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真是见鬼了 孤灯千里梦

第三百七十三章 楚玥桐的笑容

    “就是这了。”

    我心里想着,手指轻触着鼠标滑轮将地图放大,同时将鼠标指针停在了骆泽在便签纸上所画的大概位置,轻声同他们说着。

    “嗯。”

    骆泽的头离屏幕又近了些,认真地打量着百度地图上极为简单的画面。因为得到的消息里黑医所在的具体位置较偏,周围也多是自建民宅,以至于网络地图上面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标注,就这么大眼扫过去,唯一一个算是比较有标识性的商业图标旁边,写着的还是小强超市。

    瞅着这基本上带来不了什么具体信息的地图,我细细琢磨了一会儿,还是没能研究出什么所以然来,再扭头看看眉头紧锁,手指头还不停在桌面了比划的骆泽,果断决定还是听听他的建议,毕竟逮捕嫌疑犯之类的事情,还是他们在行。

    想罢,我双脚点地,整个人连同凳子一起默默地往旁边移了移,将整个电脑屏幕都让给了骆泽。后者脑袋微斜扫了我一眼,伸手握住鼠标,骆泽的注意力再次集中在地图上。

    “骆队,看出来啥没?”

    凑在我另一边儿的强子注意到了我们俩的小动作,扭头朝骆泽问。

    “暂时看不出来什么。”骆泽右手控制着鼠标滑轮,缩放图片的同时回了强子一句,同时解释道:“我现在也只是得到了一个位置,那附近是什么个情况,一时半会儿光凭在电脑上看,是肯定看不出来的。”

    “那要么,咱晚会儿去看看?”强子说着,脸上的期待已经隐隐地开始往兴奋转变。

    “不,先不去。”不过骆泽倒是没心思去看他,从我所坐的这角度看去,这位中年刑警队长的脸上愁意颇深,“我们队里已经派了两个人在那守着,那黑医既然上次能在我们动手前得到消息提前跑路,就足以说明他的警惕性之高,另外,我对那边并不熟悉,只有个大概的印象,晚上过去的话,被他发觉的可能性,会很高。”

    “哦。”

    强子轻轻点头,后退了两步坐在床上,长长地叹了口气,此刻的他,不论是这声叹还是神色里,都不免地有些失落之意。

    “呵呵,别急,就算要行动的话,最少也得再过两天。”我能听出来强子话音里的失落,骆泽就更不用说了。听着强子的这一叹,骆泽扔下鼠标笑着走到强子身边拍了拍他肩膀,面色无奈地安慰道:“放心,如果情况允许的话,我会带着你跟苏然一起去的,不过前提是,我得先把‘病’养好。”

    说完这些,骆泽迎着强子看过去的目光,笑呵呵地抬手在脸上比划了两下:“你得知道,在我们队里所有人的概念里,他们队长这会儿可是在医院包成了粽子,连下床都是个问题,如果今天晚上我贸然带着你们去探查情况,问题可以就出大发了。”

    “哦,也对。”

    骆泽这么一提醒,强子的失落虽然说不上一扫而空,但也算是压了下去。骆泽瞅着他这副模样又是无奈地一笑,轻轻一叹后,他的目光又转向了抱着本子跑到窗边,跟安昕一起低声讨论着恐怖故事剧情的楚玥桐身上。

    “对了,中午的时候,老秦给我了个电话,说前天逮着的三个绑架楚玥桐的嫌疑人精神上已经稳定的差不多了,下午你要有空,就带着楚玥桐去做个笔录,顺带把给楚玥桐做的验伤报告结果也带过去。”

    “啊,好。”

    强子的心思似乎还在那个歹毒的黑医身上,加上骆泽这话题转移之前一点儿铺垫没有,以至于骆泽这话说完好一会儿,强子才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估摸着是听到了验伤报告这几个字,强子这会儿的脸色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下来,眼睛里也开始跟着冒起丝丝凶光。

    其实,那天楚玥桐伤得也不轻,最少在强子在看来是这样的。但奈何那天同去的,不论是我还是骆泽,清游,受伤程度都比楚玥桐高了不止一个档次,以至于在我们三个昏迷中被抬回来的人的衬托之下,连楚玥桐自己都觉得自己身体上没啥大事儿。

    事实也确实是这样,听强子说,当天晚上我们被拉回清泽医院的时候,仅有的两个外科值班医生和一个骨科医生都撸起袖子进了手术室,门诊清创外科留在外面的也只剩下了一个值班护士和两个实习生。

    楚玥桐当时身上的伤,大多都是被那个叫老六的猥琐男人用拳头及双脚打出来的,青一块紫一块的看上去相当恐怖,但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大碍。可能因为怕闹出来人命,老六当时手里的破斧子也只是用来吓唬楚玥桐而已,至于她身上仅有的几个口子,也都是在挣扎的时候撞到桌角凳子腿时出来的,伤口并不深。

    尽管如此,楚玥桐的血还是流了不少,为这强子也是心疼坏了,除了第一天楚玥桐自己提议出门帮我们买饭之外,这两天强子在不用照顾我的时候,几乎是没完没了地出门去买补血的东西回来给楚玥桐。不夸张的说,如果不是楚玥桐强烈抗议,他甚至连上学期末我们在学校的时候,他同老窦白毛搞出来的那个补血神汤,都能给楚玥桐搞出来几碗喝喝。

    说得有些偏了,总体来说,不论是最开始的绑架,还是后来的三方混战,经过了这么大的一次刺激,楚玥桐的神经线非但没有崩溃,反而作为事件的女主角,她的情绪恢复速度比我们想象中要快得多,甚至不用我们去安慰什么,她自己便重拾了笑容。

    此时此刻的窗边,坐在阳光里的楚玥桐,依然青紫的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笑意,坚强得让人心疼。

    “怎么了?你们说完了?”

    感受到我们三个看去的目光,正说得起劲儿的楚玥桐跟安昕两个,一共扭头看了过来,脸上带着些疑惑。

    “嗯。”强子应了一声,抿抿嘴角走到了她身边,轻抚了几下楚玥桐的长发,他把刚才骆泽的话又重复了一遍给她听,放缓了的语气里,依然带着点儿小心翼翼。

    “下午有空的话,我们去骆队单位,把笔录做一下。”

    “笔录。”

    楚玥桐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映着阳光的清澈目光也跟着暗淡了许多,这细微的变化让本就紧张关注着她的强子神色也是一变,垂于身侧的右手顿时紧紧握起,暴着青筋。

    楚玥桐的心底,果然还是有着很深的阴影啊。

    看到这些细节,我忍不住低低地叹了口气。

    可也就是这时,楚玥桐清脆的声音又在窗边响了起来,语气已然恢复了正常,甚至连刚才嘴角的笑容,也重新挂了起来。

    “可以啊,什么时候去?”

    “你说就好,如果不想去,咱今天不去也行。”

    楚玥桐的坚强明显让强子心疼了。

    “没关系,笔录这事儿,早晚要面对的,早点去还省得我费心思再去记那些细节,你知道的,这些事儿总是搁心里记着,会让我很难受。”

    楚玥桐依然挂着微笑,只是这笑容给我的感觉却是与绑架发生之前的笑有所不同,出奇的是,这种笑容还给了我一种陌生的熟悉感。望着阳光里的这一幕,我靠在椅背上眯起了眼睛回忆着似乎在我没认识她之前,校论坛上校花评选的照片里,被人偷偷拍到的她,脸上就是这样的笑吧。

    轻轻摇摇头,我望着表情已经软化了的强子,心里又是一声叹。

    楚玥桐为去做笔录拿出了这样的理由鼓励自己,强子自然也没有再劝什么,因为我的情况在骆泽同事的眼里头跟骆泽本人差不了多少,都是属于十天半个月下不了床的那种,同我们又交待了几句,安昕小心地用围巾把楚玥桐下巴及颊骨上的伤都包起来,确定点儿都露不出来之后,才放他们俩离开。

    “苏然,你说玥桐姐会不会落下个什么阴影啊?”

    目送着强子和楚玥桐二人进了电梯,安昕靠在我臂弯里,眼中满是担忧。轻轻拍了拍她肩膀,我一边揽着她往回走,一边在心里琢磨着,其实她的这个问题我也回答不了,因为阴影是一定会落下的,被人绑架这种事情,哪怕楚玥桐再坚强,也是一样。

    “放心吧,楚玥桐更艰难的事儿都经历过了,更何况这次还有强子在,就算真的有阴影,她也一定不会有事儿的。”

    我说着又扭头看了看电梯口的拐角,强忍了一声叹的同时,拍拍安昕瘦弱的肩膀,这个动作是安慰她,也算是安慰我吧,作为他们俩的朋友,我真心希望楚玥桐的悲惨命运能从认识强子之后彻底改变,这么优秀的女孩唉。

    强子和楚玥桐走后,我拉着满心感慨的安昕回了612聊人生,至于骆泽,他跟着我们在612听了一会儿之后可能觉得自己脑袋上亮得有点过份,便主动去了八楼找清游然后,整个六楼,就只剩下了我和安昕俩人。