,撩起袍子的交流,真的很美好。

    当然,也得去医院里常看望若亚公主,我的孩子们还在养胎之中,预产期是第二年的三月份去了。

    山姆家族那边,第一批六架战机交付使用,让我很满意。约克家族下属的卢戈公司,已为果克地区发射了两颗通讯卫星,剩下两颗将于三个月后升空。到时候,我自己的通讯系统即将拥有,让人期待。

    约克家族整顿完毕,家族也有了新气象,我也更巩固了自己的权威。但也有些遗憾,约克公爵、查理斯王子的遇袭案和布鲁斯的遇袭案,竟然没能查个水落石出,让我感觉问题严重了。SB也表示很恼火,因为没有线索。凶手还在逍遥法外。

    不过,那年元旦刚过,我的追查小组终于传回来了消息,已找到了长着圣叶草的红砂平原所在地,确认金素波和严清兰等人就关押在那里,而且齐冰都为陈可以诞下了一名男婴了。

    于是,向麻凡开战,我得亲自率队出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