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机破星河 当年离歌

第七十一章 死敌!

    烟尘在呼啸的风中消散。

    雪族人的视野之中……

    一道身披暗金铠甲的身影站在陆晴雪身前,单手抚住陆晴雪的脸颊。

    这一瞬近半雪族的年轻女性,心脏仿佛被某只手掌重重一握。

    那人,是来找陆晴雪的。

    为了一个女人,闯雪域,悍然对决神使。

    他、是什么人!

    复杂的眼神从四面八方传来。

    那些雪族女人发现自己看到神使被袭,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愤怒。

    她们竟然罕见的升起一丝羡艳。

    “接下来,交给我。”

    当初两人并肩作战时的场景再度浮现心头,一样的话语,一样的语调。

    陆晴雪轻轻颔首,“嗯。”

    手中砌雪长剑提起,她的信念没有任何时刻像现在这般坚定,那曾被隐于心底的剑意,璀璨绽放!

    这一刻定川学院那风姿无双的女武神再度回归。

    “这才是你。”

    面甲放下,沐凡脸上笑容被面甲遮盖,而后眼神重新化作冷漠,森然转身。

    左手暗金短棍轻轻提起,嗡的一声。

    弯曲的幽光镰刃从两端瞬间激发!

    曲光刃缓缓抬起,对准前方的祭坛侧壁。

    “你、该死。”

    一句话,四下皆惊。

    那是一道比阿方索矮小、瘦弱……但却更加神秘、华美的身影。

    胸口幽蓝的龙核,与阿方索胸口那三角翡翠石竟有着……些许相似。

    而且没人知道,沐凡此刻胸口原本应当冰冷的龙核,竟然……滚烫。

    沐凡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睛低头看看胸口,这一瞬的龙核,比以往任何一刻都要狂暴。

    这不应该是……圣堂有的反应。

    整座广场中的雪族人还处于呆滞中。

    这突然的变化,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这人怎么出现的,又怎么把神使轰进祭坛的,他们根本没有看到。

    长老团中最后一名,赫然是与沐凡有过一面之缘的陆封。

    他眼神带着怒意和惊惧,死死盯着沐凡戴上面甲之前的侧脸。

    “他、就是入侵者沐凡!”

    嗯?

    看着那边突然显现的身影,主持操控这一切的大族老陆华,脸上竟涌起一阵不正常的潮红。

    胸口剧烈的起伏,抬手指向那道清幽身影,震怒吼出:“陆、晴、雪!”

    “你竟然如此亵渎恭迎大典!”

    “雪卫何在!”

    “在!”陆华身后,七支雪卫团轰然应声。

    “围起来!”

    哗啦啦的脚步声中,那轰进半个祭坛的魁梧身躯突然动了动。

    青色的光华绽放,轰!

    一道更大的响声中,半座祭坛轰飞。

    一只巨大的斧头斩进地面,阿方索胸口绿色的三角翡翠此刻异常明亮。

    他没有任何发出任何怒吼,被刺出密密麻麻血槽的的后背正在急速的蠕动,战甲竟具有生命般开始自动修复。

    迈动两步,手掌搭在那柄战斧的手柄之上,噌的一声拔出,散发着森冷青色气息斧刃抬起,直指前方。

    声音中带着难以置信,那遍布虬起血管的狰狞面部此刻剧烈蠕动。

    “幽域、圣堂……你是……那些该死的、不朽神族!”

    “你们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最后一句,直接从阿方索这名身高三米的巨人胸腔炸响。

    而沐凡眼神陡然变冷。

    幽域、圣堂、不朽族!

    这一瞬他耳中从始至终都没说过半个字的黑,竟然瞬间激动。

    “幽域……那是莫翰达那个老东西的故乡!”

    “不朽神族,那是老东西种族的称呼。”

    “这人……和本大人来自同一个宇宙?”

    黑的声调难以抑制的拔高。

    最不可能的事情就这样在一种异常巧合的相逢中乍现!

    阿方索剧烈的喘息,身上这一刻竟再度发生变化。

    厚重的青色装甲开始浮起一条条类似人体一般的血管,开始向全身蔓延。

    所有的金属甲片这一刻颜色开始彻底变为深沉的青色,不是雾蒙蒙的光泽,而是连装甲的材质都改变了,战甲通体如玉,边缘开始浮起一根根弯钩状的倒刺。

    阿方索仿佛披上一层青玉刺甲。

    他的脑后,开始有两条带着恶心黏液的褐色触角钻出,轻轻垂在身后,迅速干涸凝固变得粗糙厚重。

    阿方索猛地张嘴。

    一道无形冲击波从喉咙中吼出,向着四周崩飞过去。

    数千人痛苦的捂住耳朵。

    沐凡的身躯屹立于陆晴雪身前,这一刻他的身上无数秘籍的幽蓝火花浮起。

    那诡异的精神冲击仿佛积雪遇到烈阳,瞬间湮灭于沐凡身前。

    身后白衣佳人,连发梢都没晃动。

    庞大的广场中,人群终于开始混乱了。

    一些难以忍受大脑刺痛的人开始捂着脑袋向后方躲去。

    陆华推开拦在身前的雪卫,大步走上前,向阿方索双手抱拳:“神使大人,此事老夫责任重大,愿一力承担,请大人允许我陆华清理门户。”

    然后阴沉着脸,看向沐凡,眼中杀机四伏:“你是何人,在我雪族撒野,见神使大人为何不跪!”

    沐凡却根本看都没看陆华一眼。

    如果他不是陆晴雪的亲人,早就一刀砍了!

    幽蓝的眼神扫过那腰板缓缓直起的雪族七大长老,讽刺的声音淡淡回荡在整个广场:

    “我沐凡命硬……学不会弯腰。”

    瞬间七大长老,包括陆华在内,所有人的脸上涌起血色。

    那是被嘲讽过后的羞怒。

    一个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外人,当着雪族数千族人的面,讽刺他们。

    这种侮辱……

    让陆华那苍老百年的心,几乎爆炸。

    “竟敢辱我、小子好胆!”

    左右各三道如骨爪般的青色面甲刺入面部,阿方索更加诡异可怖的脸孔直勾勾盯着沐凡,眼神如血,如遇死敌。

    “陆华,你让开,这是我森域族人的死敌。”

    “今天,就让我战将阿方索来亲手格杀一个圣堂。”

    “哈哈哈哈哈!连安布罗斯殿下都没想到,这里竟然会出现不朽神族的圣堂武士!”

    “我阿方索的战利品里,这次要添上一颗最贵重的头颅了。”

    阿方索这一刻的外表狰狞全然不似先前。

    一步跨前。

    轰!

    竟是平地炸开一圈气爆。

    战斧呼啸着斩裂空间。

    “你连最基础的狂热圣堂都不是,拿什么来挑衅我阿方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