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盛装只为错过你 孤烟

第208章 目的一样,只是方式不同

    陆秉泽始终一副神色淡淡的样子,对于陈安然的指责,他只是挑了挑眉,反问,“我做过什么?”

    其实他早就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当年他确实是利用了叶晴,反噬了萧家和徐家一把,谁也想不到叶晴是他亲自送到徐立新手上的,给了他一把能刺伤秦臻的刀。

    “我早就怀疑当年利用叶家和秦家,重创萧仲夏和徐立新出自你的手笔。”陈安然完全是笃定的语气,这件事在后来他已经查证过。

    陆秉泽并不反驳,点头道。“没错,是我出手的,倘若不是叶晴临阵倒戈,徐家根本就不可能这么快翻身。”

    秦臻受伤之后。他们的精力有限,以至于错过了打压徐家的最好时机。

    “那你知道她为什么会临阵倒戈吗?”陈安然状似嘲讽的问。

    当年他和秦臻明明布置好了一切,却最后毁在靳慕白手上,他以为是因为靳慕白的背叛才让他们功亏一篑。后来才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陆秉泽安排的。

    这件事叶晴和叶家背负了骂名,靳慕白承担了责任,却偏偏陆秉泽成了最大的得利者。

    他们这位三哥的手段还真是不同凡响。

    陆秉泽冷哼了一声,“她为什么倒戈,与我何干?小五,你今天到底怎么了?”

    要知道,当年揪着靳慕白背叛一事大打出手的可是他陈安然,与他陆秉泽有何关系。

    顿时场面有一种暗流汹涌的感觉,秦天正下意识的皱眉,怎么办,他真的很想把这些人都丢出去。

    “要不你俩出去打一架?”秦天正适时的为他们出谋划策。

    他很清楚,这一群人打归打,闹归闹,但是那份出生入死的兄弟情不可能有丝毫的动摇。

    这也是他很羡慕的一点。

    他和秦臻做了快三十年的兄弟,却不见得比这些人更让他信任。

    “小五,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你快说清楚。”靳慕白抬了抬眼眸,当年他们的目的是一样的,只是每个人用的方式不一样。

    陆秉泽没有和他们商量动手,也是为了救秦臻,却没想到陈安然和秦臻也是早有准备的,两方准备撞在一起,才会造成那种局面。

    陈安然深黯的眸子划过一丝无可奈何。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再追究这些也没有什么意义。

    此时陆秉泽却接了话,“没错,事后我逼走了叶晴。但是这跟今天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吗?”

    他们现在该关心的是秦臻失踪这件事,而不是揪着当年的事情不放。

    而且他并不认为当年的决定是错的,倘若叶晴留下来,萧家难免会报复,整个叶家都难以抵挡,所以他索性直接将她送走,去一个萧仲夏鞭长莫及的地方。

    就算她想要报复叶家,凭着他送给叶家的那份合作书。也足以让她忌惮。

    只是他却没想到叶晴一离开R市就失去了消息,而她也没有按照她安排好的路线去走,那个时候他才知道,从她踏上飞机的那一刻,就已经完全脱离了他的控制。

    “你说什么?”靳慕白冷眸一寒,“是你逼走了叶晴?”

    他们都很清楚陆秉泽的手段,这种事情只有他做得出来。

    当年叶晴的离开让他一度很介怀,那个他一心想要保护周全的女子。终究是不肯信任他,不辞而别。

    没想到在他不知道的背后,她或许历经着旁人难以承受的压力。

    一旁的赵易阳面容依旧清冷,当年的事情他并没有参与。不做评价,脸上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表情。

    关于这一点,陈安然早就怀疑,直到今天桑上说出来,他才想明白。

    “我们现在当务之急是先联系上先生,万一他有什么危险,你们就算再翻旧账也没有用啊。”吴桐说着冷冷的瞪了秦天正一眼。

    秦天正一向是妻奴,“对对对,秦臻的安全才最重要。”

    众人集体的鄙视了他一眼,秦天正顿觉无比糟心,却还是一脸无所谓的回瞪回去。

    “依我看,大哥暂时不会有危险。”

    如果不出他所料,秦臻应该已经找到叶晴了。

    陈安然冷峻的面容透着一抹刻薄,上前轻轻拍了拍陆秉泽的肩膀,“当年被你逼走的叶晴已经怀孕了。”

    陆秉泽一愣,凤眸里闪过一抹错愕,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陈安然,他千算万算,没想到叶晴当时竟然怀着秦臻的孩子。

    他竟然还送她入险境。

    倘若那个孩子没能保下来,他绝对难逃责任。

    靳慕白也是一片震惊,那段时间,他照顾她那么多天,竟然没有发现她怀孕了,她是有时候不舒服,他却只以为是寻常的不适。

    “三哥,她到底在哪里?你知道她在哪儿是不是?”靳慕白倏地上前,殷切的望着他。

    陆秉泽神思恍惚,终于明白陈安然所说秦臻对他们起疑这句话的意思。

    这个时候。只要知道叶晴在哪里,一切就迎刃而解。

    然而他却是摇摇头,“自从她离开R市,我就失去了所有关于她的消息。”

    “我怀疑。一直有一股势力在暗中保护着叶晴,老三,你还是联系英禄先生,请他帮忙查一查。”陈安然冷声说。不然不可能他们三年都没有一点信息。

    这一点靳慕白也早有怀疑,他凝了凝眸,“我明天就动身亲自去一趟。”

    纽约。

    依旧是漫天飞雪,一座占地巨大的欧式城堡建立在河边,周围很清静,河面上早已是一片冰封,昔日美轮美奂的环境也被冰雪覆盖,就连那通向城堡唯一的一条柏油路也都不见踪迹。

    窗边站着一个身姿曼妙的女子。望着窗外漫天的飞雪,那双秋水潋滟的眸子,仿佛凝聚了世间所有的安静和美好。

    偌大的客厅里,铺着厚厚的羊绒毯,此时窝在地毯上捧着羊绒毯的森森终于发出一声近似喟叹的声音。

    女子闻言不由的笑着回头,看到他一脸沮丧的样子,不由勾了勾唇笑道,“怎么样?这次遇到对手了吧?”

    森森有些不服。“棋逢对手而已。”

    不过是对方略胜一筹。

    “怎么这两年在这边说的都是英文,反而你的中文有了进步呢?”女子递了一杯水给森森,笑着摇了摇头。

    “那是我底子好。”地上的少年不满的反驳,想到刚刚她一直盯着外面看。皱眉问道,“姐,你还在担心昨天那个迷路人吗?”

    “这雪已经下了几天了,外面一定是举步艰难。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会再一次迷路。”女子眼底透着一抹忧愁,甚至是担心的。

    这一带人烟稀少,方圆百里只有他们这一座城堡,就算他没有迷路。想必也要冻死在这风雪天里。

    “姐,相信我,那人绝不简单,我们不要多管闲事。”森森放下笔记本。好看的眉心微微皱起,“辛大哥提醒过我们,决不能轻易放任何人进来,尤其是你一个人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