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日轮盘 幻动

1815 怀里的娃娃

    叶钟鸣和芥奎站在一颗参天大树的树冠之内,看着外面一个方向。

    如果那些人依然跟着他们的话,那么必然会进入两个人的视线之内。

    他们想看看,这些一直追着他们的人是谁。

    被人如同跗骨之蛆似的盯着,这种感觉并不好受。

    芥奎倒并不十分在意,他也觉得事有蹊跷,可如果不想和人家发生正面冲突的话,那么避开就是了,之前做的不是挺好吗?弄到积分的同时,还让追他们的人疲于奔命,不好吗?

    他和叶钟鸣两人非常注意掩盖踪迹,对于他们来说并不算什么难事,星眼族在这方面的一些技巧,也是宇宙万族中最好的。

    拖着呗,看看三天一个周期谁被淘汰。

    只是叶钟鸣现在是老大,芥奎还是听了他的话。

    不过时间有点长吧?按照之前两个人的预计,那些追踪的人应该露头了啊。

    叶钟鸣眉头下意识的皱了起来,心中有点不详的感觉。

    “我们走。”叶钟鸣突然说道。

    事出反常必有妖,本应该出现的人这个时候没有出现,有太多种可能了,每一种,都是意外。

    “等一下。”芥奎制止,下巴向着那个方向扬了扬:“来了。”

    叶钟鸣停下马上就要转身的身体,看向了视线的尽头。

    那里出现了七个影子。

    仅仅是这个数量,便让叶钟鸣心中的忐忑又多了一点。

    好像和自己最开始用探敏术的时候,少了几个。

    “幽冥地域星人?”

    芥奎脸色有点不好,他指的是一个穿着白袍,漂在半空中的生命。

    叶钟鸣在学习宇宙万族知识的时候,也看过他们的治疗,只是时间比较紧,仅仅粗略的浏览。

    这个种族是一种产生了智慧的能量体,数量不多,不过因为其特殊性,他们的实力普遍较高,也总会拥有比较诡异的能力。种族优势是个体实力强大,技能威力大。弱点是族群数量少,同时自身缺点明显,对精神力方面的攻击抵御力极差。

    “咦,是那个女娃?”

    芥奎再次发声,这一次目光锁定在了一个身高很矮的生命身上,这么远的距离,大家都先看到的是她的刀,然后才看见刀下面的她。

    叶钟鸣也看到了,芥奎之所以用这个语气,是因为在昨晚的那场考验上,这个女娃表现的非常突出,在营地里横冲直撞,逮着哪个对手就死磕哪个,勇猛的一塌糊涂,两个人还捡过这个女娃娃不要的材料。

    “糟了!”

    芥奎低声叫了一句,身体绷紧。

    “那个没有几根头发的秃子,是涕犬鬼族人,非常擅长追踪!”

    这个之前对这场暂时猜不到目的的追踪不太在意的芥奎此刻表现出了极其的慎重,叶钟鸣甚至清晰的感觉出来,自己这位同伴……想杀人了。

    是的,芥奎不是害怕,更不是恐惧,而是产生了杀意。

    “涕犬鬼族人的追踪非常的有目的性,只要盯住了目标,便会通过他们的能力一直跟下去,结果只有两个,要么他们主动放弃,要么目标逼着他们放弃。”

    叶钟鸣知道这种生命,同样知道个大概,芥奎看来对这方面研究的比叶钟鸣多。

    “甩不掉?”

    “极难极难。”芥奎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实话,“至少凭我们现在的能力,基本上甩不掉他们。”

    “其实,多亏了我们背靠星眼族人,对痕迹的消除和隐藏是特长,换成其他人,估计早就被追上了。”

    叶钟鸣这一次没有搭话,而是看向了其他几个生命。

    除了幽冥地域星人和涕犬鬼族人以及那个侏儒女孩外,其余的四个人,至少外表上,和人类无疑。

    是地球人吗?叶钟鸣不太肯定,如果是,为什么要和其他生命一起追踪自己?

    他有些狐疑的看了芥奎一眼,立刻得到了同伴委屈的解释。

    “真不是我,我压根不认识他们。”

    “也不是我,我也不认识。”

    “可他们看样子和你差不多。”

    “你还长得和佩奇差不多呢。”

    “佩奇是什么?”

    叶钟鸣笑着说了一句走吧,带着芥奎准备离开。

    对面人太多,实力也强,别人不清楚,就说那个小女孩吧,两个人就没有把握对付。

    可赶一转身,突然出现的攻击就到了他们身边。

    “你们走不了了。”

    带着杀意的声音随后钻入了两个人的耳中,随之而来的,还有两个包裹着强烈气旋的拳头。

    叶钟鸣和芥奎大惊,他们一点点被人接近的感觉都没有,直到对方发动了攻击。

    仓促之下,他们只能选择闪避。

    砰砰两声,他们分别中拳,从大树上落了下去。

    叶钟鸣只觉得右胸中拳的地方剧痛,腹中憋闷,一张嘴,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

    之后感觉好些,一只手在树枝上抓了一下,借此把身体荡向了一边。

    芥奎更加不济事,那一拳打在了他左臂和驱赶部连接的地方,咔嚓一声之后就断了,整只左手臂失去了功能,受伤颇重。

    这样的伤势,在战斗还在继续的时候其实比身体上被插了两刀还严重,重要肢体的功能缺失,意味着战斗力直线下降,那基本上等同于死亡。

    远方,这里的动静没有瞒得过那七个生命的感知,侏儒小女孩嘿嘿一笑,手中长刀被她横在了身边,对身边的霍金斯和爱慕斯道:“计划成功,看来那两个家伙成功缠住了你们的仇人,那么我们出发吧!”

    闻战欣喜,这个侏儒小女孩本就是个战斗狂人。

    也不等他们说话,小女孩已经朝着那边狂奔而去,看起来不大的她,跑动的时候竟然让地面微微震动,身后留下一串被溅起的碎叶和泥土。

    霍金斯和爱慕斯眼中的兴奋正在如同火焰一样燃烧,他们并没有和同伴那样马上冲出去,而是全部看向了后者的怀中,

    那里,有一张精美至极的金丝棉被,里面是一个闭着眼睛的娃娃,干瘦干瘦,皮肤青紫,最为显著的,是这个娃娃的颈部,有一圈黑色的缝线!。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