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法神降临 墨乡

第六百四十四章 我还能叫你公爵吗?(2/2)

    “啊”

    红龙女王感觉有一股暖流涌入自己冰冷的胸腹,驱散了许多冰冷和麻木,这让她的身体恢复了一些知觉,但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紧跟着出现的就是剧烈的几乎让人发疯的痛苦。

    这痛苦实在太可怕了,就像是有人直接钝刀捅进她的身体,然后一点一点地将她的身体割裂成碎片,然后又揉成肉团捏来捏去,这简直就是粉身碎骨之痛!

    在这痛苦的刺激下,她能做的就是疯狂的尖叫。

    但是,这小小的动作又带来了新的痛苦,这痛苦一波一波,一波比一波强,搅地她肝肠寸断,魂飞魄散。

    “我这是怎么了?到底是谁在折磨我?”

    巨大的痛苦下,葛丽思莎儿根本无法组织起完整的思维,她眼前更是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到,嘴巴也麻木胀痛,似乎塞着一根木头,这让她始终没法咬紧牙齿。

    这两个问题在她脑海中盘旋缠绕着,久久不退,忽然间,又一阵暖流涌来,她身体的麻木感又被驱散了许多,生机复苏的身体变得越发敏感,越发难以忍受的痛苦涌动过来,一下冲散了她的意识。

    她开始在这痛苦的海洋中飘荡着,四周则是无尽的黑暗,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看到陆地,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就这么混混沌沌,迷迷茫茫地,在煎熬中等待着时间的流逝。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黑暗的痛苦之海中仿佛出现了一道光,这光从天而降。

    “这是什么?”这是她脑海中唯一的念头。

    这道光飞快靠近,等到了近前,葛丽思莎儿隐隐约约看到这是一只手,这只光芒之手从天而降,一下握住了她的身体,将她从这无尽痛苦抵御中抓了出去。

    这好像是幻觉,但却有有一些真实,她无从分辨真假。

    但是,她身体的痛苦却实实在在地减轻到了可以忍受的地步,葛丽思莎儿还感觉自己的眼睛恢复了一些视觉,眼前出现了一个朦胧的人影,隐隐有些熟悉,还有熟悉的声音传进耳中。

    葛丽思莎儿听不大清这声音在说什么,但声音中似乎带有温度,暖暖的,就像是冬日的阳光,她一下安下心来。

    之前感受过的暖流依旧时不时地涌入身体,这时候,当暖流出现的时候,痛苦反而开始减轻了,随之出现的是一股难以描述的温暖和舒适。

    慢慢地,葛丽思莎儿的视线变得越来越清晰,她看清了人影的模样,年轻而普通的脸庞,一身黑色战袍,衣袖撸在手肘上,一双手上沾满了鲜血,这手上泛着月光,手上还拿着针线一样的东西,正在自己胸腹间操作着什么,她时不时感受到的暖流也是从这双手上流淌出来的。

    之前的记忆回到了葛丽思莎儿的脑海,她遇到了光辉法师哈利诺,她不是对方的对手,几招过后,她就被一根光辉之矛钉在了冰霜水晶上,再然后林克出现,哈利诺引爆了光辉之矛,再然后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但现在林克在治疗她的伤势,那说明光辉法师至少没能击败他这年轻人真是强大的不可思议,他杀了纵横大陆数百年无敌的黑暗法师尤金,面对光辉法师又全身而退,只可惜他有自己的道路,不可能属于龙族。

    看着林克专注的脸庞和额头上密密的汗珠,感觉自己身体在快速地恢复,葛丽思莎儿什么都不想了,爱咋咋的,她抛下了所有的忧烦,也没说话,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林克,看着他脸庞上的每一个棱角和细节。

    她要将这些全都记在心里。

    另一边,林克全神贯注地帮助葛丽思莎儿修复伤口,他用的不是血肉魔偶术,而是韦恩斯的解剖手法,同时,他不断利用位面精华之力促进葛丽思莎儿身体自愈,这么做的效果虽然远没有血肉魔偶术那么立竿见影,但这个治疗方法却能让葛丽思莎儿身体基本恢复如初,不会留下太大的后遗症。

    葛丽思莎儿的伤势非常重,那一记爆炸的光辉之矛几乎让她的身体完全破碎,林克一直花费了两个多小时才帮她吊住了命,之后又花了三个小时才让她恢复意识并基本解除痛苦。

    但到这个程度,葛丽思莎儿的身体远远没法复原,之后的恢复过程,林克也帮不上大忙,只能依靠葛丽思莎儿身体的自愈能力了。

    又忙活了半个多小时,林克算是将所有伤口在表面上都处理好了,从外表上看,葛丽思莎儿身体基本已经恢复了完整,只不过她胸腹间到处都是缝合的细线,看起来非常狰狞恐怖,未免葛丽思莎儿自己看到出现心里阴影,林克洗干净了手上的血迹,用他之前专门炼制的魔法纱布将伤口包裹住。

    “陛下,你的伤势处理的差不多了,但依旧很重,至少还需要十个小时的愈合,你才能稍稍活动身体。”

    说话间,林克将一张毛皮披风盖在葛丽思莎儿身上,然后又在她脑袋下垫了一件干净衣服当作枕头。

    这时候,葛丽思莎儿已经将之前情不自禁流露出的软弱情绪收敛了起来,她再次成了红龙女王,她轻声问:“哈利诺怎么样了?”

    “他死了。”林克对红龙女王的表现并不意外,他们选择的道路不同,而且各自为王者,如果之前的分歧还在的话,他们没有任何妥协的空间。

    葛丽思莎儿微微一惊,她没想到情况比她想象的还要夸张,林克竟然杀光了光暗两个法师,沉默了一会儿,她问出了最重要的问题:“你拿到了碎片?”

    当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她希望林克告诉她没有拿到,哪怕是骗她的,她也能心安理得的接受,然后不去管这事。

    林克成为主宰又怎么样呢?他有这份力量,他在菲尔德也是主宰,也没见菲尔德陷入黑暗,正相反,菲尔德欣欣向荣。

    反正,她不打算管了,也没力量去管,只要林克骗她一下,让她心里不纠结就好。

    但没想到,林克却点了点头:“的确拿到了。”

    红龙女王心中一阵痛苦,她艰难地道:“那你不应该救我,你应该杀了我!”

    林克笑了笑,放下撸起的衣袖,然后拿出了腰间的魔法书:“事实上,我们都被那个守护者骗了,创世之书的碎片没有任何作用,它只是一个钥匙,而我最终得到的,只是一本记载着神秘魔法的魔法书。”

    林克打开魔法书皮扣,在葛丽思莎儿眼前缓缓翻看了十几张:“看到了吧?全都是神秘魔法,而且是灵魂系魔法,这是上古某个强大的魔法师留下的一个遗产,和世界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真的吗?”葛丽思莎儿眼中闪烁着喜悦的光芒,她眉间纠结的痛苦神色几乎消散了干净。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事实上,每次都是你在骗我,还记得我在龙谷时候的事吗?”林克笑着反问。

    葛丽思莎儿大松了口气,林克说的也没错,她的确骗了林克好多次,一路将对方骗进了龙谷,当然了,现在说来,这些已经都是小事了,就算林克手中的魔法书记载的是普遍被视为禁术的灵魂魔法,也都是小事了。

    他们之间最可怕的一个分歧消失了,不用再拼的你死我活了,这就足够了。

    葛丽思莎儿眉间线条弯下来,声音和温柔了许多,整个人都变得柔和了:“谢谢你救了我,公爵。”

    “公爵?”林克一扬眉,有些奇怪。

    “我现在觉得,你之前的那个想法非常好,龙族的确不能在原地踏步了,等我伤好之后,我会回龙谷,说服长老会分享巨龙之力的秘密。”

    说完,她怕林克不答应,问道:“你会回来吗?”

    “陛下,我很高兴你能理解我的做法。”林克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同意了。

    公爵只是一个名义上的身份,代表他承认自己是龙族一员,但事情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他和红龙女王并无地位上的高下之分。

    实际上,这相当于双方结盟,林克在称呼上自降一格,只是为了照顾龙族这个古老种族表面的颜面。(譬如清朝朝贡贸易,名为朝贡,实为贸易,不过是照顾所谓上国的脸面。)

    葛丽思莎儿当然也知道事情不能回到从前了,但经历了这次的事,她想明白了一件事,凡事别急着下结论,往前看看,说不定会是好事呢。

    “我们现在在哪?”葛丽思莎儿看了看周围的情况,她视线所及,都是冰壁,在头顶上则是一盏魔法灯。

    “我们还在极北之地,这里是我随意在冰层中掏出来的一个洞窟,御寒用的。”林克笑道,说话的时候,他感觉到葛丽思莎儿伤口中的力量又被她身体消耗完了,便再次为她输入力量。

    “你的伤非常重,似乎连力量循环都被破坏了,所以每隔一段时间,我必须为你输入力量促进愈合,再过几小时,等你稍好一些,我会带你回菲尔德修养。”

    女王点了点头,同意了。

    沉默了一会儿,她忽然想起件事,问道:“跟你一起来的其他人怎么样了?”

    “都没什么事,我们最初经历的考验实际上都是灵魂幻象。我的人都已经回菲尔德,山脉贤者也回到了矮人山脉,还有那个异位面战士也消失了,我查看过雪地上的线索,他们似乎往黑森林去了。”

    “哦,那就好。”葛丽思莎儿轻叹口气:“只是这么一来,位面融合将无法阻止,费罗曼要多难了啊。”

    林克点了点头:“的确如此,但我们还活着,就有希望平息这一切。”

    葛丽思莎儿看着这个年轻人,他说话的时候,表情很平静,位面融合这样的惊天大事依旧无法让他动摇心神意志。

    她微笑起来,心中轻声道:“你说的不对,应该是只要有你在,就还有希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