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都市之国术无双 鱼儿小小

793 剑称无双(下)

    商秀珣练的剑法走的本就是一鼓作气,摧敌锋锐的路数。

    只要取得优势,她能把气势无限提升,到最后如长河大浪,让敌人无可抵挡,在一流高手中也算是佼佼者。

    但她在追击那妖媚女子两人之时,却被人一根白绫拦了下来,白绫尖端有着细小钢珠,舞动之时遮天蔽日,本是轻柔巧妙的招式,被那白衣女子使来却如罗网。

    她感觉自己尤如深陷在大海漩涡之中,无论怎么运剑发力,总是用不到实处。

    刚猛无俦的剑力被那半丈白绫层层借走,反攻回来的力量如山如岳,让她喘不过气来。

    只是过了五六招,她就感觉已经支撑不住。

    牧场柳宗道带队骑士至少还需几十个呼吸才能到达,她却有可能在下一招就此失手。

    到了这一刻,商秀珣有些后悔,心里充满痛恨。

    她第一次痛恨自己武功低弱……

    败在阴癸派的妖女手上,实在让人很不甘心啊。

    正在难过绝望间,商秀珣就见到了剑光。

    树林中升起一股锋锐之气如同疾风烈火,只是初初升腾就掠过十丈距离。

    剑气越来越盛,扑天盖地之下,让直面剑锋方向的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

    紧接着雷鸣爆音中她就听到一声轻喝:“妖女受死!”

    “是秋官!”

    商秀珣惊喜叫出声来,心里升起无穷喜悦,开心得快要炸了。

    “他怎么躲在牧场外面,来得好及时!”

    “这一剑的气势很熟!跟我的不归剑有些相似,都是全力爆发不留余地,同样的刚猛,同样的烈火燎原。出剑方式差不太多,威力却是大多了,”

    她只转过这个念头,就见到如同潮水般攻向自身的半丈白绫突然收了回去。

    她心里奇怪,秋官的剑招威力是要大上许多,也不至于让妖女如此忌惮啊。

    仔细体会,她才明白,那闪耀着华光带着无穷威势的一剑,跟自己的不归剑还是有些不同的。

    这一剑,极限刚强中还带着一丝婉转柔和,竟然能随意转变方向。

    看起来是刺击,其实可斩可劈,可刺可撩。

    简简单单的一剑袭来,却似有着无穷后招。

    也难怪这位阴癸派妖女也不得不收回武器以为自保。

    这是压力太大,不能分心了。

    相对于商秀珣的兴奋喜悦,妖媚女子此时却惊恐欲绝。

    她想呼喊,却呼喊不出来,被一股杀意牢牢锁定。

    眼见得那道剑光奔雷闪电般袭来,半点应对的想法都没有。

    她只觉身前身后,无论是在哪里都躲不过这一剑追袭,这已经不是剑,而是直刺心灵的魔障。

    苏辰眼神如冰,他本来还想看看丛林里有没有隐藏最后的黄雀,却见到商秀珣已是败亡在即。

    攻击她的白衣女子如此风姿,如此武功,他当然能猜到是谁。

    毫无疑问,肯定就是刚刚出道,就超越许多老前辈,是阴癸派被称为祝玉妍之下第一人的绾绾小姐。

    这女人虽然美若天仙,做人却心狠手辣。

    若是认为她不敢下杀手,那可就错了。

    苏辰不敢再等,也不敢去赌,他全身气血归元,轰然爆发,真气和血气之力同时凝为一剑,悍然杀出。

    正是他的招牌爆发技能“无双剑”!

    一剑既出,神鬼难逃,杀意森然。

    剑光带着尖啸,从那持匕黑衣干瘦男子身上一闪而过,空中洒过一片血雨。

    那人手中只是刚刚抬起,就被腰斩,全无半点反抗余力。

    苏辰的剑光根本不做停留,气势半点也未衰歇,仿佛前面斩杀的并不是一个一流高手,而是一棵树一株草。

    他的剑光微微上扬,带着淡紫莹光卷向宛儿的头颅,眼神没有半分波动。

    宛儿眼中神光黯淡,望着激射而来的剑光,全身发软等死,再也提不出半点斗志。

    剑气未到,已被摧折心志。

    眼前白影一闪,身体一轻,却是被绾绾提着扔过一旁,正惊魂未定间,她耳中听到一声娇嗔声响起:“小哥哥好狠辣的手段,连女人都要下毒手吗?”

    “绾绾小姐说笑话了,既是敌人,还分什么男女,这位宛儿大姐可是对自己的枕边**都能痛下辣手,比起她来,我可是远远不如了。”

    苏辰轻笑一声,剑光洒过一挂长河。

    “呲啦……”

    半丈白绫化做片片蝴蝶,被绞得稀烂,长剑也发出“咔嚓”细微脆响,被两股劲道相激,已是有了细微裂痕。

    “你是叫秋官吗?原来喜欢撕烂人家的衣服,眼睛也不太老实哦!”

    绾绾看着手中白绫碎成片片,眼中闪过一丝心痛,又是眉花眼笑的责怪起来。

    她的白绫是特殊武器,本就是裙装的一部分,被剑气撕裂之后,就露出柔嫩香肩,和胸部大片雪白。

    甚至还能见到深深的沟壑。

    显然,自从出道江湖,她就从未被人破掉身上武器。

    白绫既是武器,又是外裙,平常时候遮得严严实实,此时却有些不雅了。

    但这少女却似一点也不介意,只是笑语盈盈,身形飘忽着闯入苏辰怀中。

    嘴里轻言细语,手下却毫不留情。

    手掌如同兰花盛开,遍袭苏辰全身大穴……

    气浪翻滚中,一股青黑色真气如同潮涨潮落,让四周空气变得粘稠起来。

    苏辰心中一凛,他感觉到身上如同被捆着无数根绳索,自己用出的每一分力道都会被对面的少女借用出去,反攻而来的力道越来越强,渐渐的形成滔天大浪,卷成急速旋转的涡流。

    这股力量,让他的身体定在原地,竟然冲不出去。

    “好一个天魔力场,比国术之中太极拳借力打力不知高明多少了,功法奥妙之处的确胜我良多!”

    苏辰虽惊不乱,无视身前层层叠叠的力量涡流,收剑齐眉,轻笑道:“绾绾小姐,只要你能挡住这一剑,今日我就放你两人一条生路!”

    话音一落,他体内真气与气血之力猛的融合一起,一股奇异强大的感觉涌上心灵,轻飘飘一剑挥了出去。

    这一剑无声无息,并不象先前无双剑舞之时声势浩大,但绾绾却如同见鬼一般,再也顾不得攻击。

    她身形急退,抓起后退躲避的宛儿,一句话也没留下,几个起落间,如同飘絮般掠入林中。

    一声闷哼,空中落下一朵血花。

    能看得出来,绾绾还是逃得迟了,被苏辰这剑气成丝的一招攻击,不知伤到了哪里。

    苏辰冷哼一声,眼神睥睨,他手中长剑“哗啦啦”碎成七八截,却是经受不住自己力道,已正式崩碎。

    扔掉剑柄,他也不甚在意,身形淡若云烟,向前急追。

    绾绾可不比其他人,今日结下大仇,肯定会有无穷后患。

    伤了她之后,以后恐怕会面对阴癸派层出不穷的攻击。

    而且这一位实是不世出的天才,功力进步速度非同小可,若是被她惦记上了,飞马牧场就真的有很大.麻烦。

    一前一后,苏辰跟着窜入林中,见到前面的白影越来越近,心里微微一喜,心知这女人是受了不轻的内伤,轻功比较来时已是弱上不少。

    他正想加一把力追击,却又突然停了下来。

    空中“哧哧”一阵爆响,万千银丝笼罩而来,一声阴恻恻的声音从身侧响起:“敢追杀我的亲亲小侄女,去死吧!”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