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官涯无悔 关越今朝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你们懂个屁

    站在窗前,看着楼下的人群,楚天齐面色严竣,眉头微皱。不禁心中暗道:已经三个多小时了,还得吵混多长时间呀?

    “叮呤呤”,桌上固定电话响了起来。

    走到办公桌前,看着电话上的来电显示,楚天齐露出了笑容。待到铃声又响了两次,才拿起电话听筒:“书记,什么事?”

    “刚才我听说,前院那有好多人,怎么回事?”乔金宝声音传了过来。

    “是城郊农民上访,因为企业没能及时支付拆迁补偿款。我已经责成段副县长找企业,让企业来处理,县里总不能揽这事吧。”说话间,楚天齐坐回到座位,“这又过去一个多小时了,外面的人好像还没撤走,也没见段成来汇报”

    电话里停了一下,乔金宝声音再起:“老这么下去也不行,毕竟大批农民可是堵着县政府楼门,你得加大处理力度呀。”

    楚天齐点头称“是”:“书记说的是。这么一弄,政府正常办公都受影响了,这样下去可不行。我一会儿马上找段成,问问他怎么回事,竟然连这么点事都摆不平。这是他的分管范围,当初他也参与了项目引进,他根本没有推脱的理由。我倒要问问,他准备拖到什么时候。”

    “不讨论段成,还是先说上访。若企业总是不来,也不能让农民一直堵下去吧。”乔金宝道,“农民可是冲政府去的,政府必须面对此事,总得拿出个解决方案呀。”

    “这件事问题的关键,还是企业拖欠了征地补偿款,关键问题若是不解决,说什么都没用。而支付这笔费用只能是企业,政府绝对不能揽,既使政府帮着督促,但也绝对不能有任何承诺。”楚天齐语气很坚决,“由企业出面,做农民工作,马上支付或做支付承诺,这事谁也不能替代,这是解决问题的前提。否则,任何努力也是徒劳,也没有去做的必要。”

    “我听说,农民之所以前来,是听到了什么传言。”乔金宝的话别有深意,“传言矛头直指项目整改,直指县政府,这可对我们不利呀。”

    楚天齐讲说着自己的看法:“我也听说了这个传言,但我觉得对我们并无什么不利,反而是好事。我们执行的可是九部委文件和省里指示,这既有法可依,也有据可依,而这传言显然与事实有出入,我怀疑是被人为的断章取义,进行了歪曲。我准备责成相关部门严查,如果是企业造谣,那就从严从重处理,项目该下马就下马,根本不给他重新整改申报的机会。我刚才又仔细研读了文件,这么做和文件也套的上。

    假如最初传言出自政府公务人员人口,那就直接进行处理,正好杀鸡赅猴,以儆效尤,省得个别人总是阳奉阴违,消极应对县委和政府决议。另外,按照推进计划表上的时间,如果照这样下去,根本不能如期完成任务,很有必要启动问责机制。这些天以来,没有一个项目有实质性进展,我正愁法不责众,不知从何下手,这件事正好提供了一个契机。本来工作没有推进已是失职,却又激出群众上访一事,直接问责也不冤枉。”

    “问责……我看还是先缓缓吧,毕竟环保整改确实难办,其它县情况也不乐观。”说到这里,乔金宝话题一转,“其它事项都留待下来再商量,若是农民一旦失去理智,冲击政府,直接冲进县长办公室,可就麻烦了。你也要多加小心呀。”

    “没事。我和农民多年接触,知道这些基层民众都很善良,不被逼的没活路,是不会孤注一掷的。若是真发生那样的事,那就说明此事的职能部门和政府主管领导,包括公安局都是严重失职。对于失职部门领导与相关当事人,必须启动问责机制,必须维护县委和政府的尊严,必须维护乔书记权威。”楚天齐言词铿锵,“书记,毕竟你是安平老人儿,难免下不了手,你放心,我不怕得罪人,这个事我来干。”

    “那就这样吧。”乔金宝话音至此,戛然而止。

    把听筒按到话机上,楚天齐大笑起来:“哈哈哈……”

    ……

    看到书记挂断电话,段成咬牙道:“书记,姓楚的也太狂了,他这哪是说我们,分明就是削您的脸面。他能不知道我们对您的忠诚,能不知道我们是您一直提拔的?”

    “是呀,他嘴上说的好听,什么‘维护书记权威’,什么‘不怕得罪人’,全是屁话。他这是要趁机削弱您的势力,折损您的臂膀,其心真是毒辣。”董玉强也在旁帮腔,“没看出来,这个小家伙还是个阴谋家,随时都在系套。”

    乔金宝“哦”了一声:“你们挺聪明呀,那怎么办呢?”

    “书记,您过奖了,我们能看到的,您肯定早已看到,只不过您胸怀宽广,没有讲说而已。”段成“嘿嘿”一笑,“现在小家伙不是示威吗?不是想趁机大打出手吗?那好啊,他还能把天翻了?我就不信,就凭他一个人,他能把这么多人都收拾了?”

    董玉强接话:“说一千道一万,现在农民都堵着县政府,口口声声找县长。假如上头怪罪下来,也是先找他姓楚的,想主持政府工作就要担这个责任。市里一旦过问,肯定也要做调查,到时我们众口一词,把责任都推到他身上,看他还怎么狡辩?他就是浑身是口也说不清。”

    “对呀,他有嘴,我们也有嘴,我不信这么多嘴说不过他。再说了,农民要找县长是有录音为证的,他就是想否认也不可能。”段成深表赞成,“若是相关企业也纷纷喊冤,那他就是墙倒众人推,恐怕就得乖乖滚蛋了。”

    “滚蛋最好,省得让他一个小屁孩呼来唤去,省得他成天给书记添堵,这是最彻底的办法。”董玉强脸上乐开了花。

    乔金宝沉声道:“说了半天,你们只说怎么对付别人,也没说怎么解决楼下上访呀。”

    董玉强马上回话:“就这么拖着,看他姓楚的怎么办。”

    “留下相关证据,到时给他致命一击。”段成咬着牙,“看他猖狂到几时。”

    “你们懂个屁。”乔金宝一掌击在桌面上。

    听到乔金宝的话,尤其听到“啪”的一声响动,把董、段二人吓了一跳,都满怀狐疑的看着桌后的人。

    乔金宝手指段成:“我告诉你,这事再拖下去,若是惹出什么祸端,第一个倒霉的就是你。”

    “书记,农民可是找的县长,他又是政府一把手,这板子要落也是先落到他身上。”说着话,段成一拍胸脯,“就是我受点损失也没什么。用我一人牺牲,换取他的落马,也非常值得,我愿为了乔书记做这一切。”

    “少扯没用的。我告诉你,只要出事,你就是主要责任人,人家很可能什么事都没有。你是主管领导没错吧?环保推进计划表你也签字了吧?上面过问也是找政府主要领导,根本就没你说话的份。你想想,这你能好吗?能扳倒人家吗?”说完段成,乔金宝又转向董玉强,“还有你,你也好不了。现在涉及到的整改项目中,数你分管的最多,若是到时完成的太差,那你就是他向上交差的替罪羊。”

    段、董二人同时“啊”了一声,既是惊讶,也是觉得不可置信。

    “啊什么啊?别看你们自认当了差不多三十年官,可你们去过中央党校吗?有部委工作经历吗?你们的工作调整惊动过省委书记吗?”乔金宝接连质问。

    段、董对望一眼,面面相觑,脸上现出惊慌神色。

    “还他娘的弄出个上访事件,真是作死催的。”骂过后,乔金宝手指段成,“马上找企业,赶快把上访平息了,否则谁都救不了你。”

    “啊”,段成含糊的应答着。

    乔金宝又指向了董玉强:“还有你,老董你也去。”

    “好的。”董玉强点头应允。

    看到乔书记阴沉的脸色,段、董二人没敢再多说什么,灰溜溜的滚了出去。

    “蠢猪,一群蠢货。”乔金宝手指门口方向,破口大骂。

    本来姓楚的正想找茬,这些家伙竟然火上浇油,来了这么一出。他们蠢的以为这是将了姓楚的军,其实却是把我乔金宝放在火上烤。这家企业可是自己主政时引进的,而且去年为了安抚农民,还采取了不当的妥协策略。一旦这事弄僵,势必要扯出以前这些事,没准还会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

    以前的时候,自己消极应对上级文件,好不容易给贴上了“积极执行文件”标签,差点就被这些家伙弄毁了。也不知这些家伙真是蠢的拎不清,还是怎么回事,可人家姓楚的显然已经把事看的门清了。

    “唉,你们呀,懂个屁。”乔金宝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

    刚十二点,楼外的人群便全部散去了。

    正这时,电话响了。

    接通电话,里面传出了段成的声音:“县长,农民走了。我好不容易……”

    “这家企业必须按要求进行整改,否则拿相关人员质问。”楚天齐打断对方,下过命令后,直接挂了电话。

    “唉,怪不得乔书记说呢,我们真是懂个屁呀。”电话那头的段成,独自发出了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