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官涯无悔 关越今朝

第一千八百三十四章 秦秀涉案

    待对方讲述又告一段落,楚天齐追问着:“大咖喱,还有吗?”

    “没了,真的没了。秦哥做事就这样,虽然我们几个和他走的近一些,可他也很谨慎,不会让同一个人连续参加几件重要事情的。我真的就知道这些,你一定要相信我。”大咖喱做着解释。

    “好吧。”楚天齐没有再难为对方,而是站起身来,然后又拎起椅子,从椅子底面背部取下了两个小物件,一黑一蓝。

    大咖喱盯着那两个小物件,满眼质疑,虽然没有开口发问,但意思很明显,分明在说:那是什么?

    楚天齐明白对方的意思,也准备为对方答疑解惑,便又从衣服口袋掏出一个红色小物件,在中间按钮摁了一下。

    黑色物件发出声音:“我以前也不认识秦哥,是一个月前偶尔结识的。当时我赌博输钱给不了,赌场就要卸我的胳膊,是他正好赶到,帮着我解的围,我这才跟着他混。跟他……”

    楚天齐在先前按钮摁了一下,声音立即停止,然后他又按了旁边的按钮。

    “不是我不想说,是我不敢说呀。我的妹妹被红毛控制着,大部分人……”这次发声的是蓝色物件。

    点着另一按钮摁了一会儿,蓝色物件声音换了内容:“我掌握的东西不多,只是偷偷录了一份他的录音,录音是他和别人通电话,与绑架这事有关。录音现在放在……”

    大咖喱“哦”了一声:“你把刚才整个过程都录音了?”

    楚天齐摇摇头:“不是整个过程,是把你交待的过程录音了。”

    “你知道我会说?我怎么没见你摁什么东西?”大咖喱再提疑问。

    “我操作录音能让你看到?你只顾注意着是否关灯,只在乎小是否被割掉,哪还顾的上这些?我知道你会说的,你没有不说的道理。”楚天齐语句中充满自信也不无讥诮。

    大咖喱缓缓点头:“我明白了,你刚才就是吓唬我,就是为了套我的话。”

    “大咖喱,我是没存心揍你,当时也不过用脚尖铲你罢了,包括捏淤青、薅脖领,那都是有分寸的,我不会让你产生新的伤痕。否则,就是有十个大咖喱也不够我踢的。”楚天齐嘴角挂着笑意。

    “原来你在戏弄我,在玩猫戏老鼠游戏?”大咖喱脸上神色变化不定。

    “你要这么理解也无不可,但是……”说到这里,楚天齐面色忽的严肃,“但是你不要心存侥幸,不要想着翻供,也不要想着我不能把你怎么样。我告诉你,就冲你们对我俩做的那些事,我真恨不得直接捏爆你的菊花,如果你不说的话,我还真有可能这么做。那张桌子就是例子,你的小没有木头硬吧,那就是对你的警告。当然,我完全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手段,但我又不会那样做,不会给你留下外伤。可我却可以让你做不成男人,让你生不如死,却又抓不住任何把柄。”

    大咖喱没有接话,却楞在那里,不知是在思考什么,或是对对方的话心存质疑。

    楚天齐收起红、蓝、黑几个小物件,取出了手机,在手机上操作几下后,递到大咖喱面前。

    大咖喱看到,手机上出现了人体画面,同时传出了话外音:“控制男性器官起的神经中枢是位于大脑的边缘系统,包括……一旦位于骶髓段的阴神经受到伤害,那么男性就会出现障碍,严重者会形成终身残疾,而又不留下任何外伤。”

    收回手机,关掉画面,楚天齐冷冷的说:“以我的手段,要做到这些,难吗?”

    抬起臂腕,拭着额头的汗水,大咖喱忙不迭的说:“不难,不难。我不敢耍任何花招,也不敢心存侥幸。”

    “算你明智,到时再好好交待,也许你还能戴罪立功。”说到这里,楚天齐话题一转,“如果你们都不说,如果找不到幕后那些黑手,可别怪我对你和你们不客气。告诉你,我心中的怒火可还无处发泄呢。”

    “明白,明白,绝对不敢,绝对不敢。”大咖喱不停的表态,就像一只斗败的鸡。

    “走吧。”楚天齐说着,在手机上拨了一个号码。电话一通,说了句“开门”,便收起手机。

    不多时,传来远处屋门响动,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很快,脚步在门外停下,响起“哗啦”、“咔吧”、“吱扭”声响,屋门打开,门外站定四人。

    楚天齐跟着乔海涛、胡广成离去,另两名警察则带走了大咖喱。

    ……

    “哈哈哈……”县长室响起开心的笑声。

    “县长,这就叫对症下药。”乔海涛边笑边说。

    胡广成由衷的说:“还是县长厉害,我们就没想到这么弄。”

    楚天齐摆摆手:“不一样,没有可比性。首先我在那个大屋子见过几个人,虽然他们大都蒙着面,但是他们的声音、眼神我还一样。就拿这个大咖喱来说,我在刚看监控的时候,就发现这家伙瘸着,像是被我当时打过腿的。另外,我是受害者。只要是当时想着要折磨我们的家伙,一见到我就会感到理亏,自然心理上就不一样。”然后话题一转,“既然大咖喱交待了那份通话录音的藏身之处,当务之急是把它取出来,应该对破案尤其对挖出幕后黑手有帮助。”

    “我马上安排人,不,我亲自去取。”停了一下,胡广成又说,“为了保险起见,请乔县跟我一起去帮帮忙。”

    乔海涛一楞,随即应答:“好,我去帮这个忙。”

    “二位注意安全。”楚天齐表情严肃,“安全为先,取录音为次。”

    “是。”

    “保证完全任务。”

    乔海涛、胡广成给出回复,同时敬了军礼,然后离去。

    看着二人离去的身影,楚天齐脸上露出笑意。他明白,胡广成之所以请乔海涛同去,是感觉事关重大,也是为了自证清白,看来胡广成的政治智慧确实不低。楚天齐发笑的另一原因,是笑刚才和大咖喱斗智斗勇的过程,笑那个大咖喱的狡猾和虚张声势,竟然吓尿了。在刚才向乔海涛、胡广成讲说的时候,他只讲了戏弄的一些细节,但是“打”大咖喱的情节却简单略去了。这些是有违身份的,还是不要讲出来为好,这是楚天齐的一贯谨慎。

    ……

    在晚上九点多的时候,乔海涛、胡广成回来了。

    看到二人满脸喜色,楚天齐就知道没有白跑,但还是问:“怎么样?”

    “县长你听听。”说着话,胡广成从包中拿出一个优盘,递了过去。

    接过优盘,打开电脑,把优盘插到上面,楚天齐点了几下鼠标。

    简短的“滋滋”电流声后,音箱里传出了两个的对话:

    “博昭,你问他的情况干什么?”

    “随便问问。”

    “你不会对他做什么吧?”

    “秦书记请放心,我能对他做什么?我现在自身难保,又敢对他做什么?我不过就是为了自保,随时关注着他的举动,万一他有什么过失,岂不是能被我所用?”

    “博昭,但愿你说的是真的,可不要胡闹了。我听说他们县几个案子都跟你有牵连呀,你到底……”

    “你也不想想,我怎么能掺和上他们那里的事?还不是姓楚的存心报复,栽赃陷害?正因为如此,我也才想着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才想着揪住他的小辫子。”

    “哦,是这样啊……今天他去乡下了,听说走的时候挺晚了。是去那个叫贺家窑的乡,现在那里是他的天下,估计又是和那个曲勇密谋去了。”

    “妈的,肯定没好事,别让老子抓住把柄。”

    “博昭,你可不要胡来,一定要有把握。诬陷官员也是要担责任的,何况老子我还有公职,也会受影响的。”

    “您放心,我自有分寸,保准一劳永逸。行了,您就擎等好消息吧。”

    电脑里的声音停止了,楚天齐看着对面二人:“你们也已经听了吧?怎么看?”

    “这已经很清楚,就是秦秀向他儿子透露了你的行踪,红毛才得以钻空子,用假的县长专车做诱饵,欺骗宁教授误上贼车,也才有了后面一系列的遭遇。在此事中,别管秦秀是有意还是无意,但正是他透露了你的行踪,才给宁教授和你造成了麻烦,也导致了警方的一定损伤。基于这点,秦秀已经涉案,必须要对其调查,调查讲说你行踪的真正目的与信息来源。”胡广成表明了态度。

    “红毛就是一系列案件的重要嫌犯人,他的家人本就有义务配合有关部门调查。现在他又直接牵涉到此案,对他的调查顺理成章。”乔海涛也附和了胡广成的意见。

    楚天齐缓缓的说:“无论从这个录音也好,还是从其子涉案也好,秦秀接受调查都是情理之中的事。只是现在红毛还没有醒来,没有亲口承认此事,光是这个录音也略显单薄,尤其秦秀可是市静河区的副处级干部,需要市里对其调查。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尽快拿到大咖喱等一批人的口供,找到与这个录音的联系,连同录音一并妥善上交有关部门。”

    “是。”乔海涛、胡广成同声应答,出了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