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绝世剑姬 斩鬼

第五百八十一章 天依

    第五百八十一章

    似乎突然注意到了门外的那一道白衣身影,房中在床上嬉闹的两人一下子就停了下来,雪天依的那一双妙手则是尴尬的正好停在凌雪那引人无限遐思的胸前,她终于注意到了凌雪方才那一句“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再看此刻微张着嘴,露出稀罕的心虚表情时,马上会意过来,外面这个一脸温柔笑意的白衣女子显然正是凌雪所喜欢的那个人儿,本想十分吃味的想要继续抓着手中的柔软不放,不过想了想终于还是收回了手,她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然后理了理有些凌乱的鬓角,在床上坐好后,低声问凌雪道:“她便是你的心上人?”

    凌雪脸上还有几分红晕,煞是好看,望着这个方才还给她带来几分心悸感觉的可人儿,她感到脑子有点乱,前世在荧屏上最常看到的便是各种宫斗宅斗戏份,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如今柯亦梦来了后,再加上她自己不多不少正巧是三个人,虽说她与雪天依什么事情也没有,不过此情此景,却是十分令人误会,不过饶是心里面忐忑,表面仍旧妩媚动人笑了起来,说道:“亦梦,我给你介绍一下,她便是方才那个北方蛮子宁肯大动干戈也想要得到的雪天依,当初我罹难红袖的时候,正是她救了我。”

    凌雪帮两个女人互相认识了一番,却发现竟然没有人搭理她,堂堂一代女帝便这么被无视了,她只得稍显尴尬的眨巴下眼睛,然后若无其事的开始捋着她的一头银色秀发。

    旁边的两个女人就像是各自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互相打量着对方。

    雪天依左看看右看看,便是想要看一下这个可以令红袖千年第一名魁倾心的女子到底有多出色,如果她是荒古琴宗那个阅尽世间沧海,饱读万古青史的虞小娴,那她便可以判断面前这个女子不论是姿容还是气质确实都相当出色,直至将这个女子放到神州洛颜榜之中才会稍显逊色,只是没有如果,她不是虞小娴,没有真王帝皇的岁月无疆,只是一个活了二十多年仅仅只有凝脉境七层的小人物,一个从小便没了父母在红袖顽强生活的风尘少女,她琴棋书画一窍不通,若是当年没有遇见凌雪,如今怕仍旧只是一个小小花颜,而且很可能已经出卖了身子,所以在她见到柯亦梦的时候,虽然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是她很清楚,这个女子不论是容貌身材还是神色之间流露的底蕴气质,都远远的超过了她,她与这个人显然是两个世界的人。

    半晌时间。

    雪天依败下阵来,心头不可避免的出现些许失落,不过更多的是为凌雪高兴,确实也唯有这样的女子配上凌雪才不会显得寒碜,她先是紧紧抿着嘴,然后露出一抹真心实意的笑容,毕竟她只是想要每天都能看到凌雪的一颦一笑,仅此便满足了,如今凌雪给她这么个机会,她已经没敢有更多的奢望,难得的没用她那刁蛮任性的语气,而是轻柔说道:“柯小姐,我确实很喜欢凌雪,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般倔强,非在她这一棵树上吊死不可,或许是因为她太过优秀,而我又曾经不小心的撞进她那五彩斑斓的世界之中,再也难以自拔,见不到她便难受的想要哭鼻子,不过我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做不来什么事情,凌雪亲自指点过我琴艺,却仍然比不过璃儿姐,如今给红袖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却只会一个人懦弱胆小的躲在这个小房间里伤春悲秋,所以我便明白了,我只需要做好小事就好,将来凌雪便是一代女皇,总不能事必躬亲,也需要一个帮忙缀拾生活的侍女,此后便由我来贴身服侍凌雪吧。”

    柯亦梦却是没有想到雪天依会一下子说出这么多话来,目光流露出几分异芒,当年她何尝不也是一步一个脚印从未经风雨的少女走到现在这个位置,而这一切都与凌雪离不开关系,若是没了凌雪,当初在洛宁崖走投无路的时候,也不会有一个化身苍鹰大雕的少年前来搭救自己,所以她很能够理解雪天依的感受,女人都是情感动物,雪天依说的动情,诚恳的想征得她的同意,一时间勾起了她的无限思绪,不再去想那许多,轻声说道:“天依,那此后我的雪儿就麻烦你了。”

    本来已经一副听候发落模样的凌雪没料到竟会发展的这般温情脉脉,不禁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伸手揉了揉雪天依的秀发,问那站在门边的人儿道:“亦梦,这妮子身娇体柔,你就不怕我偷偷就吃了她?”

    柯亦梦笑道:“我可不怕,而且你若真要和那个绫瑶真皇看齐,一口气来个三千妃子,我也拦不住你不是。”

    凌雪想想还真是这么个理儿,便吃吃的笑了起来,听得雪天依这面皮薄的妮子一下子便红了白皙脸蛋。

    柯亦梦摇头轻笑,还想再说凌雪几句,不曾想今日赶巧了,雪天依这个素来清净的小屋又来了一位客人,到底是天云第一青楼,前来的这个人儿也端的是美貌非凡,那不施粉黛的秀靥如同朝霞映雪一般迷人,只是一眼,柯亦梦便发觉这个女子不仅容貌绝色,而且气质也是一等,不必想,定然是与凌雪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果然,这个女子迎面走过来的时候,只是先好奇的看了她一眼,便将目光转开,望向正妩媚坐在床上的凌雪,似乎想起了红袖时被凌雪戏耍的经历,她嘴角露出一抹追忆的神思,笑着说道:“听夏姐说你来了,我便过来看上一眼,真是如她所说,你与过去真是大为不同了,更加像是一个妖女,也更加称的上是红颜祸水四字。”

    来人正是红袖画魁萧笑笑。

    (抱歉,突然断电没了稿子,下章防盗,晚上补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