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都市之国术无双 鱼儿小小

796 得偿所愿(上)

    苏辰正在红烛罗裳施妙手的时候,黑暗丛林里却还有几人急急奔行,正是绾绾等人。

    绾绾身着清凉薄裙,当先飞驰,那树林横生的枝丫没有对她的身形造成半点影响。

    白影晃动间,就如林间魅影。

    奔行许久,那双欺霜赛雪的玉足仍然点尘不染,。

    宛儿知道这是因为绾绾的天魔功练到气机外应,随时都有一层极其坚韧柔和的真气附在体表的原故。

    武者练到这个地步,很少能被外人偷袭,如自己这等武力,就算是绾绾毫无防备,都不一定能打破她体表的这层护体。

    “可惜,我尚未有资格修练天魔功,要不然,也不至于奔赴各方势力充当暗子,做一些下贱的勾当。”

    经过这次显死还生,这位妖媚女子突然对自己如此生活状态有些厌倦起来,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很脏……

    她再也不想呆在牧场,也不想去为了某种无聊的阴谋勾心斗角,只想离开那位年青人远远的。

    绾绾问她为何无故自己暴露逃出飞马牧场的时候,她有一件事没说。

    当日从苏辰的天医堂离开后,宛儿就有些心神不定,时不时的会想起自己靠在对方怀里厮磨,明明对方有着反应,身体也是无比正常,可是眼神深处的那丝嫌弃,却挥之不去,一直萦绕脑海。

    往日里她肉身布施,纵意四方,也有一些道学先生、名家子弟会十分鄙夷的大斥妖女,说她有伤风化,但宛儿内心深处却是明白的,别看这些人骂得凶,真有了机会沾到腥味,保准比最温驯的狼狗还要乖。

    明面上若是给他们一点面子,暗地里还不是予取予求。

    可在苏辰那里却完全不同,她能感觉对方是真的十分不耻。

    这种情绪有如暗夜明烛,站她怎么也无法忽视,一闭上眼睛就看到那双冷清的眼,竟然跟幼小时候父亲严厉双眸重合起来。

    那时,父亲是一位教书先生,对家人寄以厚望十分严厉,常常教导她跟小弟要堂堂正正做人。

    自从一次乱兵过境……

    宛儿孤身一人被救进了阴癸派,最后因为表现出色,成为阴癸四魅之一,有了相对自由的身份,也练就了一身强大武功,终于也能主宰别人的人生。

    如此,她也跟过去的生活割裂开来,认为仁义从来都是骗人的,贞洁自然更是无所谓的东西,这些年来游戏红尘,从来不会回想过往。

    她的眼里只有拜倒裙下的入幕之宾,还有倒在自己手下流血的尸骨,别人的家破人亡满足了她心里某种深沉的渴望。

    从天医堂回来,宛儿却一反常态的吩咐下人烧水,细细沐浴更衣,到了天色期黑之时,发出撤离信号,匆匆离开牧场。

    她发现自己只要还呆在这里,就会想起那位目光清亮如同星月的年青人……

    这种感觉让她忍不住想要逃离,回避这种突如其来的内心拷问。

    虽然只是短暂的亲近厮磨,但也许是少年时期曾有过的幻想吧。

    她是如此猜想。

    妖媚女子默默低头赶路,不发一言。

    边不负跟在最后,他手中拂尘被苏辰一道指剑夹着无双剑意斩断,此时也是空着双手,急速奔行,看着绾绾那完美身段,细腻雪足,他眼中隐隐闪着红光,却又强行压抑下来。

    阴癸派的功法向来讲究自在随心,这一次被苏辰当头棒击,一招之间就受伤遁逃,还被绾绾嘲笑,边不负自问乃是有身份的前辈高人,面上怎么也挂不住了。

    看了一会绾绾,又扫了一眼侧前方的宛儿,他眼中的火焰更盛。

    穿出丛林,远处一条大河在明亮的月色下闪着白亮清光,更远处,可以看到星星点点的火焰,一座大城如同猛兽一般伏在黑夜之中……

    “竟陵到了!边师叔,我们就此分道吧。”

    绾绾清冷的眸子十分晶亮,神情冷淡,挥了挥手道。

    宛儿眼尖,此时离得近了,可以看到她肩臂处有着淡淡血痕。

    “绾绾竟然受伤了?应该是剑伤吧!”想到最后那斩向自己头颅的惊艳一剑,宛儿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心里又有些凄苦。

    她能体会得到那一剑其中蕴含的绝杀之意,如果不是绾绾提着她逃跑,恐怕……

    饶是逃得很快,绾绾也还是被那股锋锐剑气伤到,强压伤势奔行良久,恐怕此时已经支持不住,得找个地方疗伤,因此,才会想起赶走边不负。

    她准确的把握到了绾绾的想法,心里微微有些奇怪,今夜的一切都太过古怪,自己会想起很多事情,会有许多感触。

    刚刚查觉不妥,她脑海里又闪过那年轻人的一双眼睛,心里复又迷茫。

    宛儿都能看出精灵般的少女很是不妥,边不负自然也能看得出来。

    他笑眯眯的从身上掏出一只玉瓶,讨好的说道:“绾绾侄女,师叔身上带着洛阳玉华斋最好的生肌散,你受了剑伤,若是留了疤痕多不好……”

    边不负笑得很亲切,话语十分诚恳,充满了长辈对晚辈的关爱。

    绾绾眼神一动,看了看那只玉瓶,犹豫了一下,眉梢微动,冰冷的神情有些解冻。

    她伸手出来,接过玉瓶,说道:“那就多谢边师叔了……”

    “不用谢,绾侄女身上若是有了疤痕,最心疼的就是师叔我了!”

    边不负笑容更盛,手中玉瓶刚刚脱手就已爆碎,一股粉红色的烟陡然出现,四散飞溅,笼罩住两丈方圆。

    他的玉色长袍广袖一展,如同灵蛇般缠绕上绾绾玉臂。

    一股青黑真气,顺着那只手臂就窜上绾绾的头胸口,其急劲汹涌处让人心惊。

    “天魅凝阴指!”

    “卑鄙!”绾绾骤然欲袭,脸色大变,身上白衫鼓荡,手掌柔若无骨般拍出,绕过边不负伸出的手掌,直拍他的胸膛。

    气劲狂飙,尖锐利啸响起。

    边不负也没想到绾绾在遇袭后反应还是如此快捷,几乎在他出手同时就反攻。

    他脚下用力,身体急速后撤,却发现随着绾绾一掌拍出,自己的身体怎么也后退不了,竟然被吸得直向那莹白小巧的玉掌之上扑了上去。

    他百忙之间侧了一下身体,“扑”的一声,就吐了一口腥红鲜血,应声倒飞。

    竟是两败俱伤。

    “咳咳……“

    边不负远远站立,嘶哑着声音得意笑道:“绾侄女,你中了玉鸾香粉,此时应该春意如潮吧,正好跟师叔双.修,你的红丸我可是眼馋许久了。”

    “若让师尊知道你攻击同门,行事如此卑鄙,边师叔,你恐怕也讨不到好处吧。”

    “哼,你也未免太高看祝师姐了,她怎么强大,也只不过是一个人,阴癸派想一统魔门两派六道,靠她一人怎么做得到,还不是要依仗我们这些忠心耿耿的师兄弟。”

    边不负虽然再次受伤,气息变得衰弱,却是毫不在意,他看着摇摇欲坠的绾绾,眼中红芒更盛,呼吸也急促起来,哈哈笑道:“只等我取了你的红丸,天魅凝阴**就会大成,到那时,就算是祝师姐也不一定奈何得了我,如烟似魅,凝阴天下,岂是小可。”

    他笑声未歇,身体却又是一扑而上……

    此时的绾绾已经满面红潮,胸腹急骤起伏,眼波盈盈如水,不受控制的身上大片红晕泛起。

    边不负对药性十分了解,心知此时正是最佳时机,对方已无抗手之力,今天却能得偿所愿了。

    ………………………………

    感谢干罗佳打赏1000起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