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青春禁岛 那根

第781章 如此猖狂的家伙

    回到果克地区,我的心也总算是安落了下来,我与李幽城等人身上的伤都好得差不多了,

    加上先期回归的黄玉蕾、许颖颖、夏卫生,陈可以的女人马伊琳,所有的人质全部顺利脱困,虽然牺牲很大,但我到底心里安慰了,不必被?凡牵着鼻子走,更何况他是圣徒的头目之一呢,光是能黑进SB,修那么隐蔽的圣徒基地,他也是够生猛的了,

    我在飞机上就通知了陈可以,叫他到果克地区,准备迎接自己的女人和儿子,这家伙是高兴得不得了,我们到达时,他已到达了果克庄园,见面的时候,这家伙还说我:搞得也太严密了,连他都得过重重的安检,才能进入庄园,

    我说不严密不行啊,这世道太乱了,

    他笑着说:冬子兄弟,是与你相关的事情太混乱了,不过也好,女人们平安归来,我二儿子陈归来也平安出生,我也欣慰了,兄弟,辛苦你了,

    我说那没什么,团圆就好了,我留他在果克多住几日,走一走,看一看,他也欣然留下了,

    那一天晚上,因为团聚,所以我们在一起吃了顿团圆饭,席间,大家都很高兴,连老哥也很高兴,

    可我看到表面带笑的老哥,心里不是滋味,饭后,我还顾不上什么温存,去老哥的别墅里找他,

    我对老哥说抱歉,我能救回自己的女人,却还没能把赵娇给找回来,但请相信我,我休整好了之后,一定会向寒锋堂开战,灭了它,把她找回来的,

    老哥很大度的笑笑,拍拍我肩膀,对我说:“兄弟,别说抱歉的话好吗,娇娇给山娃怀的孩子都应该已出生了,我再妄想又有什么用呢,你的女人和孩子归来,已经牺牲了那么多人了,不必再为我干什么了,生命都是很珍贵的,我不想因为我个人,再死亡更多的人,寒锋堂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我说:“不管怎么样,我与许凌锋之间终有一战的,老哥,为了大局和正义,不得不如此,找回赵娇,也是势在必行的,”

    他摇头苦笑,说:“那山娃怎么办,你实力很强,但你能杀了他吗,他痴情于娇娇,这是你我都知道的事情,成全一个,伤害另一个,我宁愿放弃,”

    我有些无奈,只得和他聊聊别的,比如关于果克建设之类的问题,他还是非常投入的,情绪控制得非常之好,

    聊了两个多小时后,我才回自己的大别墅里去,在那里,女人们都洗洗躺下了,我得忙了,这也是没法控制的事情,

    然而,当我和金素波正在她的专属房是里愉快交流的时候,SB局长迈德斯给我打来了电话,

    我不得不停下来,接听局长的电话,他说:“公爵阁下,山姆家族的族长维克多先生已经遇害身亡,米国贵族圈子已经震惊了,”

    我听得也是心头狂震,感觉真是难以置信,有谁那么大的胆子,竟敢对维克多动手,而且,他是圣骑士罗斯的后裔啊,难不成,是圣徒动的手,

    我不禁道:“局长阁下,凶手是如何行凶的,米国那边抓到凶手了吗,”

    “没有,凶手很高明,挖地道潜入了维克多的私人游泳池,然后造出了维克多先生是溺水身亡的假象,目前,还没有关于凶手的任何消息,”

    “挖地道,”我又是一惊,猛然想起约克家族陵园的袭击事件来,

    “是的,我想起了约克公爵与查理斯王子的遇袭事件,对方也是挖了地道的,”

    “嗯,我也有同感,局长阁下,与我讲述这样的情况,您的意思是,”

    他说:“只是感觉很无力,找阁下说一说,SB视那次案件为悬案,这一次只怕A也会了,”

    我有些郁闷,说:“局长阁下,约克陵园的袭击事件,我都不知道如何帮你了,维克多先生的惨案,我只怕也是无能为力,”

    他说:“我与A局长的电话沟通里,一致觉得此事很可能与圣徒有关,只是我们拿不到证据了,而在意大利帕尔玛拉平原的基地,已被你炸毁,更是没有留下一个活口,这是公爵阁下的功劳,也是我们的烦恼,不过,现在我们正在派人在帕尔玛拉基地废墟搜集有用的证据,希望能得出一些好结果吧,”

    “但愿如此了,”

    随后,我们又聊了一阵子,才结束通话,我重新和金素波发生交流,那一夜的重逢,每一个人都带上雨露,但我却有些不投入,脑子里老是浮现出两个字:圣徒,

    第二天半上午,我还在花园里带着夏卫生跑步,这孩子回归了孩子的活跃,对于锻炼很热衷,还缠着我教他武功,说在那个关押的地方,金素波、严清兰等阿姨教过她,但阿姨们说爸爸才是最厉害的,他要做一个像爸爸一样的强人,不怕所有的坏蛋,

    我暗自心里苦涩,爸爸是不怕所有的坏蛋啊,可爸爸找不到坏蛋在哪里啊,但话又说回来,这一次能救得剩下的所有人质,我儿子的功劳还真是不小,我为他骄傲,

    正带着儿子跑步呢,涓姐拿着我的电话过来了,说有人给我电话,隐藏的,还不跟她说话,说只找夏冬,

    我心里一惊,马上走过去,拿起手机,喂了一声,便听到了?凡熟悉的声音,他说:“夏冬,你赢了一局,我很佩服,”

    “其实,我应该怎么正式称呼你呢,是圣徒长老,还是圣斗士,或者圣徒的圣主阁下,”我拿着手机,朝着花园深处走去,示意涓姐和夏卫生不必跟着我,

    涓姐自然听话,在原地等着,夏卫生呢,也乖,自己在花园里跑圈儿了,

    ?凡淡冷冷道:“我是圣徒四大长老之一,这一次,你的突然袭击让我有些懵逼,但是,请记住,与圣徒作对,一定会受到报复的,已死的约克公爵,妄图召开圣骑士圆桌会议,然后呢,他死了,为了表示一下对于本次你袭击营救的惩罚,我让维克多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我相信,接下来,你们剩下的战机也不会到位了,不信就走着瞧,当然,维克多的事情,想必你已经知道了吧,”

    我心头震了震,道:“你有种,做了坏事,你竟敢如此承认,但不管你在哪里,你终究会为自己的疯狂付出代价的,”

    “哼哼……有条理的疯狂,才是最有威胁的,如果你不信的话,我表示下一个死去的圣骑士后裔,将是道拉斯家族的族长道格·道拉斯,也就是你的红颜知己黛尔的父亲,”

    我沉声道:“?凡,你不要这么猖狂了,道拉斯家族若是加强安保,你休想得逞,”

    他冷道:“我只问你信不信,敢不敢打这个赌,”

    我心头有些微的恐惧感,道:“我不与你赌,但你最好别太猖狂,”

    他说:“看来,大不列颠英勇神武的温特尔公爵还是不信呐,那就等着吧,”

    我有些无语,道:“看来,你有十足的把握了,不过,我好奇的是,你们当初绑架了叶余桐和索斯菲娅,最后为什么又将她们放了,你们与叶定山、浦金之间达成了什么样的妥协,”

    “你不用管这个了,这也不是你应该管的事情,你最应该做的就是老老实实当公爵、当约克族长、当果克领导人,否则,我会对你不客气的,”

    “春上桑弘也是圣徒的人,龟甲正雄呢,”

    “春上先生是长老之一,让你知道了也无妨,至于中国的那个黎元军,化名龟甲正雄,只是一名圣斗士,但我想不到,你是靠什么找到帕尔玛拉基地的,”

    我淡道:“我儿子给我提供了圣叶草的线索,他没有在你们的迷药下晕厥,这让你很遗憾吧,”

    他呃然了一声,沉默了一下,才道:“你儿子是你的幸运星,但是,如果你不接着帮我寻找碎玉,你的幸运星将会早夭,”

    “你……连我儿子也不放过吗,”我听得语结,心头有种莫名的恐惧,

    他冷哼两声,说:“为了让你相信我的实力,请关注道拉斯族长,”

    然后,他挂掉了电话,

    我他妈急得不行了,看来果克庄园还有必要加强安保,还得进行人员筛查才行,同时,我马上给黛尔打电话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