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官涯无悔 关越今朝

第两千零七十六章 手段卑鄙,逼迫加码

    在这种变相断路情况下,棚户区居民又艰难的生活了六、七天,迎来了新的一周。在过去的一周里,人们除了要应对日常的工作外,还要每天为拉水、运物奔忙,更要为可能随时出现的新灾难而担忧。

    由于生活的压力,由于拆迁事项的愁苦,棚户区的人们整日愁眉紧锁,好多女人更是以泪洗面。

    在这些发愁的人家中,第一排居民更是苦不堪言,焦老五夫妻则又多加了几个“更”字。

    由于这些天总担心家里出事,既担心房子突然被拆,又担心老婆有什么意外,还要为吃水、运物奔忙,焦老五并没有出去摆摊。当然了,他之所以留在家中,不只因为拆迁所带来的有形与无形的压力,也由于左邻右舍的寻找、打问。

    相比起焦老五来,好多居民家硬扛的意志并不坚决,既想多拿钱,又担心招来什么灾祸,还担心得不偿失。

    这不,刚一大早,杨老汉、刘兰花两人又来了。在这些邻居当中,这两家人来的也最勤。

    相比起那些说风凉话、看热闹的邻居,杨、刘两家人要厚道的多,不但没有说三道四,而且也给予了实际的帮助。

    有一次,焦老五家煤气忽然没气,正好被杨老汉赶上。杨老汉二话不说,扯着焦老五两口子,去家里吃了饭,还联系换气站,帮着焦老五送来了煤气罐。在焦老五家被砸以后,也是杨老汉第一时间送来塑料布,才让焦家少吃了一些土。

    担心忽然有什么不测,也怕孩子受到惊吓,焦老五两口子才决定把小儿子送走。由于走的匆忙,也正好孩子辅食短缺,杨兰花立即拿来奶粉和饼干,给了焦老五家孩子。

    对于这两家提供的东西,焦老五自是还要还回去,情谊也肯定要补上。而且做邻居这么多年,这些帮助放到平时不算什么,也正常不过。但现在不是平时,现在各家东西都紧,都可能面临焦老五同样的困境,尤其好多人更是绕着焦老五家走,生怕招致祸端。

    在人人唯恐躲之不及的时候,杨、刘两家的情谊更显弥足珍贵,焦老五既感激也珍惜。因此面对杨老汉与刘兰花征询意见,焦老五都倾心告之。

    今天看到杨、刘进屋,焦老五夫妻向着二人苦涩的笑笑,请二人坐下,一时不知说什么。确实也是,大家都面临着同样的困境,一张嘴就是那些头疼的事,越说越不心宽。

    “唉……”叹了口气,还是杨老汉先出了声,“老五,就现在这样,你说该怎么办呀?”

    焦老五同样打了唉声:“唉,我这心里也乱糟糟的,七上八下,一时也没个注意。”

    “老五,那我们还能撑着吗?能撑到什么时候呀?会有结果?”刘兰花一连提了好几个疑问。

    “会不会有结果,现在真不好说。以前的时候,我总认为会有政府和相关部门管,尤其本身就在市区,即使区里不管,市里总该管吧。可现在已经停电差不多一个月,断水也半个来月,路都被堵了一个星期,还不知啥时候会被彻底围在里面,活活困死。就是闹腾成了这样,市里竟然没有一个领导过问,更没有一个部门到这来,我这心里也没底了。”说到这里,焦老五又长叹了一声,“哎……”

    “哎……”

    “哎……”

    跟着又是几声长叹。

    叹过之后,杨老汉又道:“老五,你说会不会市里不知道?虽说咱们就在市区,可市区有一百多万人,又不止咱这拆迁,市领导又怎会知道咱们这一小撮人?再说了,现在到处有警察拦着,市领导办公电话也打不通,听说那个什么网络也被控制着,也许市领导真的不清楚咱们这里的事。”

    “会不知道吗?那些家伙动静闹的那么大,又把咱们困了这么多天,市里就没人注意这事。领导手底下可是有好些人的,这些手下也应该知道,也应该报给市领导呀。难道真的不知道?还是那些市领导眼瞎了,要不就是猪油蒙心坏了良心?”焦老五显然也吃不准情况。

    “市领导知不知道先放一边,反正现在是没人管,我们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这到底该怎么办呢?”刘兰花又提出了这个最现实的问题。

    “你们说怎么办?”焦老五反问着

    与杨老汉对望一眼,刘兰花摇了摇头:“我们也不知道,这才来问你的。”

    “那你们倾向于哪种情况?”焦老五继续追问。

    “当然是想继续扛着,想着把该得的得到,毕竟咱们要求不过分,都是正常的,听说别的市都这么做,咱们这有的县也变相补够了。”说到这里,刘兰花语气一转,“哎,可是这耗到多会是个头呀,也不知道能不能耗到底。”

    杨老汉跟着附和:“是呀,就是想扛,这肩膀头子也没人家的硬呀,实在不行,实在不行就忍个肚疼吧。”

    看了看杨、刘二人,又看了看自己老婆,焦老五摇了摇头:“我觉得不能认,就是认了的话,恐怕也得活活气死。咱们一年辛辛苦苦下来,也挣不了几万块钱,到年根更是仨瓜俩枣都攒不下,这可相当于一年多收入呀。有这些钱,干什么不行?”

    “可,可我们能撑住吗?”

    “是呀,该怎么扛呀?”

    杨老汉、刘兰花都生出质疑,却也带着某种期盼。

    刚要说话,焦老五冲着老婆示意:“你出去看看。”

    “看什么?”女人不明白丈夫的意思。

    “看看有没有人偷听,有没有人要出坏。快去快去。”焦老五催促着老婆。

    “哦,哦。”女人疑惑的点点头,转身出了屋子。

    瞅着老婆出了院子,焦老五关上了里、外屋门,看着杨、刘二人,压低了声音:“这么的,要是实在不行,你们该签就签,由我一个人扛着。他们只要不答应条件,我坚决不签协议,爱咋咋地,反正我就这一堆这一块。”

    “那怎么行?”

    “咋能让你一个扛着?”

    杨老汉与刘兰花都表示反对。

    “你们放心,只要他答应了我的条件,我绝不会闷声得好处,也绝对让他们给你们同样待遇。”焦老五做着表态。

    “老五,我们不是那意思。”杨老汉急急摆手。

    “是呀,怎么能让你一人扛呢。”刘兰花也不同意,“咱们都扛着,人头儿多一点,他们还得好好想想。要是光你一个的话,他们绝对什么事都会做出来,到时把你弄死都有可能。”

    “弄死我?好呀。我还就不信这邪了,脑袋掉了碗大的疤,没什么好怕的。如果真能拿我一条命,给老婆孩子和你们争到应得的东西,我也就值了。实话跟你们说吧,这几天我出去的时候,已经有两回接到生人警告,让我‘小心狗命’,只不过我不跟你们和她说。”焦老五话中不无豪气,却也带着无尽的悲怆。

    刘兰花立即“啊”了一声:“老五,那,那更不能丢下你不管了,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都认了吧,全当是看病花了。”

    “不,我咽不下这口气,坚决不投降。”焦老五咬着牙,语气坚决。

    “老五,别忘了我,反正我也这么大岁数,早够了本,我也跟你扛着,要死一块死。”杨老汉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

    “咣当”、“咣当”两声屋门响动接连响起,中年女人哭着冲进屋子:“老五,你是想支开我,想一个人等死呀。不行,绝对不行,我不能没有你,孩子也不能没有爹。”

    看到扑在怀里的女人,焦老五也不禁泪光盈盈,想要安抚老婆几句,但嘴唇动了几动,却说不出话来。

    “小凤,放心,我们不会让老五一个人扛的,放心,呜……”杨兰花拍着焦家女人肩膀,本来要安抚对方,却也忍不住放出了悲声。

    “咣当”,院门猛然响动,随即传进了哭声:“呜……五叔救命,五叔救命呀。”

    屋内众人皆是一惊。

    焦老五更是急的冲出屋去。

    就在焦老五来在外屋的时候,一个矮个女人撞开屋门,扑跪在地:“五叔救命呀,呜……”

    “你,你这是怎么啦?谁要你的命?”焦老五急着追问。

    “他们,他们要我的命。”矮个女人哭泣着,向着身后指去。

    “什么?大天白日就敢杀人?他们在哪?”焦老五说着,已经瞪起双眼,跨前两步,去拉屋门。

    矮个女人又急着摆手:“五叔,不是这种杀人,是,是那种,那种……”

    “不是这种杀人。”焦老五收住脚步,转回头来。

    通过矮个女人断断续续的哭诉,焦老五等人听明白了意思。

    原来,这个女人去送孩子上学,结果被学校告之,‘把孩子领回去吧’,理由竟然是不支持城市建设,不支持全市经济发展。女人好说歹说,校方才勉强留下孩子,要求她家立即在协议上签字。同时还有附加条件,如果只是她家签了,整排房子仍有邻居不签,随时还会拒绝接收孩子入学。

    听完对方讲说,焦老五一拳击在门板上,咬牙骂道:“手段真他娘卑鄙。”

    “逼迫加码了呀!”杨老汉跟着叹息。

    矮个女人跪在那里,连连作揖:“五叔求求你了,我家希望全寄托在小宝身上,就指着他上学有出戏……”

    正在这时,外面再次传来几个声音:

    “老五,求你了。”

    “五兄弟,得让我孙子上学呀。”

    “五叔,救救孩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