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日轮盘 幻动

2632 天地染血(六)

    每个存在都有生命中止的一天,区别只是存在的时间漫长或者短暂。

    再或者,碌碌无为还是轰轰烈烈。

    在宇宙万族,每个种族都是不同的生命期限,他们的生命区间更不相同,但哪怕是公认最长寿的顾瑞星族,也会有走向衰老直到中止的时刻。

    但宇宙万族又是不一样的,因为他们可以修炼,一次次的突破身体极限,让生命得到某种程度的升华。

    升华之后,便能获得生命时长的增加。

    实质上,大概每个种族对永生的渴望和追求都是一样的。

    巅峰高手除了拥有规则之力,在普通生命眼中近乎于神外,最显著的,就是突破了极限,可以长久的生存于世。

    生命从只有几十上百年的过程,到成百上千年,这是现在宇宙万族可以做到的,接下来,很多生命在追寻成千上万年。

    许多强悍的存在已经走在了这条道路上,并且已经走了不近的距离。

    每一个巅峰强者,都在这条路上奋力向前着。

    于是当这样一个人突然失去了前行的资格时,第一时间看到的生命都会有种虚幻和不真实感。

    之后,才仿佛什么炸开似的,情绪轰的一声在全部的宇宙万族之中爆发。

    一个巅峰……死了。

    塔罗斯红矮人那位刚才威风凛凛,拿着烈神级装备对着一个地方狂轰乱炸的巅峰高手,被一箭从那条通往永生的道路上给射了下来。

    啊!

    落虚嘴里发出了不可名状的吼叫,单纯的只是一种情绪的发泄。

    兹缺和他一起行动,兹缺被杀了。

    戒萝和他一起行动,戒萝被杀了。

    是的,他有责任,但都并不太大,可接连两位同族巅峰死在他的眼前,这种打击深深刺激到了落虚。

    “落圣弓……”达曲武缓缓地悬在了落虚的身边,他的半边身体上都是鲜血。

    刚才那一击,笼罩的是戒萝和他两个人,达曲武运气好,落圣弓射来的方向是戒萝那一侧。

    那些鲜血,是落圣弓溢散的能量造成的。

    落虚吼叫之后,先是沉静了几秒钟,之后突然抓住了达曲武的身体,生涩道:“走!”

    达曲武愣了一下,然后就明白了。

    落虚不是让他逃走,而是去追寻攻击的人。

    达曲武立刻催动惊雷掠光翅,带着落虚几个闪烁就消失在了云顶庄园的上空。

    这边的战场他们留下来也没有什么意义,抓到那个手拿落圣弓的人才是正经。

    一个在战场之外可以用烈神级武器偷袭他们的人,如果放任不管的话,他们压根就无心战斗。

    在落虚和达曲武离开的同时,本源立场中四位巅峰高手的对撞爆发了。

    两件烈神级武器在巅峰高手的催动下,爆发出了最强大的攻击能力,能量本就强大又被限制在相对狭小的空间之中,那种浓密嫩能量的‘肆虐’让人窒息。

    而黥默的能力同样如此,它发出的攻击就仿佛把自己融入了空间之中,昏暗时显得神秘,光亮时显得璀璨,给人以一种极度的差异感。

    双方在本源立场中碰撞,让这里成为了最恐怖之地。

    有那么一刻,身在黥默后面的潮漾甚至有种再次见到空间裂隙之感。

    它的能力也发出了,那些本来被打碎的水球化为了细小的水点,在这一刻凝结,之后孵化了似的,生成了一条条小小的叛龙族。

    这些小叛龙族一出现就吸收周围的水元素,身体随之变大。因为在本源立场内水元素分布的并不均匀,所以这些胀大的叛龙族大小不一,大的,有数米长,小的,只有小手指那么大。

    在同一时刻,这些水系叛龙族张开嘴,射出了一道淡蓝色的水线,目标是两位矮人族巅峰高手的区域。

    “退退退!”一个负责转播的新闻机构负责人突然声嘶力竭地喊着。

    刚才,所剩不多的装备设备已经去了落圣弓射出来的地方两台,现在留在这里的已经不多,要是再坏了,他们就只能用自己的终端把情况录下来之后再播放出去了。

    可终端的效果相比于专业的转播设备差太多了,甚至于如果等下能量爆发的过于厉害了,他们的终端会丧失部分功能。

    所以所剩无几的专业转播设备一定要保住。

    在这位负责人的喊声中,本来被认为无比坚固的本源立场,在这时爆开了。

    里面的能量就如同挣脱了枷锁的魔鬼,朝着周围疯狂扑来。

    转杯设备在退走的过程中也是在拍摄的,于是在各个幸存者堡垒上,观众们看到的就是那些恐怖的能量扑面而来。

    很多人下意识地向后仰去,要躲避这些致命的东西。

    下一刻,光幕上画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晃动的无规则线条。

    信号,在这一刻断掉了。

    整个宇宙万族的生命一片哗然,他们迫切想要知道结果。

    很多人飞速的在终端上联系转播机构新闻机构,想要用这种方式让直播恢复。

    只是他们的联系还没发出,就发现画面重新出现了。

    仔细看去,已不再是云顶庄园的上空,而是变成了另外一个地方,那里,同样有刚刚爆发还未消散完全的能量,下面同样有大片大片的废墟。

    画面中的人变了,不再是塔罗斯红矮人的巅峰高手和两条巅峰叛龙族,而变成了……

    “那是……碑印吗?”

    “那位……是列卡狐?”

    刚才碑印于霍尔星人王城之前公开挑战列卡狐的新闻所有人都知道了,不过,相比于直播数位巅峰高手的对决,直观感受占据了上风,让人暂时忘掉了这边。

    可现在,画面一旦出现,气氛骤然又跟着紧张了起来,云顶庄园那边虽然还惦记着,但这边好像也不错。

    那里应该是一个叫做‘仰望广场’的地方吧,看来已经成为了历史,在两位巅峰高手的对拼中化为了乌有。

    现在虽然没有继续战斗,可大家都感觉到了那种一触即发的急迫感。

    转播装备都离得有些远,毕竟近了设备会损毁,所以他们能够听到激烈的碰撞,却听不见对战双方的话语。

    他们看见列卡狐张了张嘴,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碑印自然听到了,他轻笑了一声道:“别那么快做决定,等一下,可能会有一个惊喜留给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