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英雄系统 忘川三途

第三百七十章:裳云舞

    寒霜崩散,冰封碎裂,被禁锢住的众人也随之恢复了自由,先前那几个正欲要将宁渊诛杀的神武圣殿长老目光一扫,却找不见宁渊身影,当即大怒,纷纷回身望向朝阳。

    “朝阳殿下,你这是何意?”

    “那魔头勾结妖族,毁了天南关,又大肆残杀我神武圣殿之人,殿下你怎能将他放走?”

    “朝阳殿下,此事你必须要给我等一个交代,否则我等便上报武皇,让武皇亲自处理此事。”

    一众长老冷眼注视着朝阳,口中声声质问,脸庞之上是毫不掩饰的愤怒与不甘。

    这一次围杀宁渊,神武圣殿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身为十二神将的秦英空与林锋,还有那孤圣传人,法殿首席弟子白灵,三人尽数殒命,除此之外还损伤了众多神武圣殿弟子,以及大量天南禁军,这代价可谓是惨重无比。

    如此也就罢了,真正让人愤怒的是,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价之后,竟然还让这宁渊走了。

    已经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了,还是被自己人放飞的,这让他们如何能够不怒?

    若不是顾忌朝阳的实力与身份,此刻他们就不只是质问那般简单了。

    不仅仅是几个神武圣殿的长老,神武圣殿一众弟子,还有周遭的天南禁军,此刻神情之中也尽是不满之色,只不过摄于朝阳身份还有天南王府的威望,并没有什么人胆敢像是那几个长老一般出声质问。

    虽未出声,但是众人这不满之意已是不言而喻,经此一事,天南王府的威望绝对会遭受到巨大的打击。

    但朝阳没有理会向自己质问的几个长老,也没有在意众人透露出的不满眼神,直接转身望向了天穹之中。

    随后便见,那夜色笼罩的天穹之中,一道光华绽放开来,贯穿虚空,眨眼之间便落到了众人面前。

    光华落下,化作一人身影,周身光华扭曲了虚空,朦胧一片,让人看不清她的面容,只能够勉强分辨出是一女子,身影透明虚幻,予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看起来十分薄弱,似乎风一吹便能将其吹散一般。

    但就是这么一道虚幻不真实的身影,却散发着惊人的威势,自从天穹之中飘然而下之时,战场众人都感到了一股沉重无比的压迫随之降临,仿佛有一座万丈高山镇压在自己身躯之上一般,不少人猛然一颤,口中喷出了殷红鲜血,一些修为较弱,或者身受重创的人,更是直接昏厥了过去。

    就连那几个神武圣殿的长老,也在这压力之下变得神色苍白,额头之上都冒出了滴滴冷汗,但还是勉强支撑着身躯,上前对那一道女子身影躬身行了一礼,神色敬畏的说道:“拜见右殿主。”

    朝阳亦是上前了一步,向那女子低下了头,轻声说道:“师尊。”

    “随我回去!”见此,那女子冷声一喝,那虚幻的身影随即破碎开来,化作一片月色光华往凌风城内落去。

    朝阳没有言语,身影直接化作了一道剑光,随着这一片月华飞入了凌风城内。

    两人离去之后,那沉重至极的压迫感也随之消失,众人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但看着地面之上那一具具残破的尸身与猩红的血迹,气氛又是变得沉重了起来。

    那几个神武圣殿的长老神情更是阴晴不定,久久没有出声。

    现在该怎么办?

    他们也不知道。

    先前围杀宁渊,是因为他们占据主场优势,城门紧闭,将宁渊困在了这里,再加上他体内气血严重亏空,实力大损,这才能够用人海战术将他死死围住,不断消磨其力量,最终把他活生生耗死。

    这样的机会,可不是说有就有的,这一次将他重创到这种地步,神武圣殿就付出了一个秦英空,一个林锋,再加上一个白灵的性命,除此之外还要算上朝阳补的那一剑,这才创造出了一个这样的机会。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一次失败了,下一次他们又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换来一次这样的机会?

    心想至此,神武圣殿几个长老的脸色变得更是阴沉了。

    ……

    剑光破空,直落入天南王府后苑之中。

    此刻已然入夜,王府之内灯火通明,禁军巡往,唯有后苑之中的一处小院内,是一片寂静,不见守卫,也不见侍女仆役,甚至连灯光也没有点起,只有月色洒下,将这一座小院笼罩在月华之中。

    小院之中,一道身影静立,那是一个女子,身着一袭月色宫装,姿影妙曼,气质更是出尘若仙,但在她周身,却有一道道磅礴的真元不住逸散而出,肆虐虚空,直将空气搅得一片扭曲,几欲破碎。

    那一张娇美的脸庞之上,竟是碎裂出了一道道裂纹,裂痕之中泛着浓重的月色光华,月华涌动,宛若怒海啸动,似乎随时都会决堤而出。

    剑光落入院中,朝阳身影浮现,轻步走到了那宫装女子的身后,静默不语。

    这般沉默了片刻之后,那宫装女子脸庞之上一道道狰狞的裂纹才消散不见,那肆虐而出的真元也随之平复,这是她才缓缓睁开了眼眸,轻声言道:“阳儿,这一次你错了。”

    对此,朝阳仍是没有言语,静静站在这宫装女子身后。

    见她这般态度,裳云舞柳眉一皱,转而望向了朝阳,言道:“为何不说话。”

    听此,朝阳终是抬头望向了裳云舞,话语平静的说道:“师尊要朝阳说什么?”

    “嗯!”裳云舞眸子目光微微一凝,冷声问道:“方才你为何要放走那宁渊。”

    朝阳低下了头,轻声道:“他救过我两次,若是没有他,便无今日的朝阳,这是我欠他的,自然要还。”

    “就是因为如此,你就放了他?”裳云舞反问了一声,冷然凝望着朝阳,说道:“阳儿,你可知道,此人毁了天南关,杀了阵殿首席吕少明,还有神武圣殿上百弟子,方才,更是杀了你的义兄秦英空,林锋白灵也惨死在他的手中,此人与我神武圣殿,有不共戴天之仇,你却因此而放了他,若是武皇问罪起来,你要如何承担?”

    听此,朝阳眸中却是一片平静,轻声道:“人是我放的,后果自然由我承担,武皇若是要问罪,朝阳甘愿受惩。”

    “阳儿!”裳云舞冷声一喝,直接打断了朝阳的话语,言道:“这非是罪与不罪的问题,如今我也不是要向你问罪,阳儿,现如今你父王身中剧毒,至今仍是昏迷不醒,你是你父王的唯一的女儿,是这天南王府的郡主,还是神武圣殿的剑主,不要忘了你肩上的责任,更不可忘了身为你手中之剑的使命”

    裳云舞的话语,让朝阳目光微微一颤,不由得低下了头,轻声道:“师尊,徒儿没忘,但是我不相信他会与妖族勾结,更不相信他会用那样的手段,去毒杀天南关当中的数万将士,其中肯定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听此,裳云舞不由得摇了摇头,向朝阳轻声叹息道:“阳儿,我知道,此人与你的关系非同寻常,在那妖族秘境与神武圣殿,他救了你两次,你相信他,是理所当然,但是此刻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你还想要逃避到几时?”

    “师尊。”朝阳亦是摇了摇头,话语平静却是分外坚决的说道:“我相信他,不管如何,我都相信他。”

    “你……”听此,裳云舞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阵怒意,但还是被她强压了下去,冷声道:“阳儿,你当真要为了这区区一个宁渊一错到底么,今日你不杀他,来日他引领妖族攻入北域,天南首当其冲,届时生灵涂炭,你要如何去面对你的父王?如何去面对剑主传承下的武魂?”

    裳云舞话语未落,便见一声剑吟响起,随即霜雪纷飞,那一口似由寒霜银雪凝铸而成的圣兵玄魄被朝阳抽出剑鞘,剑锋横于身前。

    见此,裳云舞不由得皱起了眉来,喝道:“你这是要做什么。”

    一手握剑,朝阳神色决然,冷声说道:“师尊,天南关之事,我会亲身前往调查,若他真的是与妖族勾结之人,那么朝阳愿以一死,偿还罪责。”

    “你……”听此话语,纵是裳云舞之城府,此刻也不由失去了几分冷静,连声说道:“阳儿,你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此事不同以往,容不得你任性胡闹,这一次你犯的错已经够了,为师岂能让你一错再错下去,从今日起,你不能离开王府半步!”

    朝阳摇了摇头,深深的望了一眼裳云舞,言道:“师尊,徒儿早已经长大了,不再是以前那什么都不知道的朝阳了。”

    说罢,她也不在理会裳云舞的反应如何,转身离去了。

    裳云舞怔立在地,望着朝阳渐渐远去的身影,眸中是一片压抑不住的震怒神色,体内方才平复下的磅礴真元再次爆发倾泻,直将周遭虚空破碎冲毁,脸庞之上,又一次浮现出了一道道狰狞裂纹,久久难以平复。

    ps:两更,半夜还有两更,以后我可能要改个笔名,叫做半夜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