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机破星河 当年离歌

第二百零八章 谁说,我要逃?

    少将奥尔登准备俯视光幕。

    然而,就在他视线刚投去的瞬间,身体骤然僵住。

    脸上肌肉都激动的颤抖起来。

    “少、少主……”

    中年人的声音兴奋这一刻传遍全舰,进而传遍整个联邦舰队。

    “哈哈哈,是少主啊!他没有死”

    【少主,没死?】

    所有刚刚心乱如麻的人,这一刻茫然抬头。

    然后瞳孔缩成针尖。

    因为,就在那刚刚消失的裂隙处……

    竟然突兀的浮起一个小小的黑色五芒星,而后那星图瞬间旋转扩大!

    一段巨大的戟锋猛然从那星图之中刺穿。

    刚刚平息的天空这一瞬,波澜再起!

    西格列的声音似乎被空间扭曲了。

    声音断断续续,但是那其中刻骨铭心的恨意却根本造不了假。

    “有王戟所向,我永不迷航。”

    “……沐凡,原来你还有另一个仇家!”

    “这次……我看你还怎么逃!”

    西格列那肆意而畅快的声音化作滔天的恨意。

    那戟锋猛地一拧。

    嗞啦!

    刚刚恢复洁净的天空,刹那间密布蛛网状的黑色裂隙。

    而后下一秒……

    整块幕布瞬间撕裂炸开!

    空间塌陷而又复原,黑炎死死抵御着那撕裂的边缘。

    那柄恐怖的纪元王戟竟然反向切开了回到这里的宇宙通道!

    刚刚消失的一瞬,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台陡然一现的墨蓝机甲呢?

    难道,西格列少主,解决了那台机甲?

    这,似乎完全不可能吧。

    ……

    ……

    “这是哪里?”

    “这是哪里!”

    西格列痛苦而压抑的声音响起。

    【黑暗南王星】的双眼被修罗损坏,刚刚那骤然出现的双刃剑又直接摧毁了大半传感器。

    此时伴随着无边无际的黑暗,以及胸口传来的刺痛。

    西格列·帕尔马,宛如被困在某个噩梦之中。

    “你是何人,胆敢坏我之事,整整三十载……你有几条命可以抵。”

    那森冷的思维波竟然清晰的传入西格列的大脑之中,太阳穴竟然传来针刺一般的疼痛。

    只见那持剑的墨蓝手臂猛地向后一抽。

    那柄宛如活物一般的邪异双刃剑抽离躯体,【黑暗南王星】胸口正中浮出一个巨大的空洞。

    全身的黑炎疯了似的向那破损处涌入。

    却被某种无形力场牢牢隔绝在伤口之外,阻止愈合!

    身高只有对手一半的【伽罗】立在那深邃的星空之中,那双几乎与修罗无二的血色眼眸漠然的看着眼前巨大的机体。

    剑锋缓缓抬起,那剑脊之上的红色宝石开始忽明忽暗闪烁,似即将睁开的眼睛。

    “你又是谁!竟然阻挠我杀掉修罗!”

    西格列抬起手背擦掉嘴角的鲜血,那双重瞳之中透着无边的憎恨。

    身为堂堂鸢尾花家族的执掌者……

    谁敢用这用语气质问与他!

    更何况,就是眼前这台机甲坏了他的好事。

    “修罗?你竟然也是启的敌人?”

    思维波中那森冷的语气缓缓化作些许惊异,然后带着嘲弄之意讥讽道:

    “凭你也配为修罗的对手?简直……自不量力!伤我一臂,可以让你荣耀的死去了。”

    伽罗手中的邪异双刃剑轻轻挽起一个剑花。

    剑脊之上三枚血眼同时睁开!

    似气泡一般的红色冲击波轻轻荡起,肉眼可见的空间塌陷裂痕在四面八方悄然浮现。

    这句话,表明了阿迦修罗·怨那最直接的杀意。

    然而听到声音的一刻,西格列的愤怒反而如潮水般褪去。

    身为联邦最大家族的执掌者,心机何等深沉!

    仅仅只言片语中,他便将对手的身份摸索一二。

    陌生的空间里,面对陌生的强敌,西格列彻底恢复了那阴沉似水的心智。

    他嘴角浮起一丝冰冷的弧度,缓缓抬头,看着立于前方的【伽罗】,眼中狡诈似狐。

    “若我可以再……为你打开通道呢?”

    【黑暗南王星】手长戟抬起。

    面前的血色冲击波被戟锋轻轻切开。

    “你说……什么?!”

    伽罗手中之剑悬停,铺满太空的血色荡然消失。

    “我说,无论身在何处……我黑暗南王永不迷航!”

    那柄绝世凶兵纪元王戟,被那高大威猛的机甲抬起,反身重重一刺。

    全身的黑炎这一刻尽数灌注到戟锋之上。

    一个仅有成人手掌大小的五芒星图,悄然于戟锋之处绽放。

    而后,向前重重一刺!

    纯净的黑色宇宙,宛如一块被击裂的玻璃。

    【命运,你终究没有抛弃我大鸢尾花!】

    西格列的心底,此刻发起疯狂而振奋的呐喊。

    ……

    ……

    空间撕裂。

    去而复返。

    短短三秒。

    不过眨眼间,却出现了任何人都没有料到的惊天变化。

    惊惧的人们全都放下心来。

    而放下心的众人再度将心脏揪起!

    为什么……

    会这样!?

    难道战斗将要再起?

    【伽罗消失,第七门境……】

    蓝焰刚刚凝滞,但下一刻随着那陡然浮出的黑暗裂隙,那蓝焰几乎凝成实质。

    沐凡与修罗的思维沟通戛然而止。

    血色双目漠然抬起,沐凡的嘴角勾起一抹带着疯狂和残酷的弧度。

    “谁说……我要逃?”

    轻轻的声音平静绽放于穹顶之下。

    轰!

    刹那间背后那巨大而疯狂的蓝色漩涡扩大一倍,陡然狂暴。

    修罗身前整整七层音障被霎时击穿。

    它以身为箭,拖着那长达千米的蓝色漩涡,如曜日升空。

    咔!

    五指如刀,瞬间握住那刺出的戟锋。

    那全身的蓝焰霎时将戟锋上的黑炎吞噬。

    刚刚从裂隙中探出头颅的【黑暗南王星】身躯僵住。

    因为这一刻,西格列突然发现自己这刺出一般的大戟,竟然再无法催动分毫。

    那只耀耀如星辰的手掌,竟然将【黑暗南王星】彻底压制住。

    这台机甲,何时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了?

    难道就是因为那全身腾起的蓝色火焰?

    “你……”西格列的声音卡在喉咙之中。

    “此世界开,我即神灵。难道伽罗……没有告诉你么?”

    话音落下,修罗左手向后

    狂暴一拽!

    轰!

    刚刚撑开一角的甬道瞬间崩出无数裂痕。

    死死攥着纪元王戟的【黑暗南王星】径直被带出大半个身子。

    “难道神灵……不是我么?”

    那阴冷而嘲弄的思维波瞬间笼罩天空。

    遍布邪异的剑刃霎时于【黑暗南王星】身后显现,而后瞬间刺出!

    西格列根本没想到,伽罗之主,怨,竟然如此果断而狠辣。

    沐凡眼中无悲无喜。

    听到这声音也无动于衷。

    修罗右臂此时高高向后拉起!

    这一刻,以它为核,那背后的巨大漩涡此时犹如一片缩小无数倍的星云。

    那长达千米的蓝色漩涡疯狂的挤压缩小,然后沿着身躯灌注于修罗那布满刺刃的拳锋之上。

    漫天蓝河消失。

    只有那枚右拳前方浮现的……那缩小万亿倍,正疯狂旋转的蓝色宇宙!

    光芒昭昭如烈日。

    手臂弧度似拉至最大,而后一拳打出。

    拳锋穿透空间……

    霎时浮现于【黑暗南王星】的头颅之前。

    一拳,将那璨蓝星云直接压入那颗黑色头颅之中。

    第七门境【炎世界】!

    时间似定格……

    沐凡眼神疯狂、漠然、平静。

    他的手臂上毛细血管尽数炸裂,恐怖的血雾瞬间铺满身前。

    天空之中……

    一圈圈螺旋状的蓝色焰流陡然而突兀的浮现,而后瞬间狂暴,疯狂暴涨千万倍。

    天空中一圈透明状的波纹荡起。

    无数人挡住了眼睛。

    这一刻,他们仿佛在万米之内看着一颗太阳。

    如此之近的距离,让他们眼睛几乎失明。

    轰!

    除了沐凡,没有人看到,这一刻。

    位列帝王体的【黑暗南王星】在这螺旋焰流之下,从头部开始瞬间绞成飞灰。

    修罗整整荡空两次的能量,被生生压缩成一枚拳头大小后,由它尽数吃到。

    轰!

    脖颈、身躯、腰肢,连同身后的虚空和甬道,统统崩灭炸裂。

    螺旋状突进的蓝色焰流之下,没有任何物体可以阻挡。

    正刺出的剑刃,与焰流相交之际,陡然变为赤红。

    时间凝固一瞬。

    犹如一座堤坝阻挡了那滔滔洪水片刻,便被那洪水轰然拍烂。

    握着双刃剑的那只手臂……

    瞬间被绞烂。

    轰!

    焰流沿着【黑暗南王星】探出头颅的位置,尽数灌入。

    另一星空中即将探身而出的伽罗被这炽烈洪流瞬间撞出何止百万米。

    这一瞬,仿佛宇宙中一片蓝色星云诞生。

    又仿佛一个星系发生的宇宙湮灭。

    那水纹状的冲击波湮灭一切声音后,寂静荡开。

    垂直扫过天空和大地。

    在太空中看到,这巨大的星球……

    竟然以这波纹为界,轻轻分开。

    “你我,终有一战。”

    沐凡的声音消失。

    扩散出上万公里远的波纹陡然缩回,凝成一点!

    啵的一声……

    所有的裂隙消失。

    微风轻轻从天空刮起。

    沐凡身前只剩下一片黑色的碎末,随风荡起,纷纷扬扬。

    那遍燃的蓝焰消失,抬起的刃甲落下,肆意溢出的气流缓缓散去。

    那双血色的眼睛一如既往的漠然。

    只是这一刻……

    天上天下,无数双视线,全都落在他那斜伸在侧的左手之上……

    一柄漆黑如墨的大戟,被他反捏锋刃,随意倒提。

    二十米的身躯提着那柄七十米高的巨戟。

    画面却没有丝毫的违和。

    左手扬起。

    人们视线顺着望去,那柄永不迷航的纪元王戟被举于天空……

    猛然一甩!

    长戟如山峦,轰然堕入大地,宛如丰碑。

    “西格列已死,还有谁……”

    “……和我一战!”

    那淡漠的声音,带着毫不掩饰的狂烈和霸道。

    遍传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